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挫败

时间:2021-04-08 16:12:06来源:谷朴文学网

四人各怀心思地喝着闷酒,谁也也没吱声,一直到乔邃的手机再度响了。他站站起身听了一会儿,就去了书房,再出时,了换好出外的服装,手上拎着那台手提电脑,边走边说:他站起身听了一会儿,就去了书房,再出来时,已经换好外出的服装,手上拎着那台手提电脑,一边走一边说:“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你们有什么打算?”。

>>>《倾我所爱去寻你》章节目录<<<

第30章 挫败小说

四人各怀心思地喝着闷酒,谁也没有吭声,直到乔邃的手机再次响起。

他站起身听了一会儿,就去了书房,再出来时,已经换好外出的服装,手上拎着那台手提电脑,一边走一边说:“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你们有什么打算?”

三人面面相觑,这个家是乔邃的,现在主人自己要走了,客人哪好意思留下。苏男和张真理都看向了艾莉莉,按理说她算是半个主人,有这个决定权。艾莉莉当然明白,但她不敢,乔邃这句话里没有半点让她做主的意思,赶紧站起身,撒娇道:“我也得回去了,明天还有通告呢,不能再熬夜了,否则黑眼圈又出来了。”

于是大家纷纷起身告辞。

“真理,我不顺路,麻烦你送一下莉莉。”

“没问题。”如果这话说在十分钟之前,张真理肯定不同意,如今倒有些求之不得,此时的他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苏男。

“那苏小姐,怎么办?”艾莉莉问道。

“没事,我打个车就好了。”

艾莉莉立即说道,“那不行,这么晚了,你又没有开车来,一个女孩子太不安全。”说到底,苏男是她的客人,再加上合作关系,不能轻意怠慢,“真理,我们还是先送苏小姐吧。”

未等张真理回应,乔邃抢先答道:“那太绕了,我已经让司机过来处理。”

艾莉莉不敢再多说什么,四人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此时乔邃的司机还没到。张真理和艾莉莉先开车走了,留下的两个人一时都没了言语,地下车库本来就空阔幽静,灯光昏暗,此时夜深人少,就更显得阴森可怕。

苏男只觉得凉梭梭的,有点冷,不自觉双手拢向手臂,不安地转头看了一眼乔邃,这个男人全身都没入在黑暗中,看不真切,只有手上那根香烟在夜色中一明一亮。苏男很不喜欢这样的氛围,连空气都变得压抑,不由开口道:“乔董,还是不麻烦了,我自己上去打车吧。”

乔邃扔掉手上的香烟,伸出一只脚用力踩了踩,熄灭了烟头,“我送你吧。”

“不用了,谢谢。你还有急事,先去忙吧。”

乔邃不管不顾的上了自己的车,打开车门,盯着不远处满脸戒备的女人,眼睛充满了不屑,“就这点胆量,也配跟我斗?”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明不明白,你自己最清楚。”乔邃收回视线,开起发动机,眼睛不再看她,“这个时候肯定打不到车,我的司机估计也不会来了,要不要上车,你自己看着办。”

苏男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乔邃的安排。没有任何迟疑,她立即上了乔邃的车。

苏男有一个特点,懂得审时夺势,不会固执到底。

“不害怕了?”女人如此快速的妥协倒出乎乔邃的意料。

“你如果想害我,不会笨到以身涉险。”苏男耸耸肩膀,调侃道,“所以,今晚我一定会很安全。”

乔邃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未置可否,“住哪儿?”

苏男迟疑片刻,报出了一个地名,“松花路桃花源小区。”

乔邃没有答话,也没有开车,握在方向盘上的一只手,有意无意地敲击着,在夜色中发出“嘟嘟”的响声,过了一会儿,语调阴阴地说道:“你相不相信,你住的地方比你的男人更容易查到。”

苏男猛得抬头看着他,墨黑的瞳仁之中划过一丝涟漪,继而又归于平静,再低下头去时,

小声说道:“夏仁港路时代倾城小区。”

一路上,俩人无语,直到小车停在了苏男的公寓门口,乔邃也没有说一句话。

苏男下了车,转身道:“谢谢,乔董。”

乔邃眼皮都没抬一下,径直开车走了。

苏男愣在了原地,有点摸不着头脑,本以为乔邃绕了这么一个大圈,一定是有重要的事

跟自己相谈,或警告,或威胁,或直言不讳,没曾想结局会这样,再想想如玉山庄的那个报价表,也是白折腾一晚,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眼瞅着四周的黑暗和寂静,更觉孤独和无助,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抬起的双脚沉重无比。

突然,夜色中响起汽车的鸣笛声。

苏男心房猝然紧绷了一下,呆立片刻,直到重新整理好情绪这才转过身,看着车里走下

来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得近了,才发现不是乔邃,而是安啸,不由惊呼道:“你怎么在这儿?”

安啸看着她,神情复杂,“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苏男突然无言以对,摇摇头,一脸的沮丧,“我又浪费了一次机会。”

“这个男人狡猾的像只狐狸,警觉性很高,”安啸说到这,停顿片刻,安慰道:“你不用自责,一般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们,到底有什么过节?”苏男一直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安啸没有回答,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红色的香烟,点燃打火机,低下头对着火苗深吸了几口。苏男借着火光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眶里有些东西在流动,似乎在极力掩饰情绪。

这是她今晚第二次看到男人在黑夜里吸烟,烟头的火星一明一亮地闪烁,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车库里的那一幕。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同样站在夜色里,同样无声地吸着烟,给她的感觉却大不一样,乔邃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而安啸却像一个哑谜。

苏男见他无意回答,也没了兴致,此时正站在风口下,身子越来越冷,“天色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

安啸瞧了瞧她畏寒的模样,“去我车里坐一下吧。”

“不了,我有点困。”

安啸脱下自己的西装,不容分说给苏男披上,见她有些抗拒,低哑道:“陪我吸完这根烟。”说完并未退下,两人挨得很近,苏男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今晚的情绪也很低落。

“我妈妈~”安啸突然停顿,转过头去,似乎难以启齿。

每个人心里都有些禁忌不能跟外人说,苏男有些于心不忍,拍了拍他的手,“回去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安啸顺手拉住了她,“你不是一直好奇我跟姓乔的关系?想听吗?”

苏男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我妈妈~在你这样的年龄时,遇到了一个男人,他就是乔邃的爸爸,乔子东。”这个话让苏男大吃一惊,原以为是他和乔邃之间的情仇,没想到是上一代人之间的恩怨。“他们俩好过一段时间,却被乔家的老爷子拆散了。因为那个时候,乔老爷子已经帮儿子物色一个儿媳,就是乔邃的母亲,张亚萌。”

“他们俩分手了?”

安啸点点头,“然后我妈在另一个男人的追求下,没多久就结婚了。可是……这个男人无意中发现他们俩仍然藕断丝连,俩人关系开始恶化,我妈却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苏男眼瞧着他神色异样,已经明白过来。

“这个男人认为自己戴了绿帽子,我妈却坚持要生下来,俩人越闹越僵,终于离了婚。孩子生下来时,乔子东的妻子张亚萌来医院探望,她以孩子相威胁,逼得我妈不得远走他乡,过得穷困潦倒。”

苏男不用想都能猜到,孤儿寡母在陌生的城市生存是多么的艰难。

“她临死时,我在部队,身边没有一个人~”安啸说不下去了,连连猛吸了几口烟,黑暗中的红光亮了许多,甚至可见几缕淡淡的青烟飘逸而出。他突然抬手朝空中弹了一下,那缕红光随即划出一道弧线,恰好掉落在不远处的垃圾箱里。

过了半晌,俩人都没有说话。

最终还是安啸开了口,“我的故事讲完了。”

苏男下意识的点点头,“你恨他们?”

“是,”安啸眼眸深寒,“如果不是他们,我妈不会走到这一步,最后~客死异乡。”

“可是,乔子东夫妻俩已经死了。”

“父-债-子-偿。”

“可万一,你爸爸是?”

“不可能。”安啸断然摇头,“绝对不会是乔子东,否则我妈肯定会有暗示。”

苏男突然没了声音,原来自己和这个男人竟有如此相似的经历,连想法都一样。此时再看他,竟多添了几分亲切感,也或许是同病相怜的原因吧。

安啸自嘲道,“这种剥光自己的感觉,有点别扭,很不习惯。”

“为什么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安啸茫然的摇摇头,“或许是你刚才的那个表情,触动了我。”

苏男点点头,今晚的他很真实,真实的就像另一个自己。不免柔声说道:“今天你也很累了,早点回去吧。”说完准备脱下西装还给他。

安啸双手按住了她,“有点凉,穿着吧。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睡一觉。”突然上前拥她入怀,耳旁传来呢喃有力的声音,“这条路上你不会孤单,现在多了我一个朋友。”说完,不等苏男回话,已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苏男定眼望去,黑眸清亮如洗,直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这才转身进了单元门。

很快,小区院子里又恢复一片平静。

昏暗的灯光斜照在平地上,露出一片片光晕。阴凉的微风隐隐的吹着,两边的大树时不时轻甩着树枝,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隐藏在墙壁后面的男人慢慢走了出来,远远看着苏男在楼道里拾级而上,感应灯在她身后一层一层自动熄灭,只留下一个拉长的苗条身影。

男人转过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高倍摄像机,咧嘴笑了笑。

或许是站得时间太长,似乎感觉很累。男人活动了一下肩膀,又左右晃了晃头,转身走向路边一辆毫不起眼的小车,坐了进去。不一会儿,车灯照射前方,小车也随即消失在绵绵不尽的夜色里。

倾我所爱去寻你

倾我所爱去寻你

作者:方莹类型:穿越重生状态:连载中

一个的美丽的更年轻女子,怀着着不为人知的过去的和精心编织成的复仇计划,本来淡漠的心,却遭受了爱情,牵出了一个掩藏二十多年的惊天秘密。魔鬼与天使的博弈,真正的爱情与恩怨的对抗,因为这是离别的地方,她从心底里厌恶这两个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