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6章 另辟蹊径

时间:2021-07-22 19:14:58来源:谷朴文学网

望着掉在地上的石凉粉,燕仪落寂的叹了口气,手捂着脸,深吸口气,后蹲下去将石凉粉一点点的再次捡出来,放到碗里。“再来!这么非常好吃的东西我不我相信卖不回去!”燕仪“再来!这么好吃的东西我不相信卖不出去!”。

>>>《农门有妃喜相逢》章节目录<<<

第16章 另辟蹊径小说

看着掉在地上的石凉粉,燕仪落寞的叹了一口气,手捂着脸,深吸一口气,之后蹲下来将石凉粉一点点的重新捡起来,放在碗里。

“再来!这么好吃的东西我不相信卖不出去!”

燕仪将掉在地上的石凉粉扔到了垃圾堆,重新跑回去,这次直接背起了背篓,决定在街上边走边卖,不能固守一角!

吴山镇三条主干街的街头,燕仪是跑了个遍,大声吆喝着:“石凉粉,清凉爽口的石凉粉,解暑神器!”

“看一看,石凉粉,吃一口浑身清凉!”

可一圈儿下来,转头看她的人倒是不少,却一份都没有卖出去,燕仪也浑身是汗,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在地上,随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看着满背篓的石凉粉,无奈的叹气道:“这若是再卖不出去,都要变成水,不好吃了!”

看着那人来人往的街道,燕仪托着下巴,撑在双膝之上,眼睛中没了之前的光彩,眉头紧锁,小声嘟囔着:“怎么会卖不出呢?他们都不肯尝一口,怎么就知道不好吃!”

燕仪低头小心拿出来了一碗,咽了一口唾沫,又捏着浑身是汗的衣服,道:“就吃一碗,我也解解凉。”

一口下肚,薄荷味充斥鼻腔,在喉咙出一股清凉之感,再来一口,就觉得浑身清凉。燕仪端着那石凉粉,吃一口叹一口气,脑子里想着,真不知道第一个创造出来这石凉粉的人是怎么卖出去的。

对啊!他是怎么卖出去的?靠着摆摊讲故事,说传说卖出去的!

瞬间仿佛是触电了一样灵敏,燕仪站起身,随意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看着满背篓的石凉粉,仿佛是又看到了希望!

重新出发的燕仪,背着一筐子的石凉粉,走到街角转头,瞄准了一个带着台阶的高处,一脚站上去,放下背篓,拍了拍手,大声的冲街边喊道:

“各位父老乡亲,都来瞧一瞧,看一看,有新鲜玩意儿!”

“新鲜玩意儿,吴山镇老祖宗留下来的玩意儿,今日重回吴山镇!”

“都来瞧一瞧,看一看喽!”

这跟打鼓般响亮的三声吆喝,谁能不注意!

周围的不少人纷纷朝这边看。只见燕仪双手一拍,眼角微微上扬,嘴角轻勾,脚下走了个回旋步,学着说书人的样子,道了一声:“嘿,大家伙儿知道吗?咱们这吴山镇从来有个土地爷!”

“知道,这土地爷可不就是咱们吴山镇的老祖宗啊!”有那好事人大声回道。

“说的不错,这土地爷就是咱们吴山镇的老祖宗,话说,土地爷当年建咱们吴山镇的时候,可谓是大费周折,咱们吴山镇背面环山,按理说是该有山泉,清凉避暑那叫一个人间仙境。

可大家伙儿都知道咱们吴山镇就是缺水!”燕仪拍着自己脑袋,眉头紧锁,装作很是懊恼的样子。

底下看热闹的老大爷点了点头,还道:“就是缺水,特别是这大夏天的,没水跟没命一样,热的不让人活!”

燕仪听到这老大爷这么捧场,心中暗暗道喜,赶紧接着话又道:

“可不是嘛!当时也是,咱们土地爷本来就胖,到了夏天的时候,浑身是汗,整个人恨不得都跳进河里,去洗洗澡,可这哪里行嘛!若是咱土地爷整日泡在水里,还会有咱们吗?”

“没有!”下面一个小丫头仰着头,稚嫩的道。

“对啊,那咱们土地爷就想着不能泡在水里,总得想法解暑解热吧。”燕仪眉头一蹙,又接着道。

“一日咱们土地爷中午躺在大树底下睡觉的时候,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手边有一晚清澈透明的东西,一晃一晃的似水也不是水,正好奇这是什么。

耳边就传来一个声音说,土地爷,这是奖励你这么努力的建设吴山镇!现在正值夏季,这石凉粉解暑解凉,一口下肚,浑身清爽!

咱们灶王爷起初还不相信,但是越来越热,越来越热,看着那清凉透明的石凉粉,嘿!大家伙猜怎么了?”

“我猜咱们土地爷一定给大口吃完了!”

“说的没错!咱们土地爷实在忍不住,一口喝了进去,结果喉咙清爽无比,浑身凉爽,那叫一个爽!等到醒来之后,土地爷就照着自己梦到的,自己也做了一碗出来,直接就叫做石凉粉!”

燕仪说的眉飞色舞,说的下面好多人都在嚷嚷着这石凉粉真是个好东西。

紧接着,只见燕仪装作很是可惜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在旁边道:“不过也可惜了,咱们土地爷做的石凉粉,现在都没人知道,若是现在吃上那一碗石凉粉的话,绝对浑身清凉舒服啊!”

“就是,若是真的能吃上石凉粉,这大夏天我也就不怕热了!”不知道下面谁接了句。

农门有妃喜相逢

农门有妃喜相逢

作者:玛瑙珠子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夕再次穿越成贫苦少女,刁专婆婆,抽烟酗酒渣爹,除了无论全然不顾的一众亲戚,但燕仪是谁?第一步,先和离!第二步,发迹致富之路,石凉粉,全肉玉米……引发吴山镇的小吃热潮。可三日遇整日的高温让人烦躁,路上根本看不到人,只有燕家小院中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身材瘦弱的何氏跪在地上,浑身泥土,掩面啜泣,脖颈上清晰可见一条红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