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路上爱》第四站 喜不喜欢

时间:2020-10-18 13:31:01来源:谷朴文学网

南希小说名字叫作《路上爱》,提供更多南希是哪部小说,南希是什么小说。路上爱小说南希摘选:南希白几眼大政,心说这小子刚那一声儿够得上可怕片的水准了。“你怎么不忍心下这么重手啊你,”大政不不甘心本来自己甜蜜幸福的冒泡泡的心情就这…

>>>《路上爱》章节目录<<<

《路上爱》第四站 喜不喜欢小说

南希小说名字叫做《路上爱》,这里提供南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路上爱小说精选: 深更半夜,平静小山村的院子里传来一声惨叫。南希白一眼大政,心想这小子刚那一声儿够得上恐怖片的水准了。“你怎么忍心下这么重手啊你,”大政不甘心原本自己甜蜜的冒泡的心情就这样被南希无情的践踏,嘴上抱怨不停:“你摸摸我都起包了哎。”大政说话抓过南希的手,结果就看到南希的指尖汨汨的冒出些血,染红了创可贴。“你看看你这是有多大仇恨啊你,伤口都裂开了,过来我给你包。”大政低头就往自己包里摸,不防着南希就把手抽了出来:“不碍事儿,我…

  深更半夜,平静小山村的院子里传来一声惨叫。南希白一眼大政,心想这小子刚那一声儿够得上恐怖片的水准了。“你怎么忍心下这么重手啊你,”大政不甘心原本自己甜蜜的冒泡的心情就这样被南希无情的践踏,嘴上抱怨不停:“你摸摸我都起包了哎。”大政说话抓过南希的手,结果就看到南希的指尖汨汨的冒出些血,染红了创可贴。“你看看你这是有多大仇恨啊你,伤口都裂开了,过来我给你包。”大政低头就往自己包里摸,不防着南希就把手抽了出来:“不碍事儿,我先去睡了。”大政抬头看见南希已经走开,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创可贴,烦躁的捋一把头发,倒在沙发上。

天公不作美说的就是这么个情况。昨天的雨到后半夜有趋向暴雨的趋势,早上终于渐渐收了势,但是依然淅淅沥沥不见停。这会不用大政说,南希也知道走不成了。索性卷在被子里,想着昨天晚上的大满贯,再抬头看看连绵的阴雨,南希觉得自己的低血压越发严重。大政明明白白是喜欢自己的,自己也不讨厌甚至也很是喜欢这个帅气又单纯的男孩子,所以才会一开始没有坚定的拒绝对方过于暧昧的温柔。若是事情只是这样简单明白该有多好。二十二岁的大政不明白,在这样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喜欢是很简单得事情,但是当走完这段旅程的时候,也就该烟消云散了。南希不确定大政对感情会认真到什么程度,但是很确定自己一定会很放不下哪怕是这一段美梦。关键是大政作为这样一个美梦的载体,完美的太不真实了,而人一旦经历过美梦,就很难再走入现实里了。在路程一再被延长的情况下,南希的罪恶感越重,却还想不出该怎么才能彻底的对大政视而不见,但总还得起床,南希起来收拾好床铺,走到客厅去。

大政昨晚索性就睡在了沙发上,南希走了以后,自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一米八几的身高而言太过窄小的沙发,还是因为南希又一次不明不白的离开。大政想起前一个晚上南希靠在自己怀里睡的很沉;想起南希轻轻叹着说自己长得好看;想起南希轻描淡写的说起辞了职回家乡旅游,独自在路上时表情中有那么些潇洒的味道;想起南希执意要自己搭车走,小小的身影背着将近一人高的大包走在自己的车前;想起南希说话时候总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喝了些酒以后更加轻的几不可闻,于是自己低头把耳朵凑在她的嘴边,两个人耳鬓厮磨般纠纠缠缠的谈话。大政其实不太确定南希那时候是不是还很清醒,但是自己很愿意记得南希带着微微醉意对自己说:“我有点儿喜欢你。”对于大政这样年纪的男孩子来说,喜欢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初见面时的些微好感,在短短的几天里,被南希身上那些不同于其他女孩儿的洒脱和不羁升华出深深抓住自己的心的魅力;又想起这个让自己觉得有些捉摸不定的女孩,也曾经不拒绝自己,安静乖巧的靠在自己怀里温驯柔软的就像是被养熟了的小猫。大政乱七八糟的一遍一遍回味着和南希一起的短短片段,终于最后还是克服了沙发的不舒适,睡着了。

南希来到客厅时候看见的就是大政的长腿一半悬在沙发外面,眉头紧锁明显是很不舒服的样子。不耐烦的翻个身,脚在沙发扶手上来回踢了两下,只好又不情愿的蜷曲起来。南希好笑的想起妈妈说男人一辈子都是个孩子,眼前这个有着男人的身量的大孩子,她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大政睁开眼发现自己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不见了,一个激灵就翻身起来,看到厨房隐约的有人影就冲了进去。南希正盛出一碗粥,看见他进来笑着说:“饿醒了呀,闻着味就进来了。”低头刮了刮锅底,又说:“借用一下你的车子,出去买点儿吃的,我看今儿这雨估计也是走不成了,我在路上差点就被陷在泥巴里出不来了。”

“你会开车呀,”大政一边低头又喝一口小米粥,嘴里一边含糊着抱怨:“那你不早说,早知道就咱俩倒班开,早就到了。”末了又点评一句,“粥挺不错的,买的?”南希笑笑说:“还是别了,SUV我以前没开过,今天好不容易回来的。粥是我做的,不过我也就会做这个。”

两个人吃着聊着,等最后收拾了碗筷已经是下午了,好在天终于见晴,并且温度迅速回升。大政有些惴惴的提出,要不晚上开夜车吧,反正最多也就三四个小时就到得了达坂城。南希摇摇头说算了,急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开夜车到底不安全,反正都耽误了两天了,索性今天再在这儿待一晚上吧。说完这话,大政倒有些尴尬。能再多些时间和南希待着他原是该高兴的,这会儿偏又想起南希昨晚的表现明白是拒绝了自己再进一步的亲密举动,自己一时还有点儿不甘心又转不过弯儿来。虽然尴尬,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赶南希出去。于是兀自纠结着,话倒不多了。南希看出他的不自在,说到外边转转就不见了人,留下大政自己闷在房里对着iPad发呆。

过了约摸一个多小时,南希忽然兴冲冲的跑进院子,喊着大政快出来。大政刚迈出院门,就看见南希很利索翻身上了一匹马,南希说发现有一家院子栓了几匹马,上去问说是原本户主搞的农家乐,专门给游客准备的。现在正是旅游淡季,南希跟户主磨了一会儿,同意五十块钱让她牵两匹马,并且不限时间,天黑把马送回来就行,南希说自己就住在不远的一个院子,户主一看方向就知道了,索性也就不跟人了,南希就自己骑着一匹又带着一匹马回来了。“上马吧,咱们到处遛遛,这么好天气别闷屋里了。”南希把手里的缰绳甩给大政,大政抬头看坐在马背上的南希,紧了紧手里的缰绳,也翻身上了另一匹马。

两人放任马自己走认识的路,不一会儿来到一片草地,南希手中缰绳一勒,说“我先跑一圈儿。”身子一沉很快就跑远了。大政身下的马也躁动着跃跃欲试,他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自己坐在马背上看着南希驰骋的身影,心里一阵紧,想着这个女孩真的是自己永远也捕捉不到的幻影了么。

南希远远的看着大政不动,知道他还在郁闷。突然眼睛里就翻上来一阵酸涩,明明那么好的一个人,明明那么真的一颗心,自己怎么就没这个福气来拿呢?南希把缰绳勒得更紧,身子又压低一些,身下的马感觉到重心降了,于是又提一层速度。

大政原本只是任着自己的马悠闲的踱着,忽然觉得不对,南希呢?刚才还打个圈绕回来一趟,这会儿怎么不见人了?大政着急催着马跑,一时重心没太稳,脚上来回滑了几下,到底还是稳稳的伏了身子跑了起来。大政跑了有五、六分钟,见南希的马远远的低头在吃草,缰绳拖在地上只不见人,脸色已经是变了又变,急急抢到跟前,还没停稳就下了马背。牵着两匹马的缰原地喊起南希的名字,不见有回应,正准备上马再找,看见十米开外的草丛里影影绰绰好像是南希。

大政赶紧跑过去,扶着南希的肩膀劈头盖脸的就问有没有事受没受伤,上下捏捏问着是不是摔下来了,有没有哪儿疼?问半天南希也不吭声,大政急了捧起南希的脸,才发现南希满脸的泪痕。南希也不看大政,只说一句“我没事儿”,低头就往马停着的方向过去。南希一边走一边低着头解释,刚刚跑到一个小沟跟前,没防着就给摔下来了,怕被马拖着走只好把缰绳放开,好在速度不快,没受伤。大政也不搭话,南希走到自己那匹马跟前,紧了紧鞍子的皮带,又准备上去,大政一把按住南希的肩膀,扳过南希的身子,把南希定在自己和马背之间,抬起南希的下巴,眼珠不错的盯住南希,问:“为什么哭了?”虽然才认识几天功夫,可大政直觉的认定南希不是那种稍有点儿磕磕碰碰就掉眼泪的姑娘。南希明显是哭的有一会儿了,这事儿不对。

南希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还开不了口,刚张嘴要说自己是摔疼了,结果话没出来,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落。索性也不说了,别开脸不出声只一个劲儿的掉眼泪,肩膀也跟着颤。大政默默地看她又哭了一会儿,有点儿回过味儿来。把南希就这么揽在身前,一只手箍住了南希,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着南希的头发,过一会儿觉得南希好像有些平静了,想抬起她的脸看看,南希不让,身子稍稍往后错了错。大政看她肩膀也不抖了,就又问:“怎么哭了?摔得厉害么?”后一句其实有点儿明知故问的意思,但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心,南希摇头,转身又想上马,大政还是按住不让。这一回大政直接从身后把南希抱个满怀,低头凑到南希耳边,刻意放柔了声音问:“是不是因为我?”也不等南希回答跟着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路上爱

路上爱

作者:阅读王类型:美文名著状态:连载中

《路上爱》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南希,陈子,金恒,乔什,北京,林路之间的故事。路上爱约1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