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7章 给他喂药

时间:2021-06-11 19:16:04来源:谷朴文学网

“你是谁?”晋楚遗皱了皱眉头,盯着眼前这女子诧异的问着。“我是誉王侧妃,刘夫人。”女子抿嘴笑一笑,说话的间朝床榻边走回来,这时晋楚遗才特别注意到跟在刘夫人身后,除了几个“我是誉王侧妃,刘夫人。”。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章节目录<<<

第7章 给他喂药小说

“你是谁?”

晋楚遗皱了皱眉头,盯着眼前这女子不解的问道。

“我是誉王侧妃,刘夫人。”

女子抿嘴一笑,说话间朝床榻边走过来,这时晋楚遗才注意到跟在刘夫人身后,还有几个女子,根据身份品阶不同,穿戴也各有不同,可以个个大半夜打扮的光鲜亮丽,争奇斗艳的,他们这是来干嘛,选美大赛吗?

“给我来人。”

晋楚遗阴沉了目光,只这一声,未见进门来多少人,只有一道身影朝晋楚遗走来,看清楚这人长相,不就是悍将卫的樱久?

“王妃有何吩咐?”

樱久腰间挎着弯刀,清脆的声音响起,同时对晋楚遗拱了拱手道。

众人再次哗然,樱久悍将卫,只听从誉王一人命令,自然也不必对除了誉王之外的人俯首称臣,可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捍卫将给人行礼问安。

“樱久,给我守在这里,从现在开始,任何人吵闹、触碰王爷、扰我诊治,都给我丢出去。”

晋楚遗眼神一一从侧妃和几个侍妾身上游.走而过,最后落在了刘夫人身上,她既然要做出头鸟,那就让她知道什么叫枪打出头鸟。

“王妃放心,有属下在,绝对无人造次。”

樱久年纪不过二十,长相英气逼人,因长期与男人无差的训练,有身为暗卫的冰冷与杀伐决断,说话更叫人震慑三分。

“樱久!你是不是疯了,你可是王爷的暗卫,怎么能听一个外人的?”

刘夫人听到这话在一旁怒喊了一声,原以为在瀛洲园外吃了瘪,这时候褚纵冽忽然病了,他们可以来为难晋楚遗,却没想到王爷最信任的樱久竟然站在晋楚遗那边?

“王妃不是外人,侧妃还是闭嘴吧!”

樱久目不斜视的站在床榻边上,手却一直按在弯刀上,好似这一刻谁敢上前,她就敢砍断谁的手。

说出的话更不给面子,一个王妃一个侧妃,足以见得两人身份悬殊,让原本想找麻烦的刘夫人不得不讪讪的闭上嘴,面上闪过一抹不甘心,却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王妃,药来了。”

晋楚遗总算处理好伤口,正要催促药怎么还没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丫鬟的声音,回头看去小丫鬟端着一碗浓黑的药汁赶过来。

“给我。”

晋楚遗伸手接过托盘里的药碗,看向樱久又道:“樱久,掰开他的嘴,我得给他灌下去。”

这药必须喝,先想办法让他把烧退了,现在看来伤口应是不会再有问题了,虽有毒素留在身体里,可后期若想清,也不是没办法,得先保住这人的命。

“不行,王妃,灌不进去。”

樱久费了大力气,可褚纵冽却怎么也不肯喝,看向晋楚遗,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悍将卫只有在褚纵冽的生命出现威胁的时候才会这么慌张。

“我来。”

晋楚遗皱着眉头,咬了咬牙,一口浓黑的药汁送到嘴里,苦涩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晋楚遗俯身双唇贴上褚纵冽的两片薄唇,将药汁一点一点送到他嘴.巴里。

一直到这人全都喝下去为止。

回过头才见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看着她,眼看着久久不曾回过神来。

“你们怎么了?”

晋楚遗不解的望着众人,随意抓了一块帕子擦了擦嘴角的药汁,说话时紧蹙的眉头也不曾舒展开来。

“没……没事……”

罗老摆摆手,话虽这样说,可那瞪大了的眼睛告诉晋楚遗,自己一定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

不就是嘴对嘴喂药吗,这若是在现代……有人需要做人工呼吸,大夫也是义不容辞的。

扔下了帕子到满是鲜血的铜盆里,晋楚遗又道:“这里留下几个人在外面守着,随叫随到那种,剩下的都下去休息,别在这跟个柱子一样杵着。”

她累坏了,刚睡了一天的精气神儿又消耗的差不多了,整个人几乎快要虚脱了扶着坐在了凳子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了看床榻上的褚纵冽,还没有睁开眼的意思。

“王妃,要不您先去歇着吧,这里有老奴在就可以了。”

罗老皱了皱眉,下意识的上前对晋楚遗说着,是为晋楚遗着想,更多的也是尽到自己作为一个下人本分。

“誉王今晚这里离不开人,我在这里守着。”

晋楚遗沉着脸色,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说话时嗓音已是沙哑的,却没有多说什么。

樱久打量着晋楚遗,差点忘了第一次见到晋楚遗时,自己也不喜欢她,可只因为平逢道一役,她便可以相信晋楚遗到这个地步吗?

当然可以,在平逢道上,他们可以绝处逢生,皆是因为晋楚遗的铃铛,悍将卫可以在漫天黄沙之中搜寻到褚纵冽的位置,凭借的不是双眼,而是耳朵,还有晋楚遗处理所有人伤口时的不分尊卑,她清楚的看到了晋楚遗的真心。

众人口中骂的楚遗公主,与人私奔,不守妇德,她倒不觉得了。

褚纵冽昏迷到第二天一早,晋楚遗等人也就在瀛洲园守了一.夜。

“咣当——”

晋楚遗正在睡梦之中,便听到了巨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正不满的要发作时,睁眼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正站定在床榻边。

“王爷病成这样,无人知道请大夫吗?”

眼前人冰冷的语气,扫视众人质问道。

“景将军恕罪,军医留在行军之中了,昨晚事发突然,来不及叫大夫。”

就听到一旁有小丫鬟上前来解释了一声,动作中恭恭敬敬的,可见在誉王府中,大多人是认识景墨烟的。

她是褚纵冽的副将,整个三国之中唯一的女将,却几乎战无不胜,是褚纵冽钦点的女将,景墨烟。

“哼。”

只听景墨烟冷哼了一声,抬手便掀开了褚纵冽的被子,盯着褚纵冽伤口上的纱布,就要伸手去解。

“你最好别动他,他的伤口刚包扎好一晚上,所有人守着他退烧也守了一个晚上,现在刚见了好,你是想让他伤口感染害死他吗?”

晋楚遗见她动作立即起身,沉着脸色盯着眼前人皱眉说道,只见本沉浸在困意中的晋楚遗,脸上带了些许的怒意。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作者:桑梓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夕再次穿越,她还也没反应时回来,就得做为和亲公主嫁人?逃,要得逃!但是谁能说她这次元空间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地是也不是派人来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地,你就放过我我好吗“誉王……你看咱们行军三日了……你不累我不累,士兵也累坏了……要不咱……休息休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