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初行侠义

时间:2021-06-12 04:31:45来源:谷朴文学网

不由得有点儿丧气。皆因他催着马儿在这林间野道上向东右转了一大段路,仍看不见这片树林的尽头,眼瞅着小马儿的速度越发慢,快跑不动了。  华云只得爬起来上马,牵着马儿再次前进,心说,赶了晚上的路,马儿都累坏了,要不然能有个地方落脚处,安歇下就再好但是了。这片林子里的树木虽然长得粗壮高大,却并不十分密集,正好又是个明月夜,清亮的月光洒向这片树林,漏过粗枝大叶间的缝隙,斑驳地照亮了林间的小道,倒也不至于迷了路。。

>>>《神兵演武》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初行侠义小说

  华云骑着结拜大哥姚大力留给他的小马儿,本以为第一次骑马会很难驾驭,没想到这马儿出奇的听话。打马向西,直出城关,从晌午时分一直驰骋到夕阳西下,不知不觉间已经骑着小马儿进了一大片树林。

  这片林子里的树木虽然长得粗壮高大,却并不十分密集,正好又是个明月夜,清亮的月光洒向这片树林,漏过粗枝大叶间的缝隙,斑驳地照亮了林间的小道,倒也不至于迷了路。

  华云这会儿还在庆幸有月光引路,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他却不禁有点泄气。只因他催着马儿在这林间野道上向西直行了一大段路,仍不见这片树林的尽头,眼看小马儿的速度越来越慢,快跑不动了。

  华云只好翻身下马,牵着马儿继续前行,心想,赶了一天的路,马儿都累坏了,要是能有个地方落脚,歇息下就再好不过了。

  不知道这破树林里有没有猎户人家,方便借宿一晚。想到这里,华云开始留意四周,有没有什么人烟的迹象。

  突然,传来一阵稀稀疏疏的声响,华云凝神倾听,响声越来越近。声音似乎是从右边的山坡上传来的,像是有什么活物在沿坡而下,破开茂密的林叶所发出的动静。

  华云暗暗戒备,他必须小心谨慎,在这般黑漆漆的森林里,不走比较宽敞平坦的小道,而是在灌木丛生的陡峭山坡上穿行,一般情况,不太可能是人,很有可能是些山野动物,而从这动静大小判断,又不会是野兔,山鸡那样的小动物,万一是些凶猛的虎狼之类的,就麻烦了。

  所幸,华云所担心的麻烦,并没有出现,因为来的并不是什么张牙舞爪的凶兽,是一个浑身血迹的人。

  这时的华云,当然不知道,这个人所带来的麻烦,反而比虎狼更为严重。

  要说这个突然出现的血人,他是滚着出现在华云眼前的,当然不是他自己喜欢这么拉风的出场,只因他身受重创,失血过多,再加上惊慌过度,在山坡密林间仓皇逃命,一失足,才滚了下去,滚到了华云的眼前。

  华云看着眼前这个血人,十分警惕已经去了三分,近前一看,只见这血人倒地不起,气若游丝,剩下七分警惕又去了三分,看这人奄奄一息的样子,华云不由的心生同情,他本就是个善良的人,虽然没什么大智大勇,却始终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救人要紧,华云快步上前,这时才看清楚这人的样貌,眉目清秀端正,年纪跟自己大概不相上下,一身素袍,颇有几分书生气,平日里也该是个倜傥的人物,而现在却面色苍白,额头上密布着汗珠,眉头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紧锁着,嘴角溢着血,嘴唇也咬破了,嘴里呢喃着什么,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华云单膝跪地,扶起这人半边身子,让他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唤道:“喂,朋友,醒醒,醒醒……”

  华云一连唤了几声,只见这书生样的人,突然瞪大了眼睛,一扫方才萎靡不振的样子,却换上了一脸惊恐,像是想起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他的双眼直愣愣地瞪着华云,仿佛用尽仅剩的气力一般,紧紧拽着华云的衣袖,艰难地说出了一句话:“救救我,有个女魔头在追杀我,她,她马上就要来了……”话音刚落,便昏死了过去。

  华云见这书生话都没说清楚,就昏了过去,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是好,想起这人昏迷前说的,想来这人是被一个心狠手辣的女魔头追杀,而且这女魔头应该很快就追到这里。情况十分危急,该怎么办,才能救这个人呢?

  华云看了看昏迷着的书生,心想,带着这样一个无法行动的人,几乎不太可能躲避什么追杀,他环顾了下四周,目光落在小马儿身上,心生一计。华云先是背起昏迷的书生,把他背到小道旁,一处比较浓密的灌木丛间,然后放下,匆匆拨了些枝叶来遮了遮,然后急忙返身跑到小道中间。

  “马儿啊马儿,为了救人,也只好委屈你啦。”华云对着小马儿的屁股重重一拍。小马儿吃了痛,撒开蹄子狂奔,不一会便已跑远,至少在月光下是看不清楚了。

  华云还没来得及不舍,便听到一阵“簌簌簌”的声音,他循声向着山坡望去,只见一道黑色的旋风,破林而出,震落了一地树叶,却不见半根折枝。黑色旋风迫至华云身前,气势逼人,吓得华云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旋风才停了下来。

  华云抬眼望去,一大束月光正好打在那里,就像舞台上的聚光灯一样,随之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奇怪的披风,非常显眼,因为华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破”的披风,称不上是一块完成的布。

  整个深黑色的披风,就像被人用剪刀剪烂了一样,碎成了一条条的布带,而每条布带的宽度又非常的均匀,显得乱中有型,但是长短却大不一致,长的可以及地,短的仅仅过了腰线,值得一提的是,不论长短,每条布带的底端的形状都呈三尖两刃状。

  这样一件“破破烂烂”的披风,当然不能完全掩盖住来者的背影。华云看得出来,这确实是一个少女的背影,那么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书生所说的女魔头了。不过,这女魔头的背影还真好看,就那么亭亭玉立着,黑缎般的头发,犹如黑色的瀑布,垂落在腰间,透过披风隐隐可见穿着紧身白衣的腰身,盈盈一握,顺着纤腰往下,同样贴身的白色裤裙,很容易便勾勒出了那修长的腿型。

  华云看着这曼妙的身影,一下子出了神。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个念头,希望这少女并不是那个追杀书生的女魔头,而是另有其人。当这少女转过身的时候,华云更是丢了魂,那少女虽然用一抹白纱半遮着脸,但是仍然可以看出那精致的鼻梁,以及那双宝石般的眼睛,竟似是闪耀着月华星辉,楚楚动人。

  那少女将华云那呆呆的反应看在眼里,知道这人是因为自己的容貌才有这样的反应,有点不忿对方那**裸的目光,不悦地喝问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就你这胆小的样子,大晚上的,一个人走这样的林子,不怕吓死自己啊?说,你是干什么的,我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人?”

  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煞是好听,但这连珠炮似的发问,却让华云不禁楞了一愣。

  华云顿了顿,答道:“在下只是个赶路的人,想穿过这片树林,不小心迷了路,好不容易兜到这条小道上,天都黑了,更倒霉的是刚突然冒出来个浑身是血的人,凶巴巴的,抢了我的马儿就跑了。哎!”言罢,还重重地叹了口气。

  少女闻言,双目一扫,便发现了地上的马蹄印一路向前延伸过去。她心想,这胆小的家伙倒不像是骗人,我得赶快追上去,不能让那人跑了。

  她看了看华云,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最好乖乖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华云一听,忙连声道谢,心里却在得意自己用妙计支开了这个女魔头。而那披着深黑色破烂披风的少女,说走便走,旋身一甩披风,便消失在夜色中。

  华云待那少女一走,总算松了口气,却又莫名其妙的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禁再度感叹到,这般天仙似的人物,竟然是个女魔头,太可惜了。

  感叹归感叹,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华云收拾精神,凝神感应了下四周,一片寂静,心想,那少女应该是走远了,我得赶紧去查看下那书生有没有大碍。

  华云来到事先藏人的地方,拨开掩盖好的灌木杂草,发现那书生已经清醒过来,不由地喜道:“你醒了啊,太好了,你伤得好重……”

  而那书生却把食指放到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华云心思敏捷,会意道:“你别担心,那个追杀你的女魔头,已经被我支走啦。”随即,华云将如何用计支开那少女的经过略略叙述了一番。

  那书生听了华云的一番话,先是面色稍缓,旋即捧腹大笑起来,笑得几处伤口都崩裂了。华云见这书生身受重伤,却还有心情哈哈大笑,不禁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夸张?”

  那书生见救命恩人问话,缓了一缓,说道:“兄台,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敢问高姓大名,唐珏此生难报大恩。”原来这身受重伤的书生,名叫唐珏。

  华云忙答道:“唐兄言重了,千万别说报恩什么的,在下姓华,单名一个云字。”

  “华云……华云,好名字。”唐珏嘴上这么称道着,目光却渐渐暗淡了下去,只因他搜肠刮肚也想不起江湖上有没有华云这号人物。万一那被女魔头找到了,就麻烦大了。

  那女魔头究竟是何来历,明明看起来一副柔弱的样子,却如此心狠手辣。

  华云在心中这般感叹道。却不知,很快,他们就要再次见面。

神兵演武

神兵演武

作者:北冥秋水类型:玄幻魔法状态:完结

因为未来世界的统治者们,创造出出一个也可以再打开平行于世界的装置——复活之门!  企图改造、霸主另一个世界的统治者们却因而深陷绝灭的困境!  华云,一个平凡普通少年因机缘巧合,临危受命,孤身神州大世界!  这里也没易筋经,仅有易筋金!这里也没涟微步,仅有这铁索连环的五座山峰,原来便是无极神宗的山门所在,而居中的主峰狮子山,正是无极神宗的总坛所在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