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8-08 11:59:41

穿越古代寻真爱 已完成

穿越古代寻真爱

编辑:饮了晚风作者:奇热文学分类:武侠修真 主角:慕容桐桦,慕容,桐桦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穿到古寻真爱》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慕容桐桦,慕容,桐桦间的事迹。穿到古寻真爱欢迎在线免费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穿越古代寻真爱小说名字叫做《穿越古代寻真爱》,这里提供穿越古代寻真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古代寻真爱小说精选:“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既然你不知道,当初又岂会寻死觅活的不肯嫁,后来又想出个李代桃疆的戏码,请我帮你?”他又开始怀疑我了,看来这看似头脑简单的表哥,也不是这么好唬弄的。“我不是说过了吗?昨夜落水后落下的病根,脑子怕是烧出问题了,好多事记不太清楚。”我又拿出这套说词。然后思索起他说的“李代桃疆”。原来这就是慕容桐桦和他之间的协议,找人代替自己嫁出去……不过慕容桐桦有答应他什么吗?天哪,她若胡乱答应了什么,这笔债可是要我来…

    穿越古代寻真爱小说名字叫做《穿越古代寻真爱》,这里提供穿越古代寻真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古代寻真爱小说精选:“爹。”我踏进书房,本来不想关门的,想说那样逃跑起来比较快,可惜书房里本来就还有一名奴才,见我进来就躬身退了出去,还把门顺道关了个严严实实。“桐桦,听说你落水后忘了许多事?”他就坐在书案后方,搁下笔,看我的目光充满了审视。听说,听谁说?二哥?春喜?还是二娘、大姐?又或者根本就是他派人在监视我?我想最后一点非常有可能,如果她非要把我嫁去北苍,那一定不希望我再出任何事,要防我自杀,更要防我逃跑。难怪了,这些天我都没去前厅用餐,他…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既然你不知道,当初又岂会寻死觅活的不肯嫁,后来又想出个李代桃疆的戏码,请我帮你?”他又开始怀疑我了,看来这看似头脑简单的表哥,也不是这么好唬弄的。

    “我不是说过了吗?昨夜落水后落下的病根,脑子怕是烧出问题了,好多事记不太清楚。”我又拿出这套说词。然后思索起他说的“李代桃疆”。

    原来这就是慕容桐桦和他之间的协议,找人代替自己嫁出去……不过慕容桐桦有答应他什么吗?

    天哪,她若胡乱答应了什么,这笔债可是要我来还的耶!

    “你别的事情都可以忘,答应我的事情可千万别忘了。”他眯起狭长的凤目,看起来倒也颇具威胁。

    我瘪了瘪嘴。才想到他就提起,买彩券运气都没这么好。“好啦好啦,你快说,北苍夏家是有什么秘密?”

    “北苍国的皇族和几个世家大族,听说都有点问题,夏家是四大家族其中之一。”他说话时嘴角一抽一抽的,一副想笑又憋着不笑的模样。

    他那欠揍的样子让我很不高兴,不过现在不是得罪他的时候,我虚心的问道:“表哥一定知道他们有什么问题,对吧?”

    “嗯……你真想知道?”他表情有些古怪。

    “废话,不想知道我问你干麻。”我白了他一眼。

    “你没听说也是正常的,你是才女嘛,哪有人敢跟你说这种事。”他好像同情我似的说道:“说起来你也怪可怜的,谁让你比慕容云聪明呢!”

    “到底是什么问题,你别拐七拐八的扯开话题。”他摆明了是看好戏的样子,谁要他可怜了。

    “好啦,我说。他们……那里……有点问题。”他说完看着我,略显黝黑的脸上竟也泛起红光。

    “说清楚一点,你这样说谁听得懂。”我身体向前倾,手撑在石桌上,逼近他问道。

    “吼~”他对我的靠近有些害怕,将身体后退了一点,飞快地说:“就是男人那里啦!他们生孩子的能力很低……”

    “啊?”我呆掉。怎么会是这种理由,“可就算是这种理由,也没道理大姐就不能嫁过去啊。”不生孩子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还免受累受痛咧!

    他一脸看我是白痴的样子,“你以为只是单单这样?他们生孩子的能力很低,所以每个男人都娶很多个女人,最重要的是……听说他们一到晚上就会……”

    “会怎么样?”变吸血鬼?狼人?我眨巴着眼睛,像个乖学生似的看着他,好期待知道答案。

    “会性欲大发。”

    “就这样?”这什么烂答案,害我期待这么久。

    “你是不是女人啊!听到这种事情脸连红一下都不会。”他大惊小怪的叫着。

    我很想一脚踹飞他,“你是不是没跟我说实话,嗯?”事情哪会这么简单,男人到晚上性欲大发有什么不正常的,何况他们娶那么多女人,不就是为了要……

    再说了,就不说他们,从古到今的妓院、酒店一间间的开难道是开给女人玩的吗?

    “表妹,生了一场病后,你比以前还要更不可爱了。”

    “你说不说?”我挑眉看向他。

    “我先说好,我只是听说,还有,别说这些话是我和你说的。”

    这个没担当的男人。

    我在心底腹诽了一阵,才说:“好,我不会出卖你的,这样可以说了吗?”

    “北苍国皇室和四大家族据说都会练一种邪术,对于娶过门一年之内无法替他们延续后代的女人,就会成为他们练邪术的工具。那种邪术叫采阴补阳之术,那时候和他们合欢的女人,轻者体弱多病,重者死路一条。”

    “哈哈,原来这就是爹和大娘不肯将大姐嫁过去的原因,很好,很好。”我发出阵阵冷笑,内心在淌血。

    大娘也就算了,爹娶了几房小妾,她自然对其他女人的子女恨之入骨,但爹呢?他可是我亲爹啊,竟舍得将自己女儿嫁去那种地方。

    他就不担心我会因此而死吗?

    还是回归那一句,以为以我的聪明才智,可以在夏家混个要夏得夏,要雨得雨?他可曾考虑过……要是女儿一年之后,没办法顺利产下一子半女,那岂非要遭受非人折磨?

    “你……”墨亦轩似是被我的模样吓到了,欲言又止。

    “小姐,膳房那差人来请小姐去前厅用膳。”春喜突然匆匆跑来。

    我闭了下眼睛,抚平心中悲哀的情绪,再睁开眼时,已经回复淡然,对她说道:“春喜,能不能说我身体不适,不便去前厅用膳,让膳房那准备几样小菜就好,我们在房里吃?”

    春喜点头,“我这就和二少爷说去,二少爷会替小姐向大夫人禀明的。”

    真是聪明的ㄚ头,知道找二哥比较好说话。我点点头,示意她先离开,然后转头对墨亦轩说:“表哥,你既知道这些,怎忍心让桐桦嫁去那种地方?”

    我拼命努力挤出一点眼泪,让自己看起来更惹人怜惜一点,好博取他的同情。

    “表妹,我不想得罪我姨母,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现在寄人篱下,我能帮你的一定帮,但绝不能做出有损慕容家的事,你先前所说,要以慕容云换你,这事我不能帮,不过我也答应你可以另外替你想办法,以求两全。昨夜我以为你要与我谈这件事,哪知道你撇下我自己走了……对了,说起这事,我还没问你,昨晚你究竟去做什么了?”

    他说得颇为诚恳,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还算是个好人,可是我不相信他的脑袋,他看起来就不是什么聪明相,我不以为他能想出啥好办法。而昨晚的事,很抱歉,我答不出来,昨晚我还是慕容桐桦而不是慕容桐桦呢!

    “表哥,谢谢你愿意帮我,昨晚的事,你就别管了,我会自己查出来是谁要致我于死!”我紧握住拳头。

    我知道在这里,我必须要学会坚强,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浑浑噩噩了。

    “爹。”我踏进书房,本来不想关门的,想说那样逃跑起来比较快,可惜书房里本来就还有一名奴才,见我进来就躬身退了出去,还把门顺道关了个严严实实。

    “桐桦,听说你落水后忘了许多事?”他就坐在书案后方,搁下笔,看我的目光充满了审视。

    听说,听谁说?二哥?春喜?还是二娘、大姐?又或者根本就是他派人在监视我?

    我想最后一点非常有可能,如果她非要把我嫁去北苍,那一定不希望我再出任何事,要防我自杀,更要防我逃跑。

    难怪了,这些天我都没去前厅用餐,他也没说什么,原来我的所作所为,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中。

    那么……他看出来我不是原先的慕容桐桦了吗?找我来只是想确认我是不是他女儿,还是……

    “是的,爹,女儿确实忘了许多事。”我不想猜,再想下去他就会更加怀疑我了。

    “这样也好。”他低声说了这句,又拿起毛笔,在案上的宣纸上作画。

    这样也好?这四字还真是意义深远啊……以前的慕容桐桦,是不是知道什么秘密?我不由得这样想。

    静静的过了一会,我还在出神猜想他那四个字的意思,他却突然开口说道:“桐桦,你来看看,这幅画上该题什么?”

    我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内心忐忑不安。他当我是曹植吗,能七步成诗咧。

    他瞧着我,让我不得不假装认真的看向案上的画。

    那画上画得是一幅很简单的彩墨,一株含苞待放的花,生长在溪的一边,溪的另一侧,是满山遍野的花,而且花开正茂,却也完全显现两边的对比。

    他这样画,一定有意思的,否则也不会要我来题句了。

    要我自己作诗题词我不会,但看这画,我倒是想到现成的诗句,只是又要瞟窃古人的作品啊,这样我会良心不安耶……

    “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裁。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夏怨未开。”我想起唐时高蟾的这首诗,就借来用一用了。

    “好、好!”他连道了两声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夏怨未开。很好、很好,桐桦,你果然懂得爹的意思。在这里如是,待你嫁到北苍夏家亦如是。但爹希望你不止安于本分,而是要不卑不亢,伺机而行,爹期望你能做到。”

    我听得一头雾水。这首诗要表达的意思我是知道的,的确有安于本分的意味,他这是要告诉我在慕容家要安于本分,乖乖的等出嫁,嫁去夏家依然要安于本分,乖乖的替他行事。但伺机而行,究竟是要我“行”什么?

    他之前一定交代过慕容桐桦嫁去北苍国之后要做些什么,可是我不知道啊!

    我本想询问,但转念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我并没有嫁去夏家的打算,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反而不好,遂打消了念头,虚伪的说道:“女儿知道。”

    “很好,你千万别再做傻事了,你不会希望看到慕容府因为你而毁于一旦吧?”他阴冷的看着我。

    “女儿不敢。”我不敢继续接触他的目光,低垂下头假装谦恭。

    他似乎很满意我这样恭顺的态度,发出一阵朗笑,又说了几次“很好”,然后终于大发慈悲,放我出去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