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绝望纠缠第二十章丢失的记忆在线阅读

时间:2020-09-17 06:17:31来源:谷朴文学网

同紫发同样颜色的眉毛纠结了着无数问号,而被他回答到的人们则有一刹那他们俩真的是在偷欢被抓的错觉,虽然现场这两个人更本也没这个意思。“”他不在缄默中死亡……,是在缄默中突然爆发;他不在喧哗中沉寂,是在喧哗中永存勃然,这可是铁铮铮的真理啊!“说,快给我说

>>>《绝望纠缠》章节目录<<<

绝望纠缠第二十章丢失的记忆在线阅读小说

同紫发同样颜色的眉毛纠结着无数问号,而被他提问到的人们则有一瞬间他们俩真的是在偷情被抓的错觉,尽管现场这两个人根本没有这个意思。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不在喧哗中沉寂,就是在喧闹中长存勃发,这可是铁铮铮的真理啊!

“说,快给我说!”此时的千里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手拎一个,仿佛手上的不是人类,而是两只嗷嗷待哺的小兽,瞠开刚从睡梦中睁开而带着些微朦胧的眼睛中,两个熠熠生辉的杏仁型瞳孔夹杂着不可错认的逼迫意味。

“痛!”随着一边一个的同时痛呼,被扔到墙壁上的迢迢和壁虎却发现千里的异样。

他是在不安吗?

他是在挣扎吗?

没有人知道

“拜托,拜托你们告诉我”墙壁好像成了他身体唯一的支撑,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如此脆弱的的千里滑坐了下去,犹如同被狩猎到而无限接近与死亡的小兔子那样,微微颤抖着。

因为失去记忆是那样的,那样的可怕啊

是的,失去记忆是那样的

在未知年代的远古,他是否也认识那位自称本老娘的女人呢?

所以,他才会一见到她,就认定了她?

相信着朋友,相信着命运,却偏偏怀疑自己的记忆

不过,话说回来,没有的东西也谈不上相信还是怀疑的呢。

“拜托,拜托你们告诉我吧”又一次的重复,刺痛着在场所有人的心,再也看不下去的壁虎,轻轻地丢出一个大约有拇指一般大的胶囊,低低地说道:“你自己看吧”

别过自己的老眼,说实话,壁虎根本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那副窝囊相。

“孩子嘛,是世界上最为生机勃勃的生物啊”壁虎真心地如此想道。

“啊啊啊啊啊啊——”躲在草丛里,跟小伙伴们玩捉迷藏的小小男孩在天空的彼方,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惨绝人寰的凄厉尖叫。

“哎哟”随之而来的是足以压断全身骨骼的沉重感和撕心裂肺的疼痛。

小男孩是整个村子里最耐痛的人,尽管从天上掉下的“东西”似乎有着百斤的重量,又加上了与地球重力等同的加持下,他依然只小小声地痛呼了一声。

“小千,我找到你了啊啊啊——”小男孩,也就是小千的玩伴敏锐地听到了他的声音,轻易地辨别出了自己好友的方向,并呼唤道。

只是玩伴带着愉快的语气词还未出口,却意外地转为凄惨的尖呼,紧接着还竟然断断续续了起来。

这时,小千才感觉到本来在自己身上压着的“东西”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掐着自己好友脖子的少女,不,应该该是幼女。

“我是随界新上任的人类之神哦,要叫'大人',要叫我'大人',明白吗?”还没有被取名的小女孩的狂妄是与生俱来的,即使粗暴地对待小孩,对她根本不知道有没有长的良心而言,也无法有任何影响。

稚嫩的童声夹杂着的不是威胁,而是绝对的理所应当,那高高在上的态度不只是骄傲,还包含着身为神祗的优越感和对弱小生物的,超越一切情感的轻视。

“啊”小千的玩伴由于呼吸困难而渐渐微弱的呼叫,是小野露的手逐渐用力的证明。

奇怪的是,她那么矮小的身板竟然可以将高她一个头的小男孩抓得离地面那么高。

眼前的一切是那么令人不可置信和恐怖,使得其他跟小千一起玩捉迷藏的小伙伴们纷纷屁滚尿流地作鸟兽散,现场只剩下了即将成为杀人者的小野露和就要快变成死人的小男孩,以及呆立当场的小千。

就是这样,小时候的野露和千里在如此环境糟糕,又与浪漫搭不上边的情况下,第一次相遇了。

到最后,小千,也就是小时候的千里他的那个玩伴并没有送命,只是因为大脑缺氧时间过多,变成了弱智兼失心疯,经不起一点点的风吹草动,而且今后的生活也不能自理。

从那时开始,小小的千里每天晚上都会昨天同样一个梦,血腥而又残忍的梦。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情况,但是主角却不一样。

一样是小小的女孩掐着人,而被掐的人却从自己的玩伴变成了他自己。

就在每一次他觉得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早上的晨曦总是会来拯救如此脆弱的他。

仿佛死在那个小女孩的手上,是千里热切的希望一般,使得他总盼望着夜晚的来临,在睡梦中可以再次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即使她将带来的不是热吻,而是犹如如拥如抱,却又如冰的死亡。

得,千里的审美观念和时事的判断力似乎,不,是在根本上的有问题。

对于当时幼小的千里而言,野露那残酷嗜血的身影是那么美丽,不论仿似死神的她要夺走的是他好友的性命,还是他自己的灵魂,他都甘之如饴。

随界就是那么奇怪的世界,不管那个人有什么致命的错误,还是缺陷,只要他够强,一切都会被承认,甚至会像野露那样,被千里恋慕上。

深受随界强者教育的千里无时无刻不在期望着他和当时还没有名字的野露能够再一次相遇,不只是在睡梦当中,不只是在想象当中。

在他好像无穷无尽的等待之间,千里也没有忘记增强自己的实力,当他打败战村里力量最强的大块头的时候,他才十五岁,之后趁胜追击的他又继续往上挑战战县,战区,战市,直至整个战国。

在远古,是没有分国家的,也没有领土的概念,这里的战国是指一个有画在简易地图上的地区,地区的大小是由战村、战县、战区、战市,以及战国,从小到大这样陈列出来的。

千里所在的战村不在任何一个战国里,是一个规模颇大的地区,之所以没有升级到战国的原因是资源的缺乏。

远古时,随界并没有流通货币,因此盛行以物易物,千里的活跃为他引来了数不尽的人流来挑战他,也给他的战村注入了无限的活力。

一时之间,千里成为了战村的英雄。

而就在,他的战村升级至战国的时候,突然,千里日思夜想的人出现了。

而随她而来的不只是爱的希望,还有每次降临就会出现的死亡。

第一次是千里好友的脑细胞,第二次则是——

望着四周可以称作为建筑物的残壁断垣,遍地的血液,以及毫无生命迹象的牲畜和人类。

那时,他努力经营的一切被那么轻易被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毁灭得一干二净。

尽管他哭着嚎着,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尽管他的亲人,他的朋友,他的邻居,喜欢他的恋慕者,他的宠物猫狗全部、统统都不是他真正在乎的东西

周围沉重的风吟唱着悠扬的丧曲,景色鲜明得趋近于黑白,让见者闻者无一不感到悲伤愤恨,甚至是憎恨。

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能给不算坚强的他绝望,因为他见到了他生命中唯一的女神。

而她,便是做出这一切残酷举动的罪魁祸首!

曾失去理智的千里质问过她,责备过她,只是

“喂你”满身鲜血的女神犹如罗刹,对此意外着迷的千里在接收到神的视线,然后想起了深深印刻在他脑海里的话,马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跪拜,并恭敬地大声说道,“失礼,女神大人!”

“嗯~~~~是你啊”像是想起了什么,女神歪头艰难地回忆着什么,接着莫名其妙地道,“你的包袱被我解决了,以后你就自由了,不用谢我,88”话毕,完事了的她就打算离开。

“啊?”反应不良,听了这么没头没脑的话有人反应得过来才怪!

“等等!你、你”再次感受到女神投射过来的视线,千里幸福得几乎晕眩过去,差点说错话而让自己身首异处的他赶忙改口,滚烫的眼泪夺眶而出,“哦~~~~天是您,对!是您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什么为什么啊?我们每天都有听到你的声音,我刚来到随界,你是我第一个信仰者,而且是最忠实的,所以你的愿望一定要我亲自实现!”已经长成少女的无名神祗带着天真烂漫的神情,低头凝视着自己第一个信仰者,有点小小声地埋怨道,“都怪你啦,害我又要被哥哥们念了”

“哥哥们?”没有继续听下去,紫色的眉簇起,察觉到少女神祗表情些微的不同,千里非常不满有任何异性接近自己的女神。

远古随界的人和神都可以近亲结婚,没有会不会导致后代残不残疾的概念,那时可谓于开放之巅。

“喂,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信徒啊?竟然不听人家说话,不要告诉我,你的神智也被我杀掉了,现在的你只剩下一个空虚,等待杀戮填补的壳了吧!”

“额,没那么夸张吧?我还没有说话,她就叽哩哇啦的一大堆,不过,我的神智早在小时候见到她之后,便被她秒了,这点是不可否认的。”好像是身体不受控制,千里不要命地从跪拜的状态下抬起头,第一次正视着自己至高无上,却在这时触手可及的神祗。

一张中性而充满野性美的脸庞微微泛着慑人的神韵;脸上没有任何的粉饰,显得那么的自然;没有任何的勾勒,却宛似新月的眉毛皱起,带着小小的不满;原本稍翘的鼻子因为生气而变得更翘,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她总习惯用鼻子看人;与翘鼻相互灵动呼应着的盈润红唇噘着,腮帮子鼓鼓的,证明了此刻她的主人的心情不爽到想要揍人。

“要不是他是我为数不多,屈指可数的信徒,我一定要宰了他,然后鞭尸鞭到他只剩下骨架!”咬着洁白的贝齿,少有的隐忍给她带来了些微的不适感,只是接下来他眼前的少年接下来的动作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怦然心动的感觉。

就见少年捞起一缕少女长至膝盖的黑色秀发,然后虔诚地,不带一丝赎渎地亲吻了下去。

手上和嘴唇上的柔滑触感让少年的动作依依不舍,让他又用自己的脸蹭了几下,才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放开。

“你、你”一个回旋踢,正中他的头部。

“在干”一个膝击,正中他的腹部。

“什——么~~~~”由下至上的一个勾拳,正中他的下巴。

“啊啊啊啊~~~~?”接住被勾拳打飞的身体,然后拎住他的衣襟,连续地死命拍打。

以上的行为是无名野露的害羞方式,好孩子请勿模仿,坏孩子请用沙袋,请勿使用真人效仿。

尽管现在的千里可谓无敌,耐痛能力更是数一数二,但是这也并不能说明他的痛觉神经是麻痹的啊。

短短的两秒钟内,不知有此几招的他立即拜倒在极其激烈的疼痛之下,由此可见,她的下手之狠辣是天上没有,地上全无的。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她难道生气了?竟然下这么重的手,嘶下臼齿好像断了,内脏也脸不用看也变成猪头了,用得着吗?我招谁惹谁了?”一点都没有为自己亲吻对方头发的事而反省的他再次抬头,而这次使得他——战无不胜的千里感到有生以来的荣幸和丝丝的甜蜜,以及点点的得意。

没错,得意!

世上有哪一个男人可以惹得一位神祗脸红的呢?

或许,将一位神祗占为己有这件事的本身,便是一种极高的荣耀吧?

不知不觉间,心魔的小小种子播在了千里的心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

“咦?前半段跟我在地球现世的梦境好像,可是,为什么后半段的对话不一样呢?”苍逸看到这里,内心的疑问被放到了最大。

“少废话,继续看!”被苍逸连累,一样沉浸在回忆当中的三十逸和野露异口同声,让前者有一种他们才是一对的错觉。

“我和你我们还会再见吗?”低下头,以行动遮掩住自己眼神中bi人的光芒,千里用一种哀求的语气,如是说道。

“她是我的,只属于我的女神,谁都无法夺走,就算是与她同为神祗的异性!”内心深处的欲望催促着他,折磨着他,心魔将于其之浇灌养护之下,慢慢地发了芽,等待着长成大树的那一天。

“当然可以啊,不过,见面是可以,可是要注意哦,让我太无聊的话,我会杀了你解闷的,行吗?”丝毫不觉得在这里说“杀了你”有什么不对,无名野露的脸依旧带着比任何一种胭脂还要红的红云,接着不好意思地低语着,”可能。”

“没有心机的女神是那么的美丽,去掉了人们擅自给神类带上的神秘面纱之后,这位表情人性化的小姑娘显得是这么的可爱啊”目送着女神钻进自制的神类专用传送阵离开后,又望了望四周的废墟和尸体,“当然动不动就屠村的坏毛病,一定要她改一改,虽然这是身为她信徒的我的愿望之一。”

由于随界的神域和人间的时间流动速度不同,无名野露通常是每三、四天出现一次,而就是这时不时的见面时间成了千里过得最辛苦,也最快乐的时候。

之所以辛苦的原因是随时随地要找新鲜的话题,新鲜的事物,以及新鲜的罕见生物物种来成为他们的聊天对象,有时她的心情好,还会将他传送到聊天中心的人事物的身边去来一个零距离接触。

这些新鲜的体验和让他体验到这些的她本身,即是他的快乐之源。

可是,远古的各种资源都尚未完全发展分支,就算整个随界再大,新鲜的人事物也各种有限,就在过了四年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聊天的“材料”了。

“你太狡猾了,一味地让我提供聊天话题,有本事的话,你也来说说你神域的事吧!”为了保命,为了自己占有女神的计划,知己知彼是必须的,所以千里如是说。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被他的气势暂时压倒的无名野露却露出了非常惊讶和困惑的神情。

只见少女抓挠着后脑勺,语带抱歉地说道,“不清楚”

“什么?!为什么啊?你、你不是掌控一切的神吗?”千里震惊了,神类不是高高在上,无所不知的吗?怎么会连自己住的地方的事都不知道呢?

“因为、因为我不是本来创造出人类的原神,而是上任不到一年的的新神,所以不清楚,神域太大了,人却很少,我只知道这些”知道自己没有聊天“材料”可以提供,少女低下了总是高高昂着的头,露出了白皙得晃眼的完美颈部,让千里的脑海在一瞬间空白了起来。

随界神域与人间的时间比例并不稳定,一般是在1:4~1:3之间徘徊,因此无名野露成神的时间并不长。

“不过,我第一次来随界的时候就遇到了你,所以我有天天听你心里的愿望哦!”同样对和千里初遇时的情景印象深刻的无名野露举着手,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

“那你就来说说,你的两位哥哥的事情,这总行吧!”记性极好的千里时时刻刻没有忘记自己的两个头等大情敌,因此打算趁此机会,搜集情报。

“啊啊,这我知道一点点哦,嘿嘿”傻笑着,微微地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涉世不深的她对于人类的欲望只是单纯地报以一笑,并无其他反应。

“大哥屋及是创世之神,他很厉害,但是超级啰嗦,每次我来这里的前后,都会被他说教一番;二哥苍兔虽然是屋及的孩子,他很危险,而且心眼小,经常跟我或者屋及发生争执,但是他们之间从来不用父子相称,是一对好兄弟,好朋友哦!”

“跟你呢?”没头没脑的,暗暗握拳的千里不自在地冒出又一句话,“他们跟你呢?”

不论他的女神是发自什么心态,可是在她提到他的哥哥们时的神态是那么的光彩夺目,让他不禁嫉妒了起来,一种“其实她并不需要自己”的感觉弥漫在千里的心间。

“他们跟我?嗯”摇了摇头,无名野露面露茫然地低声说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说话音量不自觉地大了起来,千里不受控制地抓住了她的肩膀,摇晃着,“这怎么可能?!”

“你不相信我?”挑了挑柳眉,一向反复无常的人类之神冷冷地哼了一声,“亏我把你这个卑微的信徒当作知心朋友,原来那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啊!”

绝望纠缠

绝望纠缠

作者:绝情死猪类型:穿越重生状态:完结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