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绝望纠缠第七章传送!苍逸与敖英在线阅读

时间:2020-09-17 06:17:22来源:谷朴文学网

让我们回医务室,我们的主角正犹如破布像,软趴趴地摊在铺着白色床单的床上。抬头一看野露带给的汤药碗被袭卷得一干二净,可见她在某个方面的行动力是可非通常的,而可伶的苍逸在喝汤药时的惨状却我们不能够想像的。在十六分钟之前,意外发现他死都不愿张口的野露只见野露带来的汤药碗被席卷得一干二净,可见她在某个方面的行动力是非同一般的,而可怜的苍逸在喝汤药时的惨状却是我们不能想象的。。

>>>《绝望纠缠》章节目录<<<

绝望纠缠第七章传送!苍逸与敖英在线阅读小说

让我们回到医务室,我们的主角正如同破布一样,软趴趴地摊在铺着白色床单的床上。

只见野露带来的汤药碗被席卷得一干二净,可见她在某个方面的行动力是非同一般的,而可怜的苍逸在喝汤药时的惨状却是我们不能想象的。

在十五分钟之前,发现他死都不肯张嘴的野露,积极地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使她亲手熬制的汤药,结冻成细似头发丝的冰针之后,便不问三七二十一得往他的嘴角缝隙“哒哒哒”的猛插。

“咯”这是牙齿崩坏的声音。

“噗”这是舌头禁不起攻击的短暂飙血声,不过流出的血也很快结冻了。

“呕”这是喉咙受到刺激,而本能的想要呕吐的声音。

“唔!咕噜噜噜”这是野露见他还是不肯就范,而性骚扰似地捏住了他的下巴,将已经有一些融化的汤药,又用汤匙灌进喉咙的声音。

当然,行动以乱来为基准的野露还是有手下留情的,那些汤药只有表面结了冰,几乎入喉即化,以至于苍逸只有口腔有些许冻伤,而那些被冰针刺伤的地方,流血也并不严重。

额,就是就是汤药的效果,嗯怎么说呢,实在是太好了,好得过头了。

虽然苍逸的内伤外伤心灵创伤一大堆,虽然经过野露与十大酷刑无异的“针刑”,虽然她用来装汤药的碗和汤匙都被腐蚀得坑坑洼洼,但是作为用药者,野露还是很成功的。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

看,在又过了五分钟后,医务室门外走廊,正坐着伸展运动的某个红色身影,我们就知道了答案。

“嗯!试验成功”这样说着,相视一笑,野露和这副汤药的真正提案者——屋波互相击掌,他和她的关系一下子从陌路的过客,而升级到了无话不谈的兄弟,这也是屋波乐意见到的结果。

只是,可怜了充当大白老鼠的苍逸,蒙在鼓里的他殊不知自己成了某两只的锁定实验品。

“咯啦,咯啦,咯啦”那是苍逸每一个动作,带动着肌肉互相摩擦的声音。

说实话,他的心情现在并不是其他人想象中的那么好,尤其是望见在自己不远处两个人背景后的友谊之花,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看怎么碍眼。

我是怎么了?人家感情好,难道妨碍到我了?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心眼儿了?均匀有力的肌肉不急不缓地拉伸着,苍逸冒着问号的脑袋里,并没有作为实验品的自觉,他就是看到他们和乐融融的样子,明显地感到不爽而已。

“姐~~~~姐~~~~”就在这时,一把腻死人不偿命的女音出现了,这不是刚刚离席的溢音是谁!

声音的主人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猛地推开了还沉浸在喜悦状态的屋波,双手紧握着野露的右手,泪眼汪汪,也不管她的鸡皮疙瘩是否是掉了一地。

“姐~~~~姐~~~~你好过分哦~~~~将这么多的工作都推给我~~~~”鸡皮疙瘩制造者不依不饶地kao了上去,自以为天下无敌的野露在这个广大的随界里,首次有了被恶心死的危机感。

同时,在森林里,感觉饥饿,打算采摘附近树上果实的三十逸,不期然地从树枝上滑了一跤,华丽丽地绝倒在地上了。

Oh,mygod!我是不是把那小女孩的性格也替换了呢?话说,是谁的性格秀逗成这样啊?

得!原来,表面看上去冷冰冰的三十逸,属于mensao的类型啊,真看不出来呢,要不是有把这骚劲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溢音这个先例,我们大概还被蒙在鼓里哪!

这时候,我们的主角呢?

苍逸他啊,早跑到一边墙角去呕吐了。

他妈的,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声音啊?!呕~~~~干呕着,但是他的视线跟屋波的一样,都黏在当事人之一——不知所措的野露身上。

就见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乱了阵脚,慌慌张张地想把抓住她手的爪子掰下来,冷汗热汗一起出的景象,堪称史上一大奇观。

天啊,佛祖啊,观世音菩萨啊,那随时处于抓狂状态的泼妇也有今天啊?所谓一物降一物,果然是名句啊这是苍逸对此景象的观后感。

“呵呵,看到了野露的另外一面呢,为什么乾坤教有钱,不多买几个公用照相机呢?嗯!拍下来,绝对大卖!呵呵”本着生意经,不着痕迹地偷笑,已经乐翻天的屋波,暗自打算把今天当做某一个纪念日,在备忘本里记录下来,随时随地都可以拿出来回味一下。

“姐~~~~姐~~~~”将自己玲珑的胸部贴在野露的手臂上,溢音的声音依然足以腻死一缸蚂蚁,就听她凑到野露的耳边,吐气如兰地念叨,“你不要管这些臭男人,我也不管那些工作了,我们来做些快乐的事吧”说着,她便轻轻地咬了咬野露的耳垂。

“额,工作很忙,本老娘就不打搅了,88”而就当她的牙齿还没有完全离开野露的耳垂,后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在临走的同时,后者还以极快的速度,心音传播给在脑海里开始拨算盘的屋波,和径自处于震惊漩涡的苍逸。

不过,匆忙离开的野露并没有看到,在她离开后,一脸带着满意表情的溢音,双手食指和中指所组成的“V”字,但是,屋波和苍逸却看得十分的清楚。

这下,溢音这个名字就此通过他们两个,而威名远播了。

据说,在这之后,野露再也没有拖欠过任何教内的工作任务,而她如此“勤劳”的原因,大家都不言而明了。

在森林里,一片人工开出的练武场上,红与灰的两条身影在互相切磋着,不过,怎么看都是灰色在逗弄红色。

一个扫荡腿轻巧地被跳过

一个左勾拳轻松地被闪过

一个肘击被四两拨千斤地化解

一个头槌嘛,呵呵狠狠地撞在一块灰色身影,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坚硬铁板上。

“哎哟”吃痛的苍逸捂着额头上的肿包,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并且有点委屈地为自己打抱不平起来,“屋波啊,给我揍一拳会死啊?你闪得也太干脆了吧~~~~”

在野露为了躲避某性取向有明显问题的下属,而努力工作的那段时间里,苍逸的伤势也完全痊愈了。

于是,身体在这疗伤的一个月里有点生锈的苍逸,向每天处理好教务,就定时来看望他的屋波提出了切磋的请求。

然而,用意原为复健的切磋运动,很快就变成了屋波拳脚功夫的个人秀,使得苍逸的下手也越来越重,但是他越急躁,就越是打不中。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苍逸便是如此,失去了应有的分寸的他招招力道狠戾,不留余地,也难怪依然冷静如故的屋波会祭出一块铁板,用来当做防御工具,好让他在疼痛间,恢复自己的理性。

“那也是你不好,这是切磋,你看你搞得像是搏命似的,这样你的'复健活动'会把自己的身体给弄垮的,跟你弄个铁板已经不错了,要不,我去找把老虎钳,将你的脑袋钳下来,让你冷静一下?”啰嗦归啰嗦,担心归担心,行动归行动,一切都分得很清楚的屋波说完,就在自己腰包上的口袋里一摸,一把有一人多高的钳子,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你的口袋是百宝袋吗?”那么大的钳子是怎么放进去的?好奇宝宝苍逸无视于钳子的巨大,以及它对他的威慑力,自顾自地跑到屋波身边,对着口袋拉拉扯扯。

“喂,别扯坏了,这个很贵的!”回想起自己在十来年前,在地摊上被宰的过程,在财务方面极其吝啬的屋波大大地掬了一把泪,大叹往事不能回首。

而就在屋波感叹自己不幸的时候,一股强力的吸引力自自己“百宝袋”的空间中袭来,把探过头,打算仔细查看的苍逸整个儿吞噬了进去。

“啊”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单音节,猝不及防的苍逸就此失去了踪影。

Kao,难道这口袋发生故障了?不知道袋子的售后服务怎么样?不过,话说,都十几年了,那个地摊还在吗?眼前出现了意外状况,屋波的脑袋里依旧充塞着一些不相干的事。

不过,当野露的脸庞浮现在他的心中时,一切的调侃跟玩笑都全数湮灭了。

找到苍逸,现在变成了他现在最大的,最重要的任务!

尽管不论是妖族人类,还是怪族人类,他们的寿命都有上万年,但是摆地摊的人仍旧像地球上的一样,是打游击战的。

“嗤用这招人海战术,地毯式搜查吧!”收回铁板和老虎钳,下定决心的屋波又从袋子里抽出一根没有任何宝石镶嵌的银杖。

那根华丽却又朴实的银杖有他的臂展那么长,又比他的手臂还要细个三分之一,上面的雕刻十分简洁,就好像一条条呈现为毛毛虫似的文字。

“呜呼,所有吾之眷族听令,找出一个名字叫苍逸的男人,以此”只见他一手执杖拄地,另一只手腾出来,就像变魔术一般地抽出一大撮红毛,然后抛向空中,任这些毛发四散落在四周的大地上,接着说,“为指引,以此为证,至死不渝!”

要是苍逸在场的话,一定会心痛地大叫:“如果我成了秃头,就是你的错!”

原来苍逸撞上铁板的同时,屋波也没有闲着,后者神不知鬼不觉地拔了前者好几根头发。

“屋波啊,你没事拔苍逸这么多头发干嘛?”身后略微低沉的女音传来,磁性的声线里带着疲累和怒意,这不是将以前拖下来的工作一并解决的野露是谁。

“呵呵”干笑着,心中有鬼的屋波朝一边转开视线,尽量不看野露的脸,就听他不知所措地支支吾吾道,“那是那是那是啊,因为我想到了,哦,对,想到了新的实验内容,正要跟你商量哪!”

“那是”了许久,终于想到了合适的说词,屋波松了口气,这次他终于转过头,望向了他所倾心且单恋的家伙。

“嗯”紧盯着眼前有所隐瞒的丈夫候补之一,有所察觉的野露故意把自己的语音拉长,惊得屋波出了一身冷汗。

屋波虽然不精通咒术,但是聪明的他曾经自学过一些相关知识,让自己的情敌毫发无伤地拒绝野露的爱意,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而这点,被他恋慕的她也心知肚明。

或许是因为屋波的对手通常会在不见血的情况下,心甘情愿地认输,那也是野露对他十分放心的原因。

“你的这些眷族是要去找苍逸吗?”没有丝毫的追究,一向以自己的受欢迎程度为傲的野露,滴水不漏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她知道现在耽误之极,是要寻找到失踪的苍逸。

妖族人类和怪族人类大部分都嗅觉灵敏,这使得身为百兽之王的野露,在屋波之后的第二时间,便知晓了当时的情况。

现在,练武场上的空地非常拥挤,两人呈圆环似的周围黑压压的一大片,让人看不清聚集到此的是什么东西,到处都发出“吱吱吱”的叫声,仿佛是在传递什么信息,那些叫声慢慢地向着外围传播。

一双双黑色的小眼睛紧紧地盯着两人很久之后,便无一不后腿站立,向着他们行了深深的一礼,就如同一bobo的潮水般四散开来,进入了搜索阶段。

老鼠,是随界除了昆虫之外,数量最多的生物,因为它们几乎无所不在,所以其情报网无所不包。

而屋波就是鼠妖和鼠怪所诞下的禁忌混血,平时他就拥有独特的智慧和力量,甚至这个随界的鼠类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本老娘也去找找吧,我可是知道有一个地方你的眷族可是进不去的,而且躲都来不及”尾音未落,令我们惊讶的景象出现了。

只见如墨如幕的黑光乍现,一只黑底白纹的,整整有四米长的大老虎站在原本野露所在的空地上。

“可是”那里是乾坤教对立教派的所在地啊!一切发生得过快,屋波只来得及道出那个转折词,他的心上人便已经随便朝着一个方向,跑得没影儿了。

野露,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你走错方向了。扶着额头,头疼无比的屋波打算跟去将这件重要的事告知方向感等于零的她。

“还是我去吧,屋波大人”某个被野露甩掉的下属安抚地拍了下他的肩膀,化为一只小巧玲珑的的蓝色蜂鸟追随而去。

青鸟,在地球上象征着幸福的青鸟,在随界里是十分常见的,但是像溢音那样,生来就是妖族人类的,却少之又少。

在广大美丽的随界大地上,海洋里,天空中,还有一个颇为公平的生物修炼体系。

这个体系允许任何生物(包括原子、分子和细胞,以及染色体),那也导致了随界的每一件物品,每一棵植物,每一个动物,都有它们各自的生存状态和意义。

至于,修炼的进阶并不是本小说的重点,在此猪儿现在便不多说了。

回归正题,等苍逸从“百宝袋”的莫名吸引力当中摆脱出来的时候,晕头转向的他缓了缓神,才发现眼前的景色有异。

一间家具摆设与野露房间雷同的书房在他的面前慢慢地现形。

先是黑白色的轮廓,然后是形状渐渐地突出,直到有了各种颜色为止。

从平面的2D影像到3D的立体影像,接着再从黑白缓缓地转到彩色,这些看似简单的过程,运行时间也如它的过程一般简短。

后来,他才听屋波说,这种现象是由于时空隧道的不稳定所引起的,他的眼睛出现这种情况的理由更是简单,隧道不稳定,各种影像颜色混杂,才会导致出了隧道之后,眼睛会有几秒钟“失色”的失真状态,这是只有随界才会有的情况。

之所以苍逸会觉得这个书房,与野露的房间摆设雷同,是因为除了在书房东侧的大办公桌,和比野露房间里数量过之而不及的书籍,以及大量的资料,而其他的家具摆设无论是位置颜色,都几乎一模一样。

咦?

“住在这里的人难不成是睡在书房里的?”望着在东南侧角落的床铺,感觉奇怪的他很自然地如此喃喃道。

“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睡书房,怎么样,碍着你了?”来人手上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饮料,冷若冰霜的语气与饮料的热度成鲜明的反比,似乎连苍逸的心都可以冻结。

但是,眼见来人的苍逸却露出了又惊又喜又哭又笑的表情,这样的他展开一个大大的熊抱,飞快地扑向来人。

“苍英,原来你也来随界了啊”没有感觉到怀里的人全身僵硬,沉浸在兄弟重逢喜悦中的苍逸依然自顾自抱着自己好久不见的“弟弟”。

“碰到变态了”在怀抱中的“苍英”一边如是想道,一边强硬地推开了还想扑过来的苍逸,然后,前者开口了。

“我的名字叫敖英,你是谁?”接着是短暂的停顿,被推开的苍逸可以感觉到对方好像在吸气,于是,他便听到了对方如此定义了自己的身份,“你的身上有野露和屋波哥的味道,你是我的父亲候补吧?”

这场看似偶然的相遇,将会掀起怎么样的巨大波澜呢?为什么初次与苍逸见面的敖英会称前者为“我的父亲候补”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

绝望纠缠

绝望纠缠

作者:绝情死猪类型:穿越重生状态:完结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