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路上爱》第七站 山不转路转

时间:2020-10-18 13:31:01来源:谷朴文学网

乔什南希小说名字叫做《路上爱》,这里提供乔什南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路上爱小说精选: 爬过山的人都知道有多累,可是就是停不下来,因为你总结觉得山在眼前,但是一伸手又

>>>《路上爱》章节目录<<<

《路上爱》第七站 山不转路转小说

乔什南希小说名字叫做《路上爱》,这里提供乔什南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路上爱小说精选: 爬过山的人都知道有多累,可是就是停不下来,因为你总结觉得山在眼前,但是一伸手又是满把空。大政的乐队终于签了合同,公司会主动帮他们联系一些小型的商业活动和电视节目的驻场乐队,就是给台前表演的腕儿们伴奏,这时候大政不再是风光无限的主唱,但是轻轻弹着吉他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坏;看着话筒前的人来来回回,大政想,自己离站在那个位置上的那一天,也不很远。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道,但毕竟是有了稳定的演出收入,而且可以自由使用公…

  爬过山的人都知道有多累,可是就是停不下来,因为你总结觉得山在眼前,但是一伸手又是满把空。大政的乐队终于签了合同,公司会主动帮他们联系一些小型的商业活动和电视节目的驻场乐队,就是给台前表演的腕儿们伴奏,这时候大政不再是风光无限的主唱,但是轻轻弹着吉他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坏;看着话筒前的人来来回回,大政想,自己离站在那个位置上的那一天,也不很远。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道,但毕竟是有了稳定的演出收入,而且可以自由使用公司的音乐器材。正在艰难爬山的大政,自然不大有时间想起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南希,于是短信和电话渐渐少了,南希心里有一种浅浅的失落,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南希对自己说:看吧,其实就是这样,总会有结束,终于是结束了。渐渐地大政的乐队聚集了些粉丝,有了主页,南希常常会去看看他们的行程,偶尔大政也会在演出结束后给南希发个短信告诉南希,自己有多热爱这种酣畅淋漓的演出的感觉。南希只是鼓励,也会说自己看到电视上角落里的他了,至于大政谈到自己的音乐用了怎样的编曲,SOLO加了怎样的花样这种专业的话题,南希一向是只有听的份儿的。

偶尔想起这一段渐渐散去的爱情,心中还有余韵徘徊,但是南希在看见电视镜头里的大政之后,觉得这样一种远去,未必不好。南希深深相信,大政和他的乐队总会红起来的,几个男孩子外形上佳,现场的表演纵不是主角,也表现的可圈可点,每一个音节都处理的到位。现在他们只是需要现场的积累和时间上的磨练,公司的安排显然也包含有这样的意思,并不急着把他们推到台前,而是给他们韬光养晦的机会,只等待爆发的那一天,艳惊四座。到了那个时候,南希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去跟众人一样仰视这样的大政,她放不低自己,更不能正视大政的耀眼对比之下萤火般无奇的自己。

终于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一次大政乐队的现场演出,那是一个校园活动的现场,观众里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是谁,南希混在一群学生当中,很不自在,只指望快快开场,自己可以投入的欣赏表演。尽管主办方只给了他们两首歌的时间,大政他们依然不失完美的完成了演出,当第一首歌结束时,人群有了小小的骚动,到第二首曲目结束乐队退场时,台下的学生已经毫无保留的用欢呼和尖叫表达出自己的热情和惊喜。南希坐在人群中跟着鼓掌,想着这画面何其眼熟:当年陈子和他的乐队在学校大礼堂的亮相,也是这般热烈的掌声;自己也是坐在台下禁不住的激动;而台上的陈子和大政,也是根本看不到台下的自己。对于他们而言,舞台下的观众,热烈的掌声,其实谁和谁都是一样的,他们只知道那些掌声是对自己的赞许,就足够了。

大政下了台和光博打个招呼,吉他也没拿就匆匆绕去礼堂的偏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恍惚了;或者演出太兴奋了;或者纯粹只是一个长得有些像的人,他觉得自己看到南希了。不管怎样,他现在希望能亲眼证实一下。

南希在大政下台之后也就离开了,堪堪就错过了身后来找她的大政。缘分就是这样子,一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和他也许就隔几个街头,但是你就是遇不到。

乔什背着两把电吉他,手里还提着一个效果器,苦不堪言,出来时看见大政愣在门口,也不管大政眼中一片深沉,抬脚就是一下,正好印中大政形状好看的屁股。大政回头看是他,也不理,接过乔什手中的效果器,背起自己的吉他转身就走。乔什一愣,怎么大政就生气了?平时自己不都这么跟他闹的吗?四个人挤到了金杯车里,乔什看大政依然没有说话的意思,怕自己真是惹着他生气了,又不敢直接再惹上去,于是用胳膊肘碰碰身边的光博。光博看大政臭着一张脸不理人,乔什又冲自己挤眉弄眼,回给乔什一个白眼,主动坐到大政旁边,打算当和事老儿。坐下来,等大政回头看自己,才要张嘴想起来乔什也没说是什么事儿,就把自己捅上来了,于是只好问一句:“怎么了?乔什又招着你了?”大政莫名其妙怎么光博来这么一句开场白,才想起先前乔什那一脚着实是不客气,不过他现在实在也没心情计较,于是冲着前排扭过头来的乔什一龇牙,做凶狠状,然后笑了笑,摆摆手说:“没事儿。”掉过头去满脑子都在想自己朝思暮想的南希,还在纠结着到底是自己看差了还是真的是南希偷偷来了,他由衷希望是后者,却又不大敢相信。忽然想起南希倒是真没有提过自己到底在哪儿,于是大政一直就顺理成章的以为南希人在新疆。想到这一点,大政又觉得不对,如果南希已经回了北京,为什么一直不告诉自己?如果是不想见自己,为什么又偷偷来看自己的演出呢?这么一想,大政有些泄气,大概是看错了吧。

晚上大政给南希打了个电话,说话间看着手机上南希的号码,突然有些动了心思:“南希,我一直这样打你的手机,会不会很贵?你的号码是漫游吧,要不你给我个座机电话,我打过去?”南希那头回说:“不要紧的,我的手机办了亲情省份的业务,我在新疆和北京通话费用相当于市话费,不会很贵。”南希轻易的绕过了座机号码的事情,大政心里注意到,也不说,照样聊了几句之后挂上电话,心里直觉已经认定,今晚自己应该没有看错,南希是回来了,但是一直误导大政以为她仍然身在新疆。大政觉得这事儿搁别人肯定想不通,可是放在南希身上,大政虽然也觉得蹊跷,但是又不太意外。认识已经有小一年了,虽然对南希的逃避和暧昧的态度不满,但也隐约摸出些南希的心思,避而不见这种事儿,依着南希的性子,的确是她做得出的。

大政一直迁就着南希的飘忽不定,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可以理解南希对两个人关系的不安全感,他自己也需要一个过程来缓冲他们之间横亘的距离和现实问题,所以他并不逼迫南希,维持着普通朋友的热络,期望着能把这一段不靠谱的公路恋情落地实现;不采取行动只是因为自己忙于经营自己的事业,在无法稳定的状态下,他也不能给南希许下什么承诺,所以才由着南希模糊了这段感情的定位。而今天的这个意外,大政觉得是一个极好的提醒,自己喜欢的这个女人,似乎正在企图用虚假的长途来逃离自己的视线。大政心想,南希未免把自己想的太简单,既然所谓的距离已经不存在,自己也该是时候收网了。在大政心里,恋爱和狩猎其实本质并没有不同,尤其南希还是自己中意的猎物,那么用什么方式取得不重要,占为己有才是最终目的。他可以体贴南希的情绪,不代表他会纵容南希从自己身边逃离;之前的退,是以进为前提。

大政记得上学时候,暑假跟着老家的远房叔伯们去草原上打狼,一个老叔说:“好猎手在学会开枪前,先要学会等。”这句话深深地印在自己心里,凡事欲速则不达,要在机会到来前,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是大政此时面对南希,除了等,只能是等,等南希自己送上门来;在一场场的演出中等着南希的现身。他知道只要自己稍有按捺不住,就会惊走了本已逃的远远的南希,到时候真就是大海捞针的无望了。在大政一次次失望的看过观众席的人群;下场后脾气越来越暴躁的两个月后,大政像以往每一次一样在后台就挨排的点起人头,终于,他在最右边的一个角落里,看到记忆中南希的脸。南希坐在位子上似乎是无聊,不停的绞着主办方发的哨子的坠绳,也不和周围人交流,扎起马尾的样子更像是个来追星的学生。

“看什么呢,到后面准备准备,该彩排了。”一只手搭上大政的肩膀,听声音知道是金恒,大政回一下头问:“我们一共是几首歌?”金恒翻翻手里的节目表,说:“三首你们的表演,最后一首是伴奏。”金恒并不常常跟着大政他们的演出,今天是国家台的节目录制,所以格外重视些,亲自到现场指挥彩排。大政又转回头看着南希,一边跟金恒说:“最后一个伴奏我不上了,吉他乔什一个人就搞定,我有点事儿要处理。”金恒奇怪大政一向对演出很上心,生病也从不缺席,怎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又看大政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一个方向,顺着视线找过去,看见了大政手机里照片上的女孩,心下了然,但不说破,拍拍大政的肩膀,算是允了。大政这会儿也没注意金恒回没回话,权当是他同意,心思只跟着南希的身影转,琢磨着待会儿在哪儿能堵着南希。

路上爱

路上爱

作者:阅读王类型:美文名著状态:连载中

《路上爱》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南希,陈子,金恒,乔什,北京,林路之间的故事。路上爱约1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