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刑天之狱 第九章 阴鬼令

时间:2021-05-05 04:35:37来源:谷朴文学网

载调制灵液里面的四个主材料之一。  不明白是这一次压轴戏的东西真的是太令人惊叹了,掏出这些东西来,想凭借这一次拍卖会会买进一个好价格。但是楚磷运气真的太好,一下子就遇到调制灵液的两种主材料。  但是这赤血芝可不像那蚀心草那样用途狭小,在刑天之狱里,因“下一件物品,赤血芝,生于火山口,三百年才能生长完成。通体血红,而且百年会形成一丝精髓在里面,拥有大幅度增强自身血肉之力。而这三百年的实在是其中珍品。低价五百灵石。”身穿青衣刘家的男子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只红色的灵芝。。

>>>《阎祸》章节目录<<<

刑天之狱 第九章 阴鬼令小说

  不过楚磷虽然对其佩服,也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毕竟跟三大势力抢夺东西,对楚磷是非常不切实际。

  “下一件物品,赤血芝,生于火山口,三百年才能生长完成。通体血红,而且百年会形成一丝精髓在里面,拥有大幅度增强自身血肉之力。而这三百年的实在是其中珍品。低价五百灵石。”身穿青衣刘家的男子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只红色的灵芝。

  楚磷听到这样东西,却差点从台阶上跳起来,原因无它,因为这赤血芝也是《寒苍骨魔》里面记载调配灵液里面的四个主材料之一。

  不知道是这次压轴的东西实在是太惊人了,拿出这些东西来,想凭借这次拍卖会卖出一个好价格。还是楚磷运气实在太好,一下子就碰到调配灵液的两种主材料。

  不过这赤血芝可不像那蚀心草那样用途狭窄,在刑天之狱里,因为都是血煞之气,造成各种功法缺失,在战斗中大部分只能靠自身,赤血芝反而因为能够大幅度增强自身血肉之力而用途非常广泛,况且还是三百年的草药,更是天价了。

  虽然楚磷知道如果用这三百年的赤血芝作为灵液的主材料一定会让寒苍骨魔实力增强不少,但是五百灵石,几乎相当于一件差一点的顶级灵器了。

  楚磷虽然想要,但也知道自己以自己的身价根本买不起,只能看看而已。

  最后却是被那个一开始买下了霸王枪的那个身材微胖的男子给买了下来,虽然奇怪他挺富有的,不但可以买下霸王枪,还有能力买下赤血芝。楚磷暗暗记住他,准备打劫。这种事情在破阵城几乎每个人都会做,不过恐怕大部分的人关注的是那个黄衣女子,毕竟那个黄衣女子买下的拍卖物品几乎是全场最多的。

  这样到也好,这样即使有几个人没有贪心作祟,而选择和楚磷选择一样的人,楚磷的压力也会减少许多。

  “好了,最后是这次拍卖会的压轴物品。”就在楚磷思考怎么样杀死那个微胖男子,并且消耗法力最少的时候,长方形桌子后面的身穿黑衣服散游盟的男子突然说出这样的信息。即使是楚磷也停止脑海里的想法,十分认真的望着长方形桌子后面的三名男子。

  三名男子分别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三个白色看起来十分精美的玉瓶、一枚黑漆漆好像铁制的古朴令牌以及一本已经发黄的而且有些残缺的古书。

  首先身穿红衣的血衣骷髅的男子从三个白色玉瓶中倒出红、黑、紫三种颜色圆滚滚的丹药,每种颜色各一颗。

  黑色的浓密的阴气像蛇一样盘绕在上面,而紫色的丹药散发出惊人的灵气,连坐在台阶上的人都感觉到铺面而来的灵气。红色,则是显现出一种腥红色,透出一股邪魅的气息。

  “这红色的丹药名为血爆丹,是一种那个服用后可以通过将自身血液燃烧,从而得到强大力量的丹药,甚至可能越阶杀人,不过使用后,自身会进入一段虚弱期。而这紫色的丹药,各位心里恐怕已经有数了吧,不错,正是紫蕴丹,紫蕴丹虽然是辅助修行的丹药,但它拥有着大部分丹药都没有的能力,就是抗药性极低,几乎可以一直使用下去,但这还不是紫蕴丹最厉害的地方。因为紫蕴丹非常精纯,药力强盛,一般都是用来突破瓶颈的。所以紫蕴丹被称为炼凡期神药,无论你在何时遇到炼凡期的瓶颈,一粒下去,就直接跳过,只有你拥有一瓶,就可以说炼凡期无瓶颈!”身穿红衣的血衣骷髅的男子说道。

  接着顿了顿,他又开口说道:“至于这黑色丹药吗,名为黑灼丹,人类无法服用,但却是这三种丹药里面最珍贵的了,因为他可以辅助鬼物升级进阶,各位这不用在下说了吧,我们修真之人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寿元了。我们因为这刑天之狱,修真功法稀缺无比,但是活人不可能被一抛尿给憋死,转换成鬼物,就拥有比大部分人类都要多的寿元了。如果加上这瓶黑灼丹,或许在人类身份走不通的道路,在鬼修上就可以成功。这三种丹药,每瓶只有七粒,低级一千灵石。”最后红衣的血衣骷髅男子大喊道。

  不得不说,这三种丹药的的确让人动心,楚磷也不例外,虽然明知道有夸大的成分,不过不得不说无论是爆血丸的可以瞬间提升自身力量从而可以越级杀人是爆发力,或者是紫蕴丹几乎无视炼凡期瓶颈的逆天能力,还是黑灼丹可以让人转化为鬼类从而提升寿元的诱惑力。都是让人没发拒绝的!

  自然下面的人更加火爆的欢呼着,不过一千灵石的天价,却让台阶上的这些人一个个好像在猫面前放了一个逗猫棒,让人心里痒痒的很。

  “一千五百灵石。”从上面雅间传出来了刘青御的声音,向是一盆冷水倒着所有人的心上,他们都明白自己没有机会了,就算自己有能力拿到手,也不可能保得住。

  “哼,一千五百灵石,就想将这些丹药收入囊中,实在太可笑了。两千灵石。”不过血衣冥女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的死对头太容易得到东西,本来加了五百灵石,已经是拍卖会开始以来,最高的加价了。

  “两千三百。”刘青御的声音再次冷冷传出,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血衣冥女的影响。

  “四千灵石,如果你能够比这价格多出一块,我就让给你了。”血衣冥女看到自己的话语对刘青御没有,也不废话,直接出到最高价,不是她没有那么多灵石,只是她的目标不是这样东西了。

  而且她虽然和刘青御看起来是势力差不多的首领,不过血衣骷髅毕竟只是强盗组织,根本不可能像刘青御的刘家一样那样可以靠着自家人经商得来利益。

  “四千零一。”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气他这位“老朋友”,刘青御竟然真的只多出了一块灵石,而血衣冥女却好像她说的一样,没有加价,同时也没有说出什么狠话,十分静悄悄的。

  不过怎么样,在血衣冥女没有继续加价和落雨老人也没有和刘青御继续争抢的意思。这三瓶丹药最终到了刘青御手里。

  “好,现在拍卖压轴物品的第二样物品,此物名为阴鬼令,是可以进入阴冥鬼宗入门测试的门牌。在座的如果在破阵城有十年以上的经历,都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都是恐怕在座各位大部分还不懂吧,所谓的阴冥鬼宗吧,在这里我为各位讲解一下,所谓的阴冥鬼宗,是正魔十宗中一,虽然在正魔十宗排名不高,但是却是最神秘的一个,传说擅长拘魂奴鬼之术,也精通一些魂术和控制类法术。他们的实力要比这所谓的破阵城的实力强大数百倍不止,他们虽然也是从破阵城出去的,不过他们已经可以排除血煞之气,自己形成一方天地的大力量,不过他们念记旧情,每十年,都会抛出大量阴鬼令出售。好了,废话不多说。五十灵石起价。”而身穿青衣的刘家男子拿着黑漆漆的铁牌说道。

  楚磷听到刘家男子说的话,一时消耗不了,不过大概也明白,破阵城不是没有人走出过,而是那些人觉得走出去了,就没必要回来,反而在外面建立了所谓的正魔十宗,但是却念记旧情,每十年发一次这所谓的令牌。毕竟楚磷只在刑天之狱袋子七年而已,更不会有人告诉楚磷这种事情了。

  不过楚磷听到这低价也是被吓了一下,竟然只要五十灵石就可以买下来了。不过看了看后面那些雅阁,几乎不为所动,楚磷思索了一会,才明白,恐怕这三大势力首领都曾经参加过这所谓的入门测试,不过没有人一个人通过。

  楚磷陷入了沉思,楚磷如果决定以后要修炼《阴煞玄魂大法》,只靠乱葬岗那些尸体,决定是不够的,而阴冥鬼宗竟然擅长拘魂奴鬼之术的话,肯定拥有大量尸体,如果能进入阴冥鬼宗,那么自己的功法就有可能一日千里。那么拿下这块阴鬼令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不过三大势力首领都没有本事闯过去的入门测试,自己凭什么闯过。

  虽然楚磷在思考,不过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也稍微一思量,就决定买下来了。

  “五十灵石。”

  “五十五灵石。”

  立刻就有两个人出价,正是那名黄衣女子和那个已经上了楚磷必杀名单的那个身材微胖的男子。

  不过两人一出价,就后悔了,因为他们发现,只要在场的人稍微一点双目透着精光的人,都是一副双手抱在一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六十灵石。”楚磷最终还是决定试一把,如果放过这次机会,他恐怕他以后后悔。

  其他人看过来,好像一副看冤大头的模样,虽然楚磷被他们看着也一脸不爽,不过好在面具带着。

  “六十五灵石。”突然对面的黄衣女子再次加价的说道,一副不相让的样子。

  “七十灵石。”楚磷再次出价,不过楚磷心里也是有点心痛,七十灵石也差不多是最后的积蓄了。

  “八十灵石。”

  “八十五灵石,和上次一样,如果阁下在出价,在下就决不跟了。”楚磷在一次使用上次对付此女的办法。

  “九十灵石,同样一招,没什么用。”可惜这次黄衣女子却没有上当,并且回击楚磷道。

  “九十五灵石。”楚磷却淡淡的说道,直接把先前说过的话给忘到后脑勺去了。

  “你怎么能这样无耻。”黄衣女子明显也是被楚磷的言而无信给气得有点脸颊发红,一脸生气的样子。

  “两位,不用争,令牌不知道有多少,一枚五十灵石就可以了。”就在这个时候,身穿青衣服的刘家男子突然接着从储物袋里面拿出数十枚一模一样的阴鬼令。

  说着,拿出两枚阴鬼令扔给楚磷和那名黄衣女子,然后按每人一枚的发了出去,不过楚磷和黄衣女子现在是一脸惊讶,他们本来以为这阴鬼令作为拍卖的压轴物品,应该只有一个而已,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难怪那些人不强,原来是人人有份啊!

  “好了,现在拍卖最后一样东西,传说中千兵王公孙千玄的主修功法《浮生兵邪》。低价三千灵石。”最后那名身穿黑衣的散游盟的男子拿出那本已经泛黄的古术说道。

  说起这千兵王,在破阵城虽然不说家喻户晓,但也是鼎鼎大名,原因无它,就是靠着一手排兵布阵而成名的!

  早年这千兵王不过是个帮别人养马的养马的,因为体弱多病经常被其他人欺负,不过此人倒也雄心壮志,一心成才,从小一直努力锻炼,每天晚上比别人晚睡两个时辰,早起三个时辰,一心苦练绝学。

  可惜上天并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感动,反而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厄运降临到他身上,他一次因为修炼剑法而忘了给马喂水,结果造成马主人在比赛中失误,马主人大怒,向千兵王要求赔偿,不过那时候的千兵王根本赔偿不起,只能成为马主人的奴仆。

  在马主人家里,情窦初开的千兵王认识马主人家里大小姐,一下子就被大小姐的温柔和美丽给俘获了。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千兵王的的真心最终没有感动大小姐,只能看着心爱之人做他人妇,不过千兵王只是默默的祝福。

  不知是不是上天要磨练千兵王,那位大小姐嫁过去不久,才发现对方根本就是风流债到处是的家伙,那大小姐苦苦哀求,结果被打断双腿,这事传到千兵王耳中,千兵王自然要为其报仇,他七次刺杀都失败告终。

  却并不是对方实力强大,而是家族实力强大,多次保其不死,千兵王在第七次刺杀中被俘,挑断手脚经。

  千兵王毅然决然放弃恢复经脉之法,开始学习御道之法,以以前养马经验为标准,训练傀儡士兵,最终屠灭那男子家族。

阎祸

阎祸

作者:阎帝极类型:玄幻魔法状态:连载中

人生干脆如蝼蚁般生存下来于世,干脆如飞蛾般逝去的。  踏往巅峰之路,一步的前进,是无数骸骨枯死。路上不断地选择放弃仁慈之心、善良真诚、同情……  只为走的更远。是否可以被抛弃一切,就能踏往巅峰。  站在巅峰之时,转身回眸过去的,是该哈哈哈哈大笑自己的失败,但是宛若癫狂的嘲笑创造与毁灭交织在这个宇宙,生和死每天都在上演,欢乐和悲伤不曾间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