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5章 欲盖弥彰

时间:2021-02-24 01:35:16来源:谷朴文学网

  “苏秘书。”外头的人在门外直敲,“公司这个月的报表出来了。”  钟显完全就不在意外边的这个人,平时用的什么力道,现在还用什么力道。  苏姜几次被他弄得差点叫出声来

>>>《小叔》章节目录<<<

第5章 欲盖弥彰小说

  “苏秘书。”外头的人在门外直敲,“公司这个月的报表出来了。”

  钟显完全就不在意外边的这个人,平时用的什么力道,现在还用什么力道。

  苏姜几次被他弄得差点叫出声来,最终狠狠咬住嘴唇才控制住。

  偏偏他越来劲,凑她耳边低声说:“这样是不是比上回还要刺激?对了,你门锁了么,要是没锁她直接就这么进来……”

  苏姜心里像是被灌了冰。

  外头的人还在不依不挠:“苏秘书,你在吗?”

  钟显突然退出来,就在苏姜以为他放过她时,他蹲了下去,送她另一种刺激。

  苏姜这回真没控制住,低低叫了声。

  她心沉了沉。

  完了。

  不过外面没人再说话,也不知道她到底走没走。

  可钟显不容小觑,送她上去。

  那一刻,脑子炸开,什么都被抛在脑后了。她看着身上的他,眼神有些虚幻,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身体却先一步仰起来。

  她好像是想去……亲他。

  哪知钟显却把她给推开了,他笑着说:“别,脏。”

  简简单单一个字,脏。

  他说她脏。

  苏姜像被泼了盆冷水,瞬间清醒过来。而后心底发冷,动弹不得,怔怔看着他。

  似乎这两次做、爱,他确实都没有亲过她。

  他看她的眼神有些复杂,把头靠在她肩膀上,沉默的紧紧抱住她,像是要捂热她似的,可苏姜只觉得透骨寒。

  而后他又低声轻轻笑了,胸腔微微的起伏她感受得一清二楚,他说:“苏姜,你摆出这副受了委屈的模样给谁看 ,你找得出理由反驳我你不脏么?”

  苏姜也笑,眼泪都快要出来了:“还真找不到。”

  她放着好好的周衍行不要,来他这样一个人渣身下低贱配合,这就已经够脏了。

  她的话成功让钟显顿了顿,他松开她,笑得冷漠疏离:“倒是有自知之明。”

  她说:“这个自然,做人么,还是要懂分寸。”

  钟显面无表情的“呵”了声。

  他站了起了。

  她身上凌乱不堪,但他除了裤子拉链全部整整齐齐,像他从这场情事里面抽身,轻而易举。

  钟显走到沙发上,散漫的把领带捡起来系上,临走的时候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把门摔得惊天动地。

  苏姜不知怎么的就想到自己当初和他说分手那会儿。

  她说她不想在他身边呆下去了。

  开始他回都没回。

  半个多月后,他才回她说,随你便。

  要滚要留自己决定,反正多她一个少她一个,对他而言都没区别。

  ……

  周衍行开会回来时,苏姜给他煮了咖啡。

  他喝了没两口,无意的说:“钟显今天在你那摔门?”

  苏姜顿了顿,周衍行这个问题没下套,钟显摔门,意味着两个人不是和和气气,这说明两个人不可能是狼狈为奸的关系。

  所以她敢肯定他只是随便这么问一句。

  于是苏姜说:“他问公司的问题,我都按照你教我的答了,他出去时就这力道,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周衍行伸手扯住她一缕头发,轻轻的嗅:“你没做错,平时对他简答客套就行。”

  她垂着眼皮说是。

  周衍行说:“今天晚上去你那?”

  苏姜轻轻一僵,被他看出来了,这副想拒绝又不敢拒绝惹得他一笑,说:“放心,不对你做什么,就是想吃你做的饭。”

  她说好。

  苏姜的确会做饭,手艺算不错。

  不仅周衍行喜欢,钟显以前也喜欢。

  她还记得她答应过他不会再替其他男人做饭。

  很显然,调情时候说的话,没什么可信度。

  周衍行下班的时间一般不太规律,但今天却刚好踩在下班的点上。

  只是没想到,在超市停车场时,恰巧和钟显撞上。

  钟显的眼神在他俩交握的手上扫了会儿,抬头看他们说:“买东西呢?”

  苏姜没看他,周衍行说:“去买菜。”

  钟显似笑非笑说:“周总回家还有人给做饭,可真幸福。”

  “小钟总不必羡慕,你若是招招手,肯为你做饭的人大有人在。”

  钟显:“以前的确有个女人说过只为我做饭。”

  苏姜心里一紧。

  “小钟总一向令女人爱上飞蛾扑火。”周衍行冷淡客气了一句:“苏姜下的面很不错,小钟总要不要一起?”

  钟显眼睛眯了眯,又坏又好看,他赞同说:“她下面确实好吃。”

  下面这个词分名词和动词两种词性来看,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苏姜脸色一白。

  饶是周衍行,这会儿也控制不住冷了脸。

  钟显皮笑肉不笑:“这回我就不去了,要不然下次,苏秘书让我吃吃?”

小叔

小叔

作者:阿苦类型:都市言情状态:已完结

《小叔》是阿苦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方宁和于子皓恺儿。校园:花生小说网提供更多在线阅读入口...,小说精挑:不明白这样算不算一种美,一种幸福和快乐。他们自小就像亲兄弟,像是有过爱情,又像是是兄弟之情?也许而已互相去欣赏罢。冥冥中的相聚在一起是缘分,可分离后也是冥冥的注定一生。相见,看不见得很美;分离后,看不见得很伤。都说缘分可与而不可以求,都说缘分注定一生相守一辈子,但是却忘了了冥冥中注定一生的宿命,宿命就像是一只蛇缠着某些人生,缠着某些注定一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