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6章

时间:2021-05-04 15:01:14来源:谷朴文学网

在顔洛不不知情的情况下,沈静黎逃出了这个城市。沈静黎赶赴回与滨城相临的城市,接着坐火车回自己的老家蓉城,只短短的呆了三天,又离开了了蓉城,回去而已想看一下自己的沈静黎连夜来到与滨城相邻的城市,然后坐火车回到自己的老家蓉城,只短短的呆了两天,又离开了蓉城,回家只是想看一下自己的父母和还在上高中的弟弟。。

>>>《虐恋之绝爱囚妃》章节目录<<<

第6章小说

在顔洛不知情的情况下,沈静黎逃离了这个城市。

沈静黎连夜来到与滨城相邻的城市,然后坐火车回到自己的老家蓉城,只短短的呆了两天,又离开了蓉城,回家只是想看一下自己的父母和还在上高中的弟弟。

而顔洛第二天来到公司,沈静黎的座位是空的,一上午过去了,座位仍然空着,一天过去了,座位还是空着的。而当天晚上,顔洛又去了另外一个城市洽谈一个合作方案,这给沈静黎的离开在时间上提供了很大的宽裕。顔洛坐在飞机上听着他安排去监视沈静黎的人提供的消息,得知沈静黎根本没有小区时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电话拨过去是不在服务区内。顔洛认为也许是沈静黎受到惊吓而把手机关了,也没有太去在意,回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三天,确切来说是四天了,沈静黎的电话始终都没有接通过,也没有看到沈静黎出门,这让顔洛有些奇怪,按照沈静黎的脾性是根本无法办到的。顔洛在飞机场开车过来,就直奔沈静黎的住处。从门卫口中才知道,沈静黎已经离开四天了。把顔洛气得一拳打在派来监视沈静黎的那个人脸上。

顔洛有些崩溃,没想到那死女人竟然动作比他还快,这让顔洛有一些挫败。顔洛连夜派人来到蓉城,得知的消息却是沈静黎已经在昨天中午离开。别墅,顔洛倒在大床上,双眼望着屋顶庞大的水晶吊灯,紧抿的双唇,有些狠戾的眼神,可以看出顔洛的心情,“女人,居然越来越聪明了,即使这样,你仍然逃不出我的手心。”顔洛心底一个声音在叫嚣。

顔洛连夜把沈静黎的照片传真到分散在个城市中的在自己的部下,接下来的几天,仿佛全世界都在寻找沈静黎,而沈静黎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沈静黎这时候已经在一个离蓉城不远的风景秀丽的小城镇落脚,一来可以休息一下,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二来还能避开顔洛的眼线。

大半个月过去了,半点沈静黎的消息都没有打探出来,把在顔洛手下做事的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个弱女子,可牵动着好多人的饭碗啊!而顔洛似乎丝毫没有怪罪下来的意思,顔洛坐在办公室里,心却游离在千里之外,“女人,再让你逍遥几天,到时候你会回来哭着求我的!”

顔洛的话没错,沈静黎在三天后的一个上午她晨练后回到自己落脚的农家乐,眼睛瞥到摆在桌上的报纸,本来前进的步伐一下就停了下来。沈伟海三个字印在她的眼中,沈伟海是她的父亲。报纸的头版是“沈伟海挪用圣都公款两百万,现已入狱,等候审查”,沈静黎将整整一页的报纸看完,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沈静黎的父亲沈伟海是圣都名下的蓉城分公司做财务部的副经理,日子还算过得去。沈静黎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父亲竟会这般,她坚信这一切都是顔洛在动手脚,可她却不能不回去,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她飞似的拿了行李,结了帐,向蓉城奔去,下午四点多,她就已经到达蓉城,却在蓉城机场,被两个穿黑色西服,戴墨镜的带到一辆林肯加长车面前,一人将她的旅行箱提到后车厢了。一人将沈静黎塞到林肯车里。随后将车门关上。沈静黎面对这一切变故表现的很镇定,她知道是顔洛,她很规矩的在门边坐下,顔洛面容冰冷地坐在与她呈对角线的位置上冷冷地注视着她。车厢与驾驶位之间安装了隔音板,里面发生的事前面的人既看不到也听不到。沈静黎不敢看顔洛一眼。不敢说话,就这样僵持了两个小时,对于沈静黎来说,这是一段漫长而难耐的时光

时间久得让沈静黎以为顔洛保持那个姿势在作为上睡着了。她才有勇气抬头看一眼顔洛,顔洛仍然是冷冷地看着她,四目接触之间,顔洛是愤怒,沈静黎却是恐惧。她急忙又将头埋了下去,“你打算这样僵持到几时,你有时间,你父亲可没那么多时间等.”尽管早就知道是顔洛在动手脚,可听他亲口说出来,她还是有一些慌乱。而且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看着对面的女人还是无动于衷,顔洛一把将沈静黎扯到自己身旁,沈静黎没有准备,一下子就摔倒在座位上,有些无措的爬起来,还是低着头不说话,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对顔洛来说无疑是一种挑衅。

“你就是这么冷血的一个人嘛?沈伟海入狱了,你一点都不过问吗?”顔洛捏着沈静黎的下颌,力道之大,让沈静黎以为她的下颌骨被捏碎了。

沈静黎的眼泪早已夺眶而出,她用已经迷离的双眼望着顔洛,满眼的无助,顔洛有一丝的动容。“我还能怎么样,一切不是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吗?”顔洛一下子被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将唇覆上沈静黎的,没料到沈静黎的唇更是麻木,没有一丝感情。

顔洛恼怒的将沈静黎摔在座位上。

又是沉默得令人窒息的两个小时。

晚上八点半,他们已经到达顔洛在滨城的别墅。碧落·水阁,那个在滨城占领极为有利的地势,房价最高的别墅区。司机把沈静黎的行李箱提下来,然后开车离开,早就在门口等候的张婶看见两人下了车,过来把行李箱拿在手里。朝别墅里走去,沈静黎见状,急忙走过去,“张婶,我来吧!挺重的。”

“不用了,小姐,我来就行了。”

“给我吧!真的挺重的。”沈静黎将行李箱抢了过来,顔洛的眼神像利剑一样射向张婶,张婶急忙又把行李箱抢了回来,有些急道,“少爷,小姐,晚饭已经做好了。”说完不敢看沈静黎,等两人进入大门,赶紧跟了上去。

从进入别墅,到沈静黎沐浴完成,她都没有主动说一句话,而顔洛也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已经夜晚十点了,张婶早就去休息了,偌大的客厅只有他们两人,沈静黎根本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过来。”坐在沙发上的顔洛打破沉默,带着一丝霸道。

沈静黎还能怎样,乖巧的移到顔洛旁边坐下。刚洗完澡的沈静黎,着一件微薄的白色蕾丝睡裙,里面内衣是什么颜色都看得清清楚楚。沈静黎有一些羞赧,一直都低着头。

顔洛在毫无预警的情形下覆上沈静黎的唇,沈静黎不敢反抗,却也没有迎合,只是任由他吻着。顔洛的吻是毫无感情的。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一般。

沈静黎有些透不过气来了,她正准备推开顔洛,而顔洛就已经放开了她。

又是一阵沉默。沈静黎鼓起勇气问道,“阿洛,我爸的事你想怎么处理。”虽然知道这是顔洛搞的鬼,但是她还是不敢以责问的语气来问顔洛,代替的是有些卑微的请求。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沈静黎有些错愕,而顔洛已经拥着她朝楼上迈去。也许是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沈静黎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悲哀,很快的被隐藏。

又是痛苦的一夜,顔洛在沈静黎躯体上任意驰骋,沈静黎感到全身都快散架了,而顔洛还是没有丝毫的柔情,有的只是无情的,霸道的占有。沈静黎心中一阵酸楚,努力将快要决提的泪水逼了回去。

第二天起来,沈静黎醒来时已经是十点多了,身边的温度早已冰冷。她微微扭动一下身体,疏散的骨架让沈静黎有些提不起劲来。又在床上挨了半个小时,感觉稍微好了一些,挣扎着起了床。下了楼,来到客厅,张婶早已在此等候。

“小姐,少爷去上班了,吩咐说您以后都不用去上班了,好好在家休养。”沈静黎善意的朝张婶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虽然心里有些愤怒。可她不忍心对张婶发火,张婶也只是听顔洛的话来办事。

洗完澡出来,张婶已将早餐准备好,“张婶,撤了吧!我吃不下。”沈静黎想楼上走去。换了衣服,拿了包包,朝别墅大门走去,输入密码,显示的是密码错误,沈静黎有些奇怪,继续输入,接连三次,显示的还是密码错误。

沈静黎心中一下了然,有些无力的走回别墅,瘫软在床上,泪水夺眶而出。自己现在算什么,他的情人吗?为什么连基本的自由都没有了。

望着周围奢华的装饰,这是父亲兢兢业业,努力一辈子都赚不来的一大笔钱换来的。一个华丽的牢笼……

下午,顔洛回到别墅,看到躺在床上的沈静黎,一句话,让沈静黎仿佛跌入地狱,“这些天你就好好休息,下个周末我们就结婚,到时候就是沈伟海得到自由的时间。”沈静黎侧卧在床上,捂着头,再也没忍住,泪水决提而下。顔洛看见沈静黎的双肩微抖,去了书房

虐恋之绝爱囚妃

虐恋之绝爱囚妃

作者:夜色迷人类型:纯爱耽美状态:连载中

轩辕逸放下自己手掌,他是从来不打女人的,为何只要你关于黎儿,自己便会失去控制如此。望着墨子沁痛哭的样子,他感觉将近心疼,也许心早以他不在,要怎么痛。“小黎,还不起床呀!要上班了哦!”一个女子拉开卧室的门。是她的室友欧媚雪。一个网络作家,欧媚雪是一个勤劳的人,基本上是每日三餐都落在了她身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