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丘无垠

时间:2021-04-08 18:18:41来源:谷朴文学网

众人皆惶恐不安叩拜:“谨遵皇后娘娘教诲!”付靡颜腿都在发颤,付可馨果真了也不是以前的付可馨了,而如今的付可馨让她会觉得无比很陌生与恐惧。方惠玲但是一脸的崇拜,方夫人此时已方惠玲还是一脸的崇拜,方夫人此时已经彻底被白非月收买了,想着当今皇后果然非池中之物,再想想徐延施与卫国立两人,心中便料想这皇后或许真能改变当朝局势也不一定,毕竟自家老爷便是第一个变数。如此一想便也就不再拦着自家女儿肆无忌惮的目光了。。

>>>《凤弃离台恨碧霄》章节目录<<<

第27章 丘无垠小说

众人皆惶恐跪拜:“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付靡颜腿都在打颤,付子衿果然已经不是从前的付子衿了,如今的付子衿让她觉得无比陌生与恐惧。

方惠玲还是一脸的崇拜,方夫人此时已经彻底被白非月收买了,想着当今皇后果然非池中之物,再想想徐延施与卫国立两人,心中便料想这皇后或许真能改变当朝局势也不一定,毕竟自家老爷便是第一个变数。如此一想便也就不再拦着自家女儿肆无忌惮的目光了。

白非月恢复如常,又是一副笑意和熙的模样:“都起来吧。”

想来今日之事一出,有些尚书夫人该是知道回去劝劝自家老爷了,这皇后可不是个好惹的人物。

晚膳之时,白非月坐在主位,手执白玉杯,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今日是丞相大人的寿诞,众位大人不必拘谨,便当本宫只是丞相府的长女吧。”

一口饮下杯中酒,白非月将酒杯倒立伸出,一时间群臣敬酒。

坐于下座的付清游站起身来,手中执酒:“妹妹,哥哥出游一年有余,没想到回京之后你已尊为皇后,兄长在此祝你在宫中一路平顺!”

妹妹?白非月嗤笑。付家之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要脸,从前怎么没见你将付子衿放在心上,如今有利可图了便一口一个哥哥妹妹,还真是亲热得紧。

白非月唇角微勾,执起酒杯抿了口,继而不再理会他,朝着付云更道:“父亲四十大寿,本宫准备了份薄礼,还望父亲不要嫌弃才好。”

付清游本还尴尬气闷,却只见白非月手略拍了两声,一群穿着暴露的歌姬从门口拥入,莺莺燕燕身姿诱人。

尤其是那领头之人,更是卓然,有人将其认出来,皆是惊呼。

“那不是珑玉姑娘吗!?”

“你认得此女?”

“可不是吗?这可不是一般的歌姬,是上一届歌姬大赛的魁主,据说如今已是歌姬导师,不再轻易受人邀请出席表演。”

“是吗?”

“她的名声在回香城不输于回香城方家,皇后娘娘真是好大手笔啊。”

白非月余光撇向付清游,只见付清游看得眼睛都已经直了,那眼睛一眨不眨的,好似要当场将珑玉生吞活剥了一般。自古已来英雄都难逃美人计,更别说像付清游这样的风流之徒。

是的,付清游风流,及其风流,当初离家,说的好听是游历,其实是因为他将乐音阁的一名乐姬给玩死了。若只是个寻常乐姬便就算了,偏偏那乐姬竟是俞郡王心爱之人。平日里俞郡王有事没事便跑到乐音阁听曲,要说他自己都舍不得强势夺了人家的身子,结果这付清游一出手不仅强抢还把人弄死了,俞郡王怒上心头非要将付清游移交大理寺,后来还是付云更求御千寻出面才摆平了此事。

俞郡王御珏宇是先皇姐姐的孩子,因为长公主与驸马早逝,先皇便将其抚养在膝下,在其成年后更是封了郡王之位,可位份虽是在那,但说白了就是个有名无权的王爷,十个御珏宇还抵不上一个御千寻,大理寺自然不会给他面子。

白非月朝珑玉使了眼色,珑玉当即露出微笑,朝着前方盈盈一拜。

别说是付清游这般的人,就连付相亦是一脸垂涎,珑玉不是普通的歌姬,连天潢贵胄都要下帖邀请,对方还不一定会来的人物,今日竟然出现在他府中了。

“民女珑玉,见过皇后娘娘与各位大人。”

“珑玉姑娘请起,难为珑玉姑娘一路舟车劳顿,为了本宫父亲的寿诞专程从回香城赶来,本宫实在感激不尽。”白非月打着场面话。

珑玉又是行礼:“皇后娘娘折煞民女了,娘娘在回香城中帮助那些歌姬,免去她们因为县令阴谋而要被拍卖发卖的命运,珑玉才是应当感激娘娘。”

此言一出,众人皆明了。一时间赞叹白非月善举与珑玉重情重义的话语层出不穷。

白非月眸光一转,看向付云更:“父亲,珑玉姑娘千里迢迢来到京城,本宫想好好招待她几日,可本宫身处深宫,心有余而力不足,可否劳烦父亲代为招待?”

付云更还没来得及回话,付清游就等不及说话了:“妹妹此话就是客气了,珑玉姑娘本就是为父亲祝寿而来,自然应当要住在丞相府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白非月唇微微勾起,依旧看着付云更。

付云更自是颔首答应:“清游说的有理,这几日,珑玉姑娘便住在丞相府,臣一定好生招待。”

“民女多谢皇后娘娘,多谢丞相大人。”珑玉跪地行礼谢恩。

付清游再一次被无视,心中郁闷之气渐浓,他看向珑玉,眼中的贪婪如蛇如蝎。就算是为了气气付子衿,他也一定要得到这个美人,他是付子衿的兄长,到时候她再气愤又能如何?还敢为了个歌女弑兄不成!?

他不知道的是,付子衿不敢,可她白非月敢!

说话间,周围的乐器已然摆好,白非月一声令下,众乐师鸣鼓奏乐,歌姬随乐而舞,舞姿卓然,如轻烟飘渺,如灵蛇游走,如仙鹤轻灵。

珑玉看了白非月一眼,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白非月微微一笑,她轻舞飘扬。

一场寿宴很快接近了尾声,百官恭送白非月回宫。

丞相府门,毕春将一件外衣罩在白非月身上,白非月拢了拢衣裳,继而对身旁的秋其轻述了几句,秋其点了点头,往队伍后方走去。

“本宫先行回宫,父亲也快些回去吧,晚风凉,切莫着了风寒。”白非月继续道,“改天让兄长进宫吧,文地不行,至少也能进骁骑营训练一番。”

付云更颔了颔首,唇张了张,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是只道了一句:“恭送娘娘回宫!”

白非月的唇轻轻扯了扯,付云更,她已尽了付子衿的责,你不领情,便是你的事了。

回宫路途说不上长,却也不会短。黑夜浓浓,月头被一片厚厚的云遮住,令人见不到一丝光线,即便是人手一个灯笼,却也是令人觉得压抑十分。

毕春搓了搓手,将手放在唇边呵了口气,说道:“今年秋季似乎来得特别快,往年这时候还感觉不到冷呢。”

白非月笑了笑,并不言语。

毕春看向白非月,心中实然有些好奇秋其去了何处,却知道不该自己问的便不该问。

突然一阵冷风袭来,毕春浑身打了个冷颤,她看向白非月,正想问她衣裳可够,却见无数黑点从四面八方骤然涌现,正朝着她们快速聚集。

“娘……娘娘……”毕春惊惧开口,继而大喊,“快保护娘娘!快保护娘娘!”

白非月将鬓间的散发拢到耳后,眉目清淡——该来的,终归是来了……

暗卫与黑衣人纠缠在一处,没有人发现,在这浓雾之中,有一个男子正站立在一处民房屋顶,他冷眼望着无数鲜血落地,血腥味在空气中纵横,他却恍若未闻一般,只露出一双鹰眸的面庞显得异常妖冶,他盯着轿辇中的女子,双眉微微蹙起。

——她为什么不害怕?

她的目光让他感觉到熟悉。

蓦地!

白非月猛地回过神,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陡然交接,她笑了,他却震惊。

她竟然能够发现他!

诚然,白非月修为尽失去,能够发现他,不过是凭借着对他的了解以及敏锐的直觉。

丘无垠飞身落地,周围厮杀声一片,可他的眼中似乎只有她。

她眼中平静,只是看向他剑上的剑穗之时,眼波微动。

忽然!一瞬之间,恍若一阵风过,他已拔剑出鞘。

他缓缓将剑举起,直至指向白非月。

毕春惊恐不已,却还是抖着一双腿挡在了白非月身前。

白非月抿了抿唇,继而道:“毕春,你让开!”

“不!奴婢不让!如若娘娘有事,奴婢也是活不了的,倒不如……倒不如替娘娘死!”

白非月心中微震,这两个丫鬟几乎与付子衿一起长大,感情不可谓不深厚。

丘无垠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个小丫鬟也想替皇后死?也不看你自己配不配?”

“你这个贼人!如若皇后娘娘有事,皇帝陛下一定会为皇后娘娘报仇!你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毕春明明已经怕得要死,却还是拼尽全力大喊。

丘无垠眸光一冷,执剑而起,如雷鸣闪过,如风过无痕。

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让毕春甚至来不及闭上眼睛。

白非月在一瞬之间将毕春用力推开,毕春的头撞到马车轮轴之上,晕了过去。

迎面而上,只见白非月的瞳孔微睁,面色已是苍白,只是唇抿得死紧。

剑锋只差一毫就要刺穿她的喉咙,就在这一刻,她的声音如轻羽一般划过他的耳畔。

“丘无垠,当年雪岭梅峰之上,你可曾答应过我什么?”

他的瞳孔猛地睁大,手中的剑顺势已然收不住,他左手拍向右手,令剑锋偏转,右手受力吃痛松开了剑,可剑尖依旧在白非月的脖颈划下了细细的一条血线。

他捂着右手,继而猛地回首看向她:“你方才,说了什么!?”

凤弃离台恨碧霄

凤弃离台恨碧霄

作者:正月初九类型:历史军事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