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还有后招

时间:2021-01-14 18:17:28来源:谷朴文学网

闭着眼睛的许宇文博心中一寒,他会觉得被什么可怕的的东西盯上。“痛!”身体传来剧痛,四肢大张,想跳出来,却被李风的脚死死地锁,不能动弹严禁。“李大师磕头如捣蒜啊,我们输了,五十万“痛!”。

>>>《神隐狂少》章节目录<<<

第26章 还有后招小说

闭着眼睛的许天雄心中一寒,他觉得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

“痛!”

身体传来剧痛,四肢大张,想跳起来,却被李风的脚死死锁住,动弹不得。

“李大师饶命啊,我们输了,五十万一个月马上打到您的卡上!”

“我警告你,龙子怡是我的人,你要是对她有非分之样,我就……”

李风话没有说完,可是后的话,许天雄能明白,要是他敢打龙子怡的主意,李风就绝不手软!

“明白!明白!”

“滚去给龙子怡刷卡,你这五十万,就当是我捐给武馆的钱。”

“是!是!”

一分钟后。

等龙子怡收了许天雄的钱,她还是像做梦一样,以为自己没有从一开始的晕倒中醒来,许天雄可是这条街的大佬,那么轻松就被李风制服?

她不想去深究,总之她收到钱了,李风没骗她,真的给了她五十万,有了这五十万,她就能把房租交上,还能把武馆升级改造一番,购入一批新的器材,顺便让她家里人知道,她不是一个废物。

“李风,谢谢你!”

龙子怡把李风请到台下,对他盈盈一拜。

李风眼前的色彩都明亮不少,不愧是出身古武世家中人,再刁蛮任性,也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收起野蛮的性子后,就显出女性柔软的一面,让男人忍不住为之心动。

“大师,您现在能教我们功夫吗?”

高虎似已经恢复了,跑过来,对李风点头哈腰。

“让我教我就教?”李风斜着眼。

“我知道了!”高虎低着脑袋,亲自跑到一边,搬来一张太师椅。

大伙也都开窍一般,纷纷为李风办事,许天雄更是冲到外面,去买来一个冰镇西瓜给李风献宝。

三分钟后。

李风躺在太师椅上,吃着龙子怡亲手递到嘴里的西瓜,享受着阿秀的按摩,一手指着前方,对高虎、许天雄等人指点道:“对,对,对,就是这样,许天雄,你的腰歪了,给我挺直一点……”

“李大师,我已经把腰挺得很直了。”

“我叫你挺直你就挺直,你是大师还是我是大师!”

李风把吃完的一个西瓜皮砸到许天雄的头顶。

“唉哟!”

“你叫什么,再叫我就罚你跪键盘!”

“大师我错了!”

许天雄要哭了。

阿秀看得都笑了,她可是看出来了,李风就是故意找事,她也不怪李风,都是许天雄昨天做得太过份。

“你们继续扎马步,我累了,先小憩一会,阿秀、子怡,你们俩个看着他们,谁敢乱动,你们就用西瓜皮砸他们的脑袋!”李风说完就闭上眼睛。

今天的事情,比他预料的要轻松得多,许天雄太怂了,连和他打的勇气都没有,不然就能看穿他只是一个水货。

身体的强壮,绝非一日之功,只是昨天的强化,不足以让他能以一打好多人。

时间过得很快,等李风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中午。

“哈欠!”

李风伸了下懒腰,好久没有睡得那么舒服,睡着了都有人按摩扇风睡得就是香。

“行了,今天先到这里。”

李风拍拍灰走人。

许天雄第一个摔到地板,他被盯得最狠,有事没事就被阿秀和龙子怡砸西瓜皮。

“大哥,这也太累了,我们又不是来习武的,不光给那李大……李小子送了五十万,还要受苦,而且你看,你的追的妹子也被他霸占,好处都给他拿了,太不公平!”

“是啊,大哥,五十万一个月啊,我们整条街的月收入也就这个数,都交给他,我们一分钱都没有?”

“可是……”

许天雄皱眉,他不是李风的对手啊。

“许爷,你追了龙妹妹那么久,就忍痛放弃吗?打电话给孙领队吧!”

“我试试。”

许天雄终究是心有不甘,拔通一个号码。

“嗯……嗯……”

“额……”

许天雄尴尬。

“阿雄,有事?你等一下。”

“是,姐夫。”

许天雄不敢说不,他姐夫叫孙擎山,是这片区的真正大佬。

过了数分钟后,电话那头传出一阵美妙的铃声,然后孙擎山才对许天雄道:“说吧!”

“姐夫,事情是这样的……”

“高虎?他也配叫虎爷?”孙擎山听后,冷笑道:“连一个能打点的小子他都搞不定。”

“这也不怪他,他高虎也就是在你们这样没本事的人眼中才厉害,整个江城的大佬中,有谁认他这号人。”

“他的势力在江城最弱,却占了江城市中心,老子早看他不爽!”

“姐夫,您的意思是……”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有我出手,你不用多管!”孙擎山道:“在没有我的命令前,先按兵不动,勿打草惊蛇。”

“是!姐夫。”

许天雄挂了电话,暗暗咂舌,姐夫就是厉害。

他也不想比,一想到李风蹦达不了几天,龙子怡迟早会落到他手上,他就兴奋起来。

“还有那枚棋子,也差不多该动了!”许天雄眼底满是阴冷,看来他还有后招。

神隐狂少

神隐狂少

作者:流星类型:武侠修真状态:连载中

登门女婿又如何,男人就得当家的作主,谁不服气自己憋着!“李风,你啊个也没用的东西,咱们女儿都快生病了死了,你却连救急的钱都也没。”“谁说我也没,立刻就有了。”“喂,管那台上世纪的十寸黑白小电视中的一则新闻,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