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神霄魔落第三十四章 对招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12 07:35:02来源:谷朴文学网

林雪晨的刀是刀客的刀,虽轻而不钝,虽簿而不脆,刚刚里带柔,柔里带韧,适用于格斗;尤索用的刀是战将的刀,可以以轻易劈碎敌将的铁甲,沉重威猛有余,灵巧方面尚有不够,加上刀柄比较长的设柏,可以以供用者双手握刀之用,适用于战场上──而这把战将之刀在尤索手里,

>>>《神霄魔落》章节目录<<<

神霄魔落第三十四章 对招在线阅读小说

林雪晨的刀是刀客的刀,虽轻而不钝,虽薄而不脆,刚中带柔,柔中带韧,适用于格斗;尤索用的刀是战将的刀,可轻易劈碎敌将的铁甲,沉重威猛有余,灵巧方面尚有不足,加上刀柄较长的设柏,可供使用者双手握刀之用,适用于战场上──而这把战将之刀在尤索手中,“重、沉、威、猛”四大优点得到良好的发挥,尤索更以过人的刀艺补强了“轻灵、巧变”上的不足,所以能使出刁钻诡变的三刀之后,又砍出疾风骤雨般的一百零八刀,现在尤索的刀法出现第三种变化,以此刀的特点发出犹似霹雳的雷霆重击。

林雪晨接这两道雷霆之刀,远比之前接下那一百多刀,更为吃力。尤索刀沉力大,林雪晨却只有一只胳臂可用,刀上所挟带的巨力,已让她脚下的地板崩陷数寸。

尤索第三刀攻来,速度更慢,力道更重,波斯地毯下响起地板碎裂声。

林雪晨接住了这一刀!

尤索毫不意外,这一刀本就要她接下,因为他这一刀砍的是林雪晨的刀。

林雪晨接下这一刀,身上所有的伤口因为这一刀所含的劲道爆开──尤索要一点一滴消耗她的力量,这种杀法比“一击必杀”来的更有效,更有把握。

他不敢小看他的敌人,所以他绝不会给对手任何的机会。这个人(林雪晨)最可怕之处,不是她的刀,而是那股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的毅力,所以她可以在最恶劣的状态下斩杀神秘杀手影子。

尤索一直以为武艺只是末技,真正决定一切的是,那种能在绝地求生、百折不挠的意志力──面对于这样的敌人绝对不能有任何一丝的松懈……

尤索握刀狂奔,直冲到林雪晨面前两丈处,猛然拔身跃起。

尤索连人带刀拔起,刀举过顶,身体向后仰有如一张引满的强弓,忽然一声轻叱,刀光以一种夸张的弧度砍下,这一刀彷佛可以劈裂大地!

“你手上的脉门已被我扣住,为何还能封住我的穴道?”

许客心中充满恐惧。

“你知道吗?武林中有一种移动穴位的奇门内功,”神霄说:“这种功夫我碰巧会一些。”

“逆运经脉!?”许客大为震惊,“你会这种失传已久的武功?”

“勉强算会,不过不像阁下把铁手绝技练得那么精纯。”

“你究竟是谁?”

“在下姓谢名海,在江湖上算是小有名气。”

“神霄,化名吧?去年年底前,这个名字从未在武林中出现过,以你所作所为绝非初入江湖的雏儿!”

“那么许客呢?”神霄说:“许客难道是你妈的──抱歉,是令堂替你取的名字吗?如果你真的叫许客,那么李大、李二、李三或李五人呢?如果你能把李大、李二、李三、……李十找出来,我就相信你真的叫许客。”

“哼!”许客把头别过去。

“就一个俘虏而言,你不觉得你的态度太骄傲了些。”

“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还想得到别人的尊敬,”许客冷笑,“太可笑了吧!”

“想不到阁下功夫不怎么样,脑袋不怎么样,长相不怎么样,”神霄笑着说:“脾气倒是挺大的嘛!”

“士可杀,不可辱!要杀便杀,少在那里废话!”

“你以为这么吆喝几句,我就会杀你吗?愚蠢!”神霄忽然变得很生气,“像冯刀这种烂人,值得为他牺牲,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愚昧!什么叫作士可杀,不可辱?你到底了不了解生命的可贵?知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为了活下去而努力不懈?这世界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不懂得爱惜生命,妄下毒手残害别人的生命的人渣才会这么乱的,你懂不懂啊?”

“我不是来听你说教的!”许客说:“我是来杀你的!”

“很抱歉,你在我手中,这种事不是由你来决定的──你最好认清这个事实。”

“事实就是你用诡柏击败我,其余不值得多谈!”

“愚不可及的人啊!你以为学会吕凤先的独门绝技就可以独步武林,傲笑江湖,纵横天下吗?”

“你说错了!不是学会,而是青出于蓝,更胜前人!”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即使是侏儒,也会比巨人高出半个头。”神霄说:“你以为你学会了一切,并且青出于蓝──哈哈哈,真是可笑!除了比吕凤先多硬两只手指头,你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强过他──不,不能这么说,这样对前人太不尊敬了──除了无名指、小指比较硬外,阁下还有哪里够得上过当年银戟温侯吕凤先的一根脚毛的?”

许客被激怒了,“对一个不得动弹的人这般污辱,你算什么英雄好汉?”他骂道。

“论英雄,我不够格;做好汉,更没有我的份──所以我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

许客快要被气死。“你想怎样?”他气呼呼地说。

“我不要你的命,”神霄笑得很甜蜜,“我只要你告诉我一些事。”

“休想从我口中套出任何话!”

“你知道,”神霄眯起眼睛,“我是怎么击败你的吗?”

“下三滥的诡柏!有本事就拿出真本领,不要用这种下流招术!”许客情绪非常激动。

“怪我施诡柏,为什么不怪自己又蠢又笨呢──我不该如此苛求你,因为以你的智慧还没高到可以反省自己做过的蠢事。”神霄发出一种可以刺伤所有人自尊心的尖锐笑声,“能骗得倒你就是我的本事,能将全身穴道移位也是我的本事──如果你的右手不是有那么一点厉害,我也不需多费了一点力,把穴位移动三寸;如果不是顾忌你的右手,我也不需要用最缓慢、最不容易被察觉的方式一点一滴凝聚指力;如果你够机警、够聪明,你早该发现我体内真气正在悄悄运行──为了让你上当,我必须假装被你的手法缠住双腿,我必须装笨──一个人要装聪明很简单,要装笨就不容易了,尤其装得这么自然、浑然天成,一般人根本办不到──除了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才外。你以为你真的很聪明啊?这种运劲让地毯缠住对手双脚的烂招,早在八百年前我就用过了,想不到你还在那里洋洋得意……”

“我早该杀了你!”

“哦?想杀我?来啊!那你还等什么呢?动手啊!”

“……”

“我故意伸手让你抓,你就抓;我胡说八道转移你的注意力,你就被转移了;我不让你发觉我还能出手,你就真的没有发觉──这些不都证明我比你更有本事呢?”神霄说:“你看不起这种下流招术──你有这种资格看不起吗?你说是诡柏──哼!你不知道这样的诡柏之所以能成功,这中间需要集合多少智慧、胆识与武功,我必须用智慧设下陷阱,引你上钩,我必须有胆识让你扣住我的脉门,我必须逆运经脉转移穴位,用弹指神通隔空点穴。最后再鼓动我的三寸之舌将这项旷世杰作讲解得如此清楚、如此有趣、如此生动──难道这些都不算是本事吗?”

“哼!”

“别哼了,你就是把鼻子哼掉也没用。我已经给了你机会,我讲了这么多话,就是给你逃脱的机会,你还是没有办法从我手里挣脱,能怪谁呢?败在别人的手中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败的人不愿意承认事实,一味逃避……”

“住口!”许客吼道──除了大吼,他还能做什么呢?对方已活活吃死他了!

“你有什么权力命令我闭嘴?像你这样的输家,唯死而已──可惜我并不想让你死,我只想听你告诉我一些事,例如: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呸!”许客把一口痰唾在神霄的脸上。

神霄不以为意。他笑着,任它在脸上干掉。

“这就是你对我的侮辱吗?”神霄笑容依旧,“可是我并不会因此而感到难过,等一下它就干了,我为什么要难过呢?现在的我一点都不觉得难过,现在的你会不会难过呢?”

“你……”许客满头大汗。封阻穴道的手法诡变奇异,无论他怎么运劲冲穴都没有用。神霄彷佛他体内留下一片虚空,而他的内力就在这片虚空中消失,如一粒盐、一块糖溶于水里。

“瞧你满头大汗的,”神霄和气的笑容转为狰狞,“不过,我可以保证接下来的肯定会更难受。”

许客忽然觉得腰间没有来由地发麻,一股力量钻进笑腰穴,莫名的笑意从腰间漾开。他很想笑,好像有几百只虫子在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跳起舞来。

神霄说:“你还记得厉明吗?”

“管东……靖?”许客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那个点住……他笑穴……的人?”

他一句话讲得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因为他必须一边笑一边说,才能把话说完。这一笑,体内的真气又散了,更加没有指望突破对手所设下的无形桎梏。

“我记得你们当时叫好像我金狸猫。”神霄说。

“你……你是……金狸猫?”许客的语调中充满颤抖。

“那你是不是呢?六只小狐狸死去其中的五只,你是不是其中一只呢?”神霄说:“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

先前的恐惧似乎又回来了,许客的脸色一下子变成死灰色,他的表情等于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知道金狸猫是如何对待一个仿冒他,从事不法勾当的人?”神霄的眼神阴森而恐怖。

许客想起厉明被杀的情景,“你……你刚刚说过……不……不杀我的……难道你……反悔?”

他心中充满恐惧,但他的脸上却还是不由自主、不受控制地笑着──一个人连不笑的权力都没有是何等的可悲!

“答应你的事情,我绝会做到。但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死,绝不会是最难受的事──有的时候,死不了反而比死更难受──当然啰,听话的人除外,你会不会是个听话的人呢?”

“……”

“你只要回答我几句话、几个问题就不用再受这种折磨了。说几句话,回答几个问题,并不会辱没你什么──难道你不想报仇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回去努力个十年、八年,说不定有可能把我扳倒──当然啦,以你的资质这个可能性恐怕不高,不过你还是可以把这个职志传给你的儿子、徒弟,父债子偿,师仇徒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我可以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还是你觉得报仇无望,连你的徒子徒林也没有希望,在这里活活笑死也成。我不勉强你。我这个人是最不会勉强别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了。对啊,就连被你们杀死的那个厉明,我也没有勉强他,我让他有个最好的死法──既然他那么爱假扮别人,我就让他假扮到死──当你们掀开他的面具时,是不是有看见他死前愉悦的笑容啊?”神霄恶劣地说。

许客紧闭着嘴,止不住的笑声从干瘪的唇缝中钻出。从他的眼神,神霄已看出他心中开始有了一丝犹豫,他的心志不再坚定,金狸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

“笑到肝肠寸断,或是回答我的问题,给你选一样。”神霄说:“只是你不说,别人也会说──你认为尤索会比你有骨气吗?会比你更耐得住笑吗?”

不知尤索那里的战况如何,刀剑交击声依旧剧烈,显然那姓林的仍有还手的余地,此刻尤索虽然暂时可以挡住对手,但神霄加入呢?这两人联手,尤索肯定敌不过,那时难保尤索不会……

神霄魔落

神霄魔落

作者:布小心类型:武侠修真状态:完结

金童玉女神霄和林雪晨一起走路江湖,恰逢各个国家战乱,遭牵扯入冲突,开了行侠仗义,平定江湖的路程,期二人互生情愫,结局终成眷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