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楚笙歌路尘寰小说

时间:2020-10-19 03:00:21来源:谷朴文学网

《帝少的小萌妻》是虐心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韵味无穷,令人百看不厌。这里提供更多帝少的小萌妻小说章节。楚笙歌路尘寰小说内容精挑:路尘寰向楚笙歌投来心存感激的目光,楚笙歌无可奈何冲了他摇了摇头。她儿子可也不是通常的很聪明,小脑袋转得快着呢。

>>>《帝少的小萌妻》章节目录<<<

楚笙歌路尘寰小说小说

《帝少的小萌妻》是虐心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韵味无穷,令人百看不厌。这里提供帝少的小萌妻小说章节。楚笙歌路尘寰小说内容精选:路尘寰向楚笙歌投来感激的目光,楚笙歌无奈地冲他摇摇头。她儿子可不是一般的聪明,小脑袋转得快着呢。

主宅里的气氛现在可是火药味儿十足,白玲珑坐在沙发上。沙发前的茶几上有一束包装精美的白色蔷薇,不过明显是被人丢过来,因为有好几朵花都从花束里散了出来,掉在茶几上和地毯上。

白玲珑冷着一张脸,冲路震说:“你这一家之主是怎么当的?你**妇凭什么欺负我**妇?”

“这件事我会去查的。”对于楚笙歌这件事路震也有所耳闻,他只是觉得这件事让路家丢了脸,却从没想过事情与裴馨雅有关。

“你去查?”白玲珑冷笑一声:“你是不相信我的话?我有必要为这种事情跟你撒谎?”

“不是……”路震知道白玲珑不是不会说谎,而是不屑:“我总要去问问小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吧?”

“事情已经这样了,你给我个说法吧。”白玲珑双手抱胸瞪着路震。

“什么说法?”路震有些不明白白玲珑的话了。

“这件事儿就这么完了?”白玲珑霍地一下站起来。

“我……我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在发生了……”路震想了一下。

“你保证?你的保证在我这里一文不值!”白玲珑咄咄逼人地说:“你的意思是让我**妇吃哑巴亏是吧?”

“那你想怎么样?小雅是裴家的孩子。”路震叹了口气:“你跟方素馨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裴家的孩子怎么了?裴家的孩子头上长角了还是怎样,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她是裴家的孩子,笙歌还是白家的人呢,怎么我们白家就低裴家一等?还是在你这里我白玲珑的**妇就得低姚静柔的**妇一头?”白玲珑柳眉倒竖:“不要在这种时候跟我提素馨,早知道你们能把小雅教育成这样,还不如我带着她。素馨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你们把好好的孩子教成这样,我到地下都没脸见她……”白玲珑说着擦了一把眼泪,她是真的后悔,当初她就应该亲自抚养方素馨的孩子。

白玲珑再怎么吵路震都是不怕的,可是他就是怕看到白玲珑哭:“好了,你说怎么办,都听你的,这样总可以了吧……”路震拿了手帕给白玲珑擦眼泪。

管家知道这种时候不好打扰的,可他刚才是听到了少爷和少奶奶的对话,要是少奶奶真的带着小少爷走了,估计夫人更生气,所以必须来通报一声:“夫人,少爷带着少奶奶和小少爷回来了。”

“嗯?”白玲珑拿过路震手中的手帕,自己擦干了眼泪:“人呢,怎么不进来?”

“……”管家垂着手不敢回答。

路震听到楚笙歌来了,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以前白玲珑跟他闹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现在两个人每次吵架,都是因为楚笙歌。

白玲珑是何等聪明的人,转身看着路震:“你摆这种脸色给谁看呢?如果能控制好自己的脾气,我不介意桌上多摆一副碗筷。你要就是这张脸,趁早滚蛋!”

“咳咳。”路震清了下嗓子:“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尘寰的爸爸,你这张口闭口地让我滚,你说说你自己是不是很过分……”

“呵呵……”白玲珑笑笑:“想要摆大家长的架子,回你们路家去。这宅子姓白,你愿意待着摆臭脸,我还不愿意看你的脸色行事呢!”

“我什么时候敢在你面前摆架子了?这么多年不都是我看你脸色?”路震的语气越来越温和。

“原来如此,我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白玲珑转身走出客厅。

楚笙歌正在踟蹰要不要进去,这个事情却是不好处理。都已经到了家门口,无论是走是留都不合适。

“这么冷的天气赶紧进屋呀,都在院子里做什么呢?”白玲珑披了件外套迎了出来:“唉哟,奶奶的小宝贝儿,快过来给奶奶抱抱。”白玲珑抱起小哲:“小哲不是喜欢吃奶奶做的鱼丸子吗,奶奶今天给宝贝儿做了好多……”

路尘寰也揽着楚笙歌腰,跟着白玲珑进了门厅。白玲珑把小哲的外套脱下来,绒线帽子也摘掉:“让奶奶看看我的小宝贝儿长高了没?”

路尘寰接过楚笙歌脱下的风衣递给管家:“去煮些热果汁来。”

“是,少爷。”管家挂好衣服,马上去吩咐人去煮果汁。

“小哲有长高……这么多……”小家伙用手比着:“小哲明年就去学校上学!”

“好……”白玲珑带着小哲去洗手:“看看奶奶都给宝贝儿准备什么好吃的了。”

路尘寰牵着楚笙歌走进客厅,路震坐在沙发上,脸上虽然没什么笑容,但也没有板着脸。

“宝贝儿,奶奶给饼干。”白玲珑打开饼干盒子,她记得上次小哲喜欢吃这种饼干,她早上特地让人去买的。

小哲捏着饼干趴在楚笙歌腿上:“妈妈吃饼干,蔓越莓哒。”

路尘寰都被儿子逗乐了,他知道楚笙歌一直喜欢吃这种口味的曲奇,一般看到了都会买。这小家伙倒是挺孝顺,知道他妈妈喜欢吃什么。路尘寰笑着对楚笙歌说:“我们爷俩保护你一个,肯定是千妥万妥的。”

“小哲保护妈妈。”小哲漆黑的瞳仁闪着微光,看起来炯炯有神。

路震也远远地看过小哲,以前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现在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而且跟路尘寰小时候越来越像。他记得路尘寰小时候也有这样漂亮的眼睛,会让他买这个那个的玩具。路震拿了个苹果递给小家伙:“给你吃苹果。”

小哲偏过头看了路震一眼,摇摇头:“小哲不要陌生人的苹果……”

白玲珑也不去理会路震的尴尬:“奶奶给宝贝剥橘子好不好?”

“好。”小哲坐在白玲珑身边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吃完晚餐再回家。”路尘寰给楚笙歌倒了一杯热果汁:“把这个喝了,可以预防感冒。”

“宝贝儿。今天住奶奶家行不?”白玲珑把剥好的橘子放到小哲嘴里。

“妈妈住奶奶家小哲才住。”路震给白玲珑买的花他已经让仆人收拾了,小家伙看到茶几下面掉了一朵白蔷薇,捡了起来:“花儿……”

“哎呦,宝贝儿看扎手。”白玲珑连忙惊呼。

“花刺已经修掉了。”路震开口。

“哦。”白玲珑点了下头:“那就拿着玩儿吧。”

“夫人,可以开饭了。”

今天算是一家人第一次吃饭,白玲珑让厨房多准备了一些菜。路震知道白玲珑喜欢楚笙歌,所以也渐渐随和起来,餐桌上的氛围还算和谐。

“笙歌,我记得尘寰说你喜欢吃海鲜,所以特意做了几道海鲜的菜式,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白玲珑给楚笙歌盛了一碗汤,又转向小哲:“宝贝儿要不要喝汤,奶奶给你盛。”

“小哲要吃青菜,吃青菜可以长得比较高。”小哲吧嗒着小嘴。

楚笙歌给小哲的碗里夹了青菜,路尘寰把剥好的虾放到楚笙歌和儿子的碗里:“不挑食才可以长高。”

“宝贝儿为什么想长高呢?”白玲珑笑着问。

“长高就可以照顾妈妈,妈妈生病也可以带妈妈去医院。”那天晚上楚笙歌发烧,确实给小家伙吓得不轻。

白玲珑摸摸小哲柔软的头发:“宝贝儿慢慢长大就好,照顾妈妈呀,让爸爸来就行了。”

“爸爸又不会一直都在……我会一直陪着妈妈的……”小家伙认真地说。

路尘寰捏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他的心都快痛死了。他以为自己这个爸爸做得还不错,没想到让儿子这么没有安全感。路尘寰摸了摸儿子的小脸蛋儿:“爸爸以后都跟你们在一起。”

“真哒?”小哲转过小脑袋望着路尘寰。

“真的。”路尘寰认真地点点头。

小家伙放下手里的勺子:“拉钩。”一大一小两只手勾在一起,小家伙说:“骗人是小狗哦。”

“好。”路尘寰松开小哲的手:“好了,吃饭。”

小家伙继续埋头吃饭:“那我也要快点儿长高!”

路尘寰估计自己的信誉值在儿子这里几乎为零:“就这么不相信爸爸?”

“舅舅说,男子汉大丈夫做什么都要靠自己!”小家伙似乎是很崇拜舅舅的:“舅舅还说周末教小哲空手道呢。”

“想学什么爸爸都可以教你。”路尘寰觉得鹰司和彦太狡猾了。

“你会空手道吗?”小哲望着路尘寰。

“……”空手道?路尘寰是真的不会:“爸爸会更厉害的。”

“那就是不会呗……”小家伙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可是我就是想学空手道啊……”

“爸爸可以找老师教你。”路尘寰磨磨牙。

“老师比舅舅厉害吗?”小哲偏着头看路尘寰。

“……”路尘寰一阵无语:“你现在刚开始学,还用不到很厉害的老师。”

“可是,舅舅明明更厉害,我为什么不跟他学呢?”小哲继续问。

楚笙歌都被小哲逗得不行,估计能把路尘寰搞得无话可说的,也就只有儿子了吧:“快吃饭,饭都凉了。”

“哦。”小哲开始认真地吃饭。

路尘寰向楚笙歌投来感激的目光,楚笙歌无奈地冲他摇摇头。她儿子可不是一般的聪明,小脑袋转得快着呢。

吃完饭后,路震说还有事情要处理,提前离开了。路尘寰陪着儿子组装坦克模型,一大一下两个面容相似的男人,坐在铺了地毯的地板上,对着看起来很繁琐图纸和零件,一脸认真地组装着。楚笙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看着他们玩儿,一边跟童芊芊发着微信。

帝少的小萌妻

帝少的小萌妻

作者:佚名类型:纯爱耽美状态:完结

《帝少的小萌妻》又名《家有小萌妻》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楚笙歌路尘寰的爱情故事,在遇上楚笙歌后,路尘寰是情场浪子,万花丛中过,却片叶不沾身,让女人又爱又恨,可遇上楚笙歌后,路尘寰却放佛遇上了三分的克星,爱而严禁这个词此一次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可他路尘寰一向蛮横,得将近,就毁了,就算那个人是他最爱的女人。吃过晚餐叶熙带着楚笙歌去外环兜风,彩色的霓虹灯像是流萤划过眼前。楚笙歌有种繁华落尽后的归属感,两个人可以这样相伴一生,大抵就是幸福了吧。交往有两年了,叶熙始终温柔耐心地照顾着她。其实从小到大楚笙歌很少品尝到这样温暖的滋味。并不是说楚笙歌不缺少人来照顾,但是陪在她身边的不是家庭教师就是保姆,照料楚笙歌的生活是她们的工作,只需做的周到不用添加任何情感。楚笙歌的童年在别人眼中应该是幸福快乐的,爸爸妈妈给与她的或许是他们认为最好的所有小孩子都想要的--穿不完的漂亮裙子、来自世界各地零食点心、专门聘请的幼教老师陪着她……可是楚笙歌就是觉得这种繁花似锦的幸福,缺少温暖踏实的依托,总是冷冰冰硬邦邦的。记忆里只有一次她高烧住院刚好遇上过年,平时照顾她的保姆休假了。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爸爸在给她更换额头上的冰袋。妈妈也守着她,看到她醒了,问她要不要喝水。那天她喝下了一大杯妈妈喂给她的水,小小的肚子胀得不行,可是心里却很甜的。那是楚笙歌唯一一次被爸爸妈妈妥帖地照顾着,这段记忆是童年里最温馨的画面。支撑着她在之后留学异乡的日子里,面对所有的孤独与寂寥。初中时楚笙歌通过了与伊顿公学齐名的罗丁女校的入学考试,接受着全封闭式的贵族教育,只有假期才能回国。她相信,如果不是父亲突然离世,她还会是住在高高象牙塔里的小公主,不被世俗所困扰,也得不到世俗的温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