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沈复深伤好

时间:2021-07-22 19:14:59来源:谷朴文学网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地过着,沈复深也有些养成了与喧哗的燕子朋友相处,身上的伤也渐渐转差。是时候和燕仪一家说再见了,自己这个被人围杀的人,是肯定不能够为她们一家带给大麻烦的。是日是时候和燕仪一家告别了,自己这个被人追杀的人,是绝对不能为她们一家带来麻烦的。。

>>>《农门有妃喜相逢》章节目录<<<

第24章 沈复深伤好小说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着,沈复深也有些习惯了与喧闹的燕子相处,身上的伤也逐渐转好。

是时候和燕仪一家告别了,自己这个被人追杀的人,是绝对不能为她们一家带来麻烦的。

是日清晨,沈复深悄悄起了床,准备走人,却发现自己的剑没在身边。

沈复深急匆匆去寻,这一来,便惊动了早起做石凉粉的燕仪。

“干嘛呢沈复深,这么早就起来了?早饭还没好,你再去睡会儿吧!”燕仪一边忙着手上的活,一边对沈复深说。

“燕仪姑娘,我的剑呢?”沈复深着急道。

“你的剑?哦,在壁橱里。诶,你要干嘛?又要走?”燕仪急忙跑到沈复深前面拦住他,“不许走,你伤口还没完全好,要是没好全你就又乱跑乱动,伤口再裂开就不好了!”

“燕仪!”沈复深低呼,“我真的不能再留下来了!我是个危险的人,我留在这里,只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燕仪去拉沈复深的手,沈复深一震,燕仪的手凉凉的,兴许是刚做了石凉粉的缘故,女孩额头的薄汗,农家女孩身上特有的草木的香气,似乎都在挽留他。

“不要走,现在你出去也很危险,等你伤好透了再出去更好啊。”燕仪有些哀求。

“不可以。”沈复深深吸一口气,使自己保持镇定。

“沈复深!是我救了你诶!”燕仪有些生气沈复深的固执,“你要么给钱!要么就留下来帮佣来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沈复深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唯一的值钱的东西,那个母亲留给他的玉佩。这个玉佩的确值钱,更是价值连城的好玉料。

可是,这是母亲留给他的最后的念想,这么多年来,这块玉佩就像母亲陪在他身旁一般给予他力量。

“行吧,我帮佣行了吧!”沈复深也有些恼怒,说完便转头回了房,一个人坐在床沿边看着即将升起的朝阳陷入了回忆。

可是终究觉得有些抱歉,是这个女孩救了自己,自己却这样不领情。

出摊的时间到了,燕仪背上背篓,带着燕子一起去镇上卖石凉粉。

浸泡了一晚的黄豆,何氏准备今天做个豆花给姐妹俩改改口味,也给沈复深转转口味。

可是,这家里也没有男人,也推不动石墨,这可怎么办好。

正为难,刘柱子来了家里。

“芳儿!”刘柱子在院门口喊。

“诶,刘大哥!”何氏赶紧跑出来。

“芳儿啊,我来看看你家里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上次给你们装的木门还好吗?”刘柱子问道。

“好极了,你的手艺啊,真是一年比一年好!”何氏的确满意这木门,结实耐用。

“刘大哥……我准备做个豆花给孩子们吃,可是推不动这石磨,刘大哥能帮个忙么?”何氏有些害羞,自己已经麻烦刘柱子好几次了,再让他帮忙,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没问题,我来吧!”刘柱子走到石磨边,说干就干。

奶白的豆浆从石墨中缓缓留下来,何氏拿着方巾,给刘柱子擦去满头大汗,又给刘柱子递了一碗水,刘柱子憨憨一笑,喝了口水,继续埋头干活。

太阳底下的两人像是多年的夫妻,默契十足。

不多久,豆子便都成了豆浆。

何氏煮沸了豆浆,在一旁加了盐卤,刘柱子在一旁搅拌着,过了一会儿,豆浆已经慢慢变得粘稠,两人又合力将豆浆倒入纱布,水分慢慢流失后,豆腐已经有些成型了。

刘柱子搬好豆腐,便扶着何氏坐下,两人开始拉起家常。

“你最近怎么样?”何氏看着衣服东破一个洞西破一个洞的刘柱子,有些心疼。

“就老样子,光棍久了,家里没个婆娘,自己也懒得缝缝补补。”刘柱子看到何氏盯着自己衣服上的破洞,颇有些不好意思。

“刘大哥,我给你补补衣服。”何氏掩住了羞红的脸,说要去拿针线来给刘柱子的衣服钉个补丁。

“芳儿,那可真是太麻烦你了!”刘柱子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芳儿是孤身一人的妇人,这样子怕是有些越矩。

何氏拿来了针线,刘柱子解开上衣,递给何氏。

看到光裸着上身的刘柱子,何氏羞得不行。赶紧掩了门,逃到门外去慌慌忙忙地修补衣服。

却未料想,心一乱,手就不稳,一针扎在手指上。何氏一声低呼一声痛。

“怎么了?芳儿?”刘柱子从屋子里跑出来。

“没事,刘大哥,啊!你赶紧进去,怎么光着上身就跑出来了 !”何氏脸又红了。

“好好好,我这就进去,你小心些,我等你。”刘柱子也感觉到自己的不妥,连忙进了屋。

何氏的手很巧,不出一会儿,衣服便缝补好了,何氏将门开了个小缝,把衣服递了进去,让刘柱子赶紧穿上。

豆腐也做好了,刘柱子穿好衣服,帮着何氏一起将豆腐搬了下来。

白嫩的豆腐颤颤巍巍地抖动着,刘柱子不禁多了一份遐想,何氏雪白的肌肤正如这豆腐一般细腻柔滑。

想到这里,刘柱子赶紧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在想什么呢!”刘柱子暗自懊恼。

“刘大哥,你先来吃一碗尝尝看。”何氏温温柔柔地端了一碗豆花递到刘柱子眼前。

白生生的豆花上,浇了一些香油、小葱和酱油,豆香浓郁,酱汁鲜香,正好快到午时,肚子也有些饿了,刘柱子道了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刘大哥,你是做体力活的人,要多吃些才好。”何氏又递过一碗豆花给刘柱子。

这碗豆花与上一碗不同,嫩嫩的豆花浸泡在冰凉的井水里面,上面浇着浓淡适中的红糖姜水,再加上几朵糖桂花,一种甜蜜的气味直冲刘柱子的鼻腔。

“你手艺可真不错。要是哪个男人有你这样的老婆,那可真是他的福分!”刘柱子不禁夸道。

“哪有,这都是燕仪的手艺。我也觉得好吃,燕仪这孩子啊 ,人也好,手艺也好,我只盼着她找个好人家嫁过去,也好让我放心!”何氏一想到燕仪,嘴上便是瞒不住的笑。

“燕仪肯定能找到个好人家,这你不用担心了!”刘柱子想到前几日镇子上好几个有儿子的人家讨论着燕仪的好手艺,也为燕仪高兴起来。

“娘亲!我回来啦!诶?刘叔?”燕仪拉着燕子跑回家来,看到刘柱子有些惊讶。

“诶,燕仪,燕子,你们俩回来啦?”刘柱子摸了摸燕子的头,道。

燕仪一瞟眼,便看到了羞红脸的娘亲。

“刘叔,娘亲早就交代过我们俩,以后你来咱们家,就一定要留着你在家吃饭!”燕仪坏笑着对刘柱子说,“刘叔,你就留在家里吃饭吧!娘亲可喜欢你留在家里吃饭了!”

燕子躲在燕仪身边捂着嘴偷笑。

“燕仪!你在胡说些什么?刘大哥,你可别听小姑娘家家胡说!”何氏害臊急了,整张脸红彤彤的。

刘柱子看着脸红的何氏,心里一丝窃喜。这么多年来,自己对何氏的喜欢,何氏应当是有了回应。

“芳儿,今天难得大家都在,我就留在你家蹭个饭如何?”刘柱子看着何氏说道。

“你要吃,就留下来吃呗,不就是多添一双筷子嘛。”何氏急急忙忙进了厨房,掩饰着自己的羞涩。

“刘叔我去叫人来吃饭,你和燕子先在这里坐着,一会儿就吃饭啊。”燕仪准备去叫沈复深吃饭。

沈复深正准备推门出来吃午饭,与正要推门进来唤他吃饭的燕仪撞了个满怀。

“啊!”燕仪的脸突然发烫。

沈复深的耳朵根红了起来,这女孩……看着瘦瘦小小,可这胸却不小……挺……软的,沈复深被自己的旖旎遐思吓了一跳,竟然有些想抱住燕仪。

燕仪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还贴着这个冷冰冰的沈复深,胡乱地推开他,扭头就跑开了。

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五碗豆花,和几碟小菜。

除了燕子,其他的四个人都各有各的心思。

刘柱子想着早上何氏娇羞的模样,忽然觉得日子有了盼头。

何氏想着早上刘柱子虽然人到中年却仍然结实的身体和刘柱子时时刻刻对她的关心,脸忽然又红了起来。

燕仪想着自己贴在沈复深身上时闻到的属于这个少年好闻的气味让她有些心动。

沈复深想着燕仪温软的身体和少女害羞的姿态,心里感到一丝丝悸动。

四个人都默不作声地低头吃豆花,没人夹菜。

这样的气氛搞得燕子也不敢动筷子,可是这桌上摆着最爱吃的绿豆糕……

燕仪突然反应过来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便夹了块绿豆糕,原本是想给燕子的,可不知怎么,就把这绿豆糕夹给了沈复深。

“窘死了!”燕仪心里有些恼怒。

“仪儿姐姐!你不爱我了!你先夹了绿豆糕给哥哥!”燕子作势要哭。

这下,燕仪更尴尬了。赶紧说道:“姐姐哪有不爱你呀,沈哥哥受了伤,当然应该先给沈哥哥吃啊!”燕仪满意极了自己找的这个理由。

沈复深看着在一边拼命解释的燕仪,低下头对着空碗傻笑,“真是娇俏可爱啊!”

农门有妃喜相逢

农门有妃喜相逢

作者:玛瑙珠子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夕再次穿越成贫苦少女,刁专婆婆,抽烟酗酒渣爹,除了无论全然不顾的一众亲戚,但燕仪是谁?第一步,先和离!第二步,发迹致富之路,石凉粉,全肉玉米……引发吴山镇的小吃热潮。可三日遇整日的高温让人烦躁,路上根本看不到人,只有燕家小院中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身材瘦弱的何氏跪在地上,浑身泥土,掩面啜泣,脖颈上清晰可见一条红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