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8-09 03:00:38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已完结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编辑:长歌陌路作者:权术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邹轻离夜卿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主角是邹轻离夜卿晟的小说叫《傲娇国师独宠军妃》,是作家权术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很求。主要讲述的是:他是华夏特种兵,巾帼不让须眉,一朝穿越,他成为了将军府的嫡长女,面对后母的苛待,渣妹不断的设计,他泰然处之。...刚刚她匆匆回来换了衣服就走了,并没有仔细看过原主的房间,现在看来,邹轻离觉得原主真的是一个很贤惠的女子,房间的东西摆放的特别整齐,床头的小桌子上还有原主以前绣的手绢,一朵朵栩栩如生的花卉,一看就是细心绣制的,原出女红真的很好。这时桌角一块才绣到一半的昙花手绢引起了她的注意,邹轻离拿起那手绢,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这是原主今早在绣的花,中途因为邹雪柔身边的嬷嬷来了,请原主去河边的小亭子用早膳,所以原主就出去了,可这一去便没有再回来了。这朵昙花也就没有绣完。“你安心的走吧,你应得的东西我都会为你讨回来的。”心情有点沉重,但一想到刚刚邹鹏宇和邹雪柔都受了罚,邹轻离的心情就格外舒畅。可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邹雪柔这会心情可不好。此时飞雪阁里,下人一个个都不敢大喘气,紧张的低着头,害怕被主子迁怒。“啊!邹轻离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眼色看!”邹雪柔气愤的拿起身边的小花瓶就往地上砸去。“**,**!”“嘭。”花瓶被砸烂,碎片落了一地。邹雪柔从小就恨邹轻离,为什么邹轻离是嫡长女,自己就是比她晚出生几个月,就是嫡次女,自己还是续弦生的,就这样她们的身份就是天差地别。为什么今天邹轻离没有淹死在河里,如果邹轻离死了,她就将是府上唯一的嫡女,如果她死了,自己和鹏宇就不会受罚。邹雪柔恶狠狠的盯着桌子上的东西,气急的将它们都抚在了地上,杯子,茶壶都打碎在地,她还是觉得不解气。又将边上的瓷瓶推到了,瓷瓶的碎片射到门口,一身衣装雍容华贵妇人进门,便看见这样狼藉的场景。“柔儿,你在做什么?”妇人厉声问道。邹雪柔发丝凌乱的站在哪里,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妇人看见她这个疯癫的样子,气愤的说道:“你这个样子像什么话,为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的仪态气质和修养呢?到镜子前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来人正是邹雪柔的亲生母亲,徐娇。虽然以年过三十,可是那张保养的很好的脸,还是看着风韵犹存,着一身大红色的华服锦缎,更显得她气色红润,可徐娇那一双微微向上的眼睛,看着让人着实不喜。徐娇和邹镇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但邹镇最后还是娶了邹轻离的母亲柳婉清,柳婉清生邹轻离时血崩去世了,她逝世后不久邹镇就娶了徐娇,不足十月徐娇就生下了邹雪柔,虽然对外都说邹雪柔是早产,但是这两人是不是在柳婉清死前就有勾搭,恐怕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娘,我……”邹雪柔没有想到徐娇会来,她咬着唇,眼瞳泛着泪水。徐娇看到受了委屈的她,也心疼,进屋道:“秋兰,帮小姐梳妆。”又指着一旁的下人道:“你们几个,将这里打扫一下,还有……今天小姐回来一直在房里刺绣,我不希望听到什么闲言碎语,知道了吗?”那些下人也吓得不轻,唯唯诺诺的忙的回答道:“是是是……”下人们打扫好屋子都出去了,邹雪柔也梳妆整齐,恢复了以往的仪态。“秋兰,你出去守着。”徐娇吩咐道。“是。”现在房内只剩下她们母女两人。“河边的事我都听说了,柔儿,今天是你太急躁了。”私自把邹轻离叫到河边去,没把她害死还被她坑了。“娘,你老是说时机没到,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你才会除掉那小**啊!”邹雪柔气愤不平,不是她急躁,是每次听到别人叫她二小姐,她就不服气,她哪里都比邹轻离好,就是年龄被她压着。徐娇也懂女儿的心,也怪当年她没有早点动手,现在留下了个余孽。“柔儿再等等,相信娘,邹轻离她翻不了天,以前是小看她了。”听到今天的事,徐娇觉得邹轻离很会隐藏,以前装作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现在锋芒毕露了。“可是今天的事,女儿咽不下这口气。”一想到今天被打脸的事,邹雪柔就恨不得吃邹轻离的肉,喝她的血。“好了,柔儿,为娘怎么可能让你平白受委屈呢!”徐娇意味深长的说道,眼神蔑笑着,轻抚邹雪柔的鬓发。“娘!你是……”邹雪柔眼神明亮了。“柔儿安心看着就好。”这母女二人的阴谋自然是没有人知道,说完这些不愉快的事,邹雪柔才想起:“娘,现在我要禁足半月,到没有很久,可是宇儿他现在要禁足两个月,两个月的时间他怎么去御书院陪十皇子殿下?”宇儿能当上十皇子的伴读不容易,如果长期都不能再十皇子身边,这哪还是伴读,根本就没有伴读的意义了,这样会不会被十皇子和肖妃娘娘厌恶。邹雪柔也脑子好使,小小年纪就懂得这么多,想的这么多权谋的事。“无妨,你爹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早就找好理由告知肖妃娘娘了。”徐娇想到什么,又说道:“再说宇儿也不会真的禁足两个月,下月皇上将在皇城外的兽园举行狩猎活动,所以满十二周岁的皇子及王公贵族大臣的公子都要参加,到时候宇儿也要去。所以最多宇儿只要禁足一个月,这一个月就当让他好好收收心吧。”狩猎虽是男儿家的事,可是女子也能去观看,到时候公侯小姐都会前去,有些小姐还会在较为安全的外围狩猎,以视巾帼不让须眉。突然邹雪柔脸色羞红,捏着帕子,问道:“那狩猎那天烨王殿下可会去?”烨王,东行子烨是东行皇的第五子,年以落冠,已经封王自立王府了,在朝中也有些威望。邹雪柔从小就爱慕烨王,只要是烨王会出席的宴会,邹雪柔必去,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烨王虽对邹雪柔不是性子冷淡,可也没有什么意思一样。知女莫若其母,徐娇一眼就知道女儿在想什么,笑道:“烨王自是回去!”一听东行子烨会去,邹雪柔高兴级了,可是突然脸色一变,“到时候邹轻离也要去观看狩猎?娘,我不希望她去,到时候那么多王宫贵族,她去不是丢将军府的脸吗,她也没有资格和我一起去!”她恨透了邹轻离,绝对不允许她有机会出头。徐娇拉着女儿的手,轻拍着安慰道:“放心,她去不了狩猎,娘一定会在狩猎季前除掉她!”徐娇眼里闪过一道阴险的利色!。展开

本书标签: 农村言情小说

精彩情节:

    “哗!”

    重物落入水中掀起一片水花,碧波粼粼,最后归为沉静。

    当邹轻离再次有知觉时,她觉得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嗓子也刺痛着,身体无力的下沉着,这是怎么了。

    邹轻离努力挣开双眼,她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居然在水里,四周一片混浊,水里的微生物漂浮在眼前,她立马屏住呼吸。

    她不是死了吗?反恐行动中,他们小组是前锋,可是中了敌人的埋伏,被炸弹炸死了,被炸的那一刻,撕心裂肺的痛感,邹轻离知道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她会在水里。

    被人抛尸了?

    不可能,她是军人,可是壮烈牺牲的烈士,谁敢把她抛尸在水里。

    身子一直在下沉,邹轻离划动着胳膊,想保持平衡,可是谁来告诉她,这长长的衣袖是怎么回事。

    邹轻离正眼打量着自己,仅一眼就知道,这不是她的身体!

    一头长过腰间的青丝,一身复杂而繁琐的衣裙,长袖飘飘,身材有瘦小着,明显是还没有张开的小姑娘。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她很肯定这不是自己。

    因为长年生活在部队里,所以她一直都是留着勉强到肩的短发,而且她身高也是有一米七八,可这副身子目测只有一米六多点,明显只有十四五岁,这不可能是她的。

    嘶!头又痛起来了,水中,邹轻离抱着头,脸色有些不好。

    一段陌生的记忆像发快进的电影一样,快速在邹轻离脑中划过。

    大将军府嫡长女,却被父亲厌恶,后母欺压,继妹欺凌……连下人都可以随处给她眼色看。

    待疼痛感过去,邹轻离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了,她穿越了,而且是穿到一个刚被继母儿子推下河里,淹死的可怜姑娘身上。

    邹轻离实在不想接受,把她推下河里的人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只能说原主太弱了!弱爆了。

    这具身子着实太差了些,才一会邹轻离就感觉呼吸困难,快憋不住气了,哎,肺活量不行啊!

    邹轻离将碍事的袖子扎在手臂上,以免自己游动时带来影响,她快速的浮出水面,大口吸食氧气,感觉又活过来了。

    接天莲叶无穷碧,茂密的荷叶丛挡住了邹轻离,岸上没有一个人发现她。

    “快,继续找,姐姐一定在下面!”一道柔弱的声音传来,声音中饱含着浓浓的担忧,自责。

    “我相信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继续找。”

    一位身着粉色襦裙的少女,拿着娟帕一面拭泪,一面急切的吩咐下人到河边找落水的邹轻离。

    可是只有邹轻离知道,那少女不是真心的要找自己,可笑,你见过落水的人在东边,却让别人去西边打捞寻找的吗?而且没有一个人下水去找她,都是拿个杆子在水里搅动……

    这明摆着是不想救她,这继妹不是一般的会装。

    没错,岸上的粉衣少女就是原主的继妹邹雪柔,她的名字就像她的人一样,平日里给人一副岁月静好无害的样子,可是真正是个什么人,邹轻离只能用一个现代人常用的词语来形容:白莲花。

    邹轻离转过头想去看清楚点岸上的情况,这一转就看见一朵大大的白莲花长在荷叶丛里。

    “……”

    想什么就来什么。

    邹轻离看见推原主下水的人邹鹏宇一直站在那不说话,邹鹏宇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又是唯一的男孩,父亲邹镇和继母许娇从小就特别宠爱他,生生将他宠成了纨绔子弟,想来这次他也吓坏了吧!毕竟杀人了。

    邹轻离环顾了一圈,可恶,岸上的下人一半都是男的,她这样全身湿透了怎么上去,因为现以入夏,天气炎热了些,原主身上穿的衣服都很薄,这一沾水,衣服全部贴在了身上,曼妙的身躯全部显现出来了,肚兜都是若隐若现,这样上岸被下人看见,可以说贞节不保。

    传出去闺名有损,如果后母在她父亲耳边吹几下枕边风,说不定就把她嫁给哪个下人了,恐怕这辈子都毁了。

    想想邹轻离都觉得在这样的家庭里,前路将是一片灰暗了,不过重点是眼下她要怎么上岸。

    “怎么回事?”一道威严沉重的声音传来,一位身着官服的男人向河边走来。

    邹镇刚刚下朝回府,就听下人说府上出事了,他连官服都还未来的急换下。当他看见在一边低着头的小儿子和垂泪的邹雪柔,略带关心的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爹爹。”邹雪柔拉邹鹏宇上前行礼。

    邹雪柔起身泪水像决堤了一样,伤心的说道:“父亲,这次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鹏宇,让他和姐姐争吵了起来,最后推脱之下,鹏宇居然将姐姐……推下河里去了!”

    邹轻离听到她的话差点就想冲出来暴打她了,这明摆着就是暗指她这么大人还和弟弟吵架,推打。表面上把所有的错拦到自己身上,可这话里面的意思显而易见。

    这时,“父亲,不怪二姐!是大姐……”

    “鹏宇!”邹雪柔呵斥住了要开口的邹鹏宇,邹鹏宇气愤的不再说话。

    邹镇向来不喜邹轻离,肯定不会多想就相信了邹雪柔姐弟唱的双簧了。

    果然此时邹镇黑着脸,咬牙切齿。“这个逆女!”

    当初就应该掐死她,省的丢人现眼,看着下人在河边寻找的阵仗,邹镇不耐烦。

    “父亲都怪我,现下都还……没有找到姐姐,怎么办,姐姐会不会……”邹雪柔害怕的说道。

    “不必管这个逆女!”死了就死了,他还省心了呢!

    河里的邹轻离说不寒心是假的,这就是她的父亲,上辈子她没有感受过父爱,这一世也不会有。

    邹轻离观察了下,还是先潜入水里,向下游游走,找个没人的地方上岸,换了衣服在回来教训这些人也不迟。

    “老爷,还是没有找到大小姐。”一下人上前禀报。

    还没等邹镇说什么,邹雪柔急切的说道:“继续找,一定要找到姐姐。”

    说完,邹雪柔又伤心内疚了起来:“爹爹,再这样下去,姐姐会不会出事啊,这可怎么办啊。”

    “出事了也怪她自己。”邹镇这话说得也是够绝情的。

    他心疼看了样懂事的二女儿,心里更加不喜邹轻离了,厌恶的看着河面,人死在河里多干脆。

猜你喜欢

  1. 农村言情小说
  • 农村言情小说
    农村言情小说

    原本在一个小山村一个人逍遥自在,但是村里的美人可不少,那他一个青春正好的青年怎么可能不动心,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好好享受。农村言情小说合集包括农村言情小说推荐,农村言情小说大全等内容,让我们一起感受在农村的逍遥人生。

  •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作者:权术

    农村言情小说

  • 时光错付遇人误
    时光错付遇人误

    作者:小苹果

    农村言情小说

  • 醉爱
    醉爱

    作者:火烧云

    农村言情小说

  • 你是我生命的刚好
    你是我生命的刚好

    作者:竹子不哭

    农村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