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1章 洞房花烛

时间:2021-06-11 19:16:06来源:谷朴文学网

晋楚遗体会到了站在金殿两旁的人目光中的上下打量,饱含了愠怒除了讽刺,好像都在等看她的笑话。是的,是的,魏国公主若在这大殿上闹出了笑话,那就是真正的滑天下之大稽。“圣是的,没错,魏国公主若在这大殿上闹出了笑话,那便是真正的滑天下之大稽。。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章节目录<<<

第11章 洞房花烛小说

晋楚遗感受到了站在金殿两旁的人目光中的打量,充满了不悦还有嘲讽,似乎都在等看她的笑话。

是的,没错,魏国公主若在这大殿上闹出了笑话,那便是真正的滑天下之大稽。

“圣上。”

正在此刻,便听到金殿之上有女子的声音,抬头看去就知,那是离国皇后的声音,又或者说,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这样身份的人才敢开口了吧?

“皇后怎么了?”

圣上年过五十,身子倒还算不错,两鬓的白发若隐若现的,回头看了一身华服的皇后一眼问道。

“陛下,两国和亲,实是国之大幸,但是祖宗规矩却不能忘。”皇后柔眸落在晋楚遗身上,看她一身凤冠霞帔,眼神中却下意识的露出了一抹……厌恶?

晋楚遗听着皇后的声音,心跳又快了许多。

“哦?什么规矩?”圣上一挑眉,看向皇后似乎对皇后说出来的话些许认可,大臣们无一人插嘴,好似都在瞪着皇后接下来的话一般。

“楚遗公主自入我离国境内,流言蜚语满城都是,臣妾想来应该还楚遗公主个清白。”

皇后看起来年纪不到三十,可这言谈举止之间透露出端庄,晋楚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皇后的眼神中带着敌意。

“皇后有什么好办法?”

只听到圣上开口问了一句,晋楚遗能感受到身边人的温度似乎都降了下来,包括她的心也好像被一起丢到了寒冰之中,这些人绝对不是好心,他们想让她在大殿上被证明,不是清白之身,这样魏离两国的契约就这样解了。

最重要的是,魏国会因此丢脸,一个没有贞洁的公主,让百姓知道,魏国皇族也不过如此。

“只需验一下守宫砂即可。”

皇后抿嘴一笑,理所当然的说道,没错,无论是皇族还是朝臣之家,成亲验守宫砂都是合情合理的,这最简单的却也是最残酷的。

“好。”

圣上盯着皇后,眼神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犹豫,可却还是点点头,抬了抬手对一旁的宫人叫了一声,说完这话,就见到几个宫人手中带着托盘,已把东西准备好带到晋楚遗身边来。

晋楚遗紧握着拳头,手心里沁满了汗水,却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慌张谁都帮不了她,包括身边这个即将成为她夫君的人。

“圣上。”

可也正是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听到身边的人喊了一声,这声音突兀的在大殿上响起,所有人都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盯着褚纵冽眼神中是一抹不解。

“冽儿,你怎么了?”

褚纵冽是圣上孙子,皇长孙,可却因自小习武,小小年纪便上阵打仗,如今与皇上也并不亲厚。

“这守宫砂不必验了。”褚纵冽淡淡的开口,面色从容不破,顿了顿语气又道:“楚遗公主与孙儿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究竟是不是完璧,孙儿一清二楚。”

他冷着脸色,动作是恭敬的,可身上的气势却好似早已盖过了大殿上的所有人,晋楚遗难以置信的朝他的方向看过去,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褚纵冽的口中说出来的。

“什么?”

圣上震惊,皇后却已经忍不住发出疑问,谁人不知誉王洁身自好,几个夫人入府多年可却不曾有一人与褚纵冽共度春宵,现在他竟然说晋楚遗已经是他的人了?

“哈哈哈,好啊,你这小子,这么多年来,朕还真当你没个喜欢的姑娘,没想到你看上的竟然是楚遗公主。”

圣上冷冷的瞥了皇后一眼,很快朗笑了出来,道了一声好,从上首的位置缓缓走下来,朝着褚纵冽与晋楚遗的方向走来,意味深长的望着褚纵冽说了一句。

“既如此,那就赶紧去行大礼,也省的外头的人风言风语。”

圣上手落在褚纵冽的肩膀上拍了拍,这动作与笑容意味深长,都让晋楚遗感受都了不同的以为,可却无法去揣测。

一日下来,晋楚遗的思绪好似一直停留在褚纵冽站出来说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回到王府里,所有侧妃打扮的规规矩矩的站定在堂前,不是因为他们承认了晋楚遗的身份,而是因为他们知道,褚纵冽在大殿上维护了晋楚遗。

如此宠幸只有晋楚遗一人有,没人敢太过放肆了,只能暂时承认了晋楚遗的身份。

“从今往后,本王不希望再听到任何的风言风语,王妃就是王妃,离国誉王府的正妃,她好说话不与你们计较,可本王睚眦必报,相必无人不知。”

褚纵冽坐在太师椅上,说话间握住了晋楚遗的手,这一动作让晋楚遗整个人都是一抖,难以置信的回头看了一眼褚纵冽,却很快又收回了目光,告诉自己要镇定下来,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重了。

让褚纵冽帮她说话,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是。”

只听到整个王府的侧妃、侍妾、下人全都跪倒在地,其中包括许多晋楚遗来时带来的陪嫁,也都难以置信的抬头看了一眼,在对上褚纵冽目光的一瞬间垂首下去。

当晚,才算是他们两人真正的洞房花烛夜,褚纵冽一身酒气进门来,可从步子上可以看的出来,这人没有喝多。

“那个……王爷大大,你喝酒了,要不你先睡,我……啊不对,臣妾在旁边守着您就行。”

晋楚遗急忙从床榻上跳起来,讨好的笑了笑,还伸手整理了一下床榻上的褶皱说道。

“今日是洞房花烛,怎能劳烦王妃照顾本王。”

褚纵冽微微挑眉,意味深长的望着晋楚遗笑了笑,说话时特意咬重了洞房花烛几个字。

“这……不麻烦不麻烦,我这个人从小就是这样的,不怕照顾人。”晋楚遗急忙摆摆手,一脸正色说道。

去你的!谁要跟你洞房花烛!

只是晋楚遗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就感觉手臂被人用力一扯,整个人朝着床榻的方向倒了过去,上身被人死死地压着,不是褚纵冽还能是谁。

摇曳的烛光下,衬托着两人的影子在窗棂上,晋楚遗被他禁锢在怀中,只看到他面具下的眼睛满是深沉,好似深不见底的溪水,也让人难以琢磨他的想法。

“王……王爷……臣妾怀有身孕……不宜行房事……”

晋楚遗张了张嘴,几乎是颤.抖的声音对眼前人说着。

晋楚遗真怕自己说完这话,被褚纵冽活生生的捏死。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作者:桑梓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夕再次穿越,她还也没反应时回来,就得做为和亲公主嫁人?逃,要得逃!但是谁能说她这次元空间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地是也不是派人来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地,你就放过我我好吗“誉王……你看咱们行军三日了……你不累我不累,士兵也累坏了……要不咱……休息休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