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孙二娘

时间:2020-09-16 10:33:34来源:谷朴文学网

1934年12月23日上午八点半,洪波登上了客轮。在洪波离开家的时候,洪江交给了洪波三样东西。一样东西是洪波脖子上戴的一个观音玉佛像,那是洪波在一岁的时候,由洪江与洪波的母亲上

>>>《风鸢》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孙二娘小说

1934年12月23日上午八点半,洪波登上了客轮。在洪波离开家的时候,洪江交给了洪波三样东西。一样东西是洪波脖子上戴的一个观音玉佛像,那是洪波在一岁的时候,由洪江与洪波的母亲上首饰店,给小洪波特订的。在玉佛的反面刻有“菩萨保佑洪波”六个字。第二样东西是一张纸,上面写着的是,洪波的母亲的老家住址,还有那老家的亲人情况。洪波要找母亲,所以洪江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写了出来。他希望洪波能找到那个洪江愧疚一生的女人。第三样的东西就是一万大洋,洪波去南京,洪江没有期望他能赚钱,只要洪波有钱用就行。这三样东西,洪波没有放进皮包。玉佛戴了起来!那张纸藏在了内衣口袋。其实洪波已经全部记下了那上面的内容。至于钱,则是放到了一个夹袋中,夹袋当着腰带绑在腰上。洪波没有让洪江送自己,他不习惯伤离别。送洪波来的司机亲眼看到了洪波上了船,便回去复命去了。十个小时,轮船到达了南京,洪波下了船上岸。洪波离开了码头,马上有一辆黄包车车夫过来:“先生去哪里?”洪波说:“找一家旅馆住下来。”车夫笑着说:“我熟悉附近的旅馆,我送你去吧。”洪波笑着点点头,坐上了车:“那就麻烦了!”车夫暗暗高兴:“先生坐好!十五分钟就到了。”洪波闭上了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黄包车向前驶去,很快到了一幢二屋楼的小楼的小院内。在黄包车进院的时候,小院的大门关上了。其实洪波在黄包车偏离热闹的地方时,就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洪波艺高人胆大,他想看看黄包车夫要干什么,所以便任其将自己送到了这幢小楼内。进了院子后,黄包车夫将车子向下一放,喊了声:“醒来!”洪波睁开眼睛:“到了吗?给你车钱。”说着洪波递出一元法币:“不用找了,赏你的。”车夫不接洪波手上的钱:“老子才看不上你这一元钱。”“你要多少?”洪波将口袋内的钱都掏出来,看着对方。“我要你的全部身家。”车夫冷笑道。这时屋内走出了一个人,向洪波围来,那个关院子大门的人也走了过来,与车夫一起,形成了三角形,将洪波包围起来。“哦!我明白了,我进了孙二娘的黑店。孙二娘呢?”洪波问。“我姓孙!但我不是孙二娘,只杀人劫财,不做人肉包子。”那从屋里出来的人说道。“不做人肉包子?那尸体怎么处理?”洪波请教道。“往江里一丢,明天早上就到上海了,让上海的人收尸去。”“要是肉票没钱,就象我一样,那你们不就赔本了?”洪波问。“十回生意,只要有一回赚了,我们就值了。”“那你们现在的这一回肯定是亏了。”洪波笑着说。黄包车夫骂道:“抓了一个傻逼,不用同他啰嗦了,直接宰了。”说完,他大开大合率先向洪波挥拳冲来,一点防备都没有。洪波冷笑,暗道:在我的面前如此狂望。难道不知:大开大合拳法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破绽大吗?不过,洪波发现那车夫的拳,是大开大合,但是没有杂乱无章没法度,大开大合的拳中,有着攻击前后的配合和攻击时的保护。当他的前臂劈下的时候,他的后手是搭在前臂肩膀上的。可是,洪波没有攻击他的前胸或臂,而是再起撩阴腿,踢中了车夫的阴处,仿佛还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那车夫惨叫一声,晕了过去,倒在地上。洪波击中了车夫后,马上回身,并退后了一步。一道劲风从洪波的耳边吹过,原来是孙二男挥拳击来。洪波用左手引了一下,将对方的拳引开,对方的身子一歪。乘着对方准备稳定身子的当下,洪波一拳过去,这拳也是大开大合,直接击中了对方的太阳穴。被击中的孙二男一声不吭,倒了下去。解决了两个后,洪波这时面向了那关院门的人。那人一看洪波太猛,一下子解决了两个,便掏出了一把匕首,向着洪波刺来。洪波受过的训练中,有过夺匕一项,他马上用上了。洪波侧身一闪,躲过了对方的刀锋,顺手抓住对方的手一带,对方用力过度,站立不稳,向前栽去。乘着这时候,洪波一掌臂在对方握刀的手上。“咣当!”对方手受袭,疼痛不已,握不住刀,刀掉在地上。就在对方倾下身子去抓地上的刀子时,洪波一脚飞出。飞出的脚踢在那人的下巴上,并带动着他向后仰,翻了一个仰身。受到了如此袭击,那人也晕了过去。洪波将他们的腰带解下,将他们都绑了起来。然后,洪波进入那幢小楼,搜查起来。小楼内的摆设很豪华,看来那三人是会享受之人。一楼只有两间房,只有一个人住在一楼,那两人住在二楼。二楼的三间房,有一间是杂物房,里面放了很多的皮包皮箱。这些应该都是那三人杀人后,死者留下来的东西。另外的两间,一间简陋,一间豪华,不用说,那孙二娘就住在豪华的房间内。在豪华的房间中,洪波发现了一个暗柜,打开一看,里面都是黄金、大洋、美元,还有其他的钱币。关注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
风鸢

风鸢

作者:我是曹宁类型:职场校园状态:连载中

代号为“风鸢”的中共谍报人员,在接头一次失败后,成了一只“断了线风鸢”。“啪!”的一声脆响,街上的人都听到了巴掌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