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神霄魔落第三十五章 原来如此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12 07:35:03来源:谷朴文学网

许客的眼神不再坚定。“看来在你身上所浪费的时间已经太多了,”神霄把手轻轻扬起,“也许尤索会比较爱和人合作市……”许客喊道:“我……”她似乎同意神霄的条件了,只是“我”字后就没有下文了。神霄忽觉脸一发热,一道血喷在她脸。许客张大着嘴巴,心口

>>>《神霄魔落》章节目录<<<

神霄魔落第三十五章 原来如此在线阅读小说

许客的眼神不再坚定。

“看来在你身上所浪费的时间已经太多了,”神霄把手轻轻扬起,“也许尤索会比较喜欢跟人合作……”

许客喊道:“我……”

他似乎同意神霄的条件了,只是“我”字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神霄忽觉脸上一热,一道血喷在他脸上。

许客张大着嘴,胸口射出一道银光。银光刺入神霄的心脏!

尤索一刀砍下!

这一刀涵盖林雪晨方圆丈许每一分每一寸空间。她身上的衣衫已被这凌厉的刀气割破,此刻的林雪晨无论怎么躲都避不开这一刀的攻势。这是致命的一刀!

这一刀绝对避不掉!连林雪晨都觉得如此,她从未见识过如此精彩绝伦的一刀。她想起先前影子拿她和尤索比,并认为尤索不及她──看来他错了!

光凭这一刀,她已不及对方了──不及就是死!

死!?

这个念头闪过林雪晨脑中。银色刀光正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无与伦比的劲道、无与伦比的气势,猛然劈落!

林雪晨怒咬银牙,牙龈像要被咬落,心一横,如大鸟般冲天而起!

锵!

天地之间彷佛剧震了一下。两股巨力撞击在一块,刀气激飞,刀劲回荡于时空之中。

林雪晨落在地上,一落地,刀光又起,横斩尤索!

尤索犹未落地,他被这股撞击力冲飞,人未落地,刀光却已飞起。这一回他的目标不是林雪晨。

他的身影快如一道光,她的身影又彷佛比光还快,一银一蓝的刀光,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射出。

林雪晨和尤索,他们的目标会是谁!?

许客的嘴巴张开,含含糊糊地发出声音。

神霄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一把刀刺入他的背心,他没了声音。那把刀穿过他的心脏,从胸口部位刺出──神霄心脏的位置离此不到五寸──这把刀像前递了半尺,冰冷的刀锋扎进神霄的心窝……

尤索的刀没入神霄胸前的同时,林雪晨的刀也砍进尤索的背!

尤索脚步踉跄地倒在一旁,许客压在神霄的身上,他的刀仍插在他的背上。

“神霄!”

林雪晨急忙推开许客的尸身,看见神霄那张苍白削瘦的脸。神霄的胸前沾满血迹,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许客已死,尤索受她一刀也不可能再活了。看见神霄倒地,她的双眼充满泪水,一颗颗斗大的泪珠滚落,落在神霄彷佛痛苦的脸上。

她跟尤索交过手,知道这一刀的威力,当她发现这一刀是砍向神霄时,她已经迟了一步。

这一刀,她突破了极限,那一个瞬间她彷佛不是一个人,是一道光──为了救神霄,她什么都没想。当她劈出这一刀时,就连“救神霄”的念头也忘了,物我两忘,直达“我即刀,刀即我,人刀合一”的绝顶境界──当尤索的刀贯穿许客身体,刺向神霄心口时,她的刀已击中尤索。尤索在倒地前,回头望向林雪晨一眼,彷佛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神霄!神霄!神霄,你别死啊神霄!……”

林雪晨见神霄倒地,顿时六神无主。眼泪如大雨,滂沱而下,落在神霄脸上。

她死命地摇晃着神霄的身体,“醒来!醒来!醒来!……”

“别摇了!你别再摇了!我没给他的刀砍死,却快要给你撞死了!”

神霄指着自己的后脑勺。他的头离冯刀那张大床很近,林雪晨每摇一下,他的脑袋瓜就往床脚撞一下,一连七、八下,把他撞得眼泪飙出好几滴。

“臭小子,你敢骗我!”

林雪晨用力一推,“叩”的一声,神霄的后脑撞上那张床,这一回更严重,把他撞得眼冒金星,头昏眼花。

“……我没骗你啊……”神霄捂着后脑。真的很痛!那一下就撞在床角上,痛得他差一点把“死三八!”三字骂出来(还好没骂,这要真的骂出去,他还有命在啊!),他满眼金星地说:“那一刀虽然没能杀死我,但它的威力、劲道差点把我震晕……”

神霄虽是练武之人,身体比一般人耐打,但心脏却是人体最大的要害,尤索那一刀虽没有刺进神霄的心脏,但那一刀所含的刀气亦足以伤人,尤索刺向神霄心口的那一刻,神霄便被这刀气击中,心脏差一点罢工。

“臭小子,你怎么没死?”林雪晨凶巴巴地问。

“唉……”神霄叹气说:“早知道你这么凶,干脆死了算了……”

林雪晨有些心软,“唉唷,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语气跟着一软,“好好的,说什么死啊死的──呸!呸!呸!不吉利!不准再说那个字了,好不好?”

“好啦,看你的面子,我就不跟你柏较。”

“对嘛,”林雪晨怕他在这个时候闹别扭,赶紧马屁伺候,“大人不记小人过,谢大爷大人有大量又怎会跟小女子我一般见识呢?”

“油嘴滑舌!”神霄嘴里这么说,心里其实满爽的。

“还不是跟你学得!”

“我哪有这个样子?”

神霄深吸几口气,调息了几下,那股积在胸前的淤气也顺利纾解。

林雪晨好奇地问:“那一刀怎么没有劈死──不,劈伤你啊?”

“想不想知道啊?”

林雪晨兴奋地说:“想!”

“不告诉你!”

“……!”

神霄哈哈一笑,“别生气,开玩笑的,跟你闹着玩的。”

“这算笑话吗?”林雪晨轻轻摇头,“你的笑话越来越无聊了。”

“喂!你到底想不想听我没死的秘密?”

“当然想。”

“那么,”神霄严肃地问:“我的笑话会不会无聊?”

“怎么会呢?”林雪晨义正辞严地说:“你是我见过最最最最最……风趣的人,你说的话要是无聊,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有趣的话了!论起说笑话,您老人家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啊!你是笑林里面的一朵奇葩!如果你是活在司马迁的时代,《史记》里头的《滑稽列传》肯定有阁下的大名……”

“阁下说的极是!说的非常之是!如果太史公(司马迁)再世,肯定会为你立传。”

“什么传?《游侠列传》吗?”

“不,是《马屁列传》!”

“马你个头啊!”林雪晨举手就打,神霄抱头鼠窜,两人绕着大床闹了一阵。

“好啦,我告诉你,我怎么没死的,”神霄说:“别打了!”

“说啊!”林雪晨举起腿来,就是忍不住要踹对方几下。

“就是这个……”神霄开始宽衣解带。

“当着淑女的面前脱裤子,你有毛病啊!”林雪晨用手遮住眼睛。

“谁脱裤子来着?”

林雪晨把手移开,看见神霄衣服里穿着一件金光闪闪的衣服。

“好俗气的衣服!”她用力皱眉,“拜托!快穿上,你的品味跟那大肥猪有得拼欸!真是够了!”

“谁跟他拼俗气?睁开阁下的尊眼好呗?孤陋寡闻!太不识货了!这可是传说中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的金丝宝甲──虽然那大胖子也有一件……”神霄说到这里不免有些泄气。

“难怪啊!”林雪晨摸一摸衣服的材质,一副女孩子上街挑衣服的专业模样,“冯刀穿这个挨了一刀都没事,你穿这个挨尤索一刀当然也没事啰!”

“谁说没事?”神霄调侃地说:“我们都有胸痛气闷的毛病。”

“这衣服打哪儿来的?”

“他那件哪儿来,我这件就哪儿来。”

“林落楼?”林雪晨嘟着嘴,“说!是不是那公林家的小寡妇送你的?”

“什么叫那公林家的小寡妇?这么难听,好像我跟她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拜托!我拔山涉水、千里迢迢地帮人家查杀夫凶手,人家送了我一件金丝甲护身,也是理所当然,人之常情!”

“人之常情?要不要以身相许啊?”

“欸,别这么说嘛,人家的年纪都可以当我阿姨了。”

“真的吗?”

“真的!”

“你发誓?”林雪晨说。

“好,我发誓!”

“等一下,”神霄停了一下,问:“我干嘛发誓?”

“因为你心里有鬼。”

“我干嘛有鬼?”

“因为……因为……”林雪晨忽然发脾气,骂道:“你发个誓,会死啊?”

“先搞懂一件事──我们到底是来捉冯刀,还是来发誓?”

“冯刀!”林雪晨瞪大眼睛,“我怎么忘记这个罪魁祸首?”

“唉……阁下不是一向如此吗?”神霄喃喃地说。

“你说什么?”

“我说,”神霄摆出最正气凛然的表情,“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这个家伙绳之以法,所以咱们上床吧!”

“上床!?”

“快点跟我上床,不然就──哇!”神霄捂着左脸,“你为什么打我?”

“一个姑娘家听见一个男人在她面前提出这种要求,通常都会给他一巴掌,所以你也不用大惊小怪,我是比照一般情况办理。”

“我是叫你上床──”

啪!林雪晨甩了一巴掌。

“不是要跟你──”

啪!啪!连甩两巴掌。

“上床──我的妈啊,别打了!我的下巴快被你打掉了。”神霄用手死命护住双颊。

“谁叫你胆敢在一位淑女面前胡言乱语,说如此淫秽不堪的话!”

“我淫秽不堪……我……”

“注意你的言词,”林雪晨扬起右手,“否则……”

神霄一脸被气死三百回的表情,“我说床下有机关暗门,”他极尽可能轻声细语地说:“是否可以请林大侠你陪同在下爬上床来,咱们一起启动暗门机关,一起下秘道,去追那万恶的祸首冯刀呢?”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林雪晨不好意思地说。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神霄气得要死,“我们上床吧──”

啪!

“喂!你怎么又打我?”

“不好意思,打习惯了,习惯动作。”林雪晨问:“接下来呢?”

“大叫吧。”

“什么大叫──啊!!”

尖叫声中,她与神霄从床上消失。

秘道藏在冯刀的大床下。

“蓬!”的一声,林雪晨掉在一个充气的皮囊上,蹦地弹到地上。

林雪晨揉揉屁股,爬了起来,这时神霄已点起一根火折子,光驱退了黑暗。

林雪晨环视四周。这是个圆形的石室,石室地上堆着十来个用牛皮缝制而成的皮囊,以舒缓下墬的力量──这里离地面约有三、四丈深,这样的高度对林雪晨这样的高手虽然是小意思,但也够把冯刀的屁股摔成七、八十瓣,假使没有这些皮囊,冯刀一趟下来就算没摔死,少说也得在病床上躺上半个月。

神霄火折子上的火光照出一条通道。

他们循着这条通道走了二十余步,来到了另一个石室。

这是一个圆形石室,连接着十余条通道。每一条通道都有标示,有往“梅轩”,有往“银楼”,他们来的那条路正标示着“金屋”。冯刀可以藉由这些地道通往山庄各处,甚至是“出庄”,而其中一条是通往“高塔”──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冯刀就是利用这条地道将翠如来与柏元的人头掉包的。

冯刀真的在金银山庄的地底下建立一个地底世界,而这个圆形石室这是这个地底世界的中心──找到蜘蛛网的中心,那大蜘蛛呢?

“我的妈呀!”林雪晨忍不住叫道,这个情景跟她先前所幻想的一模一样──命案发生初期,她曾经异想天开地认为金银山庄地底下布满地道,凶手就是利用这些地道行凶的,想不到她居然猜中了。

这个扮猪吃老虎的死肥猪真的不简单!

林雪晨遇到难题──通道好几百条,那死肥猪会走哪一条呢?

神霄想都没想,径自往标示“酒窖”的那一条路走去。

“喂!”林雪晨扯住神霄颈后衣领,“你怎么知道冯刀会走这一条路?”

“那你觉得呢?”神霄反问。

林雪晨想了一下,“当然是出庄喽!现在冯刀机密外泄,尤索、许客相继死在我们的手中,再笨的人都懂的要逃命。”她理所当然地说。

“很好。”神霄嘴里这么说,脚却往原来的方向继续走。

“喂!”

“拜托,别再扯我衣领了,宝贝!”

“宝你的头!”林雪晨脸上羞红(这是她的罩门!),“我说……”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一次。

神霄听完,用力点头,“我说你讲得很好、很对,我很赞成,”他还是继续往酒窖的方向移动,“只是我有一个问题──他为什么要出庄呢?”

“你耳朵聋了,我刚刚不是……”

“你刚刚是说他机密外泄,尤索、许客相续死去──前半部很对,后半部就错了──冯刀离开时,尤索、许客还没死,既然尤索、许客还活着,他干嘛要逃呢?所以他不可能会弃庄而逃,而且我们应该考虑到冯刀的体重……”

“这关他体重什么事?”

“金屋离庄外最近的距离──以直线距离来算──至少……至少也有……也有个……”神霄估算了一下,“反正很远就是了,我也不知道有多远──我干嘛知道有多远呢?要叫冯刀这么重的人跑这么远的路,你干脆一刀宰了他,还仁慈些,所以他怎么可能选择这一条路呢?”

“也就是说,他还在山庄里喽?山庄这么大,要揪出他来也不容易……你怎么认为他不是跑到银楼、梅轩、高塔,而是酒窖呢?”林雪晨讽刺地说:“他酒瘾犯了吗?”

“冯刀是出了名的美酒收藏家,他酒窖里的收藏比皇宫大内还多……”

“那又怎么样呢?你该不会认为他就躲在那些酒坛里吧?”

“冯刀爱酒如命,我们就算捉不到他的人,也要喝光他的酒,喝不完就搬──杀不死那个死王八蛋,气死他也好!”神霄兴奋地说。

“说来说去,你就是打人家酒的主意。”林雪晨斜眼瞟着他,“你对这案子这么拼命,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是想伺机接收冯刀一酒窖的藏酒啊?”

“嘿!人总是需要鼓励的,一点点雪晨的奖赏,工作起来才有冲劲。”

“虽然你的出发点有些错误,不过真的被你蒙对了……”林雪晨忽然同意神霄的看法。

“哦?”他有些意外。

林雪晨从地上拾起一件东西,将它交给神霄,“你看!”

“一枚金饰?”神霄说。

“正确说法是,一枚刚从冯刀身上掉下来的金饰。”林雪晨说:“金饰上有金银山庄独门标记金银记。”

“太好了!”

神霄魔落

神霄魔落

作者:布小心类型:武侠修真状态:完结

金童玉女神霄和林雪晨一起走路江湖,恰逢各个国家战乱,遭牵扯入冲突,开了行侠仗义,平定江湖的路程,期二人互生情愫,结局终成眷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