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化妆就协调了

时间:2021-01-14 15:00:49来源:谷朴文学网

豪都,二三楼酒会通过时。二楼拐角处的栏杆有几棵矮小的盆栽,一张典雅的茶桌隐入在盆栽后面。仲少凯骨节明明就的大手手把玩着精巧细致的紫砂茶杯。对面坐着像手把玩杯盏的程远浩,二楼拐角处的栏杆有几棵高大的盆栽,一张雅致的茶桌隐没在盆栽后面。仲少凯骨节分明的大手把玩着精巧的紫砂茶杯。。

>>>《芳草年年与恨长》章节目录<<<

第20章 化妆就协调了小说

豪都,一二楼酒会进行时。

二楼拐角处的栏杆有几棵高大的盆栽,一张雅致的茶桌隐没在盆栽后面。仲少凯骨节分明的大手把玩着精巧的紫砂茶杯。

对面坐着一样把玩杯盏的程远浩,眼神一瞬不瞬。

楼下程家父母真诚地接待来宾。

今天所有应邀而来的都是C市商业圈的名流,各个携带家眷,左手边夫人相伴,右手边爱女跟随。男宾西装笔挺,领带点缀;女宾有点年纪的端庄舒雅,女孩们礼服加身气质卓卓,声音清甜舒缓,好一派名媛雅风。

陆陆续续的名流不断涌进酒会。夏家四口刚好珊珊而来。夏鸿钧携着夏母做作地秀着恩爱,后边是两个女儿,都身着高端的礼服裙,深情款款的紧随父母。只要不开口,没人能识破这一对姐妹的素养。

程家老爷子和夫人一起迎上来,程老爷招待着夏鸿钧。

“季莹小姐出落得跟一朵花似的,这小女儿也长成大姑娘了。”程母热络的拉着夏家的两个人千金。

“你夸奖了,两个丫头倒让我省心如意。”夏母言外之意两个女儿品行高尚。

“你好福气啊!”程母客气的接话。随后把她们一家人带到里面,里面的姑娘们收敛着往日的傲娇,独独展示出温软如玉的一面,一派淑女风范。

男宾们聚到一起畅谈商场上的奇闻轶事,能说聊几句私房话的都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倾心交谈。

夫人们攀比着各自的衣裙和皮肤,你一言我一语的开着人畜无害的玩笑,一干人等倒也其乐融融。

今天的男宾客都是商场上打拼过来的,说话分寸都把握得恰到好处,夫人们则都揣着各自的心思尽量维护着自己的尊严。

此时,顾以一身黑色西装罩身英气十足的依靠在豪车边,他正等着夏冉默下楼。

夏冉默几乎忘了自己的承诺,跑了一趟学校帮导师做了几乎一天的表格。回到家里,佣人说家里人都参加晚会,没准备正餐。她正揉着眼睛思忖着晚上吃些什么,顾以的电话就了进来。

唔,自己忘了承诺陪顾以去参加酒会的事了。

她匆匆忙忙的穿好礼服跑了出来。顾以上下的打量她一番,绅士的拉开车门,夏冉默也不客气地坐了上去。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私人会馆。

“下车吧。”顾以好听的声音想起。

她打量着私人会馆的招牌,暗想到这里参加酒会?顾以真是奇葩一枚。

下了车,她跟在顾以身后,亦步亦趋的进了门。

奇葩男!真是个奇葩男!

她的碎碎念也只在心里捣鼓了一半,就被一个打扮得更的奇葩女人按到座椅上接受化妆。

顾以我人家只答应陪你参加酒会,可没说有这个环节。她的眼睛蓄着微怒。

顾以看着她好玩的表情慢条斯理地说解释:“淡妆和你身上的礼服不搭,画个妆和谐点。”

唔,一个奇葩男,好像什么都懂。

化妆师熟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程序稳定进行:打底,扑粉,描眉……就连图唇膏都没用她动手,连选择颜色的余地都没给她留。尽管她百般不适应,也没妨碍到化妆师的操作。

她觉得自己就是舞台上的小木偶任人随意摆弄。

造型师打开她的马尾辫,精致细腻的盘了个甜美清纯的花苞头。

她随着造型师的指引在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夏冉默被惊吓着了。造型师就想欣赏一幅作品般满意的笑了。

顾以满心欢喜地拉起她,嘴角扬着笑意上了车。他们这番折腾,已经是最后一对到的酒会的。

此时的酒会气氛浓郁。

顾以挽着夏冉默风度翩翩的进了会场。他二人一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程母看见顾以身边的女孩落落大方清纯至极,心生喜爱。不由得移步到了两人身边,温和地开口:“顾少,有半年没见了,快里边请。”

“谢谢伯母。”顾以不失礼貌的应答,拉着夏冉默往里走,生怕她被抢走了。

程母期待着顾以介绍一下他身边的女孩,可是顾以早被一些商场上老前辈围追堵截了,他一一应对无暇顾及。

程老爷子招待着这群商场精英,直到顾以的出现他才松口气。女宾们一开始的视线都集中在夏家的姐妹花身上,夏紫姮的礼服颜色打人,款式都是C市所没有的,一时成了女宾们讨论的焦点。她大有抢了姐姐的风头趋势,心里得意,也忘了昨天拿礼服时姐姐和妈妈气愤的嘴角脸。

昨天,夏母在看到夏紫姮穿着和夏冉默的礼服款式颜色一样时,脸都扭曲变形了。付款的时候夏母贴了不少私房钱。

本城里一个奇葩名媛凑到夏母很前,“为了女儿没少下血本吧?”嘴角挂着嘲讽。

夏母撩了一下眼皮子,“孩子们喜欢就买呗。”

奇葩名媛哼了一声就走开了。她了解夏家现在的情况,嫁女儿等着掲锅呢。所以跑这里来抢风头。她又看了眼夏紫姮摇了摇头,“唉,只可惜嫩了点没戏。”

待这奇葩名媛在酒会里转了圈,心里正得意没有人可以和自己媲美的时候,一抹俏丽的身影落入眼底。

清纯脱俗的美女,扎在人堆里也会脱颖而出。程母已经和夏冉默亲切的交谈起来,“没想到你是茗娟的女儿,说起来我和你妈妈有过几次交往的。”

程母努力的回忆着夏冉默的母亲,“她现在在国外吧,……”

夏紫姮看到夏冉默的一刻冲口来而出:“夏冉默,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程母和夏冉默不由得齐刷刷回头看向说话的夏紫姮。话音起落间,又旋风般地欲旋了过来。

夏母的怒火直攻心头,一把拉住这个莽撞的丫头,低声喝着:“你爸在看着你!”只这一句夏紫姮就收气焰。

程母不知夏冉默是何许人物?她看夏紫姮明明是奔着这里来的,可眼前这个姑娘并不姓夏,而是姓茶为茗。心下不悦,夏家的女儿简直不可理喻,看着光鲜亮丽骨子里都是什么呀。

可“夏冉默”三个不起眼的字,惊动了楼上的仲少凯。

他狭眸微眯略过栏杆一眼看见了夏冉默,眸光瞬间暗沉。

芳草年年与恨长

芳草年年与恨长

作者:妍妍妮子类型:玄幻魔法状态:连载中

他拥称A市第一美男,这称号可也不是吹的,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但是——我怎么据说这第一美男除了另一种说法呢?“据说这第一美男男女通杀。”“额!”是男女通杀吗?怎么他每夏冉默四肢酸软,浑身都提不起力气,她揉了揉胀痛的额角,一转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