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十八针

时间:2020-11-22 19:08:41来源:谷朴文学网

“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你但是乖乖的的跟我们走吧,省得大家都大麻烦。”那人笑着,也不理睬夏君心话里的威胁。较为明显这件事是没得商议了。夏君心看了看周围,不知道怎么的四明显这件事是没得商量了。。

>>>《缘来注定爱上你》章节目录<<<

第22章 十八针小说

“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跟我们走吧,免得大家都麻烦。”那人笑着,也不理会夏君心话里的威胁。

明显这件事是没得商量了。

夏君心看了看周围,不知怎么的四周突然间没了人,也难怪这些人会这样的有恃无恐。

“可是我不怎么想走。”

夏君心讪笑回答,话音还未落下人就急忙转身要逃。

像是看穿她的动作,一个男子动作极为麻利,手一下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想阻挡她。夏君心那里会如他们的意,顺势两只手拉住那人的手臂,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就将那男子摔在了另一男子的身上。

在那声声叫疼的痛喊声中,其他人已经朝着夏君心攻击上来了。可双拳难敌四脚,她就算是有那么点的皮毛底子,但是在面对这么多人的时候,还是很快就弱了下来。

她的手很快就被别人抓住,夏君心连忙挣脱,却发现根本就动弹不得。

“早就让你老实配合了。”

带头的那男子阴冷着眼的看着她,那眼神让夏君心下意识的颤了一下,她以为这些人会先揍她一顿,但是看现在这情况,这些人明显没这个心思。

“带走。”

那人一声命令下,三个大男人拖着夏君心就要往面包车的方向走去。

看着越来越紧,宛如猛兽的车门,夏君心彻底的慌了,心里的恐惧也在这个时候汹涌澎湃的蔓延开来。

她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更不知道被这些人带走之后,她会面对什么,这些未知让人心里的恐惧加剧。

就在她认命痛苦时,突然一只手从中伸出抓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肩膀:“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熟悉的男声入耳,夏君心惊喜的抬头看向来人,第一次因为封曜景的到来而感到喜悦。

但是下一刻她又开始担心了,封曜景是封老爷子唯一的亲孙子,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老爷子怎么办?

“你来干什么!走开!”夏君心着急的张口就道,她承担不起老爷子的黑头送白头。

封曜景瞥了她一眼,却完全没有要移动脚步的意思,而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男人。

“把人放了。”几乎是命令性的口吻。

“你算什么东西,少多管闲事。”那人满脸轻蔑,完全不将封曜景放在眼里。

封曜景闻言倒也不慌不忙的伸手解着袖口上精致的袖扣,那种优雅到极致的动作就好像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挑衅般,让人怒气直上心头。

“玛德!”

有人已经看不下去了,放开夏君心,直接挥着拳头就往封曜景的脸颊上招呼了上去。

他一个侧头避开攻击,抬起长腿一脚正中那男子的腹部,一脚将那壮汉踢飞了五米远。

看着自家兄弟挨了揍,那些人也懒得再管她,直接朝着封曜景就前仆后继的扑了上去。

夏君心则是完全呆在了那里。

她没想到过封曜景的身手能这么好,更没想象过他会来救她。

封曜景跟那些人凶残纠缠着,以一敌五似乎完全没有落下风。

其中一个见直接打不行,便从口袋之中摸出一把弹簧刀,就朝着封曜景冲上去。

对方手里有凶器,在旁边的夏君心看得是一阵心惊肉跳。

一番纠缠,封曜景反而将那人手上的弹簧刀夺了过来,锋利的弹簧刀在他的手中泛着寒光,看上去仿佛就是一个从地狱里面出来的修罗般。

“滚。”

一个字音,却让人不寒而栗。

那几人对视一眼,犹豫了片刻,最后带头的不甘心发了话:“我们走!”

几人上了面包车,很快就消失在眼前。

夏君心还没来得及上去询问封曜景的情况,他便已经来到她的身前,眉头紧皱在一起的打量着她。

“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夏君心舒了一口气,却打死不承认,目光带着几分惊叹的看着他:“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来救我。”

“没人能在我的眼皮子低下带走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

夏君心正一愣,封曜景却看着她补充了一句道:“就算是挂名的也不行。”

敢情这救她只是因为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挑衅吗?

她上扬起唇角,带着几分嘲讽的味道:“那还真是谢了。”

“跟我回去。”封曜景的眉头依旧紧皱着。

“那个冷冰冰的大房子,你留着跟你的宠物狗逍遥吧,本小姐有住的地方。”夏君心说着朝着他挥了挥手后,径直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她才走了三步,封曜景突然直接倒在了地上,嘭的一声,惊得夏君心心尖都颤抖。回头一看,立马就跑了回去。

“喂,封曜景你怎么了?”

夏君心焦急却又不确定他到底怎么了,所以根本不敢胡乱动他,一时间手足无措。

封曜景紧皱着眉,似已经疼得说不出话了,那原本就跟白玉般的肤色,这刻更是带上了几分透明感。

“喂,你就是救了我一下,可不带你这样就碰瓷的。”夏君心蹲下来,着急得眼泪都在眼眶打转了,嘴巴上却还在倔着。

“白痴女人,你是没长眼睛吗?”封曜景忍着疼的骂着。

经他这一提醒,夏君心这才恍然的发现他的手捂着腰部,深蓝色的衬衣是看不出什么,但是在他白皙的手指缝隙中,却隐隐的看到渗透出来鲜红血迹。

夏君心这下彻底慌了,想要给封曜景检查,却无从下手:“怎……怎么受伤了?”

她明明没有看到刀子刺中他啊。

看着手足无措的夏君心,封曜景感觉自己真的要被气死了。

“现在我怎么受伤的是重点吗?”封曜景咬着牙,直接提醒道:“还不送我去医院,你是打算一会送我到殡仪馆吗?”

如果不是因为她那手足无措是真的,封曜景几乎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了。

“对!医院,医院。”夏君心恍然大悟,一边点着头,一边就想要将他搀扶起来。

完全跟细心没什么关系的动作,牵扯着封曜景伤口上的痛觉神经,让他眉头更是锁紧。

终于,封曜景忍无可忍:“白痴,你不知道先打车吗?”

好不容易才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见状就想上来帮忙。但是封曜景那倔脾气莫名一起,死活不让其他人碰,夏君心无奈,只能拼尽全力搀扶他上车。

“去……”

“去市医院。”

夏君心的话被封曜景打断,她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仿佛再问:不去自家医院,反而是去综合医院?

“去了那边,你是想让消息传到老爷子耳里去吗?”封曜景白了她一眼,嘟囔出声道:“老爷子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可受不得这个刺激。”

“你平日刺激老爷子的时候,怎么没想这些?”夏君心骂着,眼泪却从眼里滚落而下。

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封曜景的手背上,明明是冰凉的,却跟岩浆似的烫着封曜景的心,让他一阵坐立难安。

“本少爷又还没死,哭哭啼啼的是想要咒我吗?”明明是想说安抚的话,但是从他嘴巴说出来却又变了味。

夏君心闻言没反驳跟解释,一双眼睛带着泪光倔强的看着他。

封曜景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叫罪恶的情绪,在他的心里蔓延。

明明就是自己救这个白痴女人,怎么现在感觉好像是自己对不起她似的?

在封曜景还没能搞清楚自己心里那些古怪情绪的时候,夏君心在半路慢慢的冷静下来了,还替他将伤口做了紧急止血。

伤口不是很深,但却挺长的。

到了医院,夏君心就将封曜景交给了医生跟护士。

那伤口一共缝了十八针。

这就是封曜景第一次救她换来的代价。

高级病房内,在医生跟护士散去后,封曜景这才看着她出声问道:“你是怎么招惹上那些家伙的?”

“我没有招惹他们。”夏君心摇头,以她的性格,只要别人不来招惹她,她也一定不会去招惹别人。

“没招惹别人的话,别人绑架你干什么?难道你有那个被绑架的价值?”封曜景不屑的反问,似乎就是认定她干了什么坏事。

“我……我好歹也挂着封家少奶奶的名头,怎么就没有这个价值了?”

她下意识反驳,等话说出口后,夏君心才恍然的反应过来,自己干嘛跟这个家伙解释这么多?

但她的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封曜景。

他那好看的剑眉闻言紧皱成结,想了想便朝夏君心吩咐道:“帮我把手机拿过来。”

“凭什么啊!”她不满的反驳,谁叫他总是气她。

忘恩负义的女人。

封曜景在心底暗骂一句,赌气般的开口道:“凭老子因为你缝了十八针,这个理由够吗?”

“……”夏君心瞬间哑了,气势也完全弱了下去:“又不是我求着让你救的。”

她小声的嘟囔,但还是起身将他的手机翻出来,递给了他。

封曜景翻开通话记录,找到其中一个电话就打了出去。

“我的女人今天在XX路差点被绑架,查查看怎么回事。”封曜景完全没有客气,电话一接通便命令道。

“我的大BOSS,您的女人这么多,你说的是哪位?”电话另一端的蒋文韬不急不忙的问着,带着几分八卦的味道。

居然能让封曜景这么关心的让他来查,蒋文韬还真好奇是哪个女人这么有能耐。

“封家少奶奶,我老婆。”

缘来注定爱上你

缘来注定爱上你

作者:欢小简类型:恐怖灵异状态:连载中

都说青梅配青梅最是相配,成亲必是良缘,但明明她这青梅是死死对头,成亲后恨严禁弄死她才好。大婚之日之后青梅老公视她无物,婆婆万般故意刁难,更有小三登门挑衅,害她失贞意外流产,她她猛的一下睁开眼,一张如同冠玉般的面容近在咫尺,倾国倾城的容颜如同梦境一般的不真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