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章 华丽的外出

时间:2021-02-24 01:35:15来源:谷朴文学网

免费提供更多相授第2章 华美的出外的全文深度阅读,这场宴会结束了得迅速。苏姜身份不算高,但因为周衍行的缘故,郑家给她安排好了酒店顶层的套房...苏姜身份不算高,但因为周衍行的缘故,郑家给她安排了酒店顶层的套房。。

>>>《小叔》章节目录<<<

第2章 华丽的外出小说

  这场宴会结束得很快。

  苏姜身份不算高,但因为周衍行的缘故,郑家给她安排了酒店顶层的套房。

  周衍行还有公事要处理,只在她房里呆了一会儿,就要回去。

  苏姜说:“我送你。”

  她送他下了楼。

  回来时,她走在顶层的走廊,这条走廊铺了一地的地毯,哪怕高跟鞋踩在上面,也不会有一点声音,而且住客不多,十分清静。

  苏姜回来时,就踩在这一片地毯上。

  只是空气中突然传来“咔哒”一声,她心里一凉,下一刻,她被扯进隔壁客房里边,门被关上。

  钟显的声音说不上来该怎么形容:“二十七分零三秒,你和周衍行刚刚在屋子里面干了什么?”

  他的手顺着她细长的脖子向上盘,似乎下一秒就能把她给掐死,可他的手最终爬上她殷红的唇,凉凉质问道:“你们刚刚接吻了?”

  苏姜没说话,钟显以为她默认,他的脸也朝她看过去,几乎和她的贴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恩爱极了。

  可他俩谁都心知肚明,这种似乎不过是假象。

  又漫不经心说:“还是,你们直接上、床了?”

  她被他的语气激的一气,说:“关你什么事?”

  钟显看她半晌,挑着眼角冷冷说:“苏姜,出息了?”

  苏姜知道跟他对着干没什么好果子吃,刚才是她冲动了,于是缓了语气:“时间这么短,我们能干什么?”

  “犯不着解释,这顶绿帽又不是往我头上扣。”他在歪着嘴角说,“现在我倒是挺想给周衍行戴戴绿帽子的。”

  他说着,将她翻个面,把她死死抵在冰冷的墙面,手从她礼服里面探进去,摸到她的内裤,也没耐心脱,狠狠扯两下,就被他扒了个干净。

  苏姜心底直颤:“钟显,你他妈有病……”

  钟显动作没停,就这么从后面压了上来。他进-去的时候,苏姜因为突然的刺激,脖子仰得老高,好半天发不出声音来,可眼睛却莫名一酸。

  时隔三年,她依旧反抗不了他,甚至于他给予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让她颤栗。

  或许她是真贱没错。

  钟显在后面“啧”了声,说:“真够紧的,周衍行他是不是不行?”

  “周衍行”这三个字,让苏姜的羞耻心全部翻涌上来。钟显此刻的气息就好比一记耳光,抽的她生疼。

  苏姜忍住痛楚,说:“你别提他。”

  “心疼了?”钟显在她ti内用力一zhuang,“可你心疼也没用,你还不是跟我做了?苏姜,清高装着没意思你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苏姜先是面无表情,而后倏地笑了。

  她的确不是什么好女人。

  好女人在被人这么糟蹋时,再无能为力还能一死解决。

  但她苏姜或许只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

  一场情事荒诞而又激烈。

  结束的时候,钟显抱着躺在他身上的苏姜一动没动。

  只是苏姜没躺一会儿,就坐了起来,穿好地上的脏礼服,点了根烟站在落地窗前抽。

  钟显在身后紧紧盯着问她:“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苏姜吐出半口烟圈,半开玩笑道:“太想你的时候学会的成不成?”

  钟显将她手里半截烟抢过去,说:“你这样的女人说这种话,还真没什么可信度。你要是说想跟我做却没法做,太寂寞才抽的烟,我倒信。”

  苏姜心中一刺,在钟显心中,或许她比站街女还不堪还随便。

  钟显本来想说句什么,奈何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他也不忌讳她,当着她的面就接了。

  他叫那边:“小琪。”

  苏姜从来没有听过他这么温柔的语气。

  她便知道电话那头的女人是郑琪,他的未婚妻。

  苏姜抽烟动作一顿,一缕烟恰好遮住她的表情。

  他接完那个电话,语气倏地变了,笑着反问她:“小琪等下要过来,还不滚?”

  两种语气,天差地别。

  郑琪是心头宝,她呢,怎么说,或许只是发泄工具,欲望一走,看着都碍眼。

  苏姜克制住声音里头的异样,笑说:“我走。”

  临走的时候,钟显叫住她,歪着嘴角笑:“要不然留个联系方式再约个下次,我看你高、潮那会儿颤得也厉害。”

  苏姜的手在用力裙子上抓出一道褶皱,说:“不了。”

  钟显不在意,说:“行。”

  苏姜出去时,回头往屋里看了眼,那人躺在床上散漫的抽着她刚刚的那只烟。

  他怎么就这么坏呢。

  最可笑的是,哪怕他这么坏,她还对他有感觉。

  她多想把他给的羞辱报复到他身上。

  只是可惜了,没那个机会。

小叔

小叔

作者:阿苦类型:都市言情状态:已完结

《小叔》是阿苦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方宁和于子皓恺儿。校园:花生小说网提供更多在线阅读入口...,小说精挑:不明白这样算不算一种美,一种幸福和快乐。他们自小就像亲兄弟,像是有过爱情,又像是是兄弟之情?也许而已互相去欣赏罢。冥冥中的相聚在一起是缘分,可分离后也是冥冥的注定一生。相见,看不见得很美;分离后,看不见得很伤。都说缘分可与而不可以求,都说缘分注定一生相守一辈子,但是却忘了了冥冥中注定一生的宿命,宿命就像是一只蛇缠着某些人生,缠着某些注定一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