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15 07:32:14

大笑傲江湖 完结

大笑傲江湖

编辑:惊起绿窗眠作者:夜雨浓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美女女扮男装混迹江湖,解救落入恶霸手中柔弱女子,以前是百里山庄庄主的掌上明珠,闻名京城的韦爷,美女想要参加唯男子可以参加的武林盟主地位争霸比赛,他可以成功吗?“你说赌就赌啊,你算哪根葱啊?”“对啊,你配和我们老大赌吗,少多管闲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汉示意身旁的手下闭嘴。。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看着天色越来越灰暗,白衣“少年”更是加快了回家的脚步,也不管后面的云儿如何叫唤自己。

    韦梦涵终究年轻,本来还低头认错的,一听姐姐说到大家闺秀,竟忍不住反驳。一出口,才发觉失言了。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恶霸双手向少年拱了拱,连忙跟前面的弱女子道歉。

    看着这个跟着自己一起长大无话不说的贴身丫鬟,竟敢嘲笑自己,不禁翻了翻白眼:“你还好意思说,差点被你害的穿帮了!”

    少年顿感不妙,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要是再不回家就糟了!

    “姑娘的优美歌声,在下下次再领略。今日还有事,告辞!”说着,少年跟酒店老板打了个招呼,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

    唱曲姑娘没想到少年仅仅只是要唱一首曲子作为回报,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正好引来了少年浅浅的笑容,姑娘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少年也毫无避讳,直言道:“无师自通,京城人士都喊我韦爷!”

    京城的无数名媛,更是把韦爷当成了自己的梦中情人,希望能与韦爷厮守一生。韦梦淑每次想到这个就头疼,如果让别人知道所谓的韦爷,不过是自己妹妹假扮的,不知道到时会引起多大的巨浪滔天。韦梦涵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的这个妹妹啊……

    “道个屁!”恶霸吐着秽语向少年喷去。那几名手下看着白衣少年貌似弱不禁风的样子,相互对视,竟向少年出手。在场的人倒是并没意外,这恶霸出尔反尔是经常的事情,可怜了这白衣少年!众人不禁发出感叹的声音。

    韦梦淑,京城名媛,百里山庄的大小姐,由于父亲身体每况愈下,成年后总是帮助着父亲打理山庄大大小小的事务。外表美丽端庄的她,也是京城无数富家公子的梦中情人,上门提亲的人数不胜数。

    少年身旁的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有些担忧的扯了扯少年的衣服。少年反而轻拍小厮,安抚说无事。

    这该死的恶霸也有今日,真是大快人心!

    “梦涵,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什么时候才能听姐姐的话呢?”韦梦淑有些气愤地瞪着韦梦涵。

    韦梦涵是百里山庄的二小姐,庄主的小女儿。犹如一匹脱缰了的野马,喜欢无拘无束,经常女扮男装去参加一些男子之间的活动,久而久之,便得了“韦爷”的称号。吃、喝、玩、乐、赌样样精通,而且还经常不顾自己的女儿身去行侠仗义、替人平反冤屈、抓贼。

    “是,是,是!”云儿好不容易追了上来,连忙应声答应。想起刚才的画面,笑着说,“小姐好魄力,又多了不知迷倒了多少京城少女!现在京城里好多少女都把小姐当做了完美的梦中情人呢!若是得知小姐是女儿身,那恐怕要有许多女子……”

    大汉是这条街上出了名的恶霸,今天在福满楼这边看上一个唱曲的姑娘觉得不错,本想抢回家做小妾,竟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有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跳出来阻止。

    韦梦淑听见梦涵答应了,这才停止哭泣。心里暗暗想道:这一招果真是百试百灵,可惜这梦涵的性子估计待一个月左右,还是会溜出去。看来得趁这段时间,增加守卫的人数。“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你早些睡吧,姐姐还有些琐事要处理!”看着变脸比变书还要快的姐姐,韦梦涵有点哭笑不得,估计又被姐姐摆了一道。罢了,这些日子便待在山庄里好好照顾父亲吧。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在家的时间就这么飞逝了。一个可人儿望着镜中自己:白里透红的脸蛋,身穿一件翡翠色印花黄玫瑰纹样提花绡纱衣,逶迤拖地粉白色三镶盘金梅竹菊纹样纱裙。身披洁白色金枝线叶蝉翼纱花软缎。乌黑的长发披肩,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玛瑙戒指,腰系腰封,上面挂着一个折枝花的香袋,脚上穿的是宝相花纹云头靴,整个人看起来清雅秀丽。虽然这个月都待在家里,可这才是韦梦涵这月里第一次认真打量自己穿女装。韦梦涵记不到自己上次穿着女装在铜镜前不停欢喜地照着是什么时候了,长大的她更喜欢穿男装。简单、素雅这才是最好的,而这身看似华丽的服饰,全是被姐姐硬逼着穿的。门外响起了轻声的敲门声,随着嘎吱的声音,进来的是贴身丫鬟云儿。“小姐,今日是初十,要不要准备一下。”云儿细心提醒道。韦梦涵不禁有点恼怒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责骂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云儿,你赶紧把我的男装拿来。”韦梦涵连忙跟云儿讲,内心很是懊悔。只见云儿跟变魔术一样的把衣服从后辈拿了出来,怪不得刚进门时觉得哪里有些奇怪,韦梦涵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但瞬间即逝。换上男装的韦梦涵瞬间变身为韦爷,简单儒雅的打扮,清秀的面庞,足以迷倒众女少女。韦梦涵自己仔细打量着自己,的确是有些非同寻常的魅力。倘若自己初次遇见这样的男子,恐怕也会和京中其他女子一样。“小姐,大小姐为了看管住你,又在城门口加了好些把守的守卫。看来这次想要逃出山庄,不易了!”云儿脸上露出忧愁的神态,提示道。韦梦涵笑而不语,思忖道:姐姐似乎太小瞧我了吧,区区几个守卫就想把我留在家中?可韦梦涵再细细想来,守卫毕竟是庄中之人,不能打伤,而且一旦动起手来,便会把姐姐招惹过来,到时候离开就更难了。“有了!放心啦,小姐我有办法。”韦梦涵双眼咕噜一转,似乎想到了好办法。“小姐,这就是你所谓的办法啊?”云儿不可置信地看着前面的狗洞,洞穴并不大,一个成人想要钻过去似乎有些困难,更何况小姐可是拥有一米七五的身高。而且这钻狗洞实在不雅,身为丫鬟的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怜了小姐。“当然啦,你看好了!”韦梦涵仔细观察了一下附近,这里地势偏僻,基本没有人来。此时韦梦涵再次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便运气体内一定真气,向前打出一掌。只听砰的一声,那个狗洞旁边的墙石掉落了下来。狗洞也瞬间变大,正好足够韦梦涵钻出去。云儿还在迟疑要不要劝小姐,这千金小姐钻狗洞,说出去了一定会贻笑大方的。韦梦涵哪里是个给别人思考的主,说干就干,麻利的穿过了狗洞,到达了外面。云儿看着自家主子这么快就出去了,不禁有些晃神。“云儿,你这个傻丫头,想什么呢,没时间了,快出来啊!”墙外的韦梦涵似乎有些歇斯底里。云儿晃过神来,连忙麻利地爬出狗洞,两人一同向心中之地走去。此时,另外一边,一个衣着赭色浣花锦衣,腰间绑着一根苍蓝色蟒纹银带,一头墨黑色的头发,有着一双蔚蓝色的凤眼,身材挺秀高颀,仪表堂堂的男子金俊熙正在府邸听着来人的回报。一听完消息,狠狠地把手中的青瓷茶具扔到了地上,碎了一地。“废物,全都是废物,连一个受重伤的薛异人都看管不住!没用的东西!”这薛异人可是西博国派来的卧底,绝对不能放过,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爷,据可靠消息,那薛异人会在今日去京都的怡情阁。”手下回报。薛异人去那里干什么,临死也要去寻欢做爱?沈俊熙摇了摇头,否决了脑中闪现出的这一想法。回想起给薛异人用刑时,那样的酷刑也忍过来了,眼睛都不眨一下,确实是条汉子。若是能把那人留为己用多好,若是不能也之得……而此时,城郊外,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正扶着小道旁的树在不停的喘息着,不时还有鲜红的血液从嘴里流出,而很快就被男子迅速的擦去了。绝对不可以留下血迹,不然……男子想到这,眼里的光芒变得更加的凌冽、锐利。“今日之仇,我绝对会记住的!今日之仇,我以后会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你最好祈祷不要有一天落到我的手里,不然……”男子眼中泛着凶狠,口中还含着血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个男子就是从沈俊熙府里逃出来的薛异人。如果现在这番话被沈俊熙听到,沈俊熙绝对不会那么快就杀了他,而是要套出他口中的主人是谁。此时一定要快点离开这到京都,不可以再被他捉住,不然……想到这薛异人眼中的神色变了变。薛异人没有再停留那么多时间,继续迈着脚步蹒跚的沿着小道走去。待韦梦涵和云儿抵达怡情院门口时,天色已经晦暗。虽然韦梦涵并非第一次来这个场所,但看着这烟花酒地,门口向外面揽客打扮恶俗的女子和一个个如豺狼虎豹的客人,内心再一次产生了生生的厌恶。在门口招客的赵妈妈眼尖看见了韦梦涵,连忙甩动手中的手帕,连忙向其走去:“韦爷,您来了啊!好久不见,这些日子都去哪里了,我手下的女儿们可想你了。”韦梦涵连忙后退了几步,与赵妈妈保持距离。这老鸨眼尖,若是被她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可就不好了。“韦爷还是那么害羞啊,这次还是一如既往选择冷心吗?”赵妈妈不介意韦梦涵跟她保持距离,迎着她走进了怡情阁。韦梦涵淡漠地点了点头。“来人啊,把韦梦涵送去天字二号房,把冷心喊出来好生伺候。”赵妈妈一边厉声吩咐下人办事,然后扭头一脸谄媚地笑道,“若是招呼不周,韦爷可别害羞,赵妈妈马上帮你换人。”看着这老鸨谄媚的样子,内心越发觉得恶心。随着韦梦涵远去的身影,一群姑娘不禁发出抱怨。“那冷心有什么好的,又老脾气又差,真不知道韦爷看上他什么。”“对啊对啊,像韦爷这种年轻有为的侠义之士,多少女生趋之如骛啊!”“韦爷才多大啊,二十不到。找冷心,估计恋母吧!”伴随着一声爆笑,赵妈妈连忙把她们赶散,怒道:“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这些话若是让韦爷听去了,生气了,你们就等着打包滚蛋吧!”众姐妹面面相觑,不再说话。“师傅,您不生气吗?”以韦梦涵的修为都可以将对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更何况是师傅。韦梦涵面前的冷心,三十来岁将近四十的样子,打扮素雅,皮肤依然如十六岁少女般丝滑,脸上有着浅浅的皱纹,但无法掩盖年轻时的绝世美貌。韦梦涵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遇到冷心,那是三年前,韦梦涵第一次进这怡情阁,当时年幼无知的韦梦涵还不知道这是供男人满足需求的地方。那一次,韦梦涵差一点就被人识破了,一向对任何人都寡言寡语,冷冷相对的冷心,却在这时候救了韦梦涵。冷心说,不知道为什么,韦梦涵很投她的眼缘,所以便救下了她。两人十分投缘,韦梦涵更是意外发现冷心会武功,前者便拜后者为师。所以本是武功极差的她,在冷心的帮助下,一跃而上,武功飞速前进。“这点小事,何足动怒。”冷心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让韦梦涵更是心生敬佩。“徒儿此次前来,并非单单来看为师这么简单吧。”冷心闭上眼,浅浅的说。韦梦涵暗叹:果真什么都瞒不过师傅的眼!这三年来性子得以变得比以前沉稳,多亏了师傅的帮忙,想起以前自己的火爆脾气,韦梦涵都忍不住发笑。“师傅,你总这样揭穿我好吗?”韦梦涵略调皮地冲她笑了笑,“据说,再过几个月就是三年一届的武林大会,到时候会选拔新一届武林盟主之位,所以我……”“哈哈哈哈,我就是喜欢你这小妮子的坦诚,不扭捏,不做作。”冷心仔细打量起她的徒弟,想必上个月见面,似乎又成熟了点,“你们百里山庄家财雄厚,在各门派之间也是很有威望。这几年来你努力修行,实力不俗。唯独遗憾的是……”“遗憾什么?”韦梦涵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师傅。“你是一名女子,几百年下来,还没有一名女子成为武林盟主这样的先例。”冷心有些惋惜道。自己的徒儿的天赋和努力并非没有看见,当年自己也曾和她这般热爱武术,也想摘得那武林盟主的桂冠,可惜,却连入试的资格都没有。唯一的原因,便是女儿身。“凭什么?女儿身怎么了,这根本就是性别歧视!”韦梦涵气得牙痒痒的,忍不住痛骂,“师傅,如今我一身男儿打扮,没有多少人认得出来,应该没事吧?”清心寡欲的师傅忍不住微蹙双眉:“认不出来是最好的,若是认出来了,那恐怕。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而另一边。“薛异人!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只见一群黑衣人密密麻麻的围着受着伤的薛异人。一人身着暗黑色衣服站在战圈外,对被围着的薛异人喊着。薛异人并没有理会,拿着剑的手虽然受了伤但还是坚持着拿着剑高高抬起手臂。而另一只手臂在腰侧微微的颤抖,伤口上的血不断的沿着手臂缓慢地滴落,滴落到地上,地上形成一滩暗色水渍。薛异人抬眼环视了周围,心想:应该有十几个人,看来也只能一战了。然后就高举着剑朝着包围圈左侧冲去,试图冲出包围圈。看到这一幕,暗黑衣男子皱了皱眉,对围着薛异人的喊:“上!”一众黑衣人听到男子的话语后都朝着薛异人冲去,各自使出不同的招数,只为捉住薛异人。几个回合下来,薛异人明显已经体力不支了,但他还是用剑撑着自己的身体,望着还围着他的黑衣人,眼光之中没有一丝的胆怯。而黑衣人这边也有所损伤,有好几个黑衣人都被薛异人用剑伤到了。而一直站在一边的暗黑衣男子此时就对着薛异人说:“薛异人,你只要肯跟随我们主上,主上就肯定会放过你的!”听到他这么说的薛异人,没有答话,还是用剑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站直,与暗黑衣男子平视。男子在薛异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情感,一种自己也有的情感:宁死不屈!绝对的!男子知道了,薛异人就算是死也不会对沈俊熙投诚!所以薛异人注定是不能留下来了。想到这,男子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男子没有再想下去,语气带着点无力,“上!”薛异人没有回答那个男子,和那些黑衣人一直在周旋。薛异人被好几名黑衣人左右夹击,最后还是没能挡住黑衣人的攻势,被一名黑衣人刺杀了腰间,血不断的从伤口涌出去。薛异人捂住伤口撑了几次起来都站不起来,身形一歪就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男子看见他这个样子,挥了挥手示意其他黑衣人不用再上去了。男子看着薛异人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听到他的呼吸渐渐的变得若有若无,直到他的呼吸消失为止。男子走上前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薛异人,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男子转过身来对着其他黑衣人说:“留几个人收拾这里,其他受伤的人就回去好好包扎一下。““是。”黑衣人们整齐的回答完后,就开始各做各的事。

    “又是这一句,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你今天是这个月第七次逃出山庄,你难道就不能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吗?”韦梦淑虽然掌管山庄业务,但平时依旧是个温婉的女子。今日的暴怒,绝对是因为异常的生气。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