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不入眼的饭

时间:2021-04-08 14:22:28来源:谷朴文学网

“你这个不忠不孝女居然问我找你有什么事情!”卢红玉怒目相视着姚兮。姚兮脸上也没任何的变化,她早了养成了,养成了这种态度,只但是上次许旻内心的那种怕占时超过2了自己姚兮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她早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这种态度,只不过刚才发自内心的那种担心暂时超过了自己内心中的这种习惯,所以在那一刻她忘记了,剩下来的只有担心。。

>>>《难逢相恋时》章节目录<<<

第30章 不入眼的饭小说

“你这个不孝女竟然问我找你有什么事情!”卢玉莲怒目而视着姚兮。

姚兮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她早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这种态度,只不过刚才发自内心的那种担心暂时超过了自己内心中的这种习惯,所以在那一刻她忘记了,剩下来的只有担心。

“你爸早年过世,我一个人把你们姐妹两个人从小拉扯到大容易吗?尤其是你,你自己说你给家里面摸了多少黑,还没有结婚就已经把孩子生出来了,你看看你姐姐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让我操过这份心,嫁了个好男人,生活现在过的是顺风顺水的,你能不能和你姐姐学学好,别一天给我丢人现眼行不行!”卢玉莲喋喋不休,训斥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里面。

姚兮心中直觉得可笑,自己丢人现眼?

从小的时候开始,卢玉莲对她的态度就让她觉得十分奇怪,但是当时那么小的她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可能自己是什么地方惹了 卢玉莲不开心,一直以来她都是竭尽全力想要做最好的那一个。

可是渐渐的她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她不是傻瓜,所有一切情感她都可以感受出来,卢玉莲格外的偏心眼儿是她知道的事实,而且总是来贬低她来抬高姚莉莉。

她不想要过多的争辩,不咸不淡的开口:“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没有必要耽误两个人的时间。”

卢玉莲走到一个白色的冰箱面前,从冰箱上面拿出了一盒烟,顺其自然的拿出来了一根,点燃,然后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吐出来。

姚兮眼神中发自内心不自觉地厌恶之情,她不喜欢闻香烟的味道,可是卢玉莲在麻将场早已经学会了抽烟这样技能,并且烟瘾十分不小,七七在的时候丝毫不注意小孩子的健康成长想抽就抽,现在在姚兮面前更加是理所当然了。

“给我钱。”卢玉莲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开口:“要不是因为你当时不来我现在怎么会让你给我钱,那个时候我的手气正兴旺,你要是及时给我送钱我现再也不会跟你要。”

姚兮忍不住的勾起嘴角笑了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微笑她到底是在笑卢玉莲还是在笑自己。

卢玉莲话里话外透漏着满满的对自己的嫌弃之意,现在要从自己这里拿走钱依旧还是要把自己训斥一番,贬低一番之后。

明明是她自己把钱全部都输掉了,而且自己走之前刚刚给了她一些钱,想都不用想定然是花的一干二净,反而说是自己耽误了她挣钱的好时机,如果真的挣钱她怎么会想要见自己,真是蛮不讲理,可笑至极!

“你要多少?”姚兮不想再耽误下去,时间就是金钱,七七还在家里面等着她回去。

明明这里才是自己实实在在的家,可是她在这里却一点点都闻不到家的气息。

卢玉莲吸了一口烟,吐出,皱着眉头道:“有多少给我多少,对了,虽然你从家里面已经搬出去了,但是我丑话先说在前面,每一个月还是要给我赡养费。”

姚兮再也忍不住由自己内心的委屈所产生的愤怒,可是她还是隐忍住了:“赡养费多少?”

“一万。”卢玉莲怡然自得开口道,整个人把沙发上的各种杂物向旁边拨了拨,腾出来一个空位置,整个人靠在沙发的背上。

姚兮面漏吃惊,吃惊中带着满满的愤怒,再也忍不住的道:“一万?你觉得我每个月从哪里给你变出来一万块钱!不管怎么说七七都是你的亲外孙女,她还那么小,难道各方面都不需要花钱吗?我从这里搬出去哪方面不需要钱?”

姚兮心中很清楚自己账户里面还有多少钱,可是那些钱还不知道自己要维持到什么时候,她现在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不得不做长久的打算。

最重要的事情是她相信卢玉莲十分清楚自己的现状,没有接这一单之前她都快要揭不开锅了,所以才迫不得已去见了她这辈子最不想要见的那个男人——顾辰生。

就是因为她心里面清楚卢玉莲心里面对于自己的经济状况一定是了如指掌,所以才觉得愤怒,心寒的愤怒!

她对她从来只会作出雪上加霜的事情,这才是每一次可以真正伤害到她的地方。

“关我什么事情?没有钱你不能去挣吗?不然你去找七七的生父,让他给你,在法律上你赡养我是你的义务。”卢玉莲十分淡定。

姚兮深深的洗了一口冷气:“五千,爱要不要!”

要是按照卢玉莲说的做下去,姚兮相信过不了多久自己和七七的生活就会过不下去,五千在这个城市,对于卢玉莲一个人来说生活绰绰有余。

卢玉莲瞬间变脸,手里面的烟一掐,瞬间站了起来:“你自己想清楚,你要是不给我应给的数目,我可不确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让这片邻居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货色,在外面不清不楚的生了一个小野种回来不说,该给你母亲的生活费也不给,到时候留给你的只有左邻右舍的唾弃。”

姚兮懒得再听下去,并且自己多说无益,她转身走向自己和七七前两天居住地那个房间里面,随便拿出了一个行李袋再装了一些东西,而卢玉莲依旧在姚兮的耳边喋喋不休着。

收拾好行李的姚兮伸手拿出自己的钱包,留了一张自己一会儿的车票钱,剩下的都放在一个还算比较干净的桌面上,不咸不淡的开口:“我手里面暂时只有这些,剩下的我会再给你送回来,如果你还是觉得不够,就去找你引以为傲的大女儿吧。”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卢玉莲一看,刚才因为要钱微微收敛起来的坏脸色瞬间漏出,破口大骂:“你个不孝女,就你这个样子哪个男人敢娶你,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姚兮隐隐约约的还听到后面的声音,再后来,她逐渐听不到了。

时至今日,她早已经不在乎别人会对自己有怎样的议论纷纷,她现在只想要保护好自己,还有自己的孩子!

没有过多的多想,姚兮出门拦截了一辆车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目的地——田园牧歌。

“辛苦你了,明天我会找保姆。”回到宋莹莹家里面的姚兮一脸疲惫之意。七七早已经睡着,她在附近的快餐店买的吃的早已经凉了,七七一口也没有吃到。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宋莹莹脸上也带着困倦之意,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

姚兮摇了摇头:“我明天会把费用打给你?”

“费用?”

姚兮从沙发上坐起,手中的硅胶放在身旁的地方:“房子的费用。”

宋莹莹满不在乎:“我又没有说要租给你,我是让你们先住,而且房子里面有些东西还需要你买,很多生活用具都是不全的,这些你负责就好了,至于别的就不要提了。”

“那些是我必须的开销,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和七七就不在这里住了。”姚兮坚定。

她不去问宋莹莹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现在住在这种相当不错的小区里面,虽然这里的房价昂贵,但是它整个小区的配置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宋莹莹在这里,两个人相互也有一个照应,所以考虑再三,姚兮决定暂时就住在这边。

“好好好,你说了算,但是我也有我的想法,只需要掏市场价的百分之五十就好了,这个房子我来的也容易没有花什么钱。”

“那我改天请你吃大餐。”姚兮知道再说下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那样的话自己反倒有一些没有必要的较真了,剩下的钱她可以在平常的日子里面花给宋莹莹。

“那我只好期待你的大餐喽。”宋莹莹十分放松的一笑:“什么时候搬?”

姚兮若有所思,她最近几天肯定是要每天去庄园里面打卡的,那个小少爷刚刚大病初愈,自己不在不合适,可是她总要有休息的时间吧,总不能让宋莹莹一直帮自己照顾七七。

对了,明天不是星期五嘛。姚兮猛然想到:“明天吧,我确定一下。”

随后拿起手机给顾辰生发了一个短信,问她有没有双休日。

【没有。】冰冷的两个字显示在对话框里面。

然后被顾辰生那双修长却十分冰冷的手给删除掉了,再次打入【可以。】

黑夜中,书房里面没有开灯,他一个人坐在座椅上面沉思,从确定那个女人就是姚兮的那一个刻开始他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人去调查姚兮,可是直至现在他都没有那么去做。

这一次,他出奇的有耐心,就算庄园里面的司机每次会送姚兮回去他也没有任何打听,就算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关于姚兮现在所有的一切,就算所有的消息他可以唾手可得,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他心中觉得或许是一个很重要的时机还没有到来。

书桌上面放着他刚刚签完名字的文件夹,可是,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他签成了姚兮的名字。

难逢相恋时

难逢相恋时

作者:彼佯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三年前的离别,三年后的偶遇。遇见了后,才明白原来是始终也没忘了他。即便结婚后的生活也不是简言之的童话般的结局,她也甘之如饴。初秋的季节,身着单薄挂脖白色长裙的姚兮踩着同色的高跟鞋站在门口,攥着贝壳状手拿包的手心浸着细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