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神秘男子

时间:2021-04-08 18:18:41来源:谷朴文学网

两个月后,白非月安然返京,这也幸亏了方阡俨的易容丹,啊好东西啊,还记得我那日方阡俨拿出易容丹之时白非月饥渴的表情。“除了么除了么?”方阡俨嘴角轻轻抽动:“这是“还有么还有么?”。

>>>《凤弃离台恨碧霄》章节目录<<<

第25章 神秘男子小说

两个月之后,白非月安然返京,这也多亏了方阡俨的易容丹,真是好东西啊,还记得那日方阡俨拿出易容丹之时白非月饥渴的表情。

“还有么还有么?”

方阡俨嘴角微微抽搐:“这是我临时炼制,并没有多余的了。”

白非月当即十分失望,方阡俨见不得她这副神情,旋即道:“若你需要,我炼制好之后命人送上京给你。”

白非月挑眉:“我可没钱。”

“……”方阡俨额上青筋暴起,“不收你钱!”

“这不好吧……”

“那你是不想要了?”

“嗯……你还是送我吧。”

珑玉随白非月入了宫,入宫后白非月曾问珑玉:“你说若是御辰泽看上你了你该如何?”

珑玉惶恐,冷汗都险些冒出来:“娘娘……你……”

白非月微弯着唇,眉眼微微阖着:“你不必惊恐,本宫不过随意问问,并无其他意思。”

珑玉陡然跪地:“娘娘,珑玉只求能够报仇,其他的事情,珑玉绝不会多想!”

白非月嗤笑。她还巴不得御辰泽看上珑玉呢。

御书房中,暗卫将此话告诉御辰泽,御辰泽却是笑了:“她真如此问?”

暗卫颔首不言。

御辰泽起身在案前踱步,不多时便是道:“去查一下珑玉。”他自然知道白非月不会收无用之人,如若只是因为珑玉与御千寻有仇的话,她绝不会让她入宫,她留着珑玉,一定是因为这个人有所用处。

御千寻此刻已经恨透了白非月,费劲心机想要找她的不痛快,是以在翌日早朝,他憋着一肚子气在朝堂之上大声谏言:“皇上登基已近一年,是否考虑开启选秀充盈后宫,皇嗣乃国之根本,望皇上早作决断。”

“臣附议!”

“臣亦附议!”

御辰泽冷笑:“朕登基尚未满一年,你们就讨论国之根本,是诅咒朕早逝不成?!”

“微臣不敢!”

群臣跪拜。

御辰泽不以为然,语气肃然:“况且朕的后宫尚有皇后,难道皇后就不能为朕绵延子嗣吗?!”

“这……”

“此事朕自有主张,无需再议!”

此事一出,众人总算是确认了,御辰泽再也不是他们以为的痴傻皇帝,群臣惶恐,一时在御辰泽与御千寻之间摇摆不定。白非月闻后冷笑不已,选择?他们以为,他们还有选择的机会?

凤宁宫中,日光透过明黄的窗纸印在白非月的脸上,柔细的肌肤更显光晕,三千发丝不过一丝带缠绕轻拢在身后,斜插一根细珍珠流苏银簪轻轻摇曳。她手拿一本典籍,正一页页翻阅着,粉色长裙倚地却不自知,御辰泽从门外走来,手指在唇边一指,示意无需通报,他轻轻拾起她的长裙,她回身,流苏晃动,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御辰泽怔在原地,白非月却是轻声道:“皇上在早朝上还真是威慑四方啊。”

御辰泽轻笑,坐在一旁。

夏莲端上一盘新鲜的葡萄,行了礼后便悄然而退。

白非月望着她笑了笑,继而看向御辰泽:“其实御千寻所言不假,你登基已有一年,是该选秀了。”

御辰泽的笑容一滞,心中有些许怒火:“你的意思是朕该答应他们?”

白非月又翻开一页纸,漫不经心道:“自然不是。”

御辰泽蹙眉,白非月却是笑了:“皇上如今根基不稳,选秀不是相当于给御千寻安插眼线的机会么,自然是不能答应的。”

“只是因为如此?”

白非月抬眼看他:“不然呢?”

御辰泽竟有些无言以对,是啊,不然呢,她是皇后,必须要有容人之量,待日后除去御千寻,朝纲稳固之后,他难道就不用选秀了吗?

她见他不说话,便合上书籍。

“皇上,说来,臣妾还有一事相求。”

“何事?”

“听闻宫中藏书楼有众多古籍,臣妾闲来无事,想去看看。”

御辰泽抿了抿唇:“你是皇后,宫中何处是你不能去的?”

白非月颔首,浅笑:“有皇上这句话臣妾就放心了。”

在西元国,除了罄竹先生的石渠阁,就属皇宫之中的藏书楼最为全面,白非月只希望里面能有关于她封印的些许线索。

藏书楼位于皇宫以南,有五层楼高,楼层犹如金字塔,塔尖是蜿蜒直上的龙头。此厢平日里人烟稀少,只有些许侍卫守卫,见到皇后娘娘驾到皆是惶恐接驾。

白非月让他们守在外头,只带着珑玉一人便进了藏书楼。

两人在里面待了整整一日,却是毫无进展。

白非月揉了揉眉间,手指拂过书架,突然,温热的触感慢慢侵上她的手掌,她闭着眼睛,还以为是珑玉:“珑玉,可找到了?”

毫无回声,她心中一惊,猛地睁开双瞳,一张如梦似幻的面庞印入她的眼眶。

那人满头白发,只用一根紫色丝带轻轻拢着,天蓝的瞳孔此刻正一瞬不眨地看着她,他眼中深邃如空,一股浓烈的哀伤从他的瞳孔中缓缓流连。薄厚相宜的双唇微微张着,似乎想与她说些什么,可是没有,他什么也没说。

他浑身恍若置身光晕之中,他缓缓伸出手,手指轻轻触碰她的脸颊,眼中似有依恋,他的另一只手上躺着一本白皮书,他将书递给她,继而整个人竟然凭空消失。

白非月伸手去抓,却是什么都没抓到。

回过神,竟已泪流满面。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难过……

珑玉的声音传来:“娘娘,你找到了吗?”

白非月连忙抹去眼泪,将白皮书藏至袖中,继而缓步走出:“还未找到,都找了一天了,今日便先到这儿吧,先回去休息,改日再说。”

珑玉见她神色不对,以为是为封印之事忧愁,便也不再多言,只是低下头道了声:“是。”

深夜,白非月起身行至隔间,月色朦胧,晚风冰凉,她的心跳如鼓。

点上烛火,她将白皮书轻轻打开。

她一页页地翻阅,可里面竟然空无一字。

白非月的嘴唇抽了抽……所谓的无字天书?

突地,她的心一股剧痛,她俯下身体,片刻后,却又毫无感觉。是封印发作了吗?

脑中纷乱如云,白非月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即将要破土而出,可每当她想要抓住它的时候,它却又立刻消失不见。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给她这本书?他能在皇宫中来去自如,甚至于在她的眼前消失,难道他是神阵师?下封印的人就是他吗?

这本书的玄机是什么?他不相信他会给她一本没用的书。

多日里,白非月用了无数种方法,火烤水淹,就是无法令这本书显现出一个字来。

白非月为此愁眉不展,御辰泽这几日却是神采飞扬。

“子衿,子衿……子衿!?”

御辰泽唤了数声也不见白非月有反应,其实也不怪她,自入宫以来甚少有人叫她付子衿的名号,连她自己都险些忘了自己如今正用着别人的身子呢。

回过神来,白非月蹙眉道:“有话就说,鬼叫什么?”

御辰泽有些莫名其妙,却也看出白非月心情尚缺:“你怎么了?七星阁数个情报点都被我们拔除了,你难道不高兴?”

都是她亲自设置的据点,被拔除也是意料之中之事,有何好高兴?

白非月暗暗翻了个白眼,口中依旧散漫:“自然开心,不过陛下也切莫因此掉以轻心,我们出手如此狠绝,御千寻定然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接下来,他必然会还手的。”

白非月说的没有错,御千寻实在是气的饭都快吃不下了,七星阁据点无故被发现,他才不相信是被御辰泽所发现,如若他能查出这些据点,那早该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再说这些据点是当初白非月亲自设置,照理说除了她和他自己以及七星阁的首脑成员,应该谁都不知道才对,可是如今是怎么回事!?再加上前段时间付子衿的所做作为,他实在很难不把这些事与她联系到一起。

自然,他联系的也是对的。

白非月在等着他的回击,也十分期待他的回击。御千寻,你可千万别让她失望才好。

七日后,丞相大人四十大寿,特向皇上请旨,奏折上隐晦道皇后娘娘因为江南赈灾还未回府省亲回门,此次四十大寿还望皇帝开恩让皇后娘娘回家一趟。

丞相大人都如此开口了,御辰泽哪怕再不情愿也得放人,再说人家父亲四十大寿想见见女儿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这人之常情在白非月眼中可不是常情,御辰泽与她说起此事之时,她正在用琉璃水壶浇着花,御辰泽说了半天也不等她应答,正要再问一遍之时,她散漫道:“皇上答应了?”

御辰泽颔首:“丞相大人这封奏折写得可真谓是呕心沥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朕是如何将你抢去的。”

白非月轻笑:“看来付云更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

对于白非月直呼丞相大人名讳这件事,御辰泽只当自己没听见,他眨了眨眼:“皇后此话何意?”

白非月不答反问:“皇上难道不好奇我是如何得知七星阁据点的?”

御辰泽抿唇不语,他不是不好奇,只是她不说他便不问,就好似她也从未问过他手中有多少底牌一样。

凤弃离台恨碧霄

凤弃离台恨碧霄

作者:正月初九类型:历史军事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