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绝望纠缠第二十六章完整!大家的愿望在线阅读

时间:2020-09-17 06:17:35来源:谷朴文学网

让我们回地球在世间吧。天气天空晴朗得连一丝云彩也看不见,树木苍翠,繁花似锦,悦耳悦耳动听悦耳动听的鸟鸣欢快的身心愉悦得带着出乎意料的深深的感动。而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一对穿着着婚纱和礼服的新人即将正式的结起了连理,共同组成了家庭。接着,转眼间又过了一年多,这对夫妇生了一对了双胞胎兄

>>>《绝望纠缠》章节目录<<<

绝望纠缠第二十六章完整!大家的愿望在线阅读小说

让我们回到地球现世吧。

天气晴朗得连一丝云彩也看不到,树木苍翠,繁花似锦,悦耳动听的鸟鸣欢快愉悦得带着意外的感动。

而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一对穿着着婚纱和礼服的新人正式的结成了连理,组成了家庭。

然后,转眼又过了一年多,这对夫妇生了一对了双胞胎兄弟。

只是原本应该陷入喜悦中的家庭,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原因无他,因为尽管出生的婴儿身体十分的健康,但是那两头刺眼的红发,着实让胆子不是很大且迷信保守的他们,到处寻求着所谓的医疗,以及迷信宗教的协助。

从小到大,这对兄弟总是会遭受到各种白眼和冷遇,甚至是同龄人的蔑视和欺负。

兄弟中的大哥——五岁的陈英,他的眼角下一颗透明的痣,在他“泪水”的洗礼下,显得愈发的通透美丽,使得在他旁边的弟弟——陈逸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尤为灼热,大有红莲之火遍烧茫茫草原之势。

话说,这对兄弟的感情,嘛!可以说是似火如冰的吧。

就那现在来说,这对相貌极其相似的兄弟,他们各自的神情都充分的表现出他们的性格。

陈英作为陈家的长男,性格沉稳得不像一般天真的孩子,但又跟“内向”这个词语相去甚远,因为陈逸曾经看到自己的哥哥,跟在踢足球的外国小孩玩躲避球,所以小小的他认定了自己哥哥外冷内热的脾性。

只是,陈逸搞不懂为什么哥哥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的,有时,那近乎残酷的冷漠让他有一种自己活该受罪的错觉。

接着,当一个令人感到舒爽的午后,依然找不到话题的兄弟俩,按照老样子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小溪边,上演着“此时无声胜有声”一般的默剧。

“Rideallout!”当有一天刚刚吵了一场架的兄弟俩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老地方,结果他们便正好赶上了一场“个人LIVE”。

一个堪称完美的开头,足以吸引他们顿足的开头,一首婉转动听的歌曲就此开始。

开头之后,就是一大段他们听不懂的Rap,接着——

记忆的冰山一角中,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把将其称之为希望的光芒给你

希望可以让你随时可以收获到幸福的心

不论何时,我都不会逃避

请正面相向这个词语,指引着弱小的我

每当来到新的世界的时候,我都会被吸引

如今只有请求各色各样的人们,给予我勇气

Getbackyourself

不要总是独自一人痛苦,陷入烦恼之中

因为有你在,所以总会有办法的

因为希望变强的心

已经在你的内心深处扎根,坚定不移

因为它将带着你一起,改变未来

在超越界限的前方,我们必定会连结在一起

连结在一起

尽管一曲完结,但是它所掀起的波澜却是那么的令人回味,那么的使他们引起共鸣。

其实,那句英文开头之后的第一句歌词,就深深地将陈逸,也就是前世的苍逸,那经过转世而重复埋藏的记忆,给全数挖掘了出来。

一切的一切彷如历历在目,苍逸回过头,凝视了自己的哥哥——“陈英”——三十逸几秒,然后,再度转头,望向唱唱歌的人,轻轻地,轻轻地笑了。

今天,一个身材娇小的,身着黑色衣裙的可爱小女孩被兄弟俩夹在中间,她一脸的神情泰然,仿佛眼前那对各自为政,想要以自己的无力眼刀砍人的兄弟两人跟她毫无关系似的。

而兄弟俩那噼里啪啦,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或许只有在武侠大片中的决斗场面才有的吧。

自从这对“兄弟”又一次邂逅了小女孩——野露,他们之间的“战争”便没有休止过。

他与他,兄弟俩谁都没有先动手,只有他们几乎擦出火花的眼神,越发的凌厉,越发的有力,让他们各自的身影在对方的眼瞳中,越发的清晰。

然而,不知道是兄弟俩哪一个先起头,只听到一先一后的“噗嗤”,“噗嗤”的低笑声发出。

两兄弟首次对着对方开怀大笑了起来,而那个夹在他们中间的小女孩也笑了。

是啊,他们,他们如同那首歌曲那样,是被连结在一起的,被那样他们越是在其中挣扎,就越是令他们绝望的羁绊,硬是纠缠在一起的。

野露的笑容里带着深不可测的深意,那双犹如泛着漩涡的黑色眼瞳,有着对那位帮助三十逸最后法术成功的屋波,那位美丽孩子的满满感谢

啊,我现在也是孩子吧,呵呵!笑意加深的小女孩儿——已经转世了第二次的野露,在这时回忆起了那时候的状况。

原本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术法完全发出的三十逸身边,突然他的身边出现了出乎他意料的“访客”。

“爷爷!”见了来人,三十逸的第一反应就是打算起身迎接,可是被强力封印的身体无法及时回应主人的期望,而瘫倒了下去。

“我不是你的爷爷——屋及,我是一个普通的混血人类屋波,不是你们的创世真神,不要搞错了——”温和的眼神中是对小辈的慈爱,不过,否认这点的屋波因为是为了自己和三十逸好,毕竟被前世羁绊绊住腿脚,并不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

“”否认之后便一直无言,屋波仿佛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一样,缓缓地,郑重地朝着三十逸,正确来说,是朝着三十逸脚周围的血泊里走去。

之后,用自己白皙得宛如女人的双手,重重地拍按了上去。

“”过了十分钟左右,还是沉默。

“爷、屋波大人”斟酌着对于长辈的叫法,三十逸蹒跚着挪到了半蹲在地上,依然做着拍按动作的屋波,然后轻轻地往后者的肩膀上一拍。

谁也没有意识到,三十逸这么做的后果,就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

只见,那个本来还维持着平衡的身体,那个原本一直站在他身前,走在他前面的身体,却在三十逸的轻拍之后,如同那位长辈来时的从容不迫一般,缓缓地倒了了地上,化成了灰烬,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魂火呢?爷爷的魂火呢?在哪儿?他在哪儿?”见状,三十逸彻底地慌了,以至于精通各种术法的他没有细想,忘记自己还是被封印之身,拖着疲累的身体,到处寻找起了屋波的魂火。

许久过去,四周围除了空寂,就是空寂,什么都

内心中充满了失去亲人的绝望,什么都没有了。

义父离开他了,苍逸爸爸们现在就像没有一样,苍逸被爸爸们给逼死了,野露野露被“我”杀死了!

“啊——”由出生以来,第一次失去理智的大声呼喊,只是那叫声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因为他被眼前的情境给惊呆了。

三十逸流在地上的血泊,那滩原本鲜红色的血液开始隐隐约约地散发出银灰色的荧光,将整个封印他的地方,一下脱胎换骨,升级成比天堂更加神圣无俦的一方净土。

然而,更令他惊讶地还不止这些,更加让人不跌眼镜的情景发生了。

地面上那些血泊里的血液背离了即将凝固的命运,剧烈地流动了起来,呈现螺旋状,欣然地围着它们的主人,堪堪地形成了极其迷你的“巨浪”,迅速的朝着三十逸奋力涌去。

啊,正确来说,应该说这些血液是不顾个人卫生地回流到三十逸的眼睛里去了。

额,咳,先将个人卫生的话题放在一边。

总之,那些泛着奇异的,宛如银河光芒的血液全部回到了应该在的地方时,身为血液主人的男人做梦一般地在脑海里听到了亲人的声音。

“test,test,莫西莫西,喂喂”正在试音的“人”似乎十分享受此刻的状态,一连用了几十种语言(包括方言),来进行自己本来就不应该实行的”计划”。

刚开始,三十逸还能够心平气和地旁听,而就在到了九十八种语言的时候,他的额角上终于出现了跟大家久违的十字路口#,让他一直冷冷淡淡的口吻,变得火气十足,火药味喷喷的。

“你丫的,我管你是我的爷爷,还是一个普通的妖族混血,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在那里罗里啰嗦的,你不烦我可烦了!”从来不知道自家爷爷有扮演唐僧的天赋,简直可以拿个最佳表演奖项的奖杯来摆着玩儿玩儿了。

“额,呼——”按着额角的突起,忍着想要晕过去的冲动,三十逸深深地吸了口气,稳住自己自己糟糕到毙的心情,打算在各种突发事件中,大概理出一个完整的头绪,“首先,屋波大人,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嗯”尽管没有人看到,融入三十逸血液中的屋波还是食指点着自己的下巴,稍稍地做了个抬头望的可爱姿势,认真地思考着前者提出的问题。

“我想,我想完成我所有孩子的愿望,你的苍逸爸爸们,现在正往地球现世转世的苍逸,以及你的愿望,那时我发现的哦,因为你们不论是哪一个,愿望永远都是一个!那就是——”说到关键点,屋波喜欢卖关子的特质不知在何时被激发,只听得他顿了顿,便继续说道,“那就是完整!”

“完整?”听闻到这个言简意赅的两字词语,三十逸不断地在内心中回味着这个看似轻描淡写的词语。

“嗯!完整——有疼爱自己的长辈,有自己疼爱的小辈,有互相竞争的兄弟,有互相包容的朋友,有互谦互让的邻居,还有足以共度一生的配偶!这些全部加起来,就是——完整哦!呵呵”仿佛是转了性一样的活泼,屋波比着手指数数,可是,他说出的话却字字珠玑,让旁人回味无穷,因为——

这不就是地球现世现代大部分人的真正愿望吗?

形成苍兔扭曲性格的根本原因,便是绝对绝命的孤独啊!

真是矛盾啊,明明否定了自己是三十逸的长辈,但是屋波还是忍不住对着“可爱”的“小辈”指点迷津,使得迷途的前者可以继续走他的路,使得他可以回到自己应该到的地方。

“去吧,他他们在等你,我的”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屋波的声音渐渐地几不可闻,“我的孩子”

被前世记忆纠缠在一起的人们,其中终究还是有把我包括进去的啊,屋波苦笑。

他在三十逸的体内,一边随着他的血液流动着,一边看着自己的孩子头也不回地踏进了一个有着炫目光彩的传送阵。

这些都是屋波用尽最后一丝力量,传达给野露的影像,前者的意思无非是把自己的孩子们托付给她吧。

“呵呵”野露又笑了笑,见那个美丽男人的“孩子们”眼神怪异地看着自己,就见现在还是小女孩的野露摆出了水兵月出场的姿势,用无比稚嫩的童音,作势说道,”不要迷恋姐,姐就是传说,呵呵,ya-ha!”

“额”同样的小孩子的苍逸和三十逸同时黑线中。

“啊~~~~心情真好,好想唱歌哦,上次我介绍给你们的动画片,你们看了没有?《卡片战斗先导者》的主题曲和片尾曲,超好听,超燃的也”

“吾主哟,这样做真的好吗?”依然是黑影的模样,千玛那此刻正在第二十九代苍逸的自制空间里,与二九逸(第二十九代苍逸的简称)一同注视着一个散发着七色光环的水晶球,里面所映放出的正是在地球现世里的野露等三人。

“玛那,我说了好几遍,我不是你的主人,你的主人还在野露的秘密基地里,因为群龙无首而担惊受怕,不知所措哪”淡淡的语气,带着同样浅淡的讽刺,二九逸似乎对千玛那的真正主人——千里有着特殊的成见,每一次提起他,前者的口气都会如嘲似讽地带刺,也不知道为什么。

“嗨嗨,我的主人的确并不是你,我的增值能力注定了'我们'会有无数个主人,但是作为心魔之源——最初的千玛那的我只承认你!”说着,黑影模样的千玛那摇身一变,一位极具魅惑力的女人出现。

拖地的黑色秀发如线似丝,黑色的眼瞳妩媚如斯,而被称得更加雪白的肌肤则更加的诱人。

除了浑身的紫色衣裙,千玛那的黑发黑眼,还有那高挑的身材竟然跟野露有八分相像。

刹那的迷恋神色一闪而逝,二九逸的眼神一下子转眼便恢复了清明。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残酷而决绝的逐客令发出,二九逸将视线转回水晶球,不再看向千玛那所幻化的女人。

“切,谁稀罕你看啊!”千玛那负气,但是就是没有迈开一步,离开这个空间,而空间的主人也没有做出什么动作赶人,现场情势就那样僵持着。

而二九逸的水晶球就在这时,传来了野露那高亢而激荡的歌声。

绝不!我已经不会再绝望,不会再逃避

不管面临怎么样的明天都好

因为我不再是孤身一人

因为终有一天,我们必将在未来相聚

身受创伤缄口不言

心如刀绞却强作坦然

逐渐变得对现状无能为力

堕入时空的黑暗深处

连悲鸣都无法发出

你已经开始对寂寞习以为常了吗?

勇气自动涌出

冲破了眼前的迷茫

你就在我迈进的前方

走吧!就算要踏上无法回头的道路也罢

未来正等待着我叩响你的门扉!

绝不!我已经不会再绝望,不会再逃避

不管面临怎么样的明天都好

因为我不再是孤身一人

因为终有一天,我们必将在未来相聚

因为我如此坚信

明明只是翻唱的歌曲,野露所吟唱的歌曲总是可以打动他的心,一句“因为终有一天,我们必将在未来相聚”,就将二九逸心抓得牢牢的,仿佛这首歌曲是为他而存在的一样,使得他也跟着哼唱了起来,完全无视了耍着脾气而使劲跺脚,发出噪音的千玛那。

“我走了啦,看动画片去”既然有人介绍了,不看白不看!千玛那如是想道。

“老伴儿啊,你不去地球现世看望那两个孩子吗?”在野露的秘密基地里,望着某虎护法留下的烂摊子,琪琪直摇头地向正在帮千里,处理日常事项的壁虎。

其实,野露在随界是非常忙碌的,要审批乾坤教教务的同时,又要兼顾秘密基地的日常事项。

不过,就好像奇迹一般的,习惯无理取闹的野露竟然也可以将两方工作都处理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而野露不在随界的现在,原本需要她处理的文件瞬间便堆积了起来,千里本来就是乾坤教重要教员,所以被忙得火烧屁股的溢音叫过去帮忙了。

琪琪不爽了,对于他的“孩子”不在身边,却那么努力工作的老公,有着说不出的N多埋怨。

宛若丈夫出轨一般的怨妇眼神,在埋头工作的老者身上转来转去,转来转去,百转千回得只得让壁虎搁下了笔,叹着气,将自己的视线朝向自己唯一的妻子。

“琪琪,一起走吧,这次,我们谁都不拉下谁,跟孩子们一起生活吧!”壁虎在野露原来的办公室里,打开了他许久没有使用的传送阵,往自己一生中最心爱的女人的方向,伸出了他布满薄茧的右手

喝,这下,野露和苍逸,还有三十逸的新生活,会因为这一对老活宝的加入,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了吧?

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吧。

而现在苍逸、野露和三十逸正同时遥遥望向了风起云涌的蔚蓝天空,笑容依然爬在了他们小小的脸上,幸福不言自明。

绝望纠缠

绝望纠缠

作者:绝情死猪类型:穿越重生状态:完结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