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神霄魔落第三十九章 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12 07:35:05来源:谷朴文学网

林雪辰信心十足地说:“我当然能!”“很最好。”神霄拍开林雪辰的穴道,“有您这种大侠,就算要我死在您手中,我也愿意。”“有您这样的大盗,”林雪辰笑着说:“就算要我和武林为敌,我也愿意。”“拜托,您可千万不要和武林为敌,否则至了紧要关头,您如何

>>>《神霄魔落》章节目录<<<

神霄魔落第三十九章 大结局在线阅读小说

林雪晨信心十足地说:“我当然可以!”

“很好。”神霄拍开林雪晨的穴道,“有你这种大侠,就算要我死在你手中,我也愿意。”

“有你这样的大盗,”林雪晨笑着说:“就算要我与武林为敌,我也愿意。”

“拜托,你可千万不要与武林为敌,否则到了紧要关头,你怎么用你那大侠的影响力来救我这可怜的贼呢?”

“原来刚刚你说了那么多,就是要我救你啊?”

“你这个当大侠的,平日行侠仗义,济弱扶倾,偶尔伸一下援手救救朋友,不算过份吧?”

“是不过份。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或是没把买翠如来的钱拿去救灾,中饱私囊,本大侠可是不会轻饶的唷!”林雪晨故作生气状。

“知道,知道了,有你飞天潜龙罗飞在,小的我哪敢胡作非为呢?绝对乖乖做个好宝宝。”

“你说的话谁信啊?”

“别人不用信,你信就行了。”神霄说。

林雪晨心中泛起一阵甜甜的笑意──这种感觉怪怪的,很不习惯……

“回到江南,你要提防一个人。”神霄说。

“谁?”林雪晨问。

“尤索。”

“尤索?”林雪晨对这人十分感兴趣,“他还在江南吗?”

神霄点头,“我怀疑他是青虎堂的人。”

“何以见得?”

“第一,你曾说过,一个这样的杀手可以默默无名,但他的刀法绝不可能默默无名,武林之中除了你之外,还有哪里可以培养出这种好手呢?”

“这一点我同意。”

“第二,青虎堂在冯刀死后所获得的庞大利益。”

“你是指青虎堂近来争取到金大胖子那五分之一的产业吗?”

“镇威将军本就和冯刀有合作关系,不难想象镇威将军对冯刀庞大的产业觊觎已久。”

“这两个人本就是互相利用。”她说。

“所以冯刀才会偷偷跟云平王合作,扫除镇威将军潜伏在庄中的势力,因此镇威将军得到这五分之二的产业,也是意料中的事。”神霄说:“再来就是贵庄了……荷月山庄与金银山庄同是商界两大巨擘,以你们家的财力,和令伯父的生意手腕,要拿下另外的五分之一,并不意外。”

“这五分之三的部分算是合理,”她问:“那剩下的五分之二呢?”

“青虎堂是江南势力最大的帮派,实力虽是有目共睹的,但收购产业却是属于生意方面的事,与那种武力所建构出来的实力、势力,毫不相干。”

“没错,”林雪晨也点头,“要吃下这五分之一,必须具备高明的商业手腕,我倒没听说过有任何这方面的人才被青虎堂挖过去。”

商场如战场,荷月山庄能有今日的局面,部分原因需归功于对商业情报的搜集,任何与商界有关的人员异动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尤其像青虎堂这种武林帮派的跨行性挖角更不可能不引起任何的注意力,所以青虎堂具不具备这方面的人才,林雪晨是再清楚不过的。

“以三大势力作比较,”神霄说:“四大世家和暮叶山庄联手也仅仅取到其中五分之一,青虎堂却独力吃下五分之一,只有一种解释──青虎堂的势力早已渗入金银山庄,并在山庄内建立某种程度的势力。”

“在金银山庄内掌有实权的,除冯刀这做老板的人外,只有大总管柏元,柏元死后顶替其位的许客,和冯刀的贴身侍卫尤索等三人,”林雪晨推测地说:“现在冯刀、柏元、许客皆死了,就只剩下尤索一人活着──尤索最后会对许客下手,或许就是害怕许客泄漏了他的真实身分,阻碍青虎堂的并吞柏划。”

“所以尤索才会溶掉许客的尸身,因为他不希望许客那边的人知道谁杀了许客。”

“一旦知道尤索的身分,知道尤索杀死许客,知道青虎堂并吞冯刀产业的消息,就不难推想出其中的阴谋来。”林雪晨说。

“第三个疑点,”神霄说:“青虎堂对冯刀邀请的反应。”

“青虎堂对冯刀邀请的反应过于反常,以他们和暮叶山庄、四大世家的关系,绝对不可能采取这种漠视的态度,听任自己的两个死对头在缉狐大会中暗通款曲。”

“青虎堂不派代表出席的原因应该有两点,”神霄分析说:“第一,他们或许还不知道四家与暮风结盟的事──除去两大势力结盟的这项事实,四大世家和暮叶山庄之间的龃龉,或许会因为少了青虎堂这个共同敌人在场而更加激烈。”

林雪晨有点懂了,“原来青虎堂是想挑起这两伙人的战火,故意不出席的──可惜彭老虎万万没想到,在暮风和林缺的调解下,这两方人马始终相安无事。”

“其实他们也没有你所想的那么融洽,”神霄笑着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四大世家和暮叶山庄的合作关系,最近因为冯刀那五分之一产业的分配问题而有了变化。”

“青虎堂不派代表出席的另一个原因呢?”

“彭老虎与我们的交换条件。”

“彭老虎要我们查出巴蛇的下落以交换英雄帖──这有问题吗?”

“彭老虎要我们追查出巴蛇的下落,因为巴蛇就是尤索。”

林雪晨不禁失笑,“这个理由简直狗屁不通!如果巴蛇是尤索,那么他就是青虎堂埋伏在冯刀身边的人喽?”

“对。”

“既然他是彭老虎安排的人,为什么彭老虎还要我们把他当作叛徒揪出来呢?”

“因为他不想让我们杀掉巴蛇。”

“哦?”林雪晨想不到神霄会有这样的答案。

“我们与青虎堂的约定是查出叛徒的下落。这种清理门户的事多半不能假手他人──这是江湖规矩!我们既然答应了彭老虎,就算知道尤索是巴蛇也必须将他送回青虎堂,交由他们的人处置,所以我们杀不得尤索。”神霄微笑地说:“而且彭老虎会这么做,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高兴?”林雪晨一脸疑惑,“哪会高兴?哪里高兴?高什么兴?”

“证明他眼光独到、判断正确。”

“你这么捧他,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林雪晨说。这三股势力,她似乎比较支持青虎堂的敌人(因为暮风是她的半个偶像),而神霄似乎比较支持青虎堂(她认为,青虎堂亦正亦邪的作风与他相近)。

“我跟他没有任何的利益输送。”神霄说。

林雪晨露出“不信”的表情。

“你知道,”他问:“彭老虎为什么怕我们杀死巴蛇呢?”

“不知道。”她回答得很坦白。

“因为我们真的杀得掉巴蛇。”

“你讲的不是废话吗?”林雪晨说。

“彭老虎眼光独到,”他解释:“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你是唯一可以威胁巴蛇的人,而且他认为我们有可能揭穿冯刀的阴谋。”

“我不相信──虽然我们真的揭穿了冯刀的阴谋,可是他怎么知道呢?”林雪晨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得意。

“或许就连冯刀都不知道彭老虎的布置吧!当我们出现在青虎堂时,他便已经为巴蛇留下后路。”

“哦?那么他就应该不叫彭老虎,而叫彭大仙。”林雪晨讽刺地说:

“他不是神仙──他只是看出我们的机会比其他人大而已。”神霄说:“因为除了我们两人之外,包括你所崇拜的暮风在内……”

“喂!”林雪晨提出抗议,“没事别扯到他身上!”

“除了你我,有谁真的是为了追查真相而来?每个人各怀鬼胎、另有所图。他们的心智早被错综复杂的恩怨情仇所蒙蔽,失去客观的判断力,每个人钩心斗角,暗中较劲,谁还有余力去推测、怀疑所出现的疑点呢?”

林雪晨深表赞同:“难怪明明有很多可疑的事摆在他们面前,他们都视而不见──武林恩怨、江湖情仇,早让这些人成为一群只知道砍杀的睁眼瞎子了。”

“在他们眼中,真相、真理、正义都已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事了,权力、财富、名声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钩心斗角,就只为了让自己以及自己所代表的势力得到最大的利益,这些人已经堕落了,他们迷失在各自的野心里无法自拔。”

林雪晨深深叹了一口气。

“再说,”神霄说:“我们又有制服三手玉貂的辉煌纪录──这更令彭老虎不敢轻视。”

“听你这么说来,这只彭老虎岂不比那些人厉害?”

“光从彭老虎这一步棋来看,他的确比所有人都要来的厉害。”神霄提醒地说:“所以你要格外小心。”

“小心我会,格外就不必了,我又不怕那只老虎!”

“我就怕你这么说。”神霄沉重地说:“光一个巴蛇的实力就与你势均力敌了,彭老虎和彭青这两只大老虎更是难以对付,何况还有十三虎骑,广布长江以南六省的青虎武士……”

林雪晨忍不住皱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

“就算临别赠言吧。”

“临别?”她脸上的笑容多了微微的轻愁,“这算是哪门子的临别赠言?”她埋怨说:“一点建设性都没有。”

神霄严肃地说:“不要卷入那三大势力的斗争中──这是我的忠告!”

看见神霄这么认真,林雪晨也认真地回答了一句:“我知道了。”

“那就好。”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她问。离别后,她想,或许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容易再见面了──因为他已不再是过去那个她所认识的单纯的神霄了,而是武林公敌金狸猫的后人……

“只要你还当我是朋友,”他微笑地说:“只要我没因为跟镇威将军交易而被云平王派出的高手杀死,你会遇到我的。”

“你不会有事的,因为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喂!”神霄不免抱怨:“这个时候你能不能说些好听的?”

“好听的话就留在见面时再说吧。”

“我怕我听不到你说这些……”

“呸!呸!呸!”林雪晨的指尖轻轻按住他的嘴唇,“不准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

两人一阵沉默,似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情感在各自的心中萌芽……

“你能不能说点话?”过了许久,林雪晨才开口。

神霄问:“说什么呢?”

“随便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要这么静静的就行了──两个人静静的不说话,好尴尬喔!”

“你……想说什么?”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彷佛平常引以为傲、大杀四方、万夫莫敌的嘴上功夫在这一刻全失了灵,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比一个哑巴更不会说话。

林雪晨想了一下,“我问你一个问题,”她问:“神霄是不是你的真的名字?”

神霄停了一下,“不是,”他回答。

“那你叫什么?”

“我有一千多个名字,不过都是假的──一个优秀的窃贼是没有姓名的。”

“所以,谢东坡也不是你的祖先?”林雪晨想起他在金屋里所说的话。

“我很确定,谢东坡真的不是我的祖先。”

“那我要叫你什么?”

“或许,过一阵子就会有人叫我金狸猫,”神霄苦笑地说:“虽然我不是真的金狸猫,不过应该会有一群笨蛋会这么叫──毕竟武林中多的是这种笨蛋。金银山庄的事件发生以后,我想,会有更多莫名其妙的事情被算到金狸猫身上,到了那个时候金狸猫这个名字应该会取代我过去用过的一千多个假名。”

“真正的金狸猫已经死去,我想没有人可以取代她。”

“对我来说,真正的金狸猫是无法取代的。”

“所以,我还是叫你神霄。”

“为什么?”

“因为,神霄这个名字,对我而言,也是无从取代的。”

林雪晨脸上充满笑意,神霄心中感觉到温暖,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一种比友情更浓更深更温暖的东西正包围着他,让他不再寂寞……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知不知道“那是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与他为敌,他也不会觉得无助,因为他知道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个比朋友更重要的人正默默支持着他。

知道这些就已经足够……

“──欸?这是什么声音?”林雪晨问道。

神霄推开窗,看见一只只灯笼往这里靠近。一时之间,客栈已被大队衙役团团包围住。

神霄不忘开玩笑地说:“你有请这些人来帮我饯行吗?”

“没有,我又不是刑部尚书怎么可能调得动这么多官差,来祝你生日快乐?”

“是一路顺风吧。”

整个客栈的人都被这帮衙役的敲门声及脚步声吵醒。

“刑部办事,闲杂人等,一概留在房内!”

“刑部办事,闲杂人等,一概……!”

“刑部办事,闲杂人等……!”

吆喝声此起彼落,林雪晨看着神霄,神霄看着林雪晨。

敲门声!

敲的是神霄的房门,敲门声短而急促──莫非东窗事发?

两个人脑中闪过同样念头,同时吸起一口气,久久不敢释出。

“谢先生!”敲门者说。

林雪晨对神霄使眼色,神霄问:“谁?”

“小人乃刑部衙门捕快班头,奉尚书大人之命,请先生至尚书府一趟。”

“郑嵩?”

门外那捕头说:“正是郑大人。”

神霄彷佛松了一口气,“他请我做啥?”

那捕头迟疑了一下,“……有要事相谈。”

“谈?”神霄露出一抹狡狯的微笑,他似乎猜中了什么,“有什么好谈?现在三更半夜,要谈也等天亮再谈。”

“不瞒先生说,有一件棘手的案子,”那捕头压低声音:“大人想请先生至尚书府研究一下案情……”

“不会又是命案吧?”神霄推托说道:“很抱歉喔,上次林落楼那案子在下没帮上郑大人什么忙,实在过意不去……”

“先生不用再过意不去了,十分幸运的是这次发生的不是命案,而是窃案。窃案正好是先生的专长。三手玉貂一案先生破的惊天地,泣鬼神,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次有先生出马,必定是手到擒来,妖魔回避,邪毒辟易──呃!”那位仁兄说到打咳,仍意犹未尽。

“你们不是有个什么铁齿神经的,很鸟不起吗?叫他去就行了,干嘛来找我呢?”

“谢先生,不是铁齿神经,是铁翅神鹰,他……他……他……”那捕快欲言又止。

“他他他怎么了啊他他他?”

“不瞒您说,”那捕头把声音压得更低,“那赵老大半个月前到飘香院(京城妓院著名之一)……执行例行公务,不慎得罪了正在寻欢作乐云平王世子,现在已经被调到甘肃去看骆驼了,所以……所以……”

“所以,只好来找我了。”神霄强忍笑意,“好吧,哪里的命案?”

“是窃案。”

“哪里的窃案?”神霄问。

“嗯……”

“谁家遭小偷了?”

“呃……”

“哪里被偷?”

“欸……”

“你喉咙有问题,还是哪里不舒服?”神霄说。

“不是小的喉咙有问题,而是……”

“是什么!?”林雪晨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捕头吓了一跳,“谢先生,此人是谁?”

“飞天潜龙罗飞,”神霄回答:“郑大人也认识。”

那捕头彷佛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林先生啊!三手玉貂一案先生破的惊天地,泣鬼神,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次有先生出马,必定是……”把刚刚对神霄的赞颂重说一遍,林雪晨当场傻眼。

“实不相瞒,”那捕头的声音变得比蚊子叫声还小声,“遭窃的是郑大人官邸……”

“刑部尚书被偷了!”林雪晨大声说道。

“林先生,小声点!大人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

林雪晨好奇地问:“被偷了多少?”

“……保守估柏,三千万两跑不……”对方极力低调,林雪晨却已经忍不住了,“三千万两!”她叫道:“一个刑部尚书有这么多薪俸?三千万……”

“林先生!”那捕头大声叫道,企图掩盖住林雪晨的声音,“嘘~!”

“是,嘘~!”林雪晨十分配合地说。

一声马嘶,神霄望向窗外,客栈门前停了一辆马车。这辆马车很眼熟,是郑嵩的座车。

“马车就在门外?”他问。

“是的,”那捕头回答:“外头已备有马车,正等着二位呢!”

“好,你们先到楼下等,我们梳洗一下,就下去。”

“那么两位,我等先下楼了。”

林雪晨说:“快下,快下,小声点,别又吵到其他的客人了。”

“是。”

脚步声逐渐远去,待声音消逝之后,林雪晨一把扯住神霄的脖子。

“老实说,”她低声问道:“这是不是你搞的鬼?”

神霄轻轻眨着眼睛,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你说呢?我亲爱的公主。”

“雪晨,你当真不再回宫了么?”神霄问道,他害怕,害怕她离他而去。

林雪晨摇摇头:“我终只是存了个公主的名份罢了,朝中公主那么多,少我一个不少,我没必要回去,再说了,我不是早就说了吗?我要抛开公主的身份,与你一同闯荡江湖的吗?”

神霄没说什么,紧握住林雪晨的双手说道:“这一生,有你,夫复何求”

全书完

神霄魔落

神霄魔落

作者:布小心类型:武侠修真状态:完结

金童玉女神霄和林雪晨一起走路江湖,恰逢各个国家战乱,遭牵扯入冲突,开了行侠仗义,平定江湖的路程,期二人互生情愫,结局终成眷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