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08-14 13:00:39

医道纵横 连载中

医道纵横

编辑:翩若惊鸿作者:皙白分类:都市言情 主角:牛大宝王小婉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牛大宝王小婉的书名叫《医道纵横》,是作家皙白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恋爱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经典片段试读:一代兵王牛大宝退役山村,于是在山村开始斗恶霸,泡女人,在小小山村里面春欲横生,乐不思蜀!牛大宝还生坏绝世医术,且看他怎么扭转乾坤,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我进山了。”在家里翻腾了半天,他找出了一个背篓,带着镰刀就出了门。“吱呀!”刚打开门,就看到王小婉端着一个碗过来,里面装着几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光闻着那味道,牛大宝就知道是肉馅的,而且肉还不少。“大宝哥,我做了几个肉包子,特意送过来给你尝尝。”王小婉红着脸,把包子递到他面前。看着她满眼的血丝,牛大宝知道,这妮子肯定起了个大早做包子,心里一热,很是感动:“太谢谢了,刚好上山采药带着路上吃……”“嗯!”王小婉低着头,红着脸答应了一句。这感觉怎么这么像妻子在送自己丈夫出门呢。气氛莫名的尴尬了起来,王小婉的脸红的都快滴血了,牛大宝倒是没注意这么多,背着背篓就往门外走。王小婉还沉浸羞涩中,脑子也慢了半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牛大宝已经走出老远了。“大宝哥,后山太危险了,你还是别去了吧!”她猛的转身,冲着牛大宝的背影喊着。无奈,牛大宝人高腿长,早就走的没影了。牛头山海拔一千多米,山上云雾缭绕,因为交通不便,平时也没啥外人来,顾念着山上有狼,敢上山的村里人更是少之又少,基本上也算得上人迹罕至了。牛大宝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地形熟悉的很。循着记忆,牛大宝很快就到了山脚,沿着小路一路往山上走,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如履平地。刚一走进山里,牛大宝就感到一阵清爽的凉风扑面而来,最重要的是,山里清新的空气,以及空气中的花香,让人心旷神怡,好不自在。越往里走,牛大宝就明显的感觉到原始森林的气息更重一些。“何首乌,车灵芝……”很快牛大宝的背篓就装了大半。牛头山真不愧是一座尚未开发的宝库,草药数不胜数,都是野生的,很多都上了十年。“哎……”望着背篓,牛大宝忍不住长叹了口气。弄了半天,药材是不少,但都是一些寻常的,拿到市场上顶多也就能买个几百块钱,和他的预期相差甚远啊,要是能碰到什么人参就好了。“轰隆隆!”天空突然传来一阵惊雷,豆大的雨点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毫无准备之下,牛大宝只能狼狈的逃到树下躲雨。“尼玛,简直太倒霉了。”放下背篓,牛大宝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郁闷,低头的瞬间却意外的发现脚边竟然藏着一个宝。“**,这下是真的发了。”牛大宝擦了擦眼睛,看了又看,激动的喊着。面前的正是一颗百年野山参,还是人参中的极品。天也应景的放了晴,此刻牛大宝的心情就像这雨后的晴空,阳光灿烂。就在牛大宝蹲下准备采摘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危险袭来,几乎是本能反应,原地一个侧滚,躲过了背后的袭击。“好险!”抬头瞥了一眼,牛大宝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山里还真有狼,而且还是主动攻击人。他一边大喘着粗气,一边打量着面前的野狼。毛发乌黑发亮,獠牙修长而尖锐,开口就是一声嚎叫,那家伙,简直就是地动山摇啊。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牛大宝顺便从地上顺了一块石头抓在手上,要不然,他就得赤手空拳和野狼搏斗了。一人一狼就这么对峙着,牛大宝也不敢动,他知道狼是群居动物,指不定这会儿周围埋伏着几十头呢。终于,牛大宝还是没忍住,直接用手中的石头砸了出去,然后撒开腿就跑。野狼看到牛大宝跑了,挥舞着爪子,马上朝着他的方向追去。怎么说牛大宝在部队里也是接受过训练的,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跑出了百米开外的地方,两者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大,身后的狼也不罢休,锲而不舍的死追着。牛大宝也是怒了,还真以为自个怕了它,转身冲着野狼的脑袋就是一拳。野狼吃痛的长叫了一声,速度也慢了一些,趁此机会,牛大宝往腰间一摸,抽出了几根随身携带的银针,对准了几个大穴的位置,甩手飞了出去。“咚!”野狼重重的倒在地上,浑身僵硬的同时还不断抽搐着。牛大宝松了口气,擦着额头的汗水,然后走上前踢了踢野狼,野狼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他一阵兴奋:“你不是想吃了老子嘛,来啊……”说着,牛大宝走了过去,那只动弹不了的野狼哀嚎了两声,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似乎是在求牛大宝放过它。看到野狼那可怜的眼神,牛大宝到底心软了,最终伸手收回了银针:“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大爷就绕了你这一次。”野狼继续哀嚎了两声,蹒跚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委屈的舔了舔自己的伤口。“赶紧走吧。”牛大宝也听不懂它说的是什么,就冲它挥了挥手。这句话野狼似乎听懂了,挣扎着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远了。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牛大宝也不愿意多耽搁,小心翼翼的挖了人参准备沿着原来的路下山时,原先的那只野狼却突然再次现身挡住了他的路。“**你大爷啊,怎么着,还想再和老子来一场。”牛大宝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眼睛却不断的朝四瞥去,心里一阵发虚。它该不会搬救兵去了吧!来来回回扫视了好几圈,确定没有潜伏的危险后,牛大宝总算松了口气,一步步的慢慢靠近野狼,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你到底啥意思啊?”野狼亲昵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掌,抬脚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每走两步还不忘回头看看牛大宝,示意他跟上自己的步伐。“搞毛线啊!”心里虽然没底,牛大宝还是跟了上去。越走越深,冲天的参天大树彻底遮挡住了阳光,黑暗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朝牛大宝袭来,伴随着阵阵冷风,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是什么鬼地方。”一愣神的功夫,他竟然跟丢了野狼,只能凭着直觉四处打转。天越来越黑,倚靠着微弱的手电筒的光芒,牛大宝勉强辩的清方向。“尼玛,老子的眼睛莫不是出问题了吧。”东绕西绕了好几圈,牛大宝也不晓得自己在哪儿,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珍贵的药材。“何首乌,人参……”样样都是百年以上了,要是拿出去卖的话怎么说也是稀有品种啊。“不对,指不定是我看错了。”牛大宝揉了好几遍眼睛,又狠狠的掐了掐大腿,钻心的疼痛袭来的同时,激动和兴奋充斥着整个内心。“尼玛,发了。”。展开

本书标签: 风流书呆小说

精彩情节:

    六七月份的天气,月亮爬上柳梢头,晚风夹杂着河水的清凉,给这燥热的天气带来一阵莫名的凉意。

    牛大宝站在快艇船头,目不转睛的望着河岸两边的风景。

    算一算自己大概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回家了,五年后,再次踏上这片故土,心头不经意间荡漾起一股别样的滋味。

    “师傅,麻烦您再开快点。”望着村口那标志性的大樟树,牛大宝抓着双肩包的手越发收紧,泛白的关节无不透露出此刻他的紧张。

    当真是近乡情更怯啊。

    五年前,就在那颗树下,他的父母手把手将背包送到他的手中,抹着泪将他送出了村子,送进了部队。

    “快不了了,油门已经踩到最大了,而且这是夜路,快了不安全。”一个带着斗笠的船家回答着。

    今天晚上才坐大巴车到镇上,原本牛大宝大可以等到天亮再坐船回家的,但是思家心切的他实在是憋不住了,连夜租了人家装货的快艇回来。

    半晌,快艇靠岸了。

    “得嘞,到了!”船家熟练地抛锚靠岸,冲着牛大宝喊了一声。

    牛大宝脚步轻盈的下了船,兴冲冲的从包里掏出两张红钞递到船家手里,步履匆匆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牛家庄那可是个好地方,背山面水,上头是绵延几十米的牛头山,村脚下就是有名的镇江水库,谈起这水库可有年头了,据说还是长江的一条重要的分支,养活了牛家庄一代代人。

    紧挨着水库的就是一片田地,到了秋天,金灿灿的水稻散发着迷人的香味,别提多诱人了。

    当然最忘不了的还是村里的姑娘,那叫一个水灵,**的皮肤都能掐出水来,那窈窕的身姿,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能秒杀城里的白领。

    虽说这会儿在夜里,看不见这些,但光是闻着熟悉的乡风,牛大宝的心里就够心潮彭拜了。

    “死鬼你慢点,这要是被人听见怎么办……”刚走了没两步,女人的浑笑声一波波的从夜风里传来。

    这是啥情况?

    牛大宝拎着双肩包,收敛了脚步,循着声音往一旁高粱地的深处看去。

    高粱地上,两条人影正像麻花一般扭在一起。

    看身形,不难分辨出是一男一女,女人体态丰满,那滑嫩的肌肤白的都让人晃眼。

    “你懂啥,这才叫情趣!”男人喘着粗气说,边说还不忘在女人丰满的臀部上啪啪两掌,顿时女子的娇喘声回荡在整片夜色里。

    尼玛!

    刚回家就让他碰上这么**的场面,牛大宝看的喉咙都快冒火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老天对他当真是不薄啊。

    不对啊,这声音怎么听着耳熟,牛大宝使劲伸长了脖子看过去,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猛然一惊,这不是牛志明牛村长嘛。

    别看牛大宝离村这么久,但对村里的人和事儿他可记得清清楚楚。

    他参军那年,牛志明当选村长,那会儿竞选演讲他可没少听,牛志明那慷慨激昂的小调调,这一辈子他都忘不了。

    “老牛,轻点儿,老娘的腰都快被你折腾断了。”女人哼哼唧唧的。

    掰开高粱杆,眯缝着眼睛看了过去,牛大宝差点看傻眼。

    嚯,这不是牛志明的老婆韦春兰嘛。

    这夫俩的爱好真够独特的。

    他捂着嘴忍不住偷笑,地里的麻雀惊的四处乱飞,黄灿灿的高粱秆子随着两人纠缠的身体不停的摇摆着,喘息声不绝于耳。

    牛大宝拎着包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几分,身下的火也不断的往上蹿。

    不能再看下去了。

    牛大宝缩了缩身子,转身正准备离开,隐隐约约之间竟然听到了他爸牛长江的名字,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再一次停了下来。

    “老牛,人家隔壁村的老李头礼物都送到咱家了,卯足了劲想在今年的村长竞选里头给自己拉票,你咋啥表示都没有啊。”一番云雨过后,韦春兰躺在牛志明身上娇声说着。

    “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啥,你以为村长是那么好当的,没有啥拿得出手的成绩,再多的礼都是白搭。”月光下,牛志明摸着腮帮子上似有若无的胡须胸有成竹的说。

    韦春兰一听这话,心里有些慌了,别说人家老李头了,就是他家老头这些年也没干啥大事儿,眼瞅着就要换届了,牛志明连礼都没送,要是到时候大家都不选他可咋办啊!

    “这两年上头不是在搞什么乡村文化嘛,等过两天我就在村里盖个祠堂,把祖宗牌位都供起来……”望着月光,牛志明一五一十的说着自己的计划。

    这盖祠堂的想法可是他花了老长时间才想出来的,一来能给上头看看自己这些年对牛家庄的认真负责,二来更能间接笼络人心。

    农村习俗都讲究个落叶归根,以前那是条件不允许,家里死了人,大家只能随随便便找个地方给埋了,这下迎进祠堂,那可谓是认祖归宗了,谁不高兴啊。

    “盖祠堂那不得老大一块地,咱上哪儿盖啊?”韦春兰睁着迷茫的双眼看着牛志明,那可是盖祠堂啊,肯定不能委屈了祖宗。

    再说了,这可关乎于牛家村的面子,可不得盖的大气点,这样下来,没个几亩地根本不成。

    “你懂啥?”牛志明眸光一冷,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泛着精光:“牛长江那儿不是还有五亩地空着嘛……”

    “你这平白无故的要人家五亩地,人能同意吗?”

    “我以村子的名字征收他敢不同意,再说了,他家能说得上话的不就是牛长江,就他那老实巴交的样子,八竿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怕他作甚,难不成还指望那个在外头一呆就是这么多年,死活都不知道的牛大宝?”

    月光下,牛志明说的得意洋洋,翘起的小拇指在牛大宝的眼中异常的可恨。

    好你个牛志明,原来打得是这个主意啊,听着这话,牛大宝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攥着双肩包的指关节不住的作响。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牛大宝就起床了。

    “我进山了。”

    在家里翻腾了半天,他找出了一个背篓,带着镰刀就出了门。

    “吱呀!”

    刚打开门,就看到王小婉端着一个碗过来,里面装着几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光闻着那味道,牛大宝就知道是肉馅的,而且肉还不少。

    “大宝哥,我做了几个肉包子,特意送过来给你尝尝。”王小婉红着脸,把包子递到他面前。

    看着她满眼的血丝,牛大宝知道,这妮子肯定起了个大早做包子,心里一热,很是感动:“太谢谢了,刚好上山采药带着路上吃……”

    “嗯!”

    王小婉低着头,红着脸答应了一句。

    这感觉怎么这么像妻子在送自己丈夫出门呢。

    气氛莫名的尴尬了起来,王小婉的脸红的都快滴血了,牛大宝倒是没注意这么多,背着背篓就往门外走。

    王小婉还沉浸羞涩中,脑子也慢了半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牛大宝已经走出老远了。

    “大宝哥,后山太危险了,你还是别去了吧!”她猛的转身,冲着牛大宝的背影喊着。

    无奈,牛大宝人高腿长,早就走的没影了。

    牛头山海拔一千多米,山上云雾缭绕,因为交通不便,平时也没啥外人来,顾念着山上有狼,敢上山的村里人更是少之又少,基本上也算得上人迹罕至了。

    牛大宝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地形熟悉的很。

    循着记忆,牛大宝很快就到了山脚,沿着小路一路往山上走,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如履平地。

    刚一走进山里,牛大宝就感到一阵清爽的凉风扑面而来,最重要的是,山里清新的空气,以及空气中的花香,让人心旷神怡,好不自在。

    越往里走,牛大宝就明显的感觉到原始森林的气息更重一些。

    “何首乌,车灵芝……”很快牛大宝的背篓就装了大半。

    牛头山真不愧是一座尚未开发的宝库,草药数不胜数,都是野生的,很多都上了十年。

    “哎……”望着背篓,牛大宝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弄了半天,药材是不少,但都是一些寻常的,拿到市场上顶多也就能买个几百块钱,和他的预期相差甚远啊,要是能碰到什么人参就好了。

    “轰隆隆!”天空突然传来一阵惊雷,豆大的雨点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毫无准备之下,牛大宝只能狼狈的逃到树下躲雨。

    “尼玛,简直太倒霉了。”放下背篓,牛大宝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郁闷,低头的瞬间却意外的发现脚边竟然藏着一个宝。

    “**,这下是真的发了。”牛大宝擦了擦眼睛,看了又看,激动的喊着。

    面前的正是一颗百年野山参,还是人参中的极品。

    天也应景的放了晴,此刻牛大宝的心情就像这雨后的晴空,阳光灿烂。

    就在牛大宝蹲下准备采摘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危险袭来,几乎是本能反应,原地一个侧滚,躲过了背后的袭击。

    “好险!”抬头瞥了一眼,牛大宝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山里还真有狼,而且还是主动攻击人。

    他一边大喘着粗气,一边打量着面前的野狼。

    毛发乌黑发亮,獠牙修长而尖锐,开口就是一声嚎叫,那家伙,简直就是地动山摇啊。

    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牛大宝顺便从地上顺了一块石头抓在手上,要不然,他就得赤手空拳和野狼搏斗了。

    一人一狼就这么对峙着,牛大宝也不敢动,他知道狼是群居动物,指不定这会儿周围埋伏着几十头呢。

    终于,牛大宝还是没忍住,直接用手中的石头砸了出去,然后撒开腿就跑。

    野狼看到牛大宝跑了,挥舞着爪子,马上朝着他的方向追去。

    怎么说牛大宝在部队里也是接受过训练的,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跑出了百米开外的地方,两者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大,身后的狼也不罢休,锲而不舍的死追着。

    牛大宝也是怒了,还真以为自个怕了它,转身冲着野狼的脑袋就是一拳。

    野狼吃痛的长叫了一声,速度也慢了一些,趁此机会,牛大宝往腰间一摸,抽出了几根随身携带的银针,对准了几个大穴的位置,甩手飞了出去。

    “咚!”野狼重重的倒在地上,浑身僵硬的同时还不断抽搐着。

    牛大宝松了口气,擦着额头的汗水,然后走上前踢了踢野狼,野狼已经没有任何反应。

    他一阵兴奋:“你不是想吃了老子嘛,来啊……”

    说着,牛大宝走了过去,那只动弹不了的野狼哀嚎了两声,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似乎是在求牛大宝放过它。

    看到野狼那可怜的眼神,牛大宝到底心软了,最终伸手收回了银针:“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大爷就绕了你这一次。”

    野狼继续哀嚎了两声,蹒跚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委屈的舔了舔自己的伤口。

    “赶紧走吧。”牛大宝也听不懂它说的是什么,就冲它挥了挥手。

    这句话野狼似乎听懂了,挣扎着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远了。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牛大宝也不愿意多耽搁,小心翼翼的挖了人参准备沿着原来的路下山时,原先的那只野狼却突然再次现身挡住了他的路。

    “**你大爷啊,怎么着,还想再和老子来一场。”牛大宝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眼睛却不断的朝四瞥去,心里一阵发虚。

    它该不会搬救兵去了吧!

    来来回回扫视了好几圈,确定没有潜伏的危险后,牛大宝总算松了口气,一步步的慢慢靠近野狼,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你到底啥意思啊?”

    野狼亲昵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掌,抬脚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每走两步还不忘回头看看牛大宝,示意他跟上自己的步伐。

    “搞毛线啊!”心里虽然没底,牛大宝还是跟了上去。

    越走越深,冲天的参天大树彻底遮挡住了阳光,黑暗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朝牛大宝袭来,伴随着阵阵冷风,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是什么鬼地方。”一愣神的功夫,他竟然跟丢了野狼,只能凭着直觉四处打转。

    天越来越黑,倚靠着微弱的手电筒的光芒,牛大宝勉强辩的清方向。

    “尼玛,老子的眼睛莫不是出问题了吧。”东绕西绕了好几圈,牛大宝也不晓得自己在哪儿,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珍贵的药材。

    “何首乌,人参……”样样都是百年以上了,要是拿出去卖的话怎么说也是稀有品种啊。

    “不对,指不定是我看错了。”牛大宝揉了好几遍眼睛,又狠狠的掐了掐大腿,钻心的疼痛袭来的同时,激动和兴奋充斥着整个内心。

    “尼玛,发了。”

猜你喜欢

  1. 风流书呆小说
  • 风流书呆小说
    风流书呆小说

    他本是一介书生,满腹诗经的谦谦君子,一朝遇见爱情,他的心终究难以过美人关。生死相随,花前月下,浪漫的情怀让他和她的爱情故事充满着别样的色彩。风流书呆小说包括风流书呆的快穿小说推荐,好看的风流书呆小说大全等内容,带你感受风流书生的情感!

  • 医道纵横
    医道纵横

    作者:皙白

    风流书呆小说

  • 陆逸尧叶晚小说
    陆逸尧叶晚小说

    作者:阿右

    风流书呆小说

  • 99日强索爱:暗夜缠绵小甜妻
    99日强索爱:暗夜缠绵小甜妻

    作者:轻回眸

    风流书呆小说

  • 试婚老公,要给力
    试婚老公,要给力

    作者:百香蜜

    风流书呆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