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绝望纠缠第二十四章无法达成的愿望,最终BOSS在线阅读

时间:2020-09-17 06:17:34来源:谷朴文学网

在五天间的某个个夜幕降临时,苍逸正做着规定时间的比赛准备,他此刻的心情是那么的很复杂,那么的无法理智,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面狠狠地鼓捣着。“我就那样向野露她求婚成功了?我真的这么做了?”参杂着无比不确认的思绪,迄今还敢我相信自己了这么么做了的男

>>>《绝望纠缠》章节目录<<<

绝望纠缠第二十四章无法达成的愿望,最终BOSS在线阅读小说

在十天间的某一个夜晚,苍逸正在做着规定时间的比赛准备,他此刻的心情是那么的复杂,那么的难以冷静,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面狠狠捣鼓着。

“我就那样向野露她求婚了?我真的这么做了?”夹杂着无比不确定的思绪,至今还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这么么做了的男猪脚在做伸展运动的时候,猛地“磕啦”一声扭到了腰。

痛得眼泪差点出来,苍逸的心情却是甜滋滋的。

野露听到他的求婚之后,并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答应,毕竟他们之间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心情才会如此的雀跃。

“尽管我现在那么弱小,但是野露依旧给予我考虑的余地,她认为我有这个潜力,有这个可能成为他的丈夫!光是这样,我就能够更进一步的努力,成为堂堂正正的强者了”这样想着,等着腰不痛后,苍逸乐得嘴角差点咧到了耳根,继续着他的准备活动。

很快,最后一场比赛即将开始,苍逸神清气爽地来到了早有对手等待着的场地。

这次的比赛场地是一片深约十米的水塘,比赛双方必须克服水的阻力来进行比武。

望了望四周波光粼粼的水面,再看了看对面同样在适应环境而没有立刻出手的对手,苍逸有一种心清意明的感觉。

他不觉得自己会输对方,也不觉得会输给自己,只是不能在自己的女神面前表现,此乃人生一大遗憾啊。

不过,也没有办法,作为堂堂的乾坤教虎护法,其工作量可是数一数二的。

又一次将注意力放到了比赛对手身上,苍逸立即发现了不对劲。

他的气息好弱,这是怎么回事?随着对方气息的减弱,苍逸的眼睛视线一阵阵的迷离,逐渐失去了视物的功能。

“哈!”先发制人是毫无办法的办法,双眼发出红光的苍逸首先发难,毕竟他可不想受制于人。

可是,他射中的不是人,而是——

“该死,是水分身!?”火影忍者中桃地再不斩的拿手好戏在此上演。

没想到这个异界中竟然会有忍者苍逸感叹。

以前他怎样怎样地崇拜那些会异术的家伙们,可是现在在比试中遇见,却无法使他高兴起来。

然而,一股遇强则强的意志力在这时于苍逸心中冉冉升起,就如同永不落下的太阳一般。

而当他的气势正盛之时,三道带着破风之力的暗器分别向着苍逸背后的三个方向飞来。

那三个暗器被投掷过来的角度十分的刁钻,极难回避,苍逸急中生智,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池塘水里,在水里面寻找着对手的破绽。

冰冷的温度差点让他岔了气,无处着力的感觉顿时弥漫了他的整个脑海。

他在水面下的视野异常的清晰,也许苍逸身上有了野露心血的缘故,力量的增长带给不久前还是普通地球人的他不少意外的好处,让他逐渐有了自己变成外星人的错觉。

只见这个水塘里没有一根水草在漂,没有一条鱼在游,他甚至可以打赌水下连一个浮游生物也没有。

四周有的是许多犹如肥皂泡的东西,它们有的带着几抹殷实的红,有的夹着几丝油油的绿,有的染着若有似无的黄。

这些漂浮着的“泡泡”硬是将空空旷旷的水下装点得如梦似幻,美不胜收,令身在其中之人赞不绝口,唏嘘连连。

这些“泡泡”不是水塘里原本有的东西,这是苍逸对那些水下异物的第二印象,既然不是水塘原来就有的,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那就是——

我的对手所擅长的招数根本不是什么水分身,而是那些挤满整个水下空间的“泡泡分身”!

水分身只是一般的障眼法,眼前这些看似毫无杀伤力的“泡泡”才是本次比赛的“主菜”。

可是,那些“泡泡”会怎么对我发出攻击呢?试探得朝着它们发出了几道射线,却无果。

在战场上,最可怕的不是己方处于劣势,而是自己对于现状无从下手,而苍逸的这场比赛也是如此。

然而,我们的男猪脚并没有就此急躁,因为他明白那样只会令他失去先机,他更明白他的对手也不是旁人想象的那么轻松。

红色泡泡击中便会自爆;绿色泡泡击中便会反弹;而黄色泡泡击中便会透过去。以最小的力度,在较安全的地方,苍逸不断地试验着,用自己的拳脚和真红射线,来反复证实着自己的推测。

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出那个一见强敌就躲躲藏藏的比赛对手。

就在这时,苍逸的眼睛已经几乎看不见了,他只凭着自己的一丝直觉和灵感在战斗着。

池塘里的水没有带给他窒息般的绝望,却为他闪耀着那道似远犹近的希望之光。

苍逸曾经在战斗中疑惑自己为什么没有无法呼吸而感到不适,但是这个问题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因此他也就这样释然了。

其间,那些泡泡们也没有闲着,它们不断地摆着各种阵型,以阻挡苍逸的攻击。

以红色泡泡的移动次数最多,由于它们的自爆功能可以暂时让苍逸停止攻击,从而专心躲避。

尽管如此,大部分的泡泡还是被他打散了,只剩下一小团一小团的泡泡凝聚着。

没错,是凝聚着,这也说明泡泡的幕后主使者就在这团凝聚着的泡泡中心部位!

凝聚着的泡泡团就像是垒在一起的肥皂泡沫一般呈现出一个表面高低不平的圆球,它的颜色排列非常有秩序,丝毫不乱。

外围依然是红色,其次是绿色,在最里面的是黄色,这个泡泡团旋转着,旋转着,同时也在渐渐地变大变大再变大

紧接着就是“哗啦”一声,那团东西出水了。

而就在苍逸跟着一起从水下冒出头的那一瞬间,那团庞大的泡沫带着蓬勃的架势,往他的方向滚了过来。

“隆隆”“哗哗”的响亮水声不绝于耳,在如此盛大的气势之下,我们的男猪脚小得仿佛是一只可怜的浮游生物,又宛似在砧板上待宰的死肉一般任人宰割。

在地球从来没有游过那么长距离的苍逸用着各种好笑的狗爬式,飞快地游出了几百米,但是依然不敌泡沫的速度,而他也快要精疲力尽了。

“苍逸,听到了吗?”这时,三十逸的声音在苍逸的脑海里再一次响起,只是相较于前面几次“呼叫”略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模糊,不过,对此刻的苍逸来说,仍旧像是久逢甘霖一样的及时。

“闭上你的双眼,正对你的敌人,然后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说这句话的用意”没有等苍逸的回话,明白时间紧迫的三十逸只沉默了零点零几秒,便很快地说了下去,“然后”之后的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要素,尽管他没有说完,苍逸也知道这是这场战斗的关键所在。

因此,当施救者的话音刚落,被施救的人便立马按照前者的话,来了一个大转身,闭上自己如同宝石一样的眼眸,让自己的脸,自己的身体,以及自己的全部,毅然决然地面对着于自身而言的庞然大物。

他的血管在膨胀,他体内的鲜血在燃烧,他的神经经历着一阵阵的破坏,然而破坏之后,重生则是必须的。

新生神经的痛苦越大,获得的力量越甚这个道理,即使是像苍逸这样的新手也是明白的,所以他咬着牙关,奋力承受着,拼死忍耐着。

破坏,只为新生;新生,在破坏之后;改变,在一瞬之间,这个过程便是时时刻刻的永恒。

从脚底板开始,钻心捣脑般的疼痛在刹那间蔓延至全身,停在了苍逸的额头中心,一道长约3厘米,深浅未知的细缝赫然竖在了那里,隐隐有动作之势。

而在此刻,滚动不息的泡沫团已经在苍逸跟前不到半米的地方,后者的败亡就好像就在眼前了。

然而,奇迹永远都是会眷顾猪脚的,主角光环是生生不息的,而现在的状况就说明了一切。

只见,刚刚还稍有动作的细缝就在泡沫团再次kao近他几厘米之后,猛然打开了。

然后,就听到无数声“啪啪啪啪”,犹如放鞭炮一样的炸响,组成泡沫团的泡泡们竟然在苍逸没有触碰的情况下,纷纷炸开,爆裂了!?

一道不显眼,甚至几不可见的黑光从这条已经打开的细缝中喷射而出,比真红射线还要强大的力量于一眨眼间摧毁了如同堡垒一般的巨大物件。

再仔细看那黑光的出处居然是苍逸额头上新出炉的第三只眼睛,也是不论在任何一个世界都广为传颂的神话中的神话——邪眼!

别听邪眼的名字不好听,其实这个有名的物什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反复出现,赫然成为了某神的代名词。

二郎神——无论是在《西游记》,还是在《宝莲灯》里扮演反派角色的宗教神祗,拥有与沉香同样身世的,令人心痛的神祗,总是神话故事主角作对的可恶神祗。

就在这第三只眼睛现世的当刻,也许新的神话便会就此展开了吧?

然而,事情的发展是不会随意如人所愿的。

“啊!你——您是”随着脑海里一声短暂且丝毫没有隐瞒意味的惊呼,苍逸很快便知道了眼前之人的身份,“第二十九代苍逸爸爸,您怎么会在这里?难道”

“不错,我是通过玛那,而与这个世界联系起来的,我的早逝对于这整个随界的影响过于巨大了,我是来弥补我这个生前最为令我心痛的错误的,而现在的野露也会走上我当年的老路的,所以,她——必须得死”自说自话是老年人一向的习惯,但是他话语中的内容,却是聆听者的心瞬间透凉透凉,因为苍逸和三十逸,他们最重要的女人将要

不敢往深处想,苍逸不顾比赛弃权的影响会导致什么后果,可是可是,没有野露的随界,不管是苍逸还是三十逸,他们都无法想象。

不祥的预感弥漫在两个人的心头,三十逸更是不顾自身的状况,在距离苍逸的比赛场地不远的树林里一跃而过,寻找着那一抹算不上窈窕的倩影。

不一会儿,原本应该拼命寻找着野露的三十逸失去了意识,而当他转醒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封印在了意识海的深处。

而他的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影像,犹如默剧一样,自然却又残酷的展开。

如野兽般的狂风拔起了无数被暴雨打湿的树木,在空中疯狂地跳起了仿佛永远不会停止的圆舞,倾盆的暴雨近乎残忍地侵袭了森林方圆几十里的区域,噼啪的雨声和擂鼓般的打雷声,在闪电所打的节奏中,俨然谱成了一首节奏紧凑的交响曲。

而在天气如此糟糕的情况下,却有两个人在路况极差的森林里,飞快地奔跑着。

随着前面那个人的接近,一张中性而又英气十足的脸庞出现了镜头画面上,或许,要不是她的胸部上有丰挺的shuangfeng,我们就会以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了吧。

没有任何粉饰,显得自然的脸上没有笑容,有的只有对于生存的渴望;没有任何勾勒,却宛似新月的柳眉上方,正滴着雨水和他自己的鲜血,显然之前他跟后面那人有过惨烈的打斗;稍翘的鼻子里与盈润的红唇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但是这时她一刻也不敢停留。

前面的那人明显是被追的一方,而且还处于相当不利的劣势。

她的视线逐渐被从额头上流下的血水所模糊,正当她刚打算用手撸一把的时候,后面的那人却急速地看准了空档,以异常得可以称为光速的速度,轻轻地来到了她的面前,并且掐住了她的脖子,轻松地将她整个身体腾空拎了起来。

“你你不是不是'他'你是”拼命地挣扎着,女人断断续续地对着向她痛下杀手的男人说道。

没错,她的面前是有一个男人,一个冷若冰霜的男人。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他是异常的,因为他的身上,他的衣服上,没有一滴雨水,他的周身空气流动也稳定了许多,只有和煦的微风,好像外界的暴风雨是骗人的一样。

他有一对红色的美丽眼睛,此刻却射出了决绝的神光,他有一头红色的,在阳光下会散发出绮丽光芒的秀发,此刻随着微风飘动着。

他本应奕奕生辉的俊脸,此刻淡漠得没有一丝感情,宛如他是一尊会动的人偶。

在他的左眼下有一颗透明的,如同琉璃一样的泪痣,有时就算是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有人说,这就是他的眼泪早已干涸的证明,也有人说,他是把所有的泪封存在这颗琉璃痣里,可是一切的真相大概只有他本人知道。

“我是'他'”冷淡如清水的语音,出自那个男人之口,就宛若他本身一样冰霜般的冷,只见他加重力道,等到女人再也说不出话,便肯定补充道,“我是而我的二十九个爸爸们,他们都是”

话音刚落,女人就没有了声息,而那个冷得掉霜的男人表情首次有了松动,他掐住她的手慢慢地,慢慢地放下,直到自己不知不觉地拥她入怀。

紧紧拥着她渐冷的身体,他的腿渐渐地软了下来,重重地跪在泥泞的地上,脸上带着一抹复杂的笑容。

然后,他一把火烧她的尸身,只留下一团黑色的魄光。

就见,那混沌般的魄光闪耀着,直冲天际的时候,他的笑容更是璀璨得无以复加。

“去吧,到另一个'我'的身边吧,这样的话,苍逸爸爸们和我都会高兴的吧?”喃喃自语着,他的语气虽然冷淡,但是其中的期盼是不容错认的。

“哦~~~~~~~~~~~~~~~不”耳边传来后来才赶到的苍逸的叫声,他的绝望,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你们说对吗,苍逸爸爸?

“那就给我十天吧,十天我绝对会把你的心血消化,成为我自己的力量的,到时候”

“到时候干什么啊?你说啊!”

“到时候,你就嫁给我吧,好吗,野露”

三十逸眼睁睁的望着与自己长相一摸一样的孩子,在绝望的痛苦中哭号,即使是后者在哭号的最后化成了一点微弱欲灭的魂火,他也什么都都做不到!

“啊这样的我还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呢?”没有泪水,只有殷虹的血液徐徐地自眼眶落下,落下,在他不能动弹的脚下,赫然形成一个小小的水洼。

“以吾之声为唤,以吾之身为祭,以吾之血为引,让吾之后代于异界延续,以其配偶为依托,依此生婵娟之相伴,让红与黑的纠缠扫尽一切障碍,追随至永,不离不弃,若有违反,红莲之孽火将烧尽此随界一切事物,不再有任何神祗光顾——致辞,命之轮回,开!”

精疲力竭的三十逸不知道自己的术法是否成功了,被封印了的身体自由和力量,让他自己对于刚刚的行为,只有为之连连苦笑的分了。

但愿,那两个人这次可以真正地在一起,在远离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在那个美丽蔚蓝的使人落泪的星球上

而那个名为乾坤教的教派组织,在身为虎护法的野露死亡之后,渐渐地在随界的江湖上隐去,直到完全没有了生机。

没有人知道,乾坤教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即使是乾坤教的教主和教主夫人重出江湖的消息,已经遍布整个世界也一样。

就这样,他们成为了一代奇谭,在这个不大不小的随界当中

绝望纠缠

绝望纠缠

作者:绝情死猪类型:穿越重生状态:完结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