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深情游戏小说

时间:2020-10-19 03:00:21来源:谷朴文学网

《款款深情手机游戏》主要原因讲诉了苏漾陆承骁之间的爱情故事,内容细致描写新颖独特,实力我的推荐,这里提供更多款款深情手机游戏小说深度阅读。款款深情手机游戏小说精彩的节选:“你所以明白,你即使坐在霍家太太的位置上,也而已守活寡,我但是舍严禁,让你这样憔悴不堪一直这样的……”江奕说着,一只手伸了出,钩起了梁莹的下巴。

>>>《深情游戏》章节目录<<<

深情游戏小说小说

《深情游戏》主要讲述了苏漾陆承骁之间的爱情故事,内容描写新颖,实力推荐,这里提供深情游戏小说阅读。深情游戏小说精彩节选:“你应该知道,你就算坐在霍家太太的位置上,也只是守活寡,我可是舍不得,让你这样憔悴下去的……”江奕说着,一只手伸了出来,勾起了梁莹的下巴。

“所以呢?”

江奕将手中的另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放到旁边的吧台上时,用了些力道,那个玻璃杯立即碎了。

梁莹的手心微微出了些冷汗。

这两年跟着江奕,她当然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恶魔、偏执狂、阴险,惹他不高兴,他就能让人一辈子都不高兴。

“梁莹,让你跟谁结婚不好,偏偏跟霍遇北那个男人结婚。我知道你当初为了将苏漾那个女人逼离霍遇北,做了不少事情吧?你本来也在霍家呆不下去了,你来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

“江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梁莹暗自握紧手。

“我妹妹要嫁给陆承骁,苏漾就必须得离开陆承骁,而这个时候,除了霍遇北,还有什么办法?”江奕倒是不在意将这件事情告诉梁莹。

按照霍遇北现在的做法,他心里想的,不过也是跟梁莹离婚后,重新去找苏漾。

梁莹的脸色一变,“江总是想让我给苏漾腾位置!?”

“你应该知道,你就算坐在霍家太太的位置上,也只是守活寡,我可是舍不得,让你这样憔悴下去的……”江奕说着,一只手伸了出来,勾起了梁莹的下巴。

他薄薄的唇,在梁莹的唇瓣上落下一个吻。

梁莹的心里涌出一股恶心的感觉,她的浑身颤抖得厉害,想要将面前魔鬼般的男人给推开,却不敢。

她的双手死死的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反复好几次,她的身子忽然被男人给打横抱了起来。

“你怕我?”江奕眯着眼,危险的看着怀里的女人。他的手使坏的在她腿弯处往前滑过。梁莹的眼圈都跟着红了。

江奕也不强求要一个答案,他直接将人抱进了卧室里,而后神色淡淡的将怀中的女人给直接抛进了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江总……”梁莹的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求求你了,我现在是结了婚的女人……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可以帮你找……”

看着推拒在自己胸前的那双手,江奕有些嘲讽的笑了起来,“梁莹,你并不适合演清纯类的女人。当年你跟霍遇北在一起的时候,你忘了你还同时跟谁在一起了?”

听到江奕的话,梁莹的脸色惨白一片。

“你……你调查我?”

“如果你不想让这些事情被人知道,就乖乖主动跟霍遇北离婚。”江奕拍了拍她的脸,“啪啪”的响声让他的身体里闪过一阵兴奋感,忽然一把扯掉了梁莹的外套,眼眸里燃烧着**的火焰,“这么久没有见,难道就真的不想我?”

……

听到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梁莹面无表情的从床上坐起身。

江奕不会放过她,为了江家,为了他妹妹,他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自己离开霍遇北。可恨的是,自己根本反抗不了。

这个男人,抓住了自己太多的把柄,如果他将东西寄给霍家,谭宁和霍遇北,就有理由将自己赶出霍家了。

她死死的握紧手心。低下头,她的身上青青紫紫一片,甚至腰侧还被咬破了皮。可她却仿佛没有看到。

她知道,江奕不会放过自己,她就算负隅顽抗,受伤的还是她自己。

梁莹从来都是一个识时务的女人,又不是没有跟江奕上过床,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况且现在她知道,霍遇北根本就不会再碰她自己,又怎么会知道她身上的这副样子。

想着霍遇北,又想到苏漾,梁莹的心中满是愤怒和无奈。苏漾那个女人,她本以为自己将她赶离了霍遇北的身边,自己才是最大的胜利者,可是到头来,自己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那个狼狈离开霍家的女人,现在却是被陆承骁宠溺的捧在手心里,最幸福的那个。

却忽然想起什么,梁莹的心头一紧,忽然下了地,朝着柜子走去,一阵翻找,她想了想,又走出了卧室,去了江奕公寓的书房。

书房并不难找,江奕的书房甚至还开着一盏台灯,昏暗的台灯下,是三台并排放着的电脑,江奕是个商业天才,虽然比不上陆承骁,但这一点,梁莹却是不能否认的。

她知道江奕很快就会从浴室里出来,翻找的速度越来越快,且十分的小心,不会弄乱江奕的书房,文件本来是怎么放着的,她翻找完后,又会原封不动的放回去,一点都看不出痕迹。

她来之前,江奕应该是在书房里办公,梁莹能看到电脑旁边放着许多杂七杂八的文件,都是有关最近江氏在江城进行的中央广场项目。

梁莹快速的翻找她想要的东西,但很明显的,她并没有找到她需要的数据。见时间差不多了,江奕可能要从浴室里出来了,她的眉头蹙了蹙,拿了手机,很快的将几页重要的文件给拍了下来。临了要走时,又注意到江奕的办公桌最下面的那个抽屉微微开着,她想了想,将抽屉打开,看到面上的文件,她的眉头蹙得更紧……

……

江奕出来时,梁莹就垂着头,身子微微颤抖的坐在床沿边,她身上勉强穿着今天她来时穿着的衣服,只是衣服很多地方被他撕坏,看上去狼狈又可怜。

从前梁莹跟他在一起时,为了勾住他,言辞大胆行为**,她能在他身边呆两年,总是有点本事的。可是刚刚的梁莹,在床上像一只死鱼般任他玩弄。江奕在床上有特殊癖好,当女人不够热情时,对他来说就没什么意思了。

看着梁莹时,江奕的眼神里已经不如刚刚的狂热,他走过去,拍了拍梁莹的脸,用施舍般的语气漠然道:“宝贝,我说的话依然有效,我只给你一周的时间,一周后,整理好你和陆家的关系,否则,我出手……”他的脸上扬起一抹诡异的笑,“你知道我的手段的。”

江奕说完,就披上外套,直接出了卧室,去了书房。

梁莹在他身后,死死的握紧了身侧的手。

……

顾着苏漾,陆承骁一大早就出去给苏漾买了早餐回来。回来的路上接了一个电话,挂了手机后,手机上立马来了许多的图片。

深情游戏

深情游戏

作者:雪落初尘类型:纯爱耽美状态:完结

《深情游戏》又名《夜深人静婚未眠》《良辰如梦》《为你患过伤风》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苏漾陆承骁的爱情故事,结婚了半年,苏漾才明白她的婚姻但是是一场复仇游戏,将至复婚,那个她曾至爱的男人为榨光她最后的价值,将她送上了商界新秀陆承骁的床来换利益,却阴差阳错让苏漾收获多了另一份幸福和快乐。苏漾忽然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女人前赴后继的上他的床。就算不为了他的财势,这张完美的脸庞,贵气逼人的气质,也能让女人移不开眼,甘愿投进他的怀抱。“如果没有什么事,霍总自便吧,我有事,先走一步。”霍遇北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冰冷的视线来回扫视着苏漾,最后冷哼一声离开。“随你的便!”苏漾看着霍遇北又坐进他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看着跑车一溜烟的离开,她死死的咬紧嘴唇,才将心里那种窒息的感觉给缓解。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接起。“漾儿……”那边传来唐菱神伤的声音。……红府会所。苏漾找到唐菱所在的包间,推开门时,唐菱正一个人在包间里喝闷酒。看到苏漾,她将一杯酒朝她举起,“祝我现在又是单身一人!赶紧过来陪我喝酒,咱们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苏漾回身将门关好,走过去,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酒给放回桌上,看向茶几上的空酒瓶,“你到底喝了多少了?”不看不打紧,一看,苏漾的眉头跟着蹙了起来。茶几上放了十几个酒瓶,地上也东倒西歪了十几个。当即将唐菱手中的酒杯给拦下,“你不能再喝了,慕向东他既然不值得,你又何必要总是委屈自己,分手就分手,重新找一个不好吗?”“说得……嗝……说得好!”唐菱也不抢酒喝了,她拍手,精致的妆容早已经像鬼画符一般,她睁开一双迷蒙的双眼,指着苏漾的心口,“你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跟我一样。漾儿……嗝……霍遇北哪点值得你为他这样?霍氏要发展房地产,你毫不犹豫放弃了国外深造的机会,毅然留在霍氏替他卖命;他天天跟不同的女人上绯闻头条,你却依然不离不弃……不离不弃……你才是该委屈、该重新找一个的人!”苏漾脸色一变,“遇北,他只是……只是……”“只是现在还不明白你对他的好?只是现在还没有定下心来?”唐菱接过她的话,嘲讽的笑了,“苏漾,这些句话,你信吗?我他妈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话就是这句话了!他就是……压根……压根不把你当一回事!”苏漾脸色一白。唐菱已经软倒在地上。一杯酒被她的手打翻在茶几上,苏漾看着酒泡泡洒出来,再一点一点的消失。或许霍遇北曾经对她是有过感觉的,但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早就消散,只剩下一茶几的狼狈。她只是不甘心,这些年的付出如果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消散掉,那她的爱情都算什么?她低了头,眼睫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而后翻出唐菱的手机,给唐城打了个电话。包间里酒气太重,不适合呆着了,苏漾便将唐菱扶起靠到自己肩上,朝着会所大厅走去。红府大厅,陈锋刚将车钥匙交给红府泊车的服务生,就看到苏漾扶着一个女人往外走,他有些惊讶,随即匆匆往里走去。……红府的私人vip包间。这间包间跟酒吧的普通包间不同,是沈梁的私人场所,平日里来不了几次,老板却一直给他留着,此刻,包间里坐满了人。烟雾缭绕中,唱歌的、打牌的、聊天的应有尽有。如果有点眼色的,就会发现,此刻这间包间里坐着的,全是江城了不得的大人物,得罪任何一个,以后都别想在江城混了。陈锋熟门熟路的拐进去,直接走到角落处一个人的面前。角落那处的灯光昏暗,只隐约看到有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坐在那里,薄唇边有一点橘红色,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看到陈锋,那人狭长的眼眸眯了眯,身子往前时,那张俊美无匹的脸颊逐渐落入众人视线。他五官极其出色,脸颊线条分明深刻,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衫黑西装,却气场很足。陈锋在看到他时,眼神和动作不由得恭敬了许多,低声道:“陆总,银河湾项目按您的指示,添了一家公司做备选,是谭氏。”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松了松领口,淡淡的点头。旁边被陆承骁中途赶上牌桌替换的沈梁不乐意了,“三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下午约你吃饭,你说有约了,好不容易大晚上的约了你出来玩,结果你倒好,在兄弟们给你办的接风中还谈公事!”陆承骁出国两年都没有回过江城,这次回来,几个发小忙不迭的将他拉了出来。他随意的将香烟揿灭在烟灰缸,转头淡淡扫了一眼沈梁,“沈老太太今天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女人可以介绍给你。”沈梁一噎,像是咽下了一只蚊子,包间里谁不知道沈家老太太的剽悍。听着对陆承骁说的客气是给她孙子介绍女人,潜台词却是找个女人早点将她孙子给睡了。这时,沈梁下意识打出一张牌,顾司赫立马推了面前的牌,坏笑着拍拍沈梁的肩膀,“谁让你惹老三,不好意思,清一色,给钱吧。”沈梁瘪瘪嘴,将筹码扔过去,推了牌。“不玩了,老跟你们这群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真没意思。”裴炎笑,“不想跟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你就找个女人来。”沈梁哼了一声,“不是爷自恋,追在爷身后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想要带女人来还不简单。”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不是决定要一直在一起的女人,大家都不会轻易带过来。沈梁瞧了一眼陆承骁的淡定,忍不住的凑过去,“三哥真的没给咱们带个嫂子回来?好歹出去了两年呢,我不信三哥你还没有女人。”见陆承骁不说话,沈梁来了兴致,八卦的看向一旁的陈锋,“你来说,三哥有木有看上哪家大家闺秀?”陈锋摸了摸鼻子,那位可已经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了,良家妇女还差不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