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夜半私语

时间:2021-07-22 19:15:00来源:谷朴文学网

沈复深捧着碗,脸倏地红了一阵,也不不晓得说什么,只闷头扒饭。燕子左瞧一瞧,右看一看,突然间撇了筷子,抚掌大笑:“哥哥前段时间很爱脸红了呢!”沈复深听了,脸上的红晕更重,囫燕子左瞧一瞧,右看一看,忽然撇了筷子,抚掌大笑:“哥哥最近很爱脸红呢!”。

>>>《农门有妃喜相逢》章节目录<<<

第27章 夜半私语小说

沈复深捧着碗,脸蓦地红了一阵,也不晓得说什么,只埋头扒饭。

燕子左瞧一瞧,右看一看,忽然撇了筷子,抚掌大笑:“哥哥最近很爱脸红呢!”

沈复深听了,脸上的红晕更重,囫囵吞了几口饭,站起来便道:“我吃完了。”

说罢,便端着空碗往厨间走。

在这山野乡村住了这么些时候,每日里听燕仪姐妹说笑打趣,吵吵闹闹,倒也令人欢喜。

她们生活过得清贫,又是孤儿拖寡母的,日子过得颇为不易,但一家人相互扶持,相互依靠,竟也能如此红火,真是叫人羡慕。

想他当年,与母亲在那地方,也是相依为命,却冷冷清清……

“嘿!发什么愣呢?”燕仪从后头窜出个脑袋,倒把沈复深唬了一跳。

“我……洗、洗碗。”沈复深胡乱把碗筷一放。

“噗……”燕仪忍不住笑,“那你洗吧,也叫我今儿松快松快。”

沈复深瞧见脚边有桶水,便拎起来倒在池子里,又四下里寻找洗碗布,手忙脚乱开动起来。

他虽日日瞧见何氏和燕仪洗碗做活,看着十分简单,实际动手起来,却发现那碗筷上沾了油污,滑不溜秋,很是难洗。

燕仪搬了个小凳,就在门口坐下,随手理着明日预备做石凉粉用的灯笼草。

何氏也吃完了饭过来,瞧见沈复深在洗碗,连忙推燕仪:“哥儿的身子还没好全,你怎么叫他碰凉水?”

燕仪嘻嘻一笑:“又不是妇人来葵水,怎么就碰不得凉水了?”

沈复深也扭过头道:“我不要紧。”

一扭身子,衣带便勾到了一只碗,“哐当”一下砸在了地下,碎了一片碗口。

燕仪连忙进屋来,拾起那碗,心疼道:“哎哟,这是几日前买的新碗呢,你怎么都不晓得把它往里放?这下倒好。”

沈复深也很是窘迫,说:“对不起。”

何氏连忙笑道:“碎碎平安,也是个好意头,哥儿你去歇着吧,这里我来。”

沈复深甩了甩手上的水,对燕仪说:“那我帮你再干点啥?”

燕仪抿了嘴笑:“瞧你这样儿,干啥啥不会,你给我唱个歌吧。”

“啊?”沈复深傻了眼。

燕子听见热闹,早就凑了脑袋过来,拍着手道:“好呀好呀,我要听哥哥唱歌,最好姐姐也一起唱!”

燕仪扮个鬼脸:“我才不唱,你就叫哥哥给咱们唱。”

沈复深连连摆手,可燕子哪里肯罢休呢?拽着他袖子不依不饶,沈复深真是躲也躲不过了。

没办法,他挠着脑袋,说:“那我就随口胡唱几句。”

于是硬着头皮,哼起了一首小调: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这是《诗经》里的名篇,是家喻户晓的小诗,被人谱了曲子传唱甚广,村舍城郭,几乎人人都会唱。

小时候母亲抱着他,唱过许多许多的摇篮曲,唯有这首她唱起来时,眼角总是含着泪。

彼时他年纪还太小,不懂母亲为何总是哭泣,只觉得曲子好听,也就咿咿呀呀跟着唱。

现在燕仪一家子要他唱曲,不知怎的,就想起了这首来。

初时他还很放不开,音调放得极低,后来想起往事,渐渐动情,连声音都大了许多,唱到最后,情难自抑,忙住了口,扭过头去。

沈复深睁眼望着月亮,终于叫眼泪干在了眼眶里,没有流下。

燕子听不懂他在唱什么,只觉得好听,蹦蹦跳跳大声叫好。

何氏也没读过几天书,只觉得曲子有些凄婉,似乎不是什么好意头,她一边听着,一边背着身子还在涮碗,自然没有多想。

唯有燕仪,从前在学校的时候,她是读过这首诗的,还是课本里的必背课文,又臭又长还佶屈聱牙,背得脑子也昏掉了。

只是年少未经情爱事,燕仪自然没什么感触。

但她是个眼睛尖的人,早瞧见了沈复深的动情与失态,更瞧见了他倔强昂着头死活不肯叫眼泪落下来的模样,心里泛起无数涟漪。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然也知道沈复深不愿叫别人瞧见他的失态,于是哈哈哈哈干笑两声,踮起脚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唱得好,乖,奖励你立刻回去睡觉。”

沈复深一向很抗拒燕仪说他“乖”,更不喜欢别人摸他脑袋,今番却忽然心下一热,涌起一阵暖洋洋的感觉来。

他逃也似的飞奔回房,心中不知是喜是悲,只觉得五味杂陈,埋了头不愿再想。

何氏转过头来,问燕仪:“他怎么了?”

燕仪摊摊手:“可能唱太用力把嗓子劈了吧。”

何氏叹息一声,没再说话。

不一会儿,燕子吵着要去拔芦苇叶子编草蛐蛐玩,燕仪可没那么巧的手工,就哄了何氏陪燕子出去。

她自己打了盆水,洗漱了准备睡觉。

不一会儿,燕子和何氏也回来了,燕子玩得累了,一沾枕头便睡着了,何氏轻轻拍着小女儿的背,也渐渐进入梦乡。

燕仪睡得最早,却怎么也睡不着。

时值夏末,门口大樟树上的知了却还吵吵个不停,一天到晚“知了知了”地叫着,吵得人睡不着觉。

也不知道这些小小昆虫,成日地喊着“知了”,到底知道些什么呢?

“臭虫子,你们要是真知道,不如告诉我,怎么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里去?”燕仪气得跑到门口,对着那树大骂。

“姐姐,吵什么呢?”燕子翻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燕仪还是睡不着,套了鞋子走到天井里找水喝。

月光甚好,照的地上如同白霜一般。

井口坐着一个人,手里不知道捏着什么东西,轻轻叹了口气。

燕仪见沈复深竟还没睡着,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你怎么还坐在这里?不招蚊子呀。”

沈复深听了这话,也觉得小腿肚子有些痒,一摸,竟然有三五个蚊子包。

燕仪挨着他坐下来,咕嘟嘟喝了一大口水,对他说:“我也睡不着。”

沈复深道:“你小小年纪,难道也有许多烦恼?”

燕仪心里嘀咕一声:“若是在我那个时代,我可活了二十多年了,比你大多了,就是现在,你也不过比我大了五六岁,装什么大人呢。”

她瞧见沈复深手里拿着个玉佩,问:“我时常见你盯着这玉佩发呆,它一定是你很重要的人的吧。”

沈复深把玉佩收进怀中,说:“很重要。”

燕仪问:“那他现在在哪儿?”

沈复深凄然一笑:“死了。”

燕仪心下觉得歉疚,说:“对不起。”

沈复深说:“死了便是死了,人又不是你杀的,你道什么歉?”

燕仪道:“我提起你的伤心事了,真是对不住。”

沈复深歪了歪脑袋:“伤心事便是伤心事,你不管提不提起,我总归是伤心过一场了,又有什么要紧?”

说着,指了指心口:“我倒是很愿意旁人来对我提这段伤心事,好叫我时时刻刻都记得,不敢有一丝淡忘。”

燕仪沉默了一会儿,说:“沈复深,我晓得你有许多的秘密,你的秘密,自然也不是我能打听到的。

不过不管你的伤心事是什么,也不管你的伤心人是谁,人总归都是要向前看的,何必时时刻刻都怀念?”

沈复深抿嘴道:“你不懂。”

燕仪觉得此刻话题实在是有些太沉重了,连忙干咳两声,想转移开话题,“咳咳,我也有一个大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沈复深问:“什么?”

随即,他又说:“我的秘密,不预告诉你,你的秘密,我也不必非要知道。”

燕仪轻笑:“我偏要告诉你。”

说着,燕仪半躬起身子,趴在他的耳朵边,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嗓子,用手捂着嘴对他说:“我睡觉会打呼噜。”

沈复深听了哭笑不得:“这也算秘密?”

燕仪端正了一下上半身,说:“我是女孩儿家,女孩儿家的睡相不雅,说出去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说不定会被整条街的人耻笑,这还不能算天大的秘密?”

沈复深忍不住笑道:“那你这般告诉了我,不怕我嘲笑你?”

燕仪反问:“你会吗?”

沈复深摇了摇头:“其实我睡觉也打呼噜。”

燕仪抚掌道:“是啊!我就不信,这世上人人都睡得规规矩矩,人睡着了,没了知觉,哪里还会讲什么姿态体面呢?”

沈复深点点头。

燕仪眉飞色舞道:“我有时候还会磨牙呢,你磨不磨?”

沈复深摇了摇头:“这我倒不知道。”

燕仪戳着他的肩,假作威胁说:“你必须磨!以前不磨,今晚也得磨!”

沈复深哈哈大笑起来。

燕仪伸手摸摸他的脑袋:“这才叫乖嘛,开开心心笑一笑,赶紧回去睡觉。”

沈复深一愣,原来这丫头不惜告诉自己这个“天大的秘密”,不过是要逗自己笑一笑。

他心中涌起阵阵暖意,似乎出生以来,除了母亲,还从来没有人会这样故意逗自己开心。

燕仪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回房睡觉。

沈复深忽然从背后拉住她,欺上身去,轻轻抱了一抱她。

农门有妃喜相逢

农门有妃喜相逢

作者:玛瑙珠子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夕再次穿越成贫苦少女,刁专婆婆,抽烟酗酒渣爹,除了无论全然不顾的一众亲戚,但燕仪是谁?第一步,先和离!第二步,发迹致富之路,石凉粉,全肉玉米……引发吴山镇的小吃热潮。可三日遇整日的高温让人烦躁,路上根本看不到人,只有燕家小院中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身材瘦弱的何氏跪在地上,浑身泥土,掩面啜泣,脖颈上清晰可见一条红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