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帝少的小萌妻楚笙歌路尘寰

时间:2020-10-19 03:00:20来源:谷朴文学网

《帝少的小萌妻》小说内容新颖独特,文笔逐渐成熟,很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更多帝少的小萌妻楚笙歌路尘寰小说。帝少的小萌妻小说精彩的节选:“哈哈哈……客套。”秦安正没想起楚笙歌还会这招,他始终会觉得楚笙歌是那种尤其婉约的淑女,也许是因为她身上有那么多变化,才能收伏路尘寰那颗桀骜不驯的心吧。

>>>《帝少的小萌妻》章节目录<<<

帝少的小萌妻楚笙歌路尘寰小说

《帝少的小萌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帝少的小萌妻楚笙歌路尘寰小说。帝少的小萌妻小说精彩节选:“哈哈哈……客气。”秦安正没想到楚笙歌还会这招,他一直觉得楚笙歌是那种特别温婉的淑女,或许就是因为她身上有那么多变化,才能收服路尘寰那颗桀骜不驯的心吧。

会议室的气氛还算不错,路志翔作为华艺的执行总裁参加定标会。让楚笙歌比较意外的是裴馨雅今天倒是没有特别刁难她,最后由路志翔宣布桃花源二期工程中标的是泰盛·鼎尊。路志翔向楚笙歌伸出手,楚笙歌不得不握上路志翔的手。明明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从路志翔的脸上也可以看到几分路尘寰的影子,可是他们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楚笙歌碰触到路志翔的手,那种感觉令人非常不舒服,像是握住了一条蛇般,湿滑冰凉的。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嫂子。”路志翔笑着说,柔弱无骨的小手抓着非常舒服,怪不得他那个眼高于顶的大哥,连华艺都不要了,只为了这个女人。

“合作愉快。”楚笙歌从路志翔手中出了自己的手:“以后,请路总多指教。”楚笙歌非常不喜欢路志翔这种公私不分的称呼。

“指教不敢当。”路志翔继续说:“我想请嫂子吃个饭,我想嫂子不会不肯赏光吧?”

“说到请吃饭,也应该是我们泰盛·鼎尊请路总才是。”楚笙歌得体笑了一下。她只代表公司,就算公司安排商务应酬,她也不会出席。如果路志翔想论私人关系,那真是抱歉了,她根本不想跟他扯上亲戚关系。

“那好,我一定到。”路志翔调笑着点点头,一副令人作呕的嘴脸。

楚笙歌看了一眼呆呆坐在会议桌第二排的裴馨雅,她倒是希望裴馨雅过来搅一下局,她刚好可以全身而退。可是今天裴馨雅有些奇怪,一直都沉默着,仔细看来还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告辞了。”楚笙歌懒得与路志翔寒暄,她觉得自己确实不适合当领导,那些交际手腕儿她用起来都觉得很吃力,不是不会是不喜欢。

楚笙歌一行人走出会议室,楚笙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秦安正看到楚笙歌脸上淡淡的倦意,开口道:“楚副总,与达志建筑的乔总约了商务午餐,我们是不是直接过去?”

“嗯……”楚笙歌愣了一下,早上她看过今天的行程了,她应该是没有商务午餐的。而且路尘寰特别交代过,任何形式的应酬用餐她都不许去,所以也从来不会给她安排这些应酬。

他们过来华艺的时候是开了一辆商务车,企划部总监再没眼力,也不会让副总绕一圈送他回公司再去应酬,所以很自觉地说:“楚副总,秦特助,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您们忙。”

楚笙歌点点头,路文打开车门,楚笙歌跟秦安正上了车。

“楚副总一会儿去哪儿?”秦安正忽然问道。

“嗯?不是说商务餐?”楚笙歌看着秦安正。

“商务午餐确实有,不过是我去。让你去应酬,那不是让路大少爷要我命吗?”车上没外人,秦安正说话也随意了一些:“我这不是给你开小差的机会嘛,记得在路大少爷那里美言几句,我要升职加薪。”

“哦。”楚笙歌点点头,赶快给秦安正升到副总算了,这个副总她是真不想干了:“先送你去酒店,我没什么事儿的。”

“下午要见几个建筑商,也不劳您大驾光临,我来搞定。”秦安正笑着说。

楚笙歌冲秦安正一抱拳:“多谢壮士。”

“哈哈哈……客气。”秦安正没想到楚笙歌还会这招,他一直觉得楚笙歌是那种特别温婉的淑女,或许就是因为她身上有那么多变化,才能收服路尘寰那颗桀骜不驯的心吧。

楚笙歌把秦安正送到酒店后,发现这里离童芊芊的工作室不远:“车和司机给你留下,我去找个朋友。”

“行。”秦安正冲楚笙歌挥挥手,走进了酒店。

楚笙歌在路边给童芊芊打电话,童芊芊正好也要出来吃午餐:“你在翠华酒店啊……那你到路这边来,就在它对面有个嘉年华自助餐厅,我们去吃自助餐吧。”

“好。”楚笙歌往马路对面看了一下,确实有童芊芊说的自助餐。

楚笙歌过了马路,在餐厅门口等童芊芊。童芊芊今天是上班,穿得挺正式的。暗紫色的西装套裙,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毛呢大衣,脖子上是一条印花丝巾,看起来很有OL气质。

童芊芊看到路文后,冲楚笙歌挑挑眉:“你出门又带保镖了?”

“刚才去华艺开会了。”楚笙歌答了一句。

“哦。”童芊芊挽着楚笙歌的手臂走进餐厅:“路总脑袋终于开窍了……就是嘛,没白让那个贱女人欺负的道理。”童芊芊转向跟在她们身后的路文:“要时常挫挫那个女人的锐气,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我请你吃自助,以后机灵点儿,别总让人欺负我家笙歌。”

“谢谢童小姐,不必了。”路文嘴角抽动了一下,什么就是她家的了,那明明是他们家的少奶奶好不好。

“咦?不好意思啊……”童芊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楚笙歌说:“是不是保镖先生被路总惯坏了,吃不来我们吃的这种小餐厅呀?”童芊芊又看看路文:“其实这里东西真不错。”

“……”路文万年不变的冰块脸终于出现了一丝捉狂的表情,什么叫他吃不了小餐厅,少奶奶都吃得了,他有什么可挑的呢。

“芊芊是开玩笑的。”楚笙歌觉得童芊芊杀伤力绝对是一招毙命型,她就没看到过路文会有这种表情:“你也没吃午饭,就跟我们一起吧,反正是自助,很方便的。”

楚笙歌知道路文是不好意思让童芊芊请,她来付钱的话应该会好一点儿。可是童芊芊却将餐厅的充值卡拿给前台:“都说了我请。”

楚笙歌也没有再跟她争,童芊芊交了三个人的餐费,带着楚笙歌走进用餐区。这家餐厅确实还不错,每人118元的餐费,算是中档偏上的自助餐厅了。楚笙歌和童芊芊选了一张桌子,童芊芊对路文说:“你吃什么自己拿,我们可不伺候你。”

楚笙歌看到路文瞬息万变的脸,笑着对路文说:“芊芊的意思是,你吃什么自己选,我们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是,少奶奶。”路文觉得要不说他们家少奶奶是做翻译的呢,连中文都翻译得这么好。

三个人吃完午餐后,童芊芊问楚笙歌下午有什么安排。

“我下午都没事情,晚上要陪哥哥参加公司的答谢酒会。”楚笙歌回答。

“那你跟我回工作室吧,然后还可以帮你打扮一下,方便你晚上惊艳登场。”童芊芊拉着楚笙歌去工作室。

“我过去合适吗?不会影响你工作吧?”楚笙歌怕给童芊芊添什么麻烦。

“没事儿,今天老大不在。我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代王,今天我最大。”童芊芊拍着胸脯说:“就算老大在也没问题,一听你的名号估计得铺红毯迎接,最近你在江城很红哒。”

“……”楚笙歌扶额。

童芊芊他们工作室布置得挺舒适的,会客厅里是简约的布艺沙发,还装饰了很多绿色植物和一个落地流水摆件很有意境。工作室的人估计都出去跟妆了,并没有太多人。童芊芊沏了一壶红茶,从自己的工作间抓了几包零食放在茶几上:“随便坐,跟在咱家一样哦。”

楚笙歌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们这里的环境蛮好的。”

“那必须的,每天过来的谈业务不是明星就是有钱人,当然要先从气势上震慑住他们。”童芊芊打开一包薯片:“要让他们知道,给人造型也是一门艺术,他们觉得不符合自己的想象,那是他们不懂艺术……”

“听起来好像是……在诓人……”楚笙歌耸耸肩。

“哪有啊……是让客户从心底里认同你,然后才好往下谈,否则全是他们这个那个的无理要求……”童芊芊有些无奈地说:“自己底子就差,我们是造型师又不是易容师……你懂的……”

两个人闲聊着,鹰司和彦下午打来电话,知道楚笙歌是在造型沙龙,特地让人给楚笙歌送了礼服过来。童芊芊接过装着礼服的盒子,解开绑在上面的缎带。从盒子里拿出一件白色的礼服,漂亮的曳地长裙,上面是巧夺天工的刺绣和精致至极钉珠碎钻。虽然都是白色系,却使整件礼服看起来有极强的层次感。

“我就说嘛,只有ElieSaab才能将所有华丽的元素统一在一件作品中,却不显得繁琐。”童芊芊将礼服挂在衣架上:“我结婚的时候要是能有一件ElieSaab的婚纱,分分钟笑cry了。”

“OK,你结婚的时候我送你ElieSaab的婚纱。”楚笙歌捧着茶杯说。

“真哒?”童芊芊两眼冒桃心:“艾玛,为了ElieSaab婚纱我打算明天开始相亲!不对,今天就相亲,哇咔咔……”

“你能有点儿出息么?”楚笙歌表示很无语。

“ElieSaab每个女人的梦想呀,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可以像你一样,用这种礼服塞满衣柜的吗?”童芊芊将楚笙歌手里的茶杯拿掉,把她拉去化妆间。

“可是这种衣服是最没用的,既不保暖也不日常。对我来说……最大的作用估计也就是塞衣柜了……”楚笙歌冲童芊芊眨眨眼睛。

“摆在那里看也很养眼呀,那种心情你是不会懂的。”童芊芊一边给楚笙歌化妆一边说:“ElieSaab的礼服对我来说,就像你宝贝的得不行的那种原版书,一看到就想买回家,看到它们在你触手可得的地方就很满足,懂了?”

“哦,那我懂了……”楚笙歌点点头。

帝少的小萌妻

帝少的小萌妻

作者:佚名类型:纯爱耽美状态:完结

《帝少的小萌妻》又名《家有小萌妻》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楚笙歌路尘寰的爱情故事,在遇上楚笙歌后,路尘寰是情场浪子,万花丛中过,却片叶不沾身,让女人又爱又恨,可遇上楚笙歌后,路尘寰却放佛遇上了三分的克星,爱而严禁这个词此一次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可他路尘寰一向蛮横,得将近,就毁了,就算那个人是他最爱的女人。吃过晚餐叶熙带着楚笙歌去外环兜风,彩色的霓虹灯像是流萤划过眼前。楚笙歌有种繁华落尽后的归属感,两个人可以这样相伴一生,大抵就是幸福了吧。交往有两年了,叶熙始终温柔耐心地照顾着她。其实从小到大楚笙歌很少品尝到这样温暖的滋味。并不是说楚笙歌不缺少人来照顾,但是陪在她身边的不是家庭教师就是保姆,照料楚笙歌的生活是她们的工作,只需做的周到不用添加任何情感。楚笙歌的童年在别人眼中应该是幸福快乐的,爸爸妈妈给与她的或许是他们认为最好的所有小孩子都想要的--穿不完的漂亮裙子、来自世界各地零食点心、专门聘请的幼教老师陪着她……可是楚笙歌就是觉得这种繁花似锦的幸福,缺少温暖踏实的依托,总是冷冰冰硬邦邦的。记忆里只有一次她高烧住院刚好遇上过年,平时照顾她的保姆休假了。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爸爸在给她更换额头上的冰袋。妈妈也守着她,看到她醒了,问她要不要喝水。那天她喝下了一大杯妈妈喂给她的水,小小的肚子胀得不行,可是心里却很甜的。那是楚笙歌唯一一次被爸爸妈妈妥帖地照顾着,这段记忆是童年里最温馨的画面。支撑着她在之后留学异乡的日子里,面对所有的孤独与寂寥。初中时楚笙歌通过了与伊顿公学齐名的罗丁女校的入学考试,接受着全封闭式的贵族教育,只有假期才能回国。她相信,如果不是父亲突然离世,她还会是住在高高象牙塔里的小公主,不被世俗所困扰,也得不到世俗的温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