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深情游戏苏漾陆承骁小说

时间:2020-10-19 03:00:19来源:谷朴文学网

《深情游戏》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为您提供深情游戏苏漾陆承骁小说阅读。深情游戏小说精选:苏漾冷笑了下,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三次请假了,第一次头疼请三天,第二次姨妈

>>>《深情游戏》章节目录<<<

深情游戏苏漾陆承骁小说小说

《深情游戏》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为您提供深情游戏苏漾陆承骁小说阅读。深情游戏小说精选:苏漾冷笑了下,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三次请假了,第一次头疼请三天,第二次姨妈痛请一周。公司不是慈善机构,不养娇生惯养的公主。张助理看出苏漾有些发怒,连忙噤声拿了文件出去。听到关门声传来,苏漾才一下子扔了签字笔,脸上的疲惫,怎么都遮掩不住。

推荐指数:★★★★★>>《深情游戏》在线阅读>> 《深情游戏》内容精选:

“可是……”张助理蹙了蹙眉。苏漾冷笑了下,“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三次请假了,第一次头疼请三天,第二次姨妈痛请一周。公司不是慈善机构,不养娇生惯养的公主。”张助理看出苏漾有些发怒,连忙噤声拿了文件出去。听到关门声传来,苏漾才一下子扔了签字笔,脸上的疲惫,怎么都遮掩不住。……下午,苏漾收拾了银河湾项目的资料,既然刘经理说陆氏收购了银河湾项目,她还是决定去陆氏碰碰运气。刚出办公室,就听到外面一干女员工正热烈的讨论着——“快看快看,这不就是陆氏的陆总陆承骁嘛!听说他这次回国,就是要接手陆氏的!”“啧,陆氏他可不放在眼里。听说在华尔街,他曾自己建立了一个公司,在公司最鼎盛时将公司以高价卖了出去,很快全球金融危机,那家公司受到波及,他又以跌停板的价格购回,重新投入运作。目前自身财富无法估计,可是江城排行NO.1的女人最想嫁的男人。”“听说他将近三十三岁,却至今单身,尤其的洁身自好!这样完美的男人,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几个女人的声音不小,尤其是自己的新助理杨茜,那张稚嫩的娃娃脸上,双眸炯炯有神的盯着她面前的那本杂志。苏漾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那本江城名人杂志,封面正是陆氏集团现任CEO陆承骁。陆家是江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她身为苏家人,自然也知道。这个陆承骁,是陆家老三,上头还有两个哥哥,分别从军从政。陆家家族盘根错节,各行各业的精英都有。唯独陆承骁,是个商业奇才,最受陆老爷子喜爱。而陆承骁本人,说起来,跟苏漾也有过一段尴尬的纠葛……“咳咳——”杨茜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苏漾,连忙轻咳两声,提醒身边的几个女人,随即小跑着到苏漾跟前,笑脸,“苏姐,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吗?”杨茜做事积极仔细,苏漾也不在乎她上班偶尔开开小差,见她满是朝气的脸,她的心难得的轻松了一些,淡笑道:“带你去你男神的公司,一起谈事情。”杨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哇苏姐,是银河湾那个项目吗?我听说被陆氏收购了,这是真的吗?”“恩。”陆氏收购银河湾项目,也让苏漾措手不及,她不知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况,今天只能先去探探底。“苏姐你不等柳姐来了再去吗?”“等不了她了,今天就你顶替她去。”苏漾想也知道她现在跟霍遇北在一起,估计也是不愿意去陆氏的。想到霍遇北,就想到他昨晚的横眉冷对,苏漾蓦地握紧了双手。“得令!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半个小时后到了陆氏的地下停车场,苏漾刚将她的白色奥迪开进,旋转车道上,迎面开出一辆黑色宾利。车牌号十分独特。苏漾看了一眼,就记起这辆宾利是上半年纽约发布会上的压轴精品,全球只有一辆。宾利车窗打开着,隐隐能看到宾利车后坐着一个男人,正抽着烟。灯光昏暗,只能瞧见一抹高贵的黑色剪影,神秘莫测。两车交错,后座上的男人忽然睁开眼——苏漾的车子已经与他的擦身而过。找了一圈才找到一个停车位,将车停好。进了电梯,门正要关上,横空突然多出一只手,制止电梯门的关合。“抱歉,不介意多些人上电梯吧?”外面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四个男人,个个西装革履。说话的那个,模样还算温和。苏漾一愣,摇头。男人朝她笑笑,让开了身子,恭敬的退到后面。有人往前走了进来。只听到身后杨茜倒吸冷气的声音。苏漾抬起头,一眼,对上了一双深沉如大海的眸子。那双眼眸的主人,是这四个人里最英俊成熟的一个,也是个子最高的,看起来三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剪裁考究的黑色手工西装,棱角分明的线条衬得身材更加挺拔。他气度不凡,即便只是淡淡的站在那里,浑身也散发着冷酷和权威。这样的冷酷不是摆摆姿态装酷的神态,而是经过时间和经历的沉淀,让人不敢在他面前耍花招。竟然是陆氏新任总裁陆承骁!“陆……陆……陆……嗯!”在杨茜失态之前,苏漾手肘往后一动,听到一道闷哼,便拉着杨茜往左挪动了两步。一干人陆陆续续走进电梯。“苏姐,是男神陆承骁!”杨茜用自以为小声的声音趴在苏漾耳边兴奋的道。苏漾的脸有些红,尤其是看到那个助理朝他们看了过来。她不好意思的看向里侧面无表情的男人。因为是并排站着,苏漾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脸颊线条,刀锋一般凌厉,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场。苏漾有些疑惑,按理陆承骁这样的人物,都有专梯坐,根本不需要来挤公共电梯……但见他已经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她还是松了口气。“咔哒——”电梯忽然震动了下。苏漾没反应过来,身子直接朝着身旁的男人歪去。她心里一惊,来不及抓住什么稳定自己,男人挺阔的衬衫领口已经扫过额头。离得近了,苏漾能闻到男人身上清清洌洌的薄荷味,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气息。“苏姐!”杨茜在站稳后看到苏漾的境况,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拉起她。下一刻,苏漾感觉到了一只手,轻轻巧巧的揽住了她的腰,小臂结实有力。“苏姐你没事吧?”杨茜关心的问道。“我没事。”苏漾摇头。幸好刚刚男人及时揽住了她。但——他的手,还放在她腰间。他手掌灼热宽厚,仿佛能一掌握住她的腰,让苏漾的身子微僵。“陆总……”苏漾有些尴尬。她知道自己不该不识好歹,毕竟人家是好意扶住她。但那只手……面无表情的男人终于转了头,似乎才想到自己的手,他目光淡淡扫过苏漾,随即自然而然的收回手,神色依然冷漠。出了电梯,杨茜看向已经闭上的电梯门,拍了拍胸口,“陆总简直帅呆了!真人比杂志上还要帅!就是有点冷,刚刚,我都以为自己要被冰冻了。”

深情游戏

深情游戏

作者:雪落初尘类型:纯爱耽美状态:完结

《深情游戏》又名《夜深人静婚未眠》《良辰如梦》《为你患过伤风》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苏漾陆承骁的爱情故事,结婚了半年,苏漾才明白她的婚姻但是是一场复仇游戏,将至复婚,那个她曾至爱的男人为榨光她最后的价值,将她送上了商界新秀陆承骁的床来换利益,却阴差阳错让苏漾收获多了另一份幸福和快乐。苏漾忽然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女人前赴后继的上他的床。就算不为了他的财势,这张完美的脸庞,贵气逼人的气质,也能让女人移不开眼,甘愿投进他的怀抱。“如果没有什么事,霍总自便吧,我有事,先走一步。”霍遇北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冰冷的视线来回扫视着苏漾,最后冷哼一声离开。“随你的便!”苏漾看着霍遇北又坐进他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看着跑车一溜烟的离开,她死死的咬紧嘴唇,才将心里那种窒息的感觉给缓解。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接起。“漾儿……”那边传来唐菱神伤的声音。……红府会所。苏漾找到唐菱所在的包间,推开门时,唐菱正一个人在包间里喝闷酒。看到苏漾,她将一杯酒朝她举起,“祝我现在又是单身一人!赶紧过来陪我喝酒,咱们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苏漾回身将门关好,走过去,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酒给放回桌上,看向茶几上的空酒瓶,“你到底喝了多少了?”不看不打紧,一看,苏漾的眉头跟着蹙了起来。茶几上放了十几个酒瓶,地上也东倒西歪了十几个。当即将唐菱手中的酒杯给拦下,“你不能再喝了,慕向东他既然不值得,你又何必要总是委屈自己,分手就分手,重新找一个不好吗?”“说得……嗝……说得好!”唐菱也不抢酒喝了,她拍手,精致的妆容早已经像鬼画符一般,她睁开一双迷蒙的双眼,指着苏漾的心口,“你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跟我一样。漾儿……嗝……霍遇北哪点值得你为他这样?霍氏要发展房地产,你毫不犹豫放弃了国外深造的机会,毅然留在霍氏替他卖命;他天天跟不同的女人上绯闻头条,你却依然不离不弃……不离不弃……你才是该委屈、该重新找一个的人!”苏漾脸色一变,“遇北,他只是……只是……”“只是现在还不明白你对他的好?只是现在还没有定下心来?”唐菱接过她的话,嘲讽的笑了,“苏漾,这些句话,你信吗?我他妈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话就是这句话了!他就是……压根……压根不把你当一回事!”苏漾脸色一白。唐菱已经软倒在地上。一杯酒被她的手打翻在茶几上,苏漾看着酒泡泡洒出来,再一点一点的消失。或许霍遇北曾经对她是有过感觉的,但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早就消散,只剩下一茶几的狼狈。她只是不甘心,这些年的付出如果都像这些泡泡一样消散掉,那她的爱情都算什么?她低了头,眼睫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而后翻出唐菱的手机,给唐城打了个电话。包间里酒气太重,不适合呆着了,苏漾便将唐菱扶起靠到自己肩上,朝着会所大厅走去。红府大厅,陈锋刚将车钥匙交给红府泊车的服务生,就看到苏漾扶着一个女人往外走,他有些惊讶,随即匆匆往里走去。……红府的私人vip包间。这间包间跟酒吧的普通包间不同,是沈梁的私人场所,平日里来不了几次,老板却一直给他留着,此刻,包间里坐满了人。烟雾缭绕中,唱歌的、打牌的、聊天的应有尽有。如果有点眼色的,就会发现,此刻这间包间里坐着的,全是江城了不得的大人物,得罪任何一个,以后都别想在江城混了。陈锋熟门熟路的拐进去,直接走到角落处一个人的面前。角落那处的灯光昏暗,只隐约看到有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坐在那里,薄唇边有一点橘红色,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看到陈锋,那人狭长的眼眸眯了眯,身子往前时,那张俊美无匹的脸颊逐渐落入众人视线。他五官极其出色,脸颊线条分明深刻,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衫黑西装,却气场很足。陈锋在看到他时,眼神和动作不由得恭敬了许多,低声道:“陆总,银河湾项目按您的指示,添了一家公司做备选,是谭氏。”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松了松领口,淡淡的点头。旁边被陆承骁中途赶上牌桌替换的沈梁不乐意了,“三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下午约你吃饭,你说有约了,好不容易大晚上的约了你出来玩,结果你倒好,在兄弟们给你办的接风中还谈公事!”陆承骁出国两年都没有回过江城,这次回来,几个发小忙不迭的将他拉了出来。他随意的将香烟揿灭在烟灰缸,转头淡淡扫了一眼沈梁,“沈老太太今天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女人可以介绍给你。”沈梁一噎,像是咽下了一只蚊子,包间里谁不知道沈家老太太的剽悍。听着对陆承骁说的客气是给她孙子介绍女人,潜台词却是找个女人早点将她孙子给睡了。这时,沈梁下意识打出一张牌,顾司赫立马推了面前的牌,坏笑着拍拍沈梁的肩膀,“谁让你惹老三,不好意思,清一色,给钱吧。”沈梁瘪瘪嘴,将筹码扔过去,推了牌。“不玩了,老跟你们这群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真没意思。”裴炎笑,“不想跟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的坐在一起,你就找个女人来。”沈梁哼了一声,“不是爷自恋,追在爷身后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想要带女人来还不简单。”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不是决定要一直在一起的女人,大家都不会轻易带过来。沈梁瞧了一眼陆承骁的淡定,忍不住的凑过去,“三哥真的没给咱们带个嫂子回来?好歹出去了两年呢,我不信三哥你还没有女人。”见陆承骁不说话,沈梁来了兴致,八卦的看向一旁的陈锋,“你来说,三哥有木有看上哪家大家闺秀?”陈锋摸了摸鼻子,那位可已经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了,良家妇女还差不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