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三年前,是你吗?

时间:2020-11-22 22:22:15来源:谷朴文学网

陈贝贝张开嘴巴着手臂,档住了房间出入的门口,又问道,“许子恒,你闹够了也没?”许子恒一脸惊诧,他在闹?面对自己许子恒的气恼,陈贝贝逼视着他,望入他的眼底幽幽道,“许子恒他知道的,可是他忘了,满心满眼的只记得不会游泳的是苏安然,却忽略了另一个人。。

>>>《余生与你共沉眠》章节目录<<<

第22章 三年前,是你吗?小说

陈贝贝张开着手臂,挡住了房间进出的门口,反问道,“许子恒,你闹够了没有?”

许子恒一脸诧异,他在闹?

面对许子恒的恼怒,陈贝贝直视着他,望入他的眼底幽幽道,“许子恒,别人不知道,但是你不会不知道苏眠也不会游泳吧?”

“她不会……”游泳?

许子恒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疑问突的就问不出口了,因为心虚。

他知道的,可是他忘了,满心满眼的只记得不会游泳的是苏安然,却忽略了另一个人。

“苏眠不会游泳?假的吧?”有人提出了质疑。

“我不信,她要不会游泳怎么敢和安然一起掉河里。再说了,她真不会的话,没人救她她早就淹死了,还能等我们来找她吗?”

“是啊。”陈贝贝点了点头,反问道,“所以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何必要搭上自己的命去害另一个人呢?”

这……

一群人一时无言,你看我我看你,陷入一片沉默中。

陈贝贝哼了一声,转过头气势汹汹的瞪了许子恒一眼,“许子恒,在你口口声声的声讨苏眠之前,有没有想过她才是受害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贝贝没有说明,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安然一眼。

苏安然仿佛受了惊,躲到许子恒的身后。

许子恒下意识的拉住了她的手,给予她安慰,陈贝贝看着她那柔弱的模样,心中莫名涌出一股无名火,但碍于众多同学都在,没有发作。

“今天是同学聚会,我也不想让你们不开心,但有句话我不得不说。”

一群同学在她的注视下,竟然有些不敢抬头,下意识的逃避着。

“今天你们这些帮着苏安然的人,以后都不要再联系我和苏眠了,因为我们一点也不想认识一个连是非都不能分辨的同学!”

丢下最后一句话,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人。

“安然。”许子恒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终于冷静下来,目光落在苏安然身上,“那时你跟苏眠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满怀信任的双眸此时已经染上了怀疑和不确信,苏安然一下子就慌了,抓着他的手,满脸无辜,“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记不清了,就记得姐姐拉了我一把……”

“是她拉的你还是你拉的她?”

“子恒!”苏安然低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委屈一下子表露了出来,“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

“安然,我……”

苏安然已经不去听他的解释了,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

许子恒方才才冒出来的判断一下子全都飘远了,什么也顾不上了,急忙道歉,“对,对不起,安然,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眠!”

身后的脚步声渐近,苏眠狐疑的停下了步伐。

陈贝贝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弯腰双手撑着膝盖喘了几口粗气才缓过来,“你干嘛走的这么快啊。”

“陈贝贝?”苏眠握紧了推着轮椅的扶手,“你也是来……”

“我相信你。”

不等她开口说完,陈贝贝率先将话说了出来,还附带着一张天真的笑脸。

苏眠下意识抿唇。

陈贝贝直起身,仍旧笑着,又一次重复道,“苏眠,我追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不管他们怎么说,我都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女人垂着眸,呐呐的张了张嘴,“为什么?”

“因为我们认识了四年了啊!”陈贝贝似乎有些生气她这么问,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虽然你对我记忆不怎么深刻,但我可是偷偷的注意了你好久了,所以你的习惯,你的为人处事,我都知道!”

这话说的虽然有些过于自信了,不过陈贝贝说的都是实话。

大学时,她是班里最胖最丑的女生,最开始的时候,甚至没有任何人和她说话,也没有任何人愿意靠近她,只有她……

苏眠迎上那略微尴尬的注视,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诚的,坦率的笑容,“谢谢。”

陈贝贝顿时有些受宠若惊,直摆手,“不……不用……我就是不想让你觉得委屈或是不开心而已,不过现在想说的都说了,我就不打扰你们……”

她边说边后退着,意图要走。

沈文昭扫了她一眼,又看到身后并没有人追上来,依稀猜到什么,沉吟着开口,“你要回家吗?”

“啊?”

“我们也要回去,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

陈贝贝有些梦幻,“可以吗?”

苏眠也跟着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这儿是郊区,她如果真的要走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到车。

回去的路上,许是因为有沈文昭这座冰山在,陈贝贝都不敢和苏眠搭话,一直安份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到到了市区后下车了才再次道谢离开。

苏眠透过车窗,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一时感触,转过头和身旁的男人又一次认真的说,“谢谢你。”

她心思到底是没有他那么细腻,要不是他开口让陈贝贝跟他们一起回来,她也没意识到陈贝贝或许因为帮了她而和同学闹掰了。

“不用。”沈文昭捏了捏她的手心,“她是你朋友,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对她好的,他记得,而对她不好的……他更是铭记于心!

男人的话太过暧昧,苏眠的心忍不住颤了颤。

今天发生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她仿佛抓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看向他。

沈文昭早有预料,耐心十足,“想问什么?”

“你……”苏眠紧咬着下唇,余光瞥了一眼他的双腿,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出口,可却不知该从何问起。

男人的大手贴上她的脸颊,如带蛊惑一般开口,“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苏眠感受着那带着薄茧的掌心传来的温度,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让她的心揪得更紧。

良久……

女人粉唇轻启,低声问道,“三年前,是你吗?”

沈文昭似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波澜不惊的脸上迅速划过诧异。

他抬起手,按了按眉心,试图整理心中涌出的絮乱的情绪,可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无论如何他都压不住那翘起的唇角。

他的女孩,终于想起他了……

余生与你共沉眠

余生与你共沉眠

作者:墨阿酒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一场交易,她不得已被出卖自己,娶一个残废。她我以为,那是噩梦的始端,不想那人却将她搂入怀中,护她周详。坊间传闻传闻,沈少身具残疾,性格性格孤僻,为人冷傲。等等!某夜,苏眠扶六月的天,烈日高照,可她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浑身犹如置身冰窖一般冰冷。。……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