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11 07:32:10

江湖血残留 连载中

江湖血残留

编辑:清尊素影作者:武夷自由的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到那遥远的天际,列传期间一阵阵古朴悠扬的歌声,天色略显昏沉,但附近却是朝霞满天,到那满天的朝下中,突然风驰电疾般的闪过一道人影。...那道人影凭空悬浮在天地之间,右手拧着一个硕大的酒坛,身上穿着一件道袍,说那衣服是道袍却又不像,那道袍由无数细小的碎布所拼凑而成一般,但是那些细小的碎布却又奇迹般的组合成了一副形形色色的山水图案,在那山水图案之中,却又郎阔了几乎所有的物事,花草树木、山川河流还有那人文地理以及各种稀奇百怪的东西,那一件小小的道袍,就如同一方天地一般,包括了那组合成一方天地所必须存在的因素。。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一直很淡定的道人忽然皱了皱眉头,嘀咕道:莫非这孩儿真的是那个变数?可惜啊,大师兄和二师兄这两老小子不愿与我一起推演,不然,定然能够窥得那玄机一二。

    道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了,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这云家势大啊,不然,强横如他的这种人物都只能退居海外,在这神州之中,虽然有着极其庞大的五行之力,但是那五行之力都与周天星辰紧密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如今的五行之力乃是携带着强大的元气,根本就无法让修士顺利的吸收。

    那俊俏的道人翻了翻白眼,摇头晃脑的道:老头,这天下何其之大,贫道要去哪里,要到那里,莫非还用得着给尔等一个交代么?

    道人将手中诛仙剑一扬,那剑眉一竖,只见那诛仙剑之上光芒一闪,剑气飞扬,道人狠狠的将手中诛仙剑一斩,顿时,那剑气四溢,层层空间纷纷破碎,裸露出了那如同阶梯一般的空间壁障,空间碎片夹裹着那无坚不摧的剑气瞬间出现在那老头子和年轻人的面前。

    那城池高大异常,名为'游龙',是方圆数百里之内最为巨大的一座城池,城池高有十丈左右,都是由统一大小的岩石组合而成,在这城池之内,坐落着无数大大小小不一的阁楼,但是无一例外,那些阁楼都是相当的华美的存在,就连一栋看起来毫不显眼都是用茅草所搭建起来的茅厕,都显得华美的过分,那一根根的茅草简直就如同是让人精心摆设上去的,充满着艺术的美感,可以想象,茅厕尚且如此,那些高大的阁楼,更是华美的不像个样子,但是,那些阁楼虽然华美,但却不显得奢华,没有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反倒是一种大方的感觉。

    道人摇头一笑,所在的白云缓缓朝城池之中移动过去,在那栋最为华美的阁楼上空停滞下来,此时,那户人家之中灯火阑珊,人声鼎沸,隐约能够听见仆人们的对话,说是孙少爷快要出生了。

    老头子冷哼一声,喝道:雕虫小技罢了!说完,右手指天,虚空之中的那颗明亮星辰一震,只见周边空间一暗,而后又是一亮,老头子虚空一抓,一凝,一捏,那片空间诡异的停顿下来,就连那些粉碎的空间壁障,都被强行的停顿下来,如同被冰冻了的一般。

    道人哈哈一笑,道:老头,我想收你孙子为徒!

    老头子的眼珠子一横,身上气势更盛,道:做梦,只要我云家不灭,他就注定是我云家一脉,没有任何因素可以改变,好了,如若你还不走,休怪老头子我不客气了。

    那道人看着那把斧子可谓是心惊胆战的,要是不知道那把斧子还好说,可是他偏偏就知道了那把诡异的斧子,这可不能硬拼啊,左手在空中一划,以他如今的力量,瞬间划破虚空逃走简直是轻而易举的,可是那里知道,他那么一划,周边空间居然纹丝不动,道人心中哀嚎一声,知道是那老头子在迸发出杀气的瞬间就已经以那偌大的神通强行的将这片空间给禁锢了。

    你,去还是留!我那孙儿,断然不可能入你修士一脉。老头的话之中饱含杀气,估计那道人只要说个不字,怕是就要行那雷霆一击了。

    那男子英俊异常,一身锦衣长袍,那长长的头发在他脑门之上盘着一个怪异的图案之后洒落在其背后,给人一副文弱书生的感觉,看着自己父亲与一道人剑拔弩张的样子,男子二话不说,一道星光直接射入天际,同样是转瞬之后,天空之中忽然轰落一道更为明亮的星柱。

    特别是在他的前胸和后背,更是诡异的形成了两幅一大一小的太极图案,倘若仔细瞧见的话,依稀能够看出那两个太极图案正在以那极其缓慢的速度旋转着,道人一边唱着那古朴悠扬的歌曲,一边将右手中的酒坛拧起来狂饮,一头齐腰的长发随意的束缚在脑后,显得异常的狂浪不羁,一把佛尘愣是让他随意的插在脑后,随风摇曳,一张俊俏的近乎妖异的脸蛋之上浮现出了那轻浮的笑容,道人年纪很轻,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但其修为却是极其强大。

    年轻男子也好不到那里去,拖着那似乎脱臼的手臂飞到那老头子的身边,面色凝重道:那把剑有古怪,好强横的杀戮之气,幸好有斧子的存在,不然,还真的低档不了那诛仙剑的杀戮。

    老头不为所动,持续的倒着,让人想不到的是,那个只有巴掌大小的茶壶居然有那海纳百川之势,装了半天愣是没装完,而那老头手中的海碗,也有装进大海的意思,茶水不断,那海碗愣是不满。

    老头也不是属于那种蛮不讲理的类型,闻言哈哈一笑,道:善,尔等修士,终乃我神州一脉,只是气运不济,才搬迁到了海外,嗯,神州本乃尔等故土,来得,去得!

    不知何时,那轮巨大的皓月居然悬浮在了众人的头顶之上,此时的月亮诡异般的在游走,它游走也就罢了,还游走在众人的头顶之上,天知道那月亮有多大,老头子和他儿子就如同站在那月亮之中一般。

    看了看那轮太过于明亮的月亮,道人那俊俏的脸蛋顿时一苦,道:之前,都还能够依稀测出我修士一脉的出头之日,可如今,飘忽不定啊,莫非,我修士一脉,就得一直居于海外?当真不得踏入这神州之地?没天理啊没天理啊!

    只见那道人悬浮在那空中,看似速度极其缓慢,但是眨眼却出现在百里之外,蓦然之间,那道人飞速前进的身躯停了下来,这下面,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