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怀疑

时间:2021-06-11 19:16:09来源:谷朴文学网

褚纵冽斜睁望着一脸犯花痴模样的晋楚遗,皱了皱眉头:“本王那真这么很好看?”闻言,晋楚遗缓过神来翻了个白眼:“我而已很好奇你的面具。”晋楚遗仔细看过他的面具,就在他带这样的脸庞一看就不像是毁容之人,他面具之下,到底藏了怎样的心酸,这样的隔绝外人的他以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章节目录<<<

第18章 怀疑小说

褚纵冽斜着眼看着满脸花痴模样的晋楚遗,皱了皱眉头:“本王当真这么好看?”

闻言,晋楚遗缓过神来翻了个白眼:“我只是好奇你的面具。”晋楚遗仔细看过他的面具,就在他带她上房顶的时候晋楚遗看见了面具缝隙下的脸,光滑的连女子都自愧不如。

这样的脸庞一看就不像是毁容之人,他面具之下,到底藏了怎样的心酸,这样的隔绝外人的他以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晋楚遗看着满脸深沉的他,心里闪过一丝心疼。

褚纵冽没有说话,眼神里闪着复杂,面具,多年来他都带着他有时候他连自己长什么样都记不起来。以前,为了在这个满是计谋的地方苟且,他不得不伪装自己来获取一袭之地。

褚纵冽身上浮动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晋楚遗神级大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誉王大大,你现在不一样了,有我呢!”

褚纵冽转头看着晋楚遗,眼神微眯,盯了一眼她放在肩膀上的手:“拿开,谁允许你碰我的!”

晋楚遗马上收回手,委屈巴巴的看着褚纵冽:“你是我夫君我碰你还不行了啊……”

褚纵冽满脸黑线,这女人,前一秒把他当下属一样使唤来去的,这一秒就是他夫君了?

想到这褚纵冽眼神里透过一丝狡黠,突然靠近晋楚遗,男子炽热的气息忽的扑在晋楚遗的脸上,晋楚遗有些不知所措,此刻的无法掩饰的心跳。

“怎么?”褚纵冽抬起她的下巴,晋楚遗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竹香,不敢抬头看他。

“你今日不是很狂妄吗?怎么现在,又是另一副样子?”褚纵冽皱了皱眉,玩味的问她。

晋楚遗拍开他的手,猛的把他一推:“你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我是什么关系,我们就不用挑明了说吧?”晋楚遗有些火大,这个男人总是自以为是,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该爱慕他崇拜他像崇拜神明一样。

晋楚遗是什么人,这点动作就想撩她,况且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不能把真心托付于他,否则会被利用的很惨。

晋楚遗在这里只能保护好自己,却又不得不依靠眼前的男人,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很烦。

“夫妻关系啊,你可要知道,成婚那日我可当着全天下的人说了我们有夫妻之实了啊。”褚纵冽眼睛一转,眼里闪过一丝委屈,眨巴着看着晋楚遗。

“那好,我可挑明了跟你说,我们那日在大堂上说过,我们两个只是表面关系,所以你不要来撩我。”晋楚遗此刻真想打爆他的头,他的演技要是拿到现代可是个奥斯卡的天生获得者。

“撩?什么东西?”褚纵冽眼底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女人有时候总是说些奇怪的话,让人听不懂。他曾在魏国驻扎了一阵子,多少也知晓一些当地的风俗语言,很少,可以说几乎没有她说的这些话。

那么眼前这个人,是否真的是魏国公主,可那日,魏国的皇上亲手把她送进轿子,按理说,绝不会有差错,即使是最疼爱的公主,当在众人知晓她私奔未果之后,也不会选择窝藏。

如果窝藏,那么当有一日身份暴露以后,换来的是众矢之的。

况且两国曾是敌国,如果离国知道魏国换了人来替嫁,那么会再次开战。如果魏国皇上有脑子的话,肯定不会选择人来代嫁。

而她会医术,果断,冷静,不对下属抱有歧视。这种处事的方式本就不该是一个被宠爱到大公主该有的样子。

这样一来,面前的人究竟是谁。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魏国公主。”褚纵冽突然捏着晋楚遗的下巴,眼神似乎要将她看透。

“嗯?我是晋楚遗啊。”晋楚遗被问的内心猛的一跳,她看着褚纵冽的眼睛,褚纵冽眼里有着试探。

“不,你不是,楚遗公主,魏国皇上最疼爱的公主,从小被视为掌上明珠。学医会沾上血,医者自然是要见到不堪的场景。如果传言是真的,那么你的医术又是从何而来?就算你是自己看书学会的,但是实战起来又是另一种情况。”褚纵冽眼神微眯,声音透着冷冽。

“你相信世界上有天才么?很不幸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晋楚遗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她有些心虚,果然是谋权的人,仅凭一些细节都能看出端倪。

“好,就算是你是天才,那刚刚你做的饭又该如何解释?一个公主,可以说从不下厨房,而你那娴熟的手法,复杂的步骤,不该是个公主该有的样子。所以,你究竟是谁?”褚纵冽依旧不依不饶,多了一分咄咄逼人的意味。

“你不信我?”晋楚遗眼里闪过一丝感伤,仅凭这些事,他也能推导出来她的疑点,今后若是不小心走错一步,那么在他眼里可能会被视为叛徒,这样的不相信,让她内心有些苦涩难堪。

“并非我不信你,而是你太可疑,我不允许这样的人留在我身边,成为我的心腹大患。”褚纵冽放开她的下巴,看着她眼里的苦涩,褚纵冽皱了皱眉。

“那你为什么要怀疑我?既然你当初已经把我看作你的同盟,你就应该相信我,你这样的人知道什么叫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晋楚遗感到下巴有点疼痛,看着褚纵冽的眼神有些愤怒。

“你的身世,我在怀疑,而不是你的行为让我怀疑,我不希望最后是一个敌人与我同盟。”褚纵冽眼神有些冰冷。

“那你知道我私奔未果我自杀了么?没错我自杀也未果,再次醒来时就知道什么叫做心死意绝。”晋楚遗流下了一丝眼泪,但是并不是她的眼泪,而是晋楚遗肉体的眼泪,此刻她感受到了这个身体的心酸与无奈。

看着流下眼泪的晋楚遗,褚纵冽一愣,晋楚遗最后半句似是撕心裂肺。

是他错了么,不该不信她么?

褚纵冽皱了皱眉,不语。

“你这样真的让我很失望褚纵冽,是,我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给我实权在这个府上呆下去,我需要你的保护。

但是你有想过么,如果我想加害与你,在黄沙中会给你铃铛在关键时刻不惜自己去救你?在你受伤的时候会竭尽全力来救你?如果我想害你,一路走来我有很多机会,为何我没有动过手你有想过吗?”晋楚遗有些愤怒,直直看着褚纵冽,眼里透着不甘。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作者:桑梓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夕再次穿越,她还也没反应时回来,就得做为和亲公主嫁人?逃,要得逃!但是谁能说她这次元空间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地是也不是派人来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地,你就放过我我好吗“誉王……你看咱们行军三日了……你不累我不累,士兵也累坏了……要不咱……休息休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