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章 谋杀

时间:2021-02-24 01:35:08来源:谷朴文学网

免费提供更多邪色第2章 被谋杀的全文深度阅读,悦客饭庄坐落于蜜源湖中央,且因为这独具一格一格的建筑而闻名于世,能来此处吃饭时之人非富即贵。今...今日,南宫上邪便被邀至悦客饭庄做客。而邀请她的人便是她的二姐南宫今欢。。

>>>《小叔》章节目录<<<

第2章 谋杀小说

  悦客饭庄座落于蜜源湖中央,且因为这独具一格的建筑而闻名,能来此处吃饭之人非富即贵。

  今日,南宫上邪便被邀至悦客饭庄做客。而邀请她的人便是她的二姐南宫今欢。

  今日南宫上邪着了一袭白衣,绝美出尘,其实他们南宫家的女子个个都倾国倾城。南宫上邪最爱白颜色和红颜色,可是南宫今欢独爱橘黄色,就连发饰她也挑橘黄色的戴。

  今日,去往悦客饭庄的不仅是南宫上邪和南宫今欢,更有昔日那位崔颢公子。

  三人走在楚国的街上,两个貌美如花,一个俊俏潇洒,引得旁人纷纷侧目。

  因为是客人,所以南宫上邪被要求走在他二人前面,她只好当仁不让。

  走至人潮拥挤处,却不妨横空钻出来剑刃相撞的声音。

  南宫上邪微微抬眸,便见一男一女在右手边的屋顶上厮杀。

  说厮杀似乎有些夸张,因为南宫上邪发现屋顶上的男子在极力忍让着那名女子。

  那女子着了一袭粉红色衣裙,发饰很复杂,总之看起来就是很金贵的那种,距离有些远,所以看不清容颜,而男子背对着她,她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他着了一袭白衣,很颀长的身姿,似乎还多了那么一抹贵气,给人的感觉很舒畅。

  南宫上邪见此情景,不禁驻足观看。

  霎时,白衣男子回头,目光刚好与她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瞬间溢满心田,不知为何,他忍不住朝她微微一笑。

  南宫上邪只觉他目光璀璨夺目,如天上的繁星,平静而又耀眼,很快,看着他,她又觉得沧海桑田,于是她摇摇头,像是试图甩掉什么,因为她笃定这个男子,她绝对从未见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衣男子从屋顶上掠身下来,从背后将南宫上邪抱住,在她耳边呼出一口气,温润道:“喊相公。”

  他的声音很低,却充满了磁性,很好听。

  而屋顶上的女子见此情景,便停下了追逐男子的脚步,缓慢地移步到他二人面前,似乎是为了看清南宫上邪的面容。

  这下,南宫上邪心里明了,原来这名男子是在躲避女人的追逐,哈哈,有意思。

  于是,她反握住白衣男子环住她腰间的手,甜甜道:“相公。”声音不大,却刚好能让那粉衣女子听见。

  话音刚落,对面的粉衣女子怒极,斥道:“你个狐狸精,好不要脸!”说着又要拔剑。

  见她恼羞成怒的模样,南宫上邪却乐了,顺势倒在白衣男子的怀里,道:“是的,我不要脸,求鄙视,求休弃!”

  “你!”粉衣女子说着便举剑向南宫上邪刺来,“清朗哥哥是我的,你岂敢抢我清朗哥哥?”

  白衣男子转身,将南宫上邪护在身后,一侧身,便让粉衣女子的剑从自己面前滑过,他再伸手,便抓住了粉衣女子的手,用力一推,粉衣女子便退后好几步。

  这时,他才道:“我不曾是你的,何来抢之说?”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南宫上邪,道:“况且,她已喊我相公,你一直喊我哥哥,我需对她负责,而你永远只是妹妹,不是吗?”男子说着,眼角滑过一丝邪笑,显然,他心情似乎不错。

  “你为什么不肯娶我?”此时,粉衣女子有些激动,她道:“清朗哥哥,你若不娶我,我便死在你的面前。”说着,便举剑要抹脖子。

  被唤为清朗的男子快速地掠身过去,将她的剑拍落地上。

  南宫上邪看着,甚感无趣,这无非就是女人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可那傻男人却相信了,还这么急切地前去救她,没趣,实在是没趣啊!

  想罢,抬脚便走,这一走,才想起来自己的二姐,于是转身,却见那崔颢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而南宫今欢却面容呆滞。

  对于南宫今欢来说,今日南宫上邪的举止实在是太伤风化。一个女儿家怎可和男人搂搂抱抱,且还是在大街上,顺势就喊一名陌生男子为相公,这是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见她转头看向自己,南宫今欢适才反应过来,今日邀她出来所为何事。

  于是再次恭敬地邀请她前往悦客饭庄,三人一路无话,待到悦客饭庄之后,三人坐好,南宫今欢才率先说话,“四妹,昔日是我嫉妒爹对你的宠爱太盛,所以才对你不好,但是昨天的事情,你没有告诉爹,我很感谢你,所以我希望我们姐妹能化干戈为玉帛,今日我敬你一杯如何?”说话间,她已满上一杯酒,递与南宫上邪。

  南宫上邪笑了,她道:“多谢,但是这酒我不能喝,因为有毒。”

  闻言,南宫今欢脸色煞白,嗔怒道:“四妹以为我会给你下毒?四妹若是不信,我先干为敬。”语毕,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此时,南宫上邪端起桌上的酒杯,放在手中把玩着,酒水在杯中转了一圈,却没有洒出来,末了,她才抬眸道:“你喝了自然没毒,但是我喝了,却是有毒的。”说罢,站起身来,将酒水泼向对面的女子。

  事毕,抬腿便要跑。

  但是速度更快的却是崔颢,他一把扯住她的胳膊,阻止了她前进的步伐。南宫今欢这才反应过来,愤怒地擦干脸上的酒水,幸好她提前吃了解药,否则真是要毁容了。

  此时,崔颢已经制住了南宫上邪,南宫今欢趾高气昂地走到她的面前,重新给她倒了一杯酒,端到她的面前,面容狰狞道:“你以为不喝这酒就会没事了吗?”这饭庄坐落于湖中心,远离闹市,而他们现在坐在雅室里,大门紧闭,就算她解决了南宫上邪的性命,也没有人会知道,所以此时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死了吗?”南宫上邪依旧在笑,这个世界上除了爹的宠爱和血婆婆的守护,她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但是她并不怕,因为人若犯她,她便不会轻饶了对方,例如昨晚的南宫惜城主仆两。

  “你不会武功,你还如何逃出生天?”南宫今欢邪佞地笑了起来,以前她没有杀过人,自然没有想过要灭了南宫上邪的口,但是她和崔颢的事情若是让爹知道了,死的那个人必定是她。

  南宫上邪在众多姐妹中最诡计多端,她如何能信她会为自己保守秘密?

  “你想怎样?”似乎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杀气,南宫上邪严肃地问。她只是十八岁的姑娘,虽然不算小了,但是不代表着她不怕死啊。

  南宫今欢举目看了房间一圈,目光定格在敞开的窗子上,此时风光正好,想必还有很多人在游湖。

  南宫今欢得意地笑了笑,“你害怕了?”

  “有二姐相伴,我怎会害怕?”南宫上邪继续讪讪地笑着,看起来无害得很。

  “呵,其实你也不用害怕,我只是希望你能帮二姐保守个秘密罢了。”说完,又略显愁苦地道:“但是你也知道,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的。”说完,便向崔颢打了个眼色,

  崔颢闻讯,蛮横地打开她的嘴巴,南宫今欢将那杯毒酒灌了进去。

  “这毒酒,令你肝胆俱裂,若是父亲查出你的死因,想来也是因为你常在外面玩耍,结了仇家,被人一掌打死了,而我,不会武功,父亲是怎么也不会怀疑我的。”南宫今欢看着她,笑得愈发灿烂。

  南宫上邪只觉内脏很痛,至于具体是哪里痛,她也不知道。不一会儿,她只觉自己的身体被提了起来,然后被扔出了窗外,转眼间,她的身子便如同残花败叶般急速坠落。

  “砰”的一声,是有东西砸入水里的声音。

  南宫上邪不识水性,加之南宫今欢已经给了她致命的毒酒,在水里定然是浮不起来了。

  南宫今欢往前探着身子,趴在窗子上,刚才那一声响也极为大声,定然是惊动了四周的游客以及饭庄里的客人。

  所以此时,众人议论纷纷地往这边看来。

  崔颢也及时地将头探了出去,对着众人道:“刚才小生和自己的妻发生了口角之争,妻一怒之下,便将木凳砸了出去,适才惊动了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说完,众人的议论声才渐渐止住了。

  然而,尾随在他们身后前来悦客饭庄的白衣男子却将坠落物体看得一清二楚。

  待得崔颢和南宫今欢将身子收了回去,他才施展轻功轻点湖面,随即钻入了湖里。

  三月的湖水还是有些微的刺骨,他在水中打了个寒噤,再深入一点,除了深蓝色的湖水之外,一无所有。再深入一些,便只剩下水草了,还有各种各样的鱼。

  只是,他在蜜源湖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见她的身体。

  就算是尸体也不好啊,所以他宁愿找不到,若是要找到,就一定要找到活的。

  直到夜幕降临,他才不得已离开水面,一个人独自坐在幽暗的黄昏里。

  习习凉风吹来,撩开他的发丝,他却觉得内心有些沉闷。

  为什么,他明明看见她坠入湖里,转眼却不见了?

小叔

小叔

作者:阿苦类型:都市言情状态:已完结

《小叔》是阿苦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方宁和于子皓恺儿。校园:花生小说网提供更多在线阅读入口...,小说精挑:不明白这样算不算一种美,一种幸福和快乐。他们自小就像亲兄弟,像是有过爱情,又像是是兄弟之情?也许而已互相去欣赏罢。冥冥中的相聚在一起是缘分,可分离后也是冥冥的注定一生。相见,看不见得很美;分离后,看不见得很伤。都说缘分可与而不可以求,都说缘分注定一生相守一辈子,但是却忘了了冥冥中注定一生的宿命,宿命就像是一只蛇缠着某些人生,缠着某些注定一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