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09-04 17:00:52

霸宠嗜血狂妃 已完结

霸宠嗜血狂妃

编辑:诗酒止步作者:浮竹湘西分类:都市言情 主角:沐清浅景冥玄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霸宠嗜血狂王妃》是作者浮竹湘西著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富有深意,值得一看。《霸宠嗜血狂王妃》精彩章节节选:他是现代的顶尖职业杀手,一朝穿越,成了不能受到待见的太子王妃。 面容丑不能堪?人体废物如柴?不关系,刷怪升级炼丹一个不能...电石火光之间,一道闪电劈开了黑夜,带来了些微光亮,一个羸弱消瘦的小身子在一堆尸体中忽然坐了起来。好痛!丫的,坠落悬崖怎么像被人乱棍打了一通一样痛?!痛过之后,沐清浅定了定神,却扬起了嘴角。她是杀手界的首屈一指的一姐,刚刚正在做任务呢,却意外坠落悬崖。这任务是有点儿难度的,猎物是一个黑帮大佬,要不是为了给兄弟报仇,她也不想接这要浪费时间的任务。她还以为手上沾了鲜血无数,这次阎王终于看不下去,要来收她这祸害除害了。没想到祸害留千年,命硬啊,她竟然还活着。环顾四周,这山下原来是个乱葬岗。沐清浅淡定把压在自己小腿上的尸体推开,她还要爬上去,把刚刚临坠崖前,完成任务后留下的尸体,给处理好了呢。她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但是她惊喜地发现,她的腿怎么变细变短了?手也变得瘦瘦小小的,力气也变小了?这不是她的手啊,穿的衣服也不是她的,看这款式,莫不是……沐清浅忽然一阵头疼,浑身上下也猛地袭来一阵一阵的刺骨的疼痛。来不及细思,就在这时,她身后的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有人来了,不止一个。这深夜里还来到这荒郊野外的,肯定没什么好事,先观察再说。她立刻滚向一块大石头后蔽体。脚步临近,沐清浅从脚步声听出来是两个人。但听得那二人在说话。“张二哥啊,我还真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是这样的人,人都已经死了,竟然还要咱们过来奸尸。”“你刚成为夫人的人,不懂。二小姐叫咱过来破了她的处子之身,肯定还别有大用途!”“真是没想到表面看起来像天仙一般善良无辜的二小姐,背地里竟对自己的亲姐姐这般狠毒,原来如此蛇蝎心肠……”“你在小声嘀咕什么?这儿尸体多,你快过来和我一起找找,太子府把人丢哪儿了?”“没,没什么!那大小姐的模样我可瞧见过,实在是太瘆人了!而且到这会儿估计都凉透了,我实在提不起杆。”“唉惹,我看你是害怕了吧?!瞧你那个没出息的样!虽说那小蹄子模样是丑了些,但好歹是个雏儿啊!我可是好久没尝过雏儿的滋味了!而且好歹是养尊处优的将军府大小姐,肯定是细皮嫩肉的!一会儿拿布盖住她的脸就好了嘛……嘿嘿嘿……行了行了,瞧你那扭捏的娘儿们样!就在那边替哥哥守风吧!”沐清浅的头痛终于过去,脑子也逐渐明朗起来,一大段一大段陌生又熟悉的记忆,随着那二人的声音一并入耳。看来她还真是狗血地穿越了……还是借尸还魂的这种……现在的她,也叫沐清浅,是灵霄大陆大景王朝护国大将军的嫡女。在这以武为尊的异世界,人人都修炼一种叫做灵力的内功,几乎人人都或多或少拥有灵力,就连普通百姓刚出生的婴孩,都有最初级的灵力。拥有灵力便可以时习功法,修炼武术的称为灵士,修炼法术的称为灵师。灵士对灵力几乎没有要求,而灵师却要求修炼者的灵力必须至少达到三阶,所以灵师的身份就更显尊贵了。两者皆分为七阶九品。可是身为天生灵力惊人的护国大将军嫡女,她竟然是颗没有丝毫灵力的超级废材!被世人嘲笑,家族不耻。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翩翩随她之后出生的继妹却是个灵力天才,天生灵力三阶,直接修炼到了三阶四品的灵师。除去灵力,连长相,一大块黑斑遮去了四分之三的脸的她,和沐婉云也是一个丑女一个天仙,失去所有疼爱也变得理所当然。亲爹不疼,后妈狠毒,继妹欺负,这简直就是古代版的“灰姑娘”嘛!这也就算了,继妹竟然还把她娘亲给她定下的好亲事——未婚夫三皇子给抢走了。末了,还要她替继妹去嫁给落没、残废又毁容,马上要落马的太子爷。沐清浅自儿时对三皇子的惊鸿一瞥,便芳心明许,一发不可收,要她去嫁一个即将成为和她一样是个废物的太子爷,她自然心里一千万个不愿意,原主心里还怀揣着一颗满满的少女心呢。结果今晚太子府遇刺,她竟被沐府的人带头指证为内应,直接被沐府的人给乱棍打死了。死了还没完,继妹竟然还叫来了自己的人要来奸尸?!这到底是有多恨她?原主就是个废材,沐婉云至于吗?沐清浅的心里燃起了一团一团的火:好姑娘放心地去吧,那些欠你的人,我会替你一个一个讨回来。报仇嘛,我的老本行了,你这副给我重生的身子,就当是给你报仇的佣金吧。见前面的张二还在一个尸体一个尸体地翻找着,沐清浅在身旁找几颗顺手的小石子,眼里泛着精光,从大石头后面站了起来。“我这么大个人,找这么仔细都找不到,我看你也是瞎了,这双眼睛就废了吧。”语毕的同时,两颗带着棱角的小石子,直刷刷地朝张二的双眼,稳准狠地飞去!迅速得张二甚至来不及闭眼!“啊啊啊!!”一阵惨叫声惊飞了周围的乌鸦。张二疼得立刻跪了下来,捂住了双眼,可是两颗眼珠般大小的石子就像是镶嵌在了眼窝里一样!一旁望风的另一个人闻声扭头,一下子并没有看见站在暗处的沐清浅。但他是听到了沐清浅的声音的,那声音就像带着温度一样,令他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大小姐不是死了吗?怎地还能说话……光这样想着,在这夜黑风高就觉得尤为吓人了,更别说亲眼看到几乎是一瞬间,张二的喉咙就**穿了一截枯树枝了……再看始作俑者沐清浅,神情淡然,漂亮收手,这哪里还是一个废材嘛?!说她是修炼武道的四阶灵士都不为过!而他只不过是个二阶灵士!他已经吓得双腿都在颤抖了,牙齿都在打颤,“大大大小姐,你你你是人是鬼……我我我可什么都没做!”沐清浅想了想,很随意地说道:“人吧。你,过来。”那人颤抖着一双腿,都有点不听使唤了,跌跌撞撞地朝沐清浅挪过去,“可是……大小姐,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沐清浅嘴角挂着浅笑,淡淡地说道:“啊,阎王说我太丑了,拒收。”。展开

本书标签: 奇遇小说

精彩情节:

    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了月光,隐约可见大景的郊外电闪雷鸣。

    电石火光之间,一道闪电劈开了黑夜,带来了些微光亮,一个羸弱消瘦的小身子在一堆尸体中忽然坐了起来。

    好痛!丫的,坠落悬崖怎么像被人乱棍打了一通一样痛?!

    痛过之后,沐清浅定了定神,却扬起了嘴角。

    她是杀手界的首屈一指的一姐,刚刚正在做任务呢,却意外坠落悬崖。这任务是有点儿难度的,猎物是一个黑帮大佬,要不是为了给兄弟报仇,她也不想接这要浪费时间的任务。

    她还以为手上沾了鲜血无数,这次阎王终于看不下去,要来收她这祸害除害了。

    没想到祸害留千年,命硬啊,她竟然还活着。

    环顾四周,这山下原来是个乱葬岗。

    沐清浅淡定把压在自己小腿上的尸体推开,她还要爬上去,把刚刚临坠崖前,完成任务后留下的尸体,给处理好了呢。她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但是她惊喜地发现,她的腿怎么变细变短了?手也变得瘦瘦小小的,力气也变小了?

    这不是她的手啊,穿的衣服也不是她的,看这款式,莫不是……

    沐清浅忽然一阵头疼,浑身上下也猛地袭来一阵一阵的刺骨的疼痛。

    来不及细思,就在这时,她身后的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有人来了,不止一个。这深夜里还来到这荒郊野外的,肯定没什么好事,先观察再说。她立刻滚向一块大石头后蔽体。

    脚步临近,沐清浅从脚步声听出来是两个人。但听得那二人在说话。

    “张二哥啊,我还真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是这样的人,人都已经死了,竟然还要咱们过来奸尸。”

    “你刚成为夫人的人,不懂。二小姐叫咱过来破了她的处子之身,肯定还别有大用途!”

    “真是没想到表面看起来像天仙一般善良无辜的二小姐,背地里竟对自己的亲姐姐这般狠毒,原来如此蛇蝎心肠……”

    “你在小声嘀咕什么?这儿尸体多,你快过来和我一起找找,太子府把人丢哪儿了?”

    “没,没什么!那大小姐的模样我可瞧见过,实在是太瘆人了!而且到这会儿估计都凉透了,我实在提不起杆。”

    “唉惹,我看你是害怕了吧?!瞧你那个没出息的样!虽说那小蹄子模样是丑了些,但好歹是个雏儿啊!我可是好久没尝过雏儿的滋味了!而且好歹是养尊处优的将军府大小姐,肯定是细皮嫩肉的!一会儿拿布盖住她的脸就好了嘛……嘿嘿嘿……行了行了,瞧你那扭捏的娘儿们样!就在那边替哥哥守风吧!”

    沐清浅的头痛终于过去,脑子也逐渐明朗起来,一大段一大段陌生又熟悉的记忆,随着那二人的声音一并入耳。看来她还真是狗血地穿越了……还是借尸还魂的这种……

    现在的她,也叫沐清浅,是灵霄大陆大景王朝护国大将军的嫡女。

    在这以武为尊的异世界,人人都修炼一种叫做灵力的内功,几乎人人都或多或少拥有灵力,就连普通百姓刚出生的婴孩,都有最初级的灵力。

    拥有灵力便可以时习功法,修炼武术的称为灵士,修炼法术的称为灵师。灵士对灵力几乎没有要求,而灵师却要求修炼者的灵力必须至少达到三阶,所以灵师的身份就更显尊贵了。两者皆分为七阶九品。

    可是身为天生灵力惊人的护国大将军嫡女,她竟然是颗没有丝毫灵力的超级废材!被世人嘲笑,家族不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翩翩随她之后出生的继妹却是个灵力天才,天生灵力三阶,直接修炼到了三阶四品的灵师。

    除去灵力,连长相,一大块黑斑遮去了四分之三的脸的她,和沐婉云也是一个丑女一个天仙,失去所有疼爱也变得理所当然。

    亲爹不疼,后妈狠毒,继妹欺负,这简直就是古代版的“灰姑娘”嘛!

    这也就算了,继妹竟然还把她娘亲给她定下的好亲事——未婚夫三皇子给抢走了。末了,还要她替继妹去嫁给落没、残废又毁容,马上要落马的太子爷。

    沐清浅自儿时对三皇子的惊鸿一瞥,便芳心明许,一发不可收,要她去嫁一个即将成为和她一样是个废物的太子爷,她自然心里一千万个不愿意,原主心里还怀揣着一颗满满的少女心呢。

    结果今晚太子府遇刺,她竟被沐府的人带头指证为内应,直接被沐府的人给乱棍打死了。

    死了还没完,继妹竟然还叫来了自己的人要来奸尸?!这到底是有多恨她?原主就是个废材,沐婉云至于吗?

    沐清浅的心里燃起了一团一团的火:好姑娘放心地去吧,那些欠你的人,我会替你一个一个讨回来。报仇嘛,我的老本行了,你这副给我重生的身子,就当是给你报仇的佣金吧。

    见前面的张二还在一个尸体一个尸体地翻找着,沐清浅在身旁找几颗顺手的小石子,眼里泛着精光,从大石头后面站了起来。

    “我这么大个人,找这么仔细都找不到,我看你也是瞎了,这双眼睛就废了吧。”

    语毕的同时,两颗带着棱角的小石子,直刷刷地朝张二的双眼,稳准狠地飞去!迅速得张二甚至来不及闭眼!

    “啊啊啊!!”一阵惨叫声惊飞了周围的乌鸦。

    张二疼得立刻跪了下来,捂住了双眼,可是两颗眼珠般大小的石子就像是镶嵌在了眼窝里一样!

    一旁望风的另一个人闻声扭头,一下子并没有看见站在暗处的沐清浅。但他是听到了沐清浅的声音的,那声音就像带着温度一样,令他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

    大小姐不是死了吗?怎地还能说话……

    光这样想着,在这夜黑风高就觉得尤为吓人了,更别说亲眼看到几乎是一瞬间,张二的喉咙就**穿了一截枯树枝了……

    再看始作俑者沐清浅,神情淡然,漂亮收手,这哪里还是一个废材嘛?!说她是修炼武道的四阶灵士都不为过!而他只不过是个二阶灵士!

    他已经吓得双腿都在颤抖了,牙齿都在打颤,“大大大小姐,你你你是人是鬼……我我我可什么都没做!”

    沐清浅想了想,很随意地说道:“人吧。你,过来。”

    那人颤抖着一双腿,都有点不听使唤了,跌跌撞撞地朝沐清浅挪过去,“可是……大小姐,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沐清浅嘴角挂着浅笑,淡淡地说道:“啊,阎王说我太丑了,拒收。”

    景北萧说完,抓起沐清浅的匕首,就往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刀!

    看得沐清浅一脸懵逼,“你疯啦?”

    景北萧魅笑不语,拉着沐清浅的另一只手抚上了他手臂上的伤口。

    更奇怪事情出现了!沐清浅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掌下正密密麻麻地长出许多东西!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景北萧把她的手掌挪开的时候,他手臂上的血迹虽然还在,但伤口已经长好了!

    异能!她的这具身体拥有治愈异能!

    虽然与她前世拥有的异能不一样,但好歹是个异能,再配合她那本就拿手的医术,前途一片光明啊!

    “奇怪,你怎么知道我有这异能?我自己都不知道。”

    还有他那一句满怀期待与惊喜的“你来了”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他一早就知道原主会被穿越?那他现在是知道这具身体已经易主了吗?

    景北萧双眼微敛,叫人完全看**他在想些什么。他淡定地将手臂上的血迹擦去,优雅地放下袖子,对沐清浅使用了一招摸头杀,温柔地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跟我回府吧,以后让你慢慢知道。”

    沐清浅虽然活了两世了,还没谈过恋爱,但她还是能感觉出来景北萧对她好是好,可是看她的眼神里还是少了那么一点意思。

    她不知道原主为什么没看出来,总之她总觉得一个长相俊美,事业也如日中天的得宠的皇子,却对她这个一无所有的丑颜废材如此上心,这事太过蹊跷,这人太过奇葩。

    “不了,我现在是太子妃的身份,跟你回府不妥。送我回太子府吧,我也还有事要处理。”

    到了这异世界闯荡,身上背负着一条婚事,总归是有诸多束缚。而且那位太子殿下任由沐府借他为由处理了她,那他肯定也是对她也是没有情意的。

    况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除了景北萧这朵奇葩,别说娶,怕是连亲近也没有人愿意吧?娶回去背地里要被多少人同情取笑?所以那太子肯定也不想要这亲事,那不如彼此成全。

    景北萧注视了她片刻,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笑容温柔而邪魅:“好,那便后日皇宫见。”

    后日皇宫见?她为什么要去皇宫?那深墙大院里,是非贼多。麻烦,不去!

    太子府的大门气势恢宏,从上到下都散发着皇家威仪。门房见到沐清浅回来也没说什么,直接放行了。

    太子府真不是一般的大,沐清浅穿过了前庭后,还穿过了一道风景俊雅的小拱桥、一片茂密的竹林、一条蜿蜒的长廊,越走越偏僻,才走到了太子府先前为她准备的房间,房间变化不大,竟还保留着她下午被扔出去时的样貌。

    身心疲惫的沐清浅沾床就睡,但即使是在睡梦中,杀手的警惕使她察觉到了有人。

    她不着痕迹地轻挑了床幔,露出一条缝,只看到了一个黑影,看不清样貌。紧接着,她便被人控制住了双手,捂住了嘴,威胁道:“别出声。”

    他的语气沉敛,不急躁,却不怒自威,不容人抗拒。

    沐清浅自认为自己身手敏捷,反应迅速,也没有放松警惕,却被他一瞬间给控制住了,此人实力不可小觑。

    沐清浅没有轻举妄动,可是那人却并没有因为她的乖巧而松开她,反而用原本捂住她嘴的手迅速地扯掉了她的衣服!粉色的小肚兜包裹着一对大白兔瞬间跳了出来!

    流氓!

    沐清浅下意识地抬起双腿,用膝盖往他的薄弱部位攻去!

    那人反应也是迅速,反手摁住了她的双腿,冷声反问道:“你做什么?”

    他带着一张额间长了一对犄角的面具,看不见他的样貌,只露出了一对双眼。在这漫漫暗夜中,那双眼黑得发亮,闪耀着黑曜石一般的光芒。带着一抹高深莫测,像无尽的深渊,看不见底,却能令人引发无尽的猜想,吸引着对视者深陷泥潭终不悔。他神色冷清,一看就是不苟言笑之人。

    只是这位刺客先生,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耍流氓真的好吗?

    沐清浅用力眨了几次眼,脱离了他的视线,带了厉色说道:“你才是要做什么?放开!”

    竟然敢非礼她?以前也有人非礼过她,不过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你想杀我?”一双黑曜石闪烁了一下,扫视着她,语气里带了一丝兴味。

    眼下的沐清浅一张被黑斑遮去四分之三的脸上,只有一只左眼附近的皮肤白皙如凝脂。没有半分姿色,也没有半分灵力,从小受尽欺负,人人拿捏,忍气吞声,现在却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眼里的气势竟然不减。

    沐清浅的气势当然不减了,她不仅想杀他,他若再不把盯着她两只小可爱的目光收回去,她杀了他之后还要抠了他的双眼!

    “既然知道还不快放开?!”

    面具人似是这才察觉到了有何不妥,放是放开了,却点了她的穴道,依旧令她无法动弹,不过给她盖上了被子,然后离开了她的床边。

    沐清浅看到他坐在桌前,**了自己的上衣,露出健硕的胸膛和迷人的腹肌。沐清浅突然觉得自己的脸像燃烧起来了一样,这一刻她庆幸脸上长了这么一块黑斑。

    面具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往胸前划了一道口子,取出了两枚金针,再运功逼出毒血,最后将沐清浅的衣服撕破,开始自行包扎伤口。

    那双眼眸却无波无澜,沉静如海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连痛都不会痛一样。

    包扎完后他才解释道:“你的屋里竟没有一件像样的干净的衣物。”他有些惊讶沐府给她准备的嫁妆竟全是些残破品,也太不把太子放在眼里了。

    沐清浅一时语塞,所以他去脱她的衣服,只是想用来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点她穴道,是怕她影响到他疗伤?

    他穿好了衣服再次靠近,拿着匕首对着她。

    沐清浅不免吐槽:这太子都快要废了,还有这么多人排着队的想要来刺杀他,到底是有多招人恨呐?

    这刺客不会是想杀她灭口吧?

    下一刻,面具人却调转了匕首方向,把它放到了沐清浅的身边,“你那把匕首韧劲不足,锐利有余,过于普通。这把匕首送你,当作你衣物的补偿。”

    他的声音低沉和缓,犹如盛夏的涓涓细流,清冷却令人倍感舒适。

    他说完,隔空解开了沐清浅的穴道,转身准备离去。

    “喂!你不怕我告发你?”

    面具人顿了顿脚步,声音依旧是那样的高冷:“请便。”

    我去,这么傲娇!

    沐清浅心中叹了一口气,出声道:“慢着!你身中奇毒,光逼出毒血是不够的。”

    他虽然看了她,但至少还隔了小肚兜,她却是踏踏实实地看光了他的赤身,而且这把匕首也比她那破衣服值钱多了,怎么说都是她赚了。

    一码归一码,她是有一说一,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不喜欠人。一手杀人于无形的毒术,才是使她屹立于顶尖杀手地位不倒的金手指。

猜你喜欢

  1. 奇遇小说
  • 奇遇小说
    奇遇小说

    在这个世界上,机遇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抓住它,你就可以一飞冲天,而我们的主角们就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奇遇,开启自己的人生旅程。奇遇小说合集包括奇遇小说推荐,奇遇小说大全等内容,让我们一起体会下那来自意外的惊喜感。

  • 霸宠嗜血狂妃
    霸宠嗜血狂妃

    作者:浮竹湘西

    奇遇小说

  • 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
    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

    作者:加加

    奇遇小说

  • 重生,这个嫡女不一般
    重生,这个嫡女不一般

    作者:月灵

    奇遇小说

  • 绝世剑神
    绝世剑神

    作者:无用一书生

    奇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