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大闹村口

时间:2021-07-22 19:14:58来源:谷朴文学网

李氏拽着燕子,眼神沉下,道:“你这丫头,我但是你奶奶啊,你爹现在的想你们娘仨想的吃不下饭菜,你爹都说了以后再也没有不喝酒时了。”再也没有不喝酒时了,可能会吗?燕仪和何氏见状从李氏再也不喝酒了,可能吗?。

>>>《农门有妃喜相逢》章节目录<<<

第19章 大闹村口小说

李氏拽着燕子,眼神沉下,道:“你这丫头,我可是你奶奶啊,你爹现在想你们娘仨想的吃不下饭,你爹都说了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再也不喝酒了,可能吗?

燕仪和何氏上前从李氏手中抢回了燕子,李氏看拉不走,这才罢休。

“奶,你别说了,我们娘仨都不会回去的,和离了就是和离了,说什么也不会回去。”燕仪直接上前拒绝了李氏。

好不容易离开了燕家,怎么可能再回去。

“你这丫头,一个大闺女,不想想以后怎么找婆家,整日出去瞎跑什么?说出来也不嫌丢人!”李氏说着白了燕仪一眼,说完就要上前拉走燕仪。

燕富贵也拎着酒瓶过来,身上依旧是一股的酒气,眼眶还泛着晕红,又是喝多了酒。

走路摇摇晃晃的,上前就粗鲁的拉着何氏的手腕,拽着就走,嘴里嘟囔道:“跟我回家!嫌不嫌丢人!”

被燕富贵紧紧拽着的何氏,往下坠着身子,眉头紧皱,大声的喊道:“回什么家?我们娘仨怎么丢你的人了?”

村口,爱好看热闹的村民纷纷出来,抱着小孩儿的,端着碗吃饭的,凑在一起嘀咕着这燕家的事情。

只见那李氏眼珠一转,直接坐在地上撒泼哭天喊地道:“哎呦,我的儿啊,你说说你都遭的什么孽啊!现在媳妇儿和女儿都不愿意跟你回家了!

芳儿,再怎么说我们以前也是一大家子,你现在翻脸都不认人,我这心里,心里……”

李氏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还不停的锤着胸,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这个何氏当媳妇儿当的不好,但是村子里面的人也都明眼儿瞧着,什么情况不知道!

“芳儿,跟我回家!仪儿燕子是老子的女儿,被你带出去上镇上卖东西,让老子的脸放哪?”燕富贵粗气说着,上前拎住燕仪的胳膊就往家拽。

这个时候知道当爹了,晚了!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燕子,去找里正大人和刘叔!”燕仪扑腾着脚,双手死死的掐着燕富贵的手腕,指甲都快嵌里面了,眼睛中全是冷漠!

这边,燕子一溜烟儿转头就跑,任凭周围的人怎么嘀咕,燕仪和何氏也不在意。

“燕富贵,你放开我仪儿,仪儿早就不是你女儿了!当初你打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她是你女儿!”何氏上前就抱着燕仪,拉在自己怀里,刹那间,眸子里面再也没有了之前那副柔弱和胆怯。

“现在我认了!你这个婆娘,刚跟老子和离,又跟那刘柱子勾勾搭搭,我看你就是个浪荡贱妇!老子的女儿不能跟着你这个淫.妇!”燕富贵朝着何氏大吼大叫,浓密的眉毛都快要翘的飞上天了。

何氏听到燕富贵这样说,垂在腿边的双手都在颤抖,眼眶中都是雾气。

“娘,娘!不能哭!你凭什么说娘,你把我们院子砸了,刘叔好心给我们修院子,怎么了?怎么就成荡妇了?那你跟张寡妇的事你怎么不说!”

燕仪眸子里闪着冷光,就好似那雄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燕富贵,沉声道。

坐在地上一直撒泼的李氏接着话就道:“现在哪个男人没有个三妻四妾,你娘生不出儿子,你爹找个女人怎么了?”

怎么了?还真是一家的地痞无赖!

燕仪甩了甩手,哼了一声,对着大家伙儿就道:

“大家伙儿,都瞧瞧看看啊,当初他打我娘,骂我娘,逼着我们净身出户,现在好了,我们娘仨赚了点银子就眼红了,说着要让我们回家,现在又闹这一出!是你们的话,你们回去吗?”

“就是,李氏你赶紧起来吧,撒泼还没撒够啊!”

“燕富贵你太没良心了!何氏以前嫁给你就是倒了大霉!这次跟你回家继续让你打吗?”

村民们你一嘴我一嘴的,全都是数落燕富贵和李氏的,大老远,燕仪就看见里正大人和刘叔急匆匆的赶过来。

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哭了起来,双腿瞪着地,双手擦着眼泪。

“娘,娘,我不要回燕家!娘!”燕仪一秒眼中噙泪,拉着何氏的衣角,哭的那叫一个惨烈。

何氏不知燕仪是要搞哪出,只看着燕仪很是心疼,拉在自己怀里不停的安慰着。

不是比撒泼,比惨吗?来呗!

那里正大人本就喜欢燕仪,见到燕仪哭着坐在地上,又听到村民们添油加醋的左一句右一句的,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

劝何氏扶起了燕仪,轻声的问道:“怎么了这是?”

“里正伯伯,我们……我们……从镇上回来,他们就拉……拉着我们娘仨,说……说一定要跟着他们回……回燕家,我们不愿意,还骂我娘,是……是……是荡妇,还牵连着刘叔,刘叔那么好的人!还帮我们娘仨呢!”

农门有妃喜相逢

农门有妃喜相逢

作者:玛瑙珠子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夕再次穿越成贫苦少女,刁专婆婆,抽烟酗酒渣爹,除了无论全然不顾的一众亲戚,但燕仪是谁?第一步,先和离!第二步,发迹致富之路,石凉粉,全肉玉米……引发吴山镇的小吃热潮。可三日遇整日的高温让人烦躁,路上根本看不到人,只有燕家小院中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身材瘦弱的何氏跪在地上,浑身泥土,掩面啜泣,脖颈上清晰可见一条红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