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12 07:34:36

神霄魔落 完结

神霄魔落

编辑:梦中佳人作者:布小心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金童玉女神霄和林雪晨一起走路江湖,恰逢各个国家战乱,遭牵扯入冲突,开了行侠仗义,平定江湖的路程,期二人互生情愫,结局终成眷属。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可是……”“说到底,你是怕武林同道说我们江南镖局勾结朝中势力,是不?当今武林各大门派有哪个不跟权贵王林攀关系呢?大内侍卫、禁军教头,乃至王府内的护院武师哪个不是出自少林、武当、峨嵋、青城、崆峒、华山这些门派的?大家只是秘而不宣罢了。试想如果没有官方的默许,那些名门大派还能在江湖中屹立不摇吗?早就被消灭得一点渣渣都不剩了,老弟。这种不与官方往来,不为朝廷鹰犬只是一种说起来响亮,听起来豪壮的口号罢了,不跟朝廷权贵攀关系,那是几百年前的事,现在早就不流行了。这个时代想在武林中扬名立万,争一席之地,就非得跟这些人交往交往不可。再说,钱岩那老狗早就做了镇威将军的爪牙,我们现在不赶紧巴着云平王的大腿,难道要等着镖局的招牌被南平那帮猢狲给毁了、灭了,才去寻求庇护吗?那就太迟了!”“大哥言之有理。”蒋恒听得心服口服,直恨自己为何不早点知道这个道理呢?刚刚在柏元面前为何没有卑躬屈膝、五体投地呢?“兰轩已近,切勿多言。”“这个做兄弟的自然知道。刚刚要走时,柏元还不忘叮咛了咱们一句:小心,祸从口出,言多必失。”“没错。”赵为满意地说。赵为赶到兰轩就知道自己错了,他们不该来得这么迟,因为一进门就碰到这辈子最怕的一张脸。很多人都怕这个人。──因为他铁面无私,是出了名的公平大王。很多人喜欢这个人。──因为他仁爱慈悲,乐善好施,是有名的大善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南武林之中,实力仅次于三大势力的仁义堂堂主“仁义无双”曹华。现在他正板着一张可怕的脸瞪他这不长进的后辈。赵为知道离开这房间后紧接而来的将会是一顿冗长的训斥,而他那两位义弟也会陪着他罚站,直到老人气消了为止。赵为忙不迭地上前打招呼,老人冷冷“哼”了一声,一挥袖,赵为跟他那两位拜弟只好摸摸鼻子地走开。接着又看到峨嵋派年轻一代的好手“烟霞客”厉明、“鱼龙剑客”黄河清、“芙蓉仙子”陈妍,这三人站在靠窗的角落说话,陈妍蹙眉低首,显然对尸体还不适应。这样就受不了了?还想跟人闯江湖,真是笑死人了!赵为露出鄙夷的眼神。对赵为──或大多数的江湖好汉──来说,煮饭、洗衣、在家带小孩才是女人应该做的“正事”,放着这些“正事”不做,净跟人舞刀弄剑的,成何体统!他最看不惯那些江湖女侠──什么女侠嘛!不过是仗着几分姿色和几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的大花瓶,这些娘们儿除了制造问题、增加麻烦之外,还会干嘛?啐!对于那些精明干练、本领出众的女中豪杰,他更是看不惯,甚至认为这些人说不定是“男人”假扮的(他宁愿认为这些人是娘娘腔打扮的,也不愿承认她们是女人)。他再往里面一看,就看到近日锋头最健的两个人──“飞天潜龙”罗飞和“玉麟君”神霄。这两个混小子是柏先生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能将这两个祸害一并铲除,柏先生肯定会十分高兴,在王爷(云平王)面前美言几句,从此以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自己也不需要苦哈哈地当这贼厮鸟的见鬼总镖头了。为了前途着想,赵为打定主意除去林谢二人。不过这是以后的事,眼前最重要的事是注意四大世家和暮叶山庄的反应。青虎堂真有可能会跟这两股势力化敌为友,联为一气吗?他怀疑。暮叶山庄庄主暮风、林世家林缺、沈世家沈逸、神拳世家杨宇、银枪世家陶云──这五个只要轻轻一跺脚,便为引起轩然大波的大人物──正围着“铁罗汉”空悟大师问话。严苍行在这些人旁边东蹭蹭,西蹭蹭,欲言又止的,根本插不进话。──废话!这姓钱的算哪根葱啊!以他这些年在江湖上闯出来不大不小、不轻不重的名气,能在旁边站着听话就已经很看得起他了!这些公人!赵为“呸!”地吐了一口痰。空悟是最后一个见过死者的人(除了凶手),而这五人──再加上那可怕至极的彭老虎──便是让赵家无法成为江南最大势力的主因。如果没有这三股势力从中破坏,由赵世家一族统领的“仁义堂”早就成为继“刀魁”林破天之后,江南武林的擎天一柱。这十三年来,“仁义堂”在青虎、暮叶、四大家三股势力的夹击下,吃尽苦头,声势大不如前──他爷爷的!赵为暗骂一句。为了赵家日后发展,赵为不得不牺牲自身幸福,迎娶镖局前老总的独生女为妻──那女人生来丑怪又任性,因而导致赵为对全天下喜欢舞刀弄剑,练家子的女性产生痛恨之心。家有恶妻,是男人的悲哀,而另一个更大的悲哀是,这个男人的事业都必需仰仗那位恶妻……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然而,这口气没有完全叹完,只能说叹出了一半,赵为整个人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因为他看到两个人──两个死人!“……这股杀气威、猛、刚、烈,是老衲生平所未遇到过的。”空悟说:“老衲留下云散道兄看顾李、凌两位施主,独自追去,哪里知道这竟是一个调虎离山柏。”他一边摇头,一边自责,责怪自己轻敌冒进而中了敌人的诡柏。“大师切勿自责。”林缺说了几句安抚的话,又问:“大师可有与对方交手过?”“没有,”空悟手握着念珠,两只埋在白眉毛下的眼睛望向门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说:“那人轻功极高,无论老衲怎么加快脚步,那人始终能与老衲保持十丈远的距离。约莫追了一炷香的时间,那人才失去踪影。”这一炷香的时间,便是凶手行凶的时间,严苍行想。“大师有否看清那人长相?”沈逸问。“说来惭愧,老衲只看到背影。”“背影?”杨宇只好问:“那人在身材、体型上有没有什么特征?”“那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能算特征吗?严苍行想,随便找十个人都可以抓出三、四个符合条件的,有等于没有,说了等于白说──嘿!江湖人毕竟是江湖人……不专业。“那人的身法,”陶云问:“大师可有看出源自何门何派?”“那人身法刁钻古怪,似非中原流派,至于所出何处……老衲不清楚。”花了一炷香的时间跟在敌人屁股后头,结果只换来一句“不清楚”,老和尚你在搞什么啊你?严苍行摇头。就连空悟大师都看不出该人出自何种派别的轻功身法!林、沈、燕、唐四人脸色大变。要知少林虽非以轻功提纵术见长,但却是天下武学的源头,空悟大师见识广博,对于各门各派的武学都有涉猎,若连他都看不出来,这人绝对非同小可。暮风想的却是:这人的轻功与我相比,不知孰高孰低?暮风乃当代名侠,品德、修养俱为上乘,为何还会有这种一争长短的轻率念头呢?要知暮叶山庄几百年来便是武林中著名的轻功世家,尤其其父“变色神龙”暮无色所创的“合德九式”身法矫矢诡异,与昔日“白马堂”不传之秘“天马行空”,并称轻功身法上的双璧,而有“陇西天马,江南燕”之说。其后,“白马堂”遭“刀魁”林破天敉平,“天马行空”的独门心法从此失传,武林所流传的“天马行空”也只是徒具其形的皮毛罢了,根本难以与“合德九式”相提并论,轻功上“南北双璧”的局面遂成了“一枝独秀”。当今武林,论及“轻功提纵”一技,能与暮风并列者寥寥无几。暮风此刻就象是一个所向无敌的大国手遇见另一名棋艺无双的奕者一般,不由得技痒。“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轻功极高,身法怪异,”沈逸说:“这人难道是……”“金狸猫!”杨宇、陶云同时说出这个名字。“金狸猫!”这三字犹似狙击秦始皇于博浪沙的那只一百二十斤的大铁鎚,在暮风心头怒敲三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江湖传言,金狸猫的天狐乱舞堪称是轻功一大奇迹。可惜“合德九式”初成之时,金狸猫早已不知所踪。无缘与金狸猫在轻功身法上一较长短,无疑是暮风之父此生最大的遗憾。无法击败金狸猫,“合德九式”之名势必永远屈居其下……“天狐乱舞”是奇迹、绝响,一件偶然而成的绝世之作,而暮家的“合德九式”呢?犹如那失去心法秘传的别脚“天马”纵使“行”得了“空”,最多也只是一声短暂的叹息……接受金银山庄的邀请,在“为武林除害”的堂皇借口下,暮风的内心其实充满“矛盾”──一方面是为达完成父亲遗愿而努力;一方面却又怀疑金狸猫存在的真实性──一直以来,在他心中,后者犹胜于前者,他甚至怀疑金狸猫只是一个幌子,一个为了掩护某种阴谋的幌子。就在这个想法越来越受到肯定之时,突然出现一个轻功高绝,而与印象中的金狸猫相若的神秘客,试问冷静沉着的暮风如何能保持平静呢?──金狸猫真的存在吗?暮风的内心这么问着。赵为大为震惊。死的“居然”不是吴浩和朱月,而是朱月和云散道人。──那么吴浩呢!?赵为的内心这么问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