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11 11:59:44

归农 已完成

归农

编辑:诗酒止步作者:阅读王分类:武侠修真 主角:杨二嫂子,岑二娘,杨二,岑二爷,祖母,玉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归农》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杨二嫂嫂,岑二娘,杨二,岑二爷,祖母,玉墨,疏影,林氏,周氏,岑三姥爷,高氏,冯氏,万两,岑家,房产牙齿所间的事迹。归农约89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是。女儿知错了,请父亲勿怪。”岑二娘挺直腰背,娴熟而优美地朝岑二爷福了福,动作骄矜而标准,很有贵女的架势。

    “清芷!坐下!”岑二爷重重搁下盛汤的青瓷小碗,冷颜肃声道:“瞧你方才那样,可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儿!”

    先前杨二夫妇已经在供词里认了,说是她大伯母指使大伯父身边的吟竹诱杨二入赌局,好借此整垮杨二家,让杨二嫂子和杨二听从她祖母和大伯母的命令,对付二房。从前她母亲喝的那些伤身体的猛药,都是杨二偷偷去外面药铺买回来的。

    “得了吧。祖母你想笑,便笑就是。何必逼自己将脸扭曲至此,摆出这副令人作呕的表情,真叫人看了,都替你那张老脸难受!”

    “此后,圣上整顿吏治,大兴改、革,科举首当其发。圣上于恩科第二年,便颁旨废除了如我这般屡试不第的秀才的身份,免得我们浪费国库的钱粮。”

    岑二爷的声音晦涩悲凉,听得岑二娘悲从中来,不知不觉,泪流满面,“父亲,我都知晓!您不必再说……”

    岑二娘自顾自找了张椅子坐下,让疏影和李婆婆带着暖屋里的其他下人退下。那些丫鬟、媳妇、婆子,都被岑二娘的气势所慑,见自家主子也没反驳,便识趣地退下了。

    “我父亲此番被黜,祖父定不会容他继续留在岑家……”

    “于是,我又花了三年时间学习、准备,并重过乡试、府试,得了个秀才身。三年前,我参加春闱的前两月,你太祖母又病逝,我身为人孙,须得守孝,因而再度错过科考。”

    眼见疏影把门关好,岑二娘才与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的冯氏和高氏道:“先前我说要请大伯母和祖母帮一个小忙,如今也是时候了。”

    明制,凡生员岁考列末等者,除去学籍,黜为民,叫“归农”。清顾澹湖《消夏闲记·明季岁考等第》:“明季岁考綦严。一等若干名,则以六等配之,如一等之数;二等配五等;三等配四等。四等者用朴作教;五等罚为吏,剪去巾飘带;六等挑红粪桶出署,褫去衣衿,谓之归农。”

    高氏将头扭开,侧脸去看放在案几上的白胎海棠红釉的莲瓣纹瓷茶碗,冯氏也埋头拿手轻抚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

    “虽然秀才每月领一斗米和五百文铜钱只是小数目,圣上大约是想积少成多。”岑二爷苦中作乐地笑,继续道:“接着,圣上大改科考内容,将春闱分科而考,六部分别对应六科,且考试内容与从前大相径庭,更加细化和专精。”

    岑二娘与疏影、李婆婆,则直奔汀兰院。

    “二娘……”冯氏面色不自然地笑道,“你何出此言!咱们一家人和睦友爱,哪里来的欺凌?我与你祖母,不知多喜爱疼护你这晚辈……”真是恨不得疼“死”你算了!

    唯有岑二娘这个聪颖、懂事又坚强的贴心小棉袄,才是最知他心意之人。

    岑二娘见岑二爷面露晦色,有些不解:“难道我说错了么?父亲,不能进翰林院也没什么,大祖父此前不是已领您拜访过刑部尚书刘伯父了吗?我上月去刘伯父家做客,刘家姐姐和伯母可是与我和母亲说了,刘伯父看了您投给他的文章,大爱父亲之才,对您满意得不得了。还说只要您明年春闱得中,就上书求圣上将您直接调遣到刑部……”

    岑二娘见高氏和冯氏高高在上的嘴脸终于变了,才心满意足,接着往下说:“日后有我辅助,大兄考取举人,出人头地,博得祖父全心信赖和喜爱,不过是时间问题。”

    岑二娘都能想象出,他们是怎样的装模作样了。不过是先长吁短叹一番,然后再说些酸言冷语,刺激酷爱脸面的祖父,她父亲这昔日有问鼎一甲实力的秀才已沦为昨日黄花,彻底败落,西府再无人能撑起门楣。临走前,还得表达一下他们的“拳拳心意”,让祖父不要太过伤恨,别气急伤了身。

    “过去的近三年里,我为在明年春闱上名列一甲,光耀门楣,手不释卷,无重大之事,几乎没有离开过书房……”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