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路尘寰楚笙歌小说

时间:2020-10-19 03:00:20来源:谷朴文学网

路尘寰楚笙歌小说的书名叫《帝少的小萌妻》,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很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更多路尘寰楚笙歌小说深度阅读。帝少的小萌妻小说内容精挑:“所以你长得帅呗。”楚笙歌望着上次拍到的照片——路尘寰手里握着粉色的牙刷,嘴角上还黏着一点儿牙膏的泡沫,看出来有些滑稽可笑。

>>>《帝少的小萌妻》章节目录<<<

路尘寰楚笙歌小说小说

路尘寰楚笙歌小说的书名叫《帝少的小萌妻》,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这里提供路尘寰楚笙歌小说阅读。帝少的小萌妻小说内容精选:“因为你长得帅呗。”楚笙歌看着刚才拍到的照片——路尘寰手里握着粉色的牙刷,嘴角上还粘着一点儿牙膏的泡沫,看起来有些滑稽。

“等说清楚了再睡。”路尘寰捏了捏楚笙歌的脸颊:“我以前真的没有跟人同居过,不过我也不想骗你,在遇到你以前我确实有过女人。”路尘寰顺着楚笙歌的柔软的长发:“她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东西,比如房子、珠宝、一帆风顺的星途……我有时候也需要解决生理需求,只是银货两讫的关系,再没别的了。”

虽然路尘寰跟她说这些,楚笙歌也同样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不过至少他没说谎。楚笙歌宁愿接受令人不舒服的事实,也不想听美轮美奂的谎言:“那个……”

“还想知道什么?”路尘寰看楚笙歌欲言又止的样子:“想知道什么就问我,别一个人瞎猜,嗯?”

“你……”楚笙歌想着,反正自己已经是个开始翻旧账的女人了,也不在乎再多一点儿无理取闹:“你跟裴馨雅……也那样……”

“哪样?”路尘寰吻住楚笙歌粉嫩的小嘴,一双大手从睡衣的下摆里探进来,越来越不老实起来:“这样吗?”

“讨厌……走开!”楚笙歌用小脚踹着路尘寰坚实的腹肌。

“我没有碰过她,真的……”路尘寰咬着楚笙歌柔嫩的耳垂:“她是爸爸一早就安排给我的未婚妻,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对别人强加的东西非常反感吧,我对她真的没有任何好感,甚至是一起吃饭都非常不舒服。所以,根本不可能对她有那种想法。”

楚笙歌多少可以理解路尘寰的意思,没人喜欢被人强迫着接受一些东西的,何况还是个大活人:“哦……还好……不是……”楚笙歌也觉得释然了,上天总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吧,如果她跟裴馨雅没有被掉包,那么路尘寰讨厌的人应该就是她了吧……

“还好不是什么?”路尘寰有些迷惑地看着楚笙歌。

“我应该是用小半生的安逸顺遂作为赌注赢了一个你……路尘寰,你千万不要让我输……”楚笙歌忽然反手抱住路尘寰,将脸贴到路尘寰滚烫的胸膛前面。楚笙歌知道时光不可能倒回,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如果’一说。但即使一切可以从来一遍的话,她也会心甘情愿地被裴馨雅代替掉,她不需要安逸的生活,也不需要显赫的地位,连同自己的姓氏都可以统统拿给裴馨雅,她只要路尘寰这个人就够了,因为他值得。

“什么时候开始赌博了?”路尘寰温柔地亲吻着楚笙歌:“不过没有关系,跟着我一定是最大的赢家,因为我从来没输过。”

“好。”楚笙歌非常主动地献吻,路尘寰根本就把持不住,何况又好几天没有在一起,一双灼人的大掌在楚笙歌的睡衣里滑动着,楚笙歌只觉得胸前一松,内衣的挂扣被拨开了。楚笙歌小声尖叫着:“不行……不能在这里……”

“没关系,没人知道的,这里的隔音做得不错。”路尘寰用柔软的唇舌封住楚笙歌抗议的小嘴,双手灵巧地除去搁在两人之间碍事的衣物。

楚笙歌的小脸涨得通红,黑亮的瞳仁儿上笼着一层水光,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轻柔的吻落在她的眼眸上,路尘寰并没给她太多时间准备,有些急躁地索取着暌违已久的温暖。

“嗯……嗯……”楚笙歌的身体抖得不行,纤细的手臂像是柔软的藤蔓,缠上路尘寰宽阔的肩膀。路尘寰似乎对楚笙歌的表现很满意,更加臻狂地攻城略地。

一番温存缱绻之后,楚笙歌累得不行,眼皮儿都在打架了。路尘寰吻了吻她被汗水濡湿的头发:“要洗澡吗?”

“嗯……”楚笙歌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

“我们去洗澡了,我的懒丫头。”路尘寰放好水后,将楚笙歌抱进了浴室。

楚笙歌享受着沐浴服务,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路尘寰给两人简单的冲了澡,然后用浴巾包裹起来,抱回到卧室。楚笙歌陷入柔软的被褥,满意地嘤咛一声。路尘寰吻了吻她的额头:“睡吧,我明天早上来接你,我们一起送儿子上幼儿园。”

楚笙歌懒懒地掀开眼皮,用手臂抱紧路尘寰的劲腰:“不要走……”

“……”路尘寰愣了一下,这丫头可从来没这么主动地挽留过他。路尘寰掀开被子,拥住楚笙歌纤细的身体:“好,不走了……”路尘寰不想住在鹰司和彦这里,可是怀里香香软软的小丫头抱着他不撒手,他的心都快化开了,哪里还舍得离开呢。

第二天一早,楚笙歌看着床头柜上的闹钟,尖叫着从被子里坐起来:“啊……啊……晚了……”

路尘寰揉揉自己的头发,瞥了一眼闹钟,刚七点多一点儿。虽然不算早,但也绝对没有晚:“没关系,我保证你们都不会迟到的。”

“不是……”楚笙歌一边捡起床脚的睡衣套在身上,一边说:“我是想……今天早点儿起床,在哥哥起来之前,我们就出门的……可是昨天忘记调闹钟了……都怪你!”

“呵呵。”路尘寰看着楚笙歌,蔷薇色的唇瓣嘟着,原本秀气的眉毛都皱到了一起。就像是早恋怕被家长捉到的初中生:“就这么怕他?”

根本就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她会觉得不好意思呀!哪像某人脸皮这么厚呢?

“胆子这么小昨晚还留我?”路尘寰从身后拥住楚笙歌,吻着她头顶的发丝:“是不是因为太想我了,嗯?”

“你闭嘴!”楚笙歌用手肘撞了一下路尘寰,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那是因为昨天太晚了,你又坐了那么久飞机,怕你疲劳驾驶不安全!”

“嗯哼……”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关心他,路尘寰在楚笙歌耳边呢喃:“其实你说因为太爱我不想我走,我会更开心。”

“一边儿去……”楚笙歌径直走进浴室,接了水开始刷牙。

路尘寰就是喜欢看这丫头害羞的样子,娇俏中带着些小霸道,非常可爱:“呵呵呵。”

“不许笑!”楚笙歌凶巴巴地冲路尘寰吼了一声。

“好……不许笑……”路尘寰走进浴室:“老婆,我的牙刷呢?”

“没有!”他又不住在这里,哪里有他的牙刷呢。

“那我用你的喽。”

童芊芊刚才发了信息过来,说她的表姑给她介绍了个相亲对象,据说条件相当好,她晚上就要去相亲了。楚笙歌嘱咐童芊芊打扮得淑女点儿,男生一般都喜欢温婉的女生。回完信息后楚笙歌开始涂润肤霜,转过头就看到路尘寰拿着她的粉色HelloKitty牙刷在刷牙。

“噗……”这估计是难得一见的奇观了,楚笙歌拿起放在置物架上的手机,给路尘寰拍了一张照。

“你干嘛拍我?”路尘寰冲楚笙歌挑挑眉。

“因为你长得帅呗。”楚笙歌看着刚才拍到的照片——路尘寰手里握着粉色的牙刷,嘴角上还粘着一点儿牙膏的泡沫,看起来有些滑稽。

路尘寰探过头来看了一眼,无所谓的耸耸肩:“能把你逗这么开心,也算值了……”

“我给你加个‘路总的少女心’之类的标题,发到公司的OA上怎么样?”楚笙歌冲路尘寰坏坏一笑。

“加上路太太摄于浴室,随便你怎么发。”路尘寰笑着说。

“你不占人便宜不行吗?”楚笙歌故意把这章照片做成锁屏画面,得意地冲路尘寰晃了晃手机。

“我就喜欢占你便宜,你不知道吗?”路尘寰吻上楚笙歌的唇瓣,由于用了同一款牙膏,连味道都那么契合。

楚笙歌换了上班穿的套装,手握着门把,有些踟蹰。路尘寰握住她的手拧开门锁,然后牵着她往楼下走去:“你就别纠结了,我的车就停在院子里,你哥只能是盲人,才会看不见。”

路尘寰说得一点儿没错,不过楚笙歌还是回嘴:“你哥才是盲人呢!”

“我没有哥哥……”路尘寰笑着摇摇头。

餐厅里,鹰司和彦已经在吃早餐了。小哲捏着小勺子,喝着他喜欢的海鲜粥。

“哥哥,早。”楚笙歌拉开椅子坐下来。

路尘寰很自然地坐在楚笙歌身边,也向鹰司和彦道了早安。

鹰司和彦笑了下:“我们家的床舒服吧?”

“还行。”路尘寰喝着楚笙歌给他盛的粥点点头。

“只是还行?到我们家当上门女婿,给你换张更好的。”鹰司和彦语气还蛮认真的。

“咳咳……”楚笙歌都被呛到了,哥哥说话真是一如既往地劲爆。

路尘寰连忙抽了张纸巾递给楚笙歌,然后又给她倒了杯水:“不急不急,家长政审通过了,也不用这么开心。”

“……”鹰司和彦。

“……”楚笙歌。

楚笙歌只能想到童芊芊喜欢说的那句话——节操就是好吃的,鸡肉味儿嘎嘣脆,吃下去就天下无敌了。果然,没错了的。

并不是每个人早上都是阳光满满,比如做多亏心事儿的人。裴馨雅将车子开进华艺的地下停车场,红色的F430滑进车位里。即使是冬天,裴馨雅也习惯穿套裙,搭配性感的黑色丝袜和防水台高跟鞋,可以将腿的线条完美地拉伸。裴馨雅从车上下来,将脸上的墨镜装进手袋里,往电梯间走去。

“妹!”路过楼梯间时,男人粗噶的声音低唤了一声。

裴馨雅下意识地偏了下头,看到楼梯间的门是半开的,里面影影绰绰似乎是站了个人,她也没在意,继续往前走。那个人影从电梯间里冲出来。裴馨雅还来不及惊呼,嘴就被那男人用手捂上了:“嘘……不许出声!”

帝少的小萌妻

帝少的小萌妻

作者:佚名类型:纯爱耽美状态:完结

《帝少的小萌妻》又名《家有小萌妻》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楚笙歌路尘寰的爱情故事,在遇上楚笙歌后,路尘寰是情场浪子,万花丛中过,却片叶不沾身,让女人又爱又恨,可遇上楚笙歌后,路尘寰却放佛遇上了三分的克星,爱而严禁这个词此一次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可他路尘寰一向蛮横,得将近,就毁了,就算那个人是他最爱的女人。吃过晚餐叶熙带着楚笙歌去外环兜风,彩色的霓虹灯像是流萤划过眼前。楚笙歌有种繁华落尽后的归属感,两个人可以这样相伴一生,大抵就是幸福了吧。交往有两年了,叶熙始终温柔耐心地照顾着她。其实从小到大楚笙歌很少品尝到这样温暖的滋味。并不是说楚笙歌不缺少人来照顾,但是陪在她身边的不是家庭教师就是保姆,照料楚笙歌的生活是她们的工作,只需做的周到不用添加任何情感。楚笙歌的童年在别人眼中应该是幸福快乐的,爸爸妈妈给与她的或许是他们认为最好的所有小孩子都想要的--穿不完的漂亮裙子、来自世界各地零食点心、专门聘请的幼教老师陪着她……可是楚笙歌就是觉得这种繁花似锦的幸福,缺少温暖踏实的依托,总是冷冰冰硬邦邦的。记忆里只有一次她高烧住院刚好遇上过年,平时照顾她的保姆休假了。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爸爸在给她更换额头上的冰袋。妈妈也守着她,看到她醒了,问她要不要喝水。那天她喝下了一大杯妈妈喂给她的水,小小的肚子胀得不行,可是心里却很甜的。那是楚笙歌唯一一次被爸爸妈妈妥帖地照顾着,这段记忆是童年里最温馨的画面。支撑着她在之后留学异乡的日子里,面对所有的孤独与寂寥。初中时楚笙歌通过了与伊顿公学齐名的罗丁女校的入学考试,接受着全封闭式的贵族教育,只有假期才能回国。她相信,如果不是父亲突然离世,她还会是住在高高象牙塔里的小公主,不被世俗所困扰,也得不到世俗的温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