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文名著

更新时间:2019-10-11 13:30:29

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 连载中

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

编辑:北溟有鱼作者:阅读王分类:美文名著 主角:羽盗一,希子,贝尔摩德,易容,宫野,艾瑞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自己向上天祈求,保佑你快乐》写的1本小说,主要讲羽盗1,希子,贝尔摩德,易容,宫野,艾瑞娜间的事迹。自己向上天祈求,保佑你快乐约60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第八章

    “哥,你怎么跑到美国来了?找我什么事?”我毕恭毕敬的站在房间的正中央,黑泽夜今天很奇怪,从一开始就背对着我,也不说话,整个人的气息很是凌人。

    “呵,再不来的话,在美国的势力,恐怕就要易主了呢!”冷冷的笑着,黑泽夜猛地转过身来,绿色的眸子沉了下来,眼里有着隐隐的怒意“枫,你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啊!哥哥的吩咐,都敢不听!”

    “枫,不敢!”我微微的垂下眼帘,握紧了背在身后的右手,指骨都有些生疼。“不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美国的三年里,趁着我和GIN都不在,你找机会放走了多少人!”黑泽夜将手里的资料丢到我脚边,呵斥道。

    “我只是觉得…有些人是不该死的!”我仍然是面不改色的答道,让黑泽夜更为恼火“不该死?!那你知不知道,如果他们不死,后果就是组织里会有人要代替他们死!”

    “枫不知道…”“啪——”话音未落,黑泽夜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将我的头狠狠的扇向了左边,我也只是邪魅的舔了舔嘴角的点点的血迹,更加冷淡的抬起双眸,直视着他。

    “呵呵,枫,你今年才14岁啊!气势真是不凡…”无情的弯起了嘴角,黑泽夜视线扫过这个陪伴了自己近十年的弟弟,有些不忍,但还是咬牙厉声道“那就委屈你,在这儿多住几日了!”

    我了然的轻笑出声,走出房门就看到四个虎背熊腰的人守在外面,看到我,均是微微侧了侧身,一个人领着我向前走,一个紧紧的跟在后面,剩余两个就站在我的两侧。

    【呵,黑泽夜还真是高估我呢?】扯出一抹冷淡的笑意,心早就被寒意所侵占,被打破的嘴角开始隐隐胀痛,伸手轻抚,淡淡的血迹在手上晕开。

    “枫,今天可是你14岁的生日呢!”以往只是来看我一眼,便匆匆离开的黑泽夜,这次却破天荒的主动和我说话,我只是盘腿坐在角落,对于他的出现没有任何表示,对于他的话也不做反应。

    “只不过锁了你一两个月,sherry就有些慌神了呢!”黑泽夜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看着每次自己到来,都只是闭着眼的男孩,猛地瞪大眼睛,神色很是慌张,唇边不自觉扬起玩味的笑容。

    “听Vermouth说,除了学习生物技术,化学药物研究,sherry总是一副呆呆的样子,像是失了灵魂的娃娃一般,真是可怜啊!”火上浇油,说的就是黑泽夜的行为,此时他正满意的接收男孩愤怒的视线。

    “嗯…终于有点反应了?不错,看来以后要多给你带点sherry的情况呢!”勾了勾唇,黑泽夜的笑容有些邪恶,我控制不住的向前走了好几步,在他面前站定,狠狠的咬紧了牙。

    “放过她,冲我来!”从牙缝里挤出这六个字,我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颓然的跪倒在地上,头重重的低下,手无力的垂在两侧。“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耍无赖的手段,这样的黑泽夜我倒是从未见过呢!

    “我也不为难你!”微微侧了侧身,两个看上去就很精壮的男子,从黑泽夜身后走了进来“这两个人是我特意带过来,和你比试的,每天五小时,怎么样?这样你也不至于无聊的呆在这里,身体都要憋坏了!”

    “呵,那还真是多谢哥哥的关心啊!”我嗤笑着冷哼道,无视掉黑泽夜眼里的犹豫,从裤腿的刀具带里抽出一把匕首“来吧!”

    似是有些不忍,黑泽夜背过身去“我明天再来看你!你们三个,给我注意尺度!”“知道啦!”两个男子板着脸恭敬的弯下腰,直到黑泽夜关上门离去。

    “那么…枫少爷,得罪了!”其中一个看上去较为年长的人,朝我颔首道。

    “那么多废话!爷我早就闷坏了!”伴随着话语在空气中传播,我的身子也快速的闪了出去,第一个对象却是站在一旁,从未出声的男子,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不知道身手如何。

    “锵——”匕首相撞的声音,那个男子反应很快,不知从哪里掏出的武器,挡住了我的进攻,一旁的男子也快速的出拳,感觉到身后空气流速不断加快,我向前俯下身子,躲过了他的攻击。

    面前的男子也不闲着,一个扫腿就要击中我的腹部,微微侧身,用力钳住了他的小腿骨,看着他因为疼痛扭曲了面孔,只是冷冷的勾起嘴角,也不转身,右手猛地向后挥去,刚准备扑上来的男子,又重新退了回去。

    挥刀的同时,不自觉的加重了左手的力道,被我擒住腿的男子想要挣脱,却无奈我力气太大,或许是被疼痛所刺激,,趁我还未出手前,右拳狠狠的击中了我的脸,让我后背撞到了门上,闷哼一声,坐在了地上。

    两个男子面面相觑,不再出手,良久才试探性的开口“枫少爷,你没事吧?”【是黑泽夜吩咐,不要对我下重手吗?】我厌恶的摸了摸有些发麻的脸,吐了一口唾沫,舔了舔又破了的嘴角,有些好笑的摇晃着脑袋

    “你们没必要顾忌这么多!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可不想因为我这个BOSS所谓的弟弟的身份,让你们畏首畏尾的!”我绷紧了脸,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如果不动真格的,受伤了可不怪我啊!”

    指尖轻抚刀身,我的笑容不自觉的变得嗜血,阴冷的气息释放,让他们有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两人对视一眼,觉得眼前这个少年的气场,比起GIN这个杀人恶魔,有过之而无不及,定了定神,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只是天天与他们两个搏斗,身手倒是进步了不少,一开始是有些应付不过来,淤青和刀伤自然是天天都有,再到后来,我的速度也提升了许多,伤是少了不少,但还是不可避免。

    本来黑泽夜有些恼怒他们不听自己的命令,打伤了我,不过看在我帮他们求情的份上,也只有冷哼一声,扬长而去,然后在一个月满之后,就把他们调走了。

    我有些无聊的叹了一口气,靠在门边的墙壁上,点点阳光透过墙壁最顶端的玻璃窗,折射进来,柔柔的打在身上,冷淡的心似乎也被这阳光温暖了不少,看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也淡化了不少。

    “啊,幸好他们没打脸…”我自娱自乐的说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不然我易容的事,估计就穿帮了!】

    “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然后就是微弱的呼唤声,但我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从地上一蹦而起,声音是自己都未发觉的颤抖“志…志保…你,你怎么来了?”我的嗓子突然有些发干,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嗯,我…我担心你!枫,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志保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哽咽的问道,而我在这边已经急的抓耳挠腮,好想看看志保,但是这该死的门早就被锁起来了!

    “志保,你不要哭啊,你哭的话,我会心疼的,不要让我为你担心,好不好?”我轻声的哄着志保,听到那边带着鼻音的轻哼声,心尖突然一阵抽痛,脚一阵发软,我死死的握住门的把手,不让自己跪倒在地。

    “我没事的,你只要好好的,我就会好好的!”我仍然温声细语的说着。“…”志保在那边还是一阵沉默,只有微弱的喘息声传入我的耳朵,让我的神经突然绷紧,心里一阵恐慌。

    “志保,你不要不说话啊…”我低声呢喃道,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我累了,不仅是身体,还有心,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为志保担心了。

    “枫,我会好好的,听你的话,完成我该做的研究!”志保吸了吸鼻子,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哭泣,声音糯糯的。“嗯,你可是比我还大一岁呢!不要让我担心啊!”我神经一放松下来,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头靠着门板喘气,却还是叮嘱着志保。

    “嗯!”又是乖乖的应着,我叹了一口气,幽幽的开口“你快走吧!我哥也差不多要过来了!不要被他发现了!”“呐…枫,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志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能勉强听到一些,又过了一会儿,外面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志保,我何时才能真正的站在你的面前!】这样想着,我将手贴在门板,似乎可以透过这层厚厚的木门,触碰到外面,门外的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志保的气息,握拳,重重的击打着墙壁,不顾一切,直到掌骨变得血肉模糊,才停下。

    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无用!

    【唔,脑袋好重!】我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却每次都只能重重的倒回床上,眼皮也沉重的睁不开【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孩子,你终于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可是我的身子却丝毫都动弹不得,嗓子是干涸的痛,努力的想要出声,却都是徒劳【我现在就存在于你的脑海里,所以你不用开口!】又是那个声音,只是带上了一丝关怀。

    【你是谁?】我皱紧了眉头,在心里呐喊道。【呵呵,也难怪你不认识我了,转世之后,又来到这个异世界…】和蔼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笑意【阎王那个家伙,居然擅自将你调到这里来,真是该死!】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到底是谁?!】我有些崩溃了,近段时间精神一直高度集中,天天要进行搏斗,昨天又因为志保晃了心神,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呵呵,你不开心的时候,还是这么暴躁啊?】话音落下,我却发现我居然可以睁开眼睛,但是周围却是一片空白,就像被白色的丝绸包围起来一般,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不过相比起以前,真是好了太多了!”

    一身及地的白色袍子,来人留着长长的白色胡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让我有些诧异的张大了嘴“你丫的不会是天上的神仙吧?”“呵呵,殿下这么说真是折煞我了!我怎敢自称仙界神灵呢?”老人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我?殿下?”我指着自己鼻子,再次瞪圆了眼睛。“当然,您可是我们龙界的王族,龙王之位的继承人呢!”老人一脸自豪,我却笑着自我否定“开什么玩笑?!我只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普通人而已,要不是阎王弄错了,我还好好的活着呢!”

    【虽然我本来就不打算活着就是了…】我耸了耸肩,在心里补充道。“是我们的失误,没有保护好您的安危,在你死后没有第一时间带走您,反而让阎王将你送到这个地方。”老人忏悔的低下头,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啊,你别这么说,这个地方我很喜欢,我愿意呆在这里!”伸手轻轻搔了搔脸,窘迫的开导着他,然后转移了话题“那个,你凭什么说我是那个什么龙界的王族啊?”

    “因为您的眼睛啊!这种墨蓝色的眼睛,在我们龙界从未出现过,只有龙界少年殿下,才拥有这眸子!”老人向前迈了一大步,神色有些激动“况且您真正的长相,和当年那么相似!和龙神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额,是嘛?”我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眼神四处乱瞟,不知道阎王这家伙怎么将我的瞳孔变成这个颜色,也不知道转世之后,我的长相居然好死不死的和那什么龙神相像,而且这人居然知道我是易容的。

    “可是…我真的不记得啊!”看到老人急切的眼神,我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自从经历过穿越的事,我就变得淡然了,觉得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也只是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至于这种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又有谁知道呢…

    “老奴愿意帮助殿下!”老人微笑的说着,手心升起一团金光,击中了我的头…

    第四章

    一个青年男子推门而入,看样子不过20出头,模样很是英俊,只是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淡淡的邪恶气息“醒了啊?Vermouth,你先回去休息吧!”玩味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男孩,淡淡的命令着站在一旁的贝尔摩德。

    贝尔摩德只是看了我一眼,就默默的走了出去,我则是眯眼打量着眼前的人【哟~没看出来,组织的boss还挺年轻,挺帅的嘛!】“感觉怎么样?”缓缓走到我面前,面带笑容,还颇有些邻家大哥哥的感觉。

    我抿了抿双唇,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回答,他却也不恼,仍然温和的开口“我叫黑泽夜,你呢?”“枫....”沉默了许久,我才轻轻的吐出一个字,还带着丝丝的颤抖。“姓什么?”黑泽夜轻轻的将手搭在我的头上。

    “没有,名字是我自己起的!”我缓缓的抬头,一字一句的说着,静静的对上他的眼睛。“呵~Gin果然没说错!你确实与众不同!”轻轻的笑着,将手收了回去,表情却甚是满意。

    “好,你以后就是我的弟弟,就和我姓,黑泽枫,不错!”念着,黑泽夜自己也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管我是否同意“相信Vermouth已经和你说过了我们的组织了吧。”试探的语气,却带着一丝确定,我也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那,枫,你愿不愿意成为哥哥组织里的杀手?”“我倒是有些兴趣...”缓缓的说着,嘴角勾出一丝冷血的意味,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我骨子里生来就有着无情的血液,只是正好被激发了而已。

    “好....”黑泽夜对于我的表情很是受用,大笑着拍了拍掌“等你休养几日,要Vermouth带你去美国接受训练。”“限期几年?”我也不拐弯抹角,他既然愿意把我送到美国去培养,定是希望我能尽快的为他所用。

    “你很聪明...”黑泽夜绿色的眸子闪烁着幽深的光,有些诡异“你现在几岁?”“四岁...”一问一答,气氛还算是融洽。“好,我也不逼你,在你7岁之前,必须完成所有训练任务!”黑泽夜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却不容置疑。

    “两年足已!”我倨傲的昂起头,淡淡说道。

    两年之后

    “哥...”我推了推脸上的墨镜,淡淡的叫着背对着我的男子。“枫回来了..”黑泽夜脸上挂着笑容,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一丝起伏“果然没有食言啊!两年的时间而已...”

    “基地的训练怎么样?”黑泽夜貌似关心的问着,倒了一杯水给我,我恭敬的接过,淡淡的点了点头“完成的很出色,Spirytus说,我是他见过最出色的杀手。”“不错,应该吃了很多苦吧?”黑泽夜拍了拍我的肩膀,幽幽的问道。

    “还好...”我微微的低下了头,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也幸亏我以前被老爸老妈拉着训练,完全是当飞虎队在培养,而且阎王那家伙似乎让我这具身体变得更强了一些,否则,我非被整垮不可!】

    “好了,你去休息几日,做一些准备,以后,你就跟着Gin行动!代号Bacardi..”黑泽夜坐回他自己的转椅上,静静的扫了我一眼“你应该还记得他吧?”“嗯...训练时也见过几面,身手不错..”我平静的接口,取下了墨镜“那我就先走了!”

    在黑泽夜点头之后,我也推门而出。

    黑泽夜静静的看着关上的房门,墨绿色的瞳孔闪着妖冶的光芒“枫,Bacardi,你能成为黄金杀手,但是你能不能,永远的为我所用呢?”

    一个月后

    “枫,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黑泽夜突然把我叫去,闭着眼,品着手里的茶,也不看我。“说来听听,不感兴趣的事我不做..”我懒散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直言不讳的开口。

    “哈,小小年纪还会讨价还价啦!”黑泽夜轻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我要你去宫野厚司的家,给我保护好他们全家!尤其是他的女儿!”

    “为何?”我皱了皱眉,心里却泛起了嘀咕。“怎么,有兴趣了?”黑泽夜戏谑一笑,也不含糊“他正在研究一种药物,对我们组织很有用,而他女儿在这方面的天赋,似乎更甚,组织很需要这样的人才。”

    “我知道啦!”我淡淡的应着,心里却不是一片平静“什么时候去?”“Vermouth已经在外面等着你了,她会送你去的!”黑泽夜放下端了许久的茶杯,淡然一笑。

    “那我还需要跟着Gin做任务吗?”“如果需要你的帮助,我会让Gin联系你的!”黑泽夜说着,抛给我一个对讲机“24小时开着,把你的那些抢一并带着去吧!”“没问题..”我不屑的勾了勾唇,潇洒的走了出去。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位先生,对那个博士一家那么重视,居然还特意派Bacardi你这种人物,去保护他们!”贝尔摩德抚媚的噙着笑,没有一丝恨意,看来现在她还没有吃下那种药。

    “我们何需在这里多加猜测呢!哥哥怎么说,我们就照做呗!”我淡淡的说着,缓缓的闭上眼睛。贝尔摩德看了一眼副驾驶上,满脸疲惫的男孩,眼神复杂,也不多说,发动了车子。

    宫野博士家

    “厚司,他叫黑泽枫,代号Bacardi,是那位先生让他住在你们家的!”贝尔摩德领着我,不客气的直接走了进去,看来她和宫野一家很是熟识。宫野厚司朝她微微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但是心里却不禁疑惑,为什么是这个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孩子。

    “宫野博士好,我叫黑泽枫,请多指教”温和一笑,彬彬有礼的微微鞠了一躬,我眼里盛着满满笑意【和未来岳父打好关系,是必须的!】宫野厚司看着眼前男孩,轮廓虽是稚嫩可爱,却隐隐的透着一股英气,想必以后定是不凡。

    “你看上去和我小女儿相差不大,我们会把你当儿子来照顾的!”“那就麻烦博士了!”抬头,唇边笑意更甚【志保,我们以后就要同住一个屋檐下了!】“厚司,艾瑞娜呢?”见我打过招呼,贝尔摩德也就开口询问道。

    “在后院呢…”说着,也就领着我们向后院走去。

    “艾瑞娜,好久不见啊!”贝尔摩德热络的抱了抱艾瑞娜,艾瑞娜只是微微笑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整个人看上去端庄典雅,不愧是英国人啊…

    “艾瑞娜,这是黑泽枫,以后要寄住在我们家了”宫野厚司将我往前拉了拉,语气里带着一丝赞赏,看来我未来岳父对我很有好感啊!“你好啊,枫,我叫艾瑞娜,你可以叫我宫野阿姨!”艾瑞娜微笑着蹲在我的面前,温婉的笑着。

    “是!请多多指教!”我乖乖的点了点头,唇边挂着不变的礼貌的淡笑。

    艾瑞娜揉了揉我的头发,倒是没怎么搭理一旁的贝尔摩德“呐呐~这是我的女儿,这个叫宫野明美,今年15岁,你可以叫她明美姐,这是宫野志保,今年7岁,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吧!”

    明美倒是很热情的拉着我,15岁的年纪已经出落的很好了,浑身上下带着温柔亲切的感觉,倒是和艾瑞娜有些相似“你今年多大了?”“6岁..”我微微的欠了欠身,眼神偷瞄着一旁的志保。

    “诶~你比志保还小啊!”明美似乎很惊讶,我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便光明正大的看向志保【唔...小时候的哀果然很可爱啊!】

    “呵呵,艾瑞娜的女儿果然是旁人比不上的!”贝尔摩德轻笑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却带着一丝的不自然,志保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视线,还是因为贝尔摩德的话,脸红的低下了头,嗫嚅着挪到了艾瑞娜的身边。

    “呵呵,志保害羞了吗?”艾瑞娜看到这一幕,心里也看着欢喜,这个孩子自己一看就很喜欢,要是他和志保在一起,似乎也不错呢?“妈妈也欺负志保..”志保气鼓鼓的,眼泛泪花的看着艾瑞娜,表情甚是可爱,让我一时看痴了。

    “喂,Bacardi,回神啦!”贝尔摩德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眼里除了戏谑,似乎还有一丝别样的情绪,但是我正心虚,也没有细想,假意咳了几声,掩饰尴尬。

    “志保,枫以后会和我们住在一起,你应该和他打声招呼,不要这么害羞啊!”艾瑞娜端着慈母的笑容劝说着,明美直接将志保拉到了我的面前,她微嘟着嘴,撒娇似的叫着自家姐姐。

    “宫野小小姐…你好!”对于这样的志保,真是百看不厌,但我还是不失态的微鞠一躬,笑着打招呼。许是我的称呼太过怪异,志保才好奇的抬起头来,却没成想正好对上了我的眼睛,让志保更觉奇怪了。

    这种温润和煦的眼神,这样清澈灵动的眼眸,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但是那个人的长相,似乎与眼前这个人有所不同…“你有兄弟,还是你化了妆吗?”有了疑惑的地方,志保也不再腼腆,脱口问道。

    我头上渗出了丝丝冷汗,暗叹志保的聪明,对上贝尔摩德看好戏的笑容,强自镇定下来“怎么会?我是被人捡回来的,就算我确实是有一个哥哥,但他比我大上不止十岁了!至于化妆,我又不是明星,况且我才这么大,怎么会化妆呢?”

    似乎也是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没头脑,志保窘迫的低下头,抓着自己的衣摆,不过倒是因为这一问一答,似乎让志保轻松了许多,胆子也大了许多,有些嚅嚅的开口“那你以后会陪志保玩吗?”

    “只要我有时间,我一定会陪着志保的!”我坚定的说着,不过在宫野厚司和艾瑞娜看来,只是孩子的童言罢了,但是他们听了也甚是舒心,明美倒是与他们不同,偷偷的窃笑着,贝尔摩德虽然噙着笑意,却是眼含深意的看着我。

    “呐~志保,这是送给你的!”我将手伸到她的眼前,轻轻一打,一朵玫瑰便在指尖盛开,让她有些惊奇的张大了嘴。

    “看来我还真是失败啊!”贝尔摩德失落的说着,只是这表情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几分是装的,无人知晓“陪你去美国训练,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送朵花给我啊!”

    我打了个鼻腔,有些无奈的扫了她一眼“你这种身份,还会没人给你送花吗?”“那可不一样啊!”贝尔摩德‘啧啧~’的说着,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这么一个小正太送的花,谁不想要啊?”

    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将花又向志保面前递了递,志保似懂非懂的接过花,好奇的问道“这是魔术吗?”“志保喜欢吗?”我弯起的嘴角上扬了更大的弧度,反问道。

    “喜欢”喏喏的点了点头,志保还是很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不客气,以后每一天我都会送你一朵的哦!”我咂咂嘴,伸出一根手指,摇头晃脑的说着,志保有些脸红的低下头,明美看着我们,笑得一脸暧昧。

    就连笑容优雅淡然的艾瑞娜,也忍俊不禁的弹了弹我的脑门,语调轻快了不少“你啊,讨女生欢心,还真是有一手!不如…等你长大后,把志保嫁给你吧?”

    “妈妈!”志保轻轻的跺着脚,红着脸偷偷的看我一眼,语气里满是羞涩。

    “好啊!”我喜上眉梢,满口应着“只要长大后,志保愿意,我就娶!”“人小鬼大!”宫野厚司哈哈大笑着,拍了拍我的头,贝尔摩德嘴角没有一丝下滑迹象,但表情却有些僵硬。

    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小说名字叫做《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这里提供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小说精选: 第八章 “哥,你怎么跑到美国来了?找我什么事?”我毕恭毕敬的站在房间的正中央,黑泽夜今天很奇怪,从一开始就背对着我,也不说话,整个人的气息很是凌人。 “呵,再不来的话,在美国的势力,恐怕就要易主了呢!”冷冷的笑着,黑泽夜猛地转过身来,绿色的眸子沉了下来,眼里有着隐隐的怒意“枫,你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啊!哥哥的吩咐,都敢不听!” “枫,不敢!”我微微的垂下眼帘,握紧了背在身后的右手,指骨都有些生疼。“不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美国的三年里…

    贝尔摩德宫野小说名字叫做《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这里提供贝尔摩德宫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向上天祈祷,保佑你幸福小说精选: 第四章 一个青年男子推门而入,看样子不过20出头,模样很是英俊,只是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淡淡的邪恶气息“醒了啊?Vermouth,你先回去休息吧!”玩味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男孩,淡淡的命令着站在一旁的贝尔摩德。 贝尔摩德只是看了我一眼,就默默的走了出去,我则是眯眼打量着眼前的人【哟~没看出来,组织的boss还挺年轻,挺帅的嘛!】“感觉怎么样?”缓缓走到我面前,面带笑容,还颇有些邻家大哥哥的感觉。 我抿了抿双唇,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回答,他却也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