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封印

时间:2021-04-08 18:18:40来源:谷朴文学网

那日啊龙天气清,日头恍如鹅蛋一般高高地挂在天际,赤黄的光线玻璃窗树叶枝杈落在白非月的眼中,说出来本应是一个好日子,却被红色受到污染了整个眼球。无数的高阶武士从四面八方无数的高阶武士从四面八方不断暗涌而出,三千将士与其撕斗,却还有另一队伍直奔白非月,目光凶狠,好似要将她五马分尸。。

>>>《凤弃离台恨碧霄》章节目录<<<

第23章 封印小说

那日真是天朗气清,日头恍若鹅蛋一般高高挂在天际,赤黄的光线透过树叶枝杈落在白非月的眼中,说起来本该是一个好日子,却被红色污染了整个眼球。

无数的高阶武士从四面八方不断暗涌而出,三千将士与其撕斗,却还有另一队伍直奔白非月,目光凶狠,好似要将她五马分尸。

方阡俨与珑玉将白非月护在中间,无数的箭雨从空中射下,白非月咬着唇,无力感由衷而生,没有了龙姬,她似乎什么都不是。

突然!一柄箭羽从方阡俨的右侧骤然破空,刺穿了他的衣襟,他退后靠在白非月身上,白非月心中焦急:“方阡俨,你没事吧?”他可不能有事,他若有事最后陪葬的人可是她!

方阡俨白着脸摇摇头,只是划破了皮肤而已。

珑玉一人护着两人,一时不察,只见有一名黑衣刺客从上方直冲而下,对着白非月,可此时方阡俨正靠在白非月的身上,若这一剑刺下,或许他们两个人都要死!

白非月将方阡俨猛地推开,刺客的剑刺破她的左肩,血液顺着白皙的臂膀流下,在地上行成一朵血莲。

方阡俨目光冷凝,蓦然出剑将刺客一剑刺死。

他奔至白非月身前,眸中有一丝焦虑:“你……怎么样?”他是炼丹师,从来都是他救人,还不曾有人救过他,虽然如果她不推开他,她也是会死的,但无论如何,这恩情他是记下了。

白非月摇摇头,双唇已然毫无血色:“我没事。”白非月此刻真是无比后悔,是她高估了方家的暗卫低估了云门。

是的,这些人必定是云门的手下,云门佣兵遍布天下,自然要比御千寻的暗卫来的及时。

她倒是没想到,御千寻还真是看得起她,为了杀死她竟然派出如此多的人,少说也有六千有余了。

她以为凭借方家的势力,御千寻至少不敢当着方家的人动手,至少也要等到她与方阡俨分道扬镳之后,却没想到他如此着急,看这阵仗显然是连方阡俨也不想放过了,他在打什么算盘?等到他们都死了以后把什么责任都推给御辰泽吗?继而让方家加入他的阵营?真是无耻!

珑玉扶着白非月,轻声道:“皇后娘娘,不如让我……”

白非月咬牙道:“不行!”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暴露珑玉是阵法师的身份。

白非月的伤口很深,血液顺着手指滴落在地汇流成河,她的脸色苍白如纸,身体越发无力。

战斗还在继续,她的眼却已愈发朦胧。

突地,她整个身体猛地往下坠去,由于她突然地失力,珑玉一时竟也没扶住她。

“付子衿!”方阡俨惊呼,下一秒被下意识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白非月用力地咬着下唇,手指的指甲嵌进肉里,她拼命地让自己睁大眼睛,她很努力地看着方阡俨:“方……方阡俨,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让御千寻得逞!

方阡俨神思一震。

珑玉是知道白非月与御千寻有深仇大恨的,而她同样如此。是以她知道白非月的意思,可方阡俨不知道,看他如今的神色,该不是想歪了才好。可眼下根本没时间解释了。

珑玉正焦急万分,看白非月如此显然是支撑不了多久了,她绝对不能死,她若死了谁来帮她报仇!

思及此,她几乎要立马施展传送阵法。

可方阡俨比她更快,他将白非月安置在地上靠着马车轮,接着自己站起身来。

“惩戒之箭!”

说时迟那时快,方阡俨的额上忽然出现一块镶嵌红宝石的金属抹额,他的双手拉开,一柄若隐若现的紫色弓箭在他手中展现,他微微松手,一把长箭飞去数十米,所到之处惨叫声充而不绝。

珑玉张大了双唇——原来,方阡俨……竟然是一名召唤师!

无数的幻剑从他手中射出,召唤兽的箭羽自然威力无穷。

佣兵们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碰上了召唤师,眼中惊恐仓皇而逃,可没用的。

方阡俨的手中的箭羽突然变成无数把细针射落出去落在地上,所经之人无不惨叫痛呼,再迈出一步都是钻心之痛。

“救命啊!救命啊!召唤师饶命!召唤师饶命啊!”

若是他们早知道此处有召唤师,他们是死也不会来啊!

方阡俨早已经是杀红了眼,可便是此刻,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掌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白非月的声音已是无比虚弱:“留……留几个活口……”

方阡俨回过神来,他看向那些黑衣人,眸色冰冷,射出最后一箭之后,他身上的异色陡然消失。

他将白非月扶起,口中道:“斯宇,去找一匹快马来!”方才乱战之中,拴着马车的马早已被箭射中身亡,如今白非月的伤势不能再耽搁,必须立刻进城。

空气中突然现出一个人影来,斯宇背上背着箭袋,头顶一抹镶嵌着红宝石的金属抹额,脖颈上一条红色的围巾缠绕着垂至足跟,下身长满了白色的毛发,紫色的眼眸此刻一片玩味的笑意,如妖似魔。

“好容易让我出来一次,就让我在这荒郊野岭去找一匹快马来?你还有没有良心?”

方阡俨看向他,面无表情,神情冷肃。

只不过被盯了两秒,斯宇就受不住了。

“我去我去!真是怕了你了!”话落他便消失不见。

召唤兽的行程很快,应该来得及。

他从前襟里掏出一颗药丸来送至白非月的嘴边:“张嘴,这是止血丹,你吃下能好受些,只是伤口还要快些处理。”

白非月下意识便张开口,开玩笑,炼丹世家的药,不吃白不吃。

方阡俨的手指掠过她的唇,他只觉得一阵滚烫,药一入口,他便立即松了手,让珑玉扶着白非月。

珑玉看了眼方阡俨,眉头微微蹙了蹙,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在她看来,如果方阡俨能够帮白非月,那就是能够帮她,多一个召唤师帮手,这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大好事,只是……

斯宇很快就回来了,方阡俨让斯宇留下来看着赈灾的用品以及那些白非月要的活口,继而三人急忙快马入了五仙镇。

白非月清醒的时候,已是半夜子时。

方阡俨正坐落在前方的书桌前,手拿着一本厚厚的古籍,白非月眯着眼睛看了看,只模模糊糊看到了封印两个字。

“珑玉呢?”

她突然开口让方阡俨怔了一怔,他快步走至床前,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白非月愣住。

方阡俨却还未反应过来,直到他说完:“幸好,烧已退了。”才发现他的五指,此刻正贴在她的面庞上。

他立即撤了手,恍若未察一般回答了她的问题:“珑玉去熬药了。”

白非月颔了颔首,并未将方才的一幕放在心上。

方阡俨又道:“有一件事情,不知你自己知道与否。”

白非月挑眉:“什么?”

“你的体内有封印,你知道吗?”

“封印?”白非月凝眸,“什么封印?”

“我虽然是炼丹师又是召唤师,但对此类封印真是知之甚少,好在珑玉姑娘对此颇有研究,她说这是神阵师才能在人体内施展的封印阵法,平日里无论何人诊脉都看不出来,只是如今封印隐有龟裂之象,是以才让我在诊脉之时发现了一些不寻常之处。”方阡俨许是怕她听不懂,或是难以接受,故而解释地十分缓慢温和,这倒让这一路上已经习惯了方阡俨冷脸的白非月有些不习惯了,只是此时她也没心思去追究这些。

“神阵师?”要知道,像珑玉这般的阵法宗师都已经少之又少,几近灭绝,这神阵师又是从何处冒出来的?若要在有生之年修炼至神阵师,非神即魔。

方阡俨抚了抚额:“你不觉得这件事的重点不在于神阵师吗?”他当然知道神阵师几乎是不存在的物种,可关键是,重点不是这个啊!

“你是说封印吗?”白非月回神。

当然是封印!

方阡俨真想吼一句,可是他忍住了,此刻他面对的是伤患,还是救了他一命的伤患,是以他柔声道:“关于封印,你怎么想?”

白非月没有注意到方阡俨的异常,她此时想的是她为何会重生到付子衿的身上。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封印?那么,这个封印和她有什么关系?又是谁下的封印?为什么要下这个封印?若是封印破除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脑中纷乱如云。

她默了许久,却是说道:“方阡俨,你是个召唤师你怎么不早说?”这件事情连七星阁也没有调查到,可见隐藏之深。

“……”方阡俨此时有些跟不上她的节奏,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爷爷让我就当自己只是个炼丹师,方家在西元国已经足够引人注目,若让他人知道我召唤师的身份,恐怕……”

恐怕方家会和当年的白家一样,惨遭毒手。

“谢谢你。”不管方阡俨是为了他自己还是她才施展出的召唤术,总归是救了她的命。

方阡俨算是看出来了,白非月根本不想再与他谈关于封印之事。

凤弃离台恨碧霄

凤弃离台恨碧霄

作者:正月初九类型:历史军事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