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阵法宗师

时间:2021-04-08 18:18:40来源:谷朴文学网

她凝了闭目,笑道:“那便不举行吧,而已那些女子就切记拍卖会被流放回去了。”方阡俨颌首:“我是这么想的。”默了许久,直到已走出来府衙大门。白非月转过身朝方阡俨轻轻一笑:方阡俨颔首:“我也是这么想的。”。

>>>《凤弃离台恨碧霄》章节目录<<<

第22章 阵法宗师小说

她凝了凝神,笑道:“那便不举办吧,只是那些女子就不要拍卖流放出去了。”

方阡俨颔首:“我也是这么想的。”

默了许久,直至已走出府衙大门。

白非月回身朝方阡俨微微一笑:“在此已经耽搁了两日,下午我便要动身前往江南,还希望方公子能看好于士迁三人,等待皇上的圣旨下来,再行处理。”

闻及此,方阡俨却是蹙起了眉头:“没有了徐延施和卫国立,皇后娘娘一个人带领着三千将士,要如何去江南?”

白非月一愣,这她是没想过,因为这在她的认知里似乎从来不成为一个问题,更何况,御辰泽也来了……

想起御辰泽,白非月双眉微拢。这家伙要跟着她去江南么?那朝廷要如何?这里发生的事情不要多久御千寻就会知道,到时候他要如何?要跟御千寻正面撕破脸了吗?说实话,对于御辰泽手中有多少筹码有多少底牌她一概不知,但此刻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她有事,他也讨不到好。

方阡俨见她眉头紧锁,以为她是为了要独自一人下江南而苦恼,思及此,他下意识就脱口而出:“我陪你下江南。”

“嗯?”白非月回过神,“你刚刚……说什么?”

方阡俨亦是一愣,只是不过须臾便恢复如初,他淡然道:“方家在江南有些生意,受这次旱灾波及,多多少少有些影响,我原本就打算过些时候前去看看的,既然如此,不如与皇后娘娘一起,相互间也有个照应。”

白非月自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方家在西元国势力庞大,如果方阡俨能与她同行,她自然会避开不少麻烦,包括衣食住行。如此一来,也能让御辰泽安心回京,此事一出,他回去可有的忙了。

她正想点头答应,前方一道倩影蓦然出现。

珑玉还是昨日的衣裳,她眼下乌青明显,眸子却无比清亮。

方阡俨眉头一蹙,看向白非月。

白非月只是略微勾起嘴角:“珑玉姑娘,有何事?”

珑玉行至她的跟前,跪下行了个大礼。

“珑玉恳请皇后娘娘告知珑玉,当年墨颜姐姐死之真相!”

珑玉的头磕在石板之上,头上空无一件饰品,看来是匆匆而来。

白非月将她扶起,见她眼底血丝纵横,终是叹气道:“墨颜离开之时没有告诉过你什么吗?”

珑玉垂头:“她只说,让我今生切莫入汴京城,也不要攀附权贵,让我一定要活得比她洒脱。”

白非月越过她,眸子看向日头:“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即便我告诉你,你也莫可奈何,不如不知道。”

“为什么?!”她咬唇,“莫非,墨颜姐姐是被权势滔天之人所害?”

白非月转身:“是!不仅权势滔天,且无情无义,你若只是想知道墨颜是如何死的,我可以告诉你,但若是你想要替她报仇,恕我无可奉告。”

珑玉握紧拳头,黛眉紧拢,一双灵动的眸子此刻只有一片灰暗。

她默了片刻,却是突地上前握紧了白非月的手臂:“你会帮我的对不对!?否则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是需要我的对吗?只要能替墨颜姐姐报仇,我什么都听你的。”

白非月看向方阡俨,方阡俨行了个礼便退到一旁。

珑玉还是紧紧拽着她,泪水从她的眼眶脱落,眼底一片红色,更显得她苍白无比。

白非月笑了笑:“珑玉姑娘,你觉得你对我有什么用处?我说过了,那个人无情无义,你要靠美色来靠近他是不可能的,他虽然喜好歌舞,可即便你可以靠献舞抚琴进他府中,那又如何?他府中暗卫无数,自身亦是先天巅峰武士,你要如何报仇?”

珑玉无力的放下手,思忖良久旋即一副破釜沉舟的模样,她坚定道:“皇后娘娘,或许你不知道,我……是阵法师。”

白非月的笑意侵上眼底,她不知道?若是她不知道,她何必要如此逼她?

当年墨颜死后无故消失,她便猜测是有阵法师在从中作梗,后来七星阁多番调查,终于查出这个珑玉原来就是剑月少有的阵法师,但她还来不及告诉御千寻,便被他灭了口。

阵法师不同于其他,甚至比召唤师更加难得,召唤术是一种天赋,而阵法师不仅需要天赋,且因为行之阵法多是逆天之术,是以多以性命反噬,历史上活得最长久的阵法师也不过二十五岁,且还未修炼到阵法宗师便已归天。

而据她所知,这珑玉,可是个阵法宗师啊……多么难得,这要有多大的天赋和生命力。

“江南干旱重灾,我午后便要立即动身前往江南,此刻已近午时,我所剩时间不多,若你相信我,便等到我回程之时再与你详谈,在此之前你便好好待在回香城。”白非月似是劝慰,眸子里却是一片金光。

果然,只见珑玉猛地摇头:“我随您一同下江南!我一刻也等不了了!我调查此事已有两年有余,可什么都没有查到,我不能再等了!”

作为剑月第一情报组织,七星阁早已将所有痕迹都抹去地干干净净,你当然什么都查不到。

白非月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片平静:“珑玉姑娘,你可想清楚了?”

“我既然已来找你,自然是已经想地清清楚楚,你这一路上定然不会太平,在这回香城他们没有害死你,之后一定还会再找机会下手,我虽然武艺不高,但绝对不会给你拖后腿。”其实珑玉想说的是,若是你死在去江南的路上回不来了那怎么办?她岂不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了?

白非月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她目光转向方阡俨的方向,话语平平:“方公子也要与我同行,若他同意你随行,我便无话可说。”

后来自然是遂了珑玉的愿。

实然,在白非月的计划中,与她同行的应当只有珑玉一人,这方阡俨只是个意外之喜,可珑玉不知道,当即谢天谢地,白非月只觉得一阵好笑,却也愈发觉得她可怜。珑玉自小孤苦无依,墨颜对她来说如姐如母,想来当初她到底为了御千寻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回到县令府,御辰泽早已等候多时。

白非月当即开门见山:“午后我便动身,你也快些回京吧。”

御辰泽却是蹙眉:“你一个人要如何前往江南?”

“方家知道吗?”

“回香城方家?那个炼丹世家?”

白非月颔首:“方家少爷方阡俨正好也要下江南整理那方受损的产业,便随我一同前去,还有上一届歌姬大赛的魁主珑玉姑娘,也一起随行。”

御辰泽微微愣神:“那个方阡俨也就罢了,珑玉姑娘是怎么一回事?”

白非月挑眉:“有意见?”

御辰泽下意识道:“没有。”说罢却是自己黑了脸。

顿了一顿,他还是道:“我不放心。”

“不放心?方家家大业大,方阡俨是方家独苗,此番出行必定是万般保护,我便也能稍稍受到些许庇佑,你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御千寻微有些噎住,他能说什么?要他说他不是不放心她的安全,是不放心方阡俨那小白脸?

见他沉默,白非月疑惑道:“难道你还怕我把你赈灾的粮食私吞了不成?”

“自然不是!”真真是百口莫辩。

白非月白眼上翻:“那便快些回京去,此番受挫必定让御千寻恼怒万分,你可要做好准备,还有户部尚书的位置以及威武将军的兵符,你都要妥善处置,萧然君是个可用之才,军事方面你倒是可以培养他,至于户部尚书这个位置,我想你自己心中也是有数的。”

御千寻自然知道他必须立即回京。

沉默良久,他只得闷闷道:“你一路小心,我会派暗卫暗中保护你,还有一月的行程,你到了江南切记要给我写信,别让我太担心。”

“你放心!肯定误不了你的事。”

御千寻被她这样一说,心更是堵地厉害了,当即挥袖而去,身后的福来愣了一愣连忙跟上。

白非月不明所以,便也没放在心上。

午后,浩浩荡荡的队伍终于又踏上了下江南之路,马车之上,珑玉一面听着白非月述说当年墨颜是如何被逼进了太子府,又是如何被太子侮辱,最后又是如何死于非命。

她泪流满面,心中梗滞,泣不成声。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珑玉是墨颜的软肋,墨颜又何尝不是珑玉的软肋。

当年御千寻用珑玉威胁墨颜,今日她用墨颜之死引诱珑玉。

想到这里,白非月的心突然有些不好受了。

白非月向来不会安慰人,是以便也就任由她哭泣发泄。

马车之外,方阡俨骑着马与马车并行,白非月明明知道他就在车旁,却还是与珑玉说了那一段往事,她是故意的?为什么?

方阡俨想不通,也不愿意去深想,有些事情,他没必要去知道。

而在半个月之后,军队在穿过一片树林之时,终于遭到了袭击。

凤弃离台恨碧霄

凤弃离台恨碧霄

作者:正月初九类型:历史军事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