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8-08 05:59:53

死也不会放过你 连载中

死也不会放过你

编辑:惊起绿窗眠作者:明月像饼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单单许梁州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死亡亡也不会放过你明月类似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死亡亡也不会放过你》的主是单单许梁洲,作者:明月类似饼,为你提供死亡亡也不会放过你阅读,死亡亡也不会放过你小说讲了:单单重活至高三时期,上一生在许梁洲的强烈占有欲下有许梁州跟着单单瞎晃荡着,青瓦白墙,诗情画意,越往偏僻的地方走,游客也就越来越少。他伸手搭上她削瘦的肩,“别过去了。”单单动动肩膀,把他的手给甩下去,“把我的书包还我,我们各玩各的。”许梁州挑衅似的扬扬眉,“想得美,你饿不饿?我们去吃饭。”说不饿是假话,体力消耗那么大。她正经的否认,“我不饿,你自己吃吧。”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出卖了她,咕咕的叫出声来,她低下头,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渐渐腾起的一抹红色。“噗嗤。”许梁州弯下腰毫不留情的笑了,笑声低沉沙哑。单单被他笑的难为情,手下意识就拧了一把他的胳膊,“不许笑。”这是她很早就养成的一个习惯,喜欢掐他拧他,不过对他来说,她力气不大。许梁州直起腰,摆手,“好好好,我不笑了。”可嘴角的笑意还是抑制不住。他勾着她的脖子,连脱带抱的把她朝饭店的方向去。单单跟个挂件似的,被他带着走,她仰着脖子,“你有钱吗?”“你有啊。”单单勾唇笑了下,说道:“那是我的钱,我不给你用,你就饿着吧,或者你去找宋城。”许梁州捏了捏她的鼻尖,都给她捏红了,“没良心,不过没关系啊,我看着你吃就是了。”他眼角眉梢都如春风般喊着笑意,俯身低头,几乎快要咬上她的耳朵,他说:“我饿着没关系,可不能把你给饿着。”“......”单单被这句话撩的不知所措,尤其这个人还是许梁州。有时候想想,她喜欢他吗?当然是喜欢的,要不然上辈子也不会和他恋爱结婚,不会顺从他。那现在呢?她不知道。景区里的饭店总是贵一些,精致安静的小院落里,窗台下还摆着一个双人的秋千。单单坐在藤椅上,小圆桌四周可以坐上四五个人,许梁州偏生就喜欢坐在她对面,撑着头什么事都不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单单的脸皮没有他厚,在这样的目光下不能视若无睹,拿起菜单开始点菜。菜单上都是些特色菜,单单挺爱吃的,许梁州从前没来过这个地方,她点了几个菜之后,才抬头看向他,“你要吃什么啊?”许梁州穿着白色的衬衫,上面两个纽扣开着,露出胸膛的片片肌肤,手腕处挽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和好看的腕完全露了出来。“不是不给我吃吗?”单单把菜单往他那个方向推了推,“你自己点吧。”许梁州看都没看,就交给一旁的服务员,“再加一打冰啤酒。”小小的院落里吃饭的人不多,只他们两个人,凉风吹来,仿佛有种让人静心的魔力。天空蔚蓝,阳光正好。单单托着下巴望着墙壁上嫩绿的藤蔓,金色光圈笼罩在上面,好看的耀眼。许梁州摸出手机,暗暗的把这张照片拍了下来。美好宁静的就像一幅画。菜还没上,顾勋和西子就推开院门进来了。西子叽叽喳喳的说着话,顾勋虽然没开口,但显然也有认真在听。四人的相遇的确是巧合,西子咋呼的跳到单单身边,灵动的眼睛在她身上转转又看了看许梁州,她问:“单单,我一下车你就没影了,一个上午你都和他在一块啊?”单单不太会撒谎,迟疑的点头,“嗯。”这句回答显然让西子误会了,她本来就觉得许梁州对单单意图不轨,这下两人不会暗地里好了吧?他们加了几道菜,四个人就坐在一起吃饭了。顾勋和许梁州是认识的,他来上课的第一天就和顾勋打过篮球。不过,许梁州心情就没有之前那么好,这么好的气氛就被外人打扰了,眸色微沉,身体微微往后仰了仰。顾勋抿唇,其实刚进来他就想拖着西子走,不过没能成功。西子还嫌不够热闹,把落了单的宋城一并喊了过来。原本的两个人就变成了五个人。单单倒是舒服了许多,和许梁州单独待的越久,她心里也就越会动摇。服务员很快就把菜上齐了,许梁州开了两瓶啤酒,冰镇过得啤酒在这种天气简直就是一种诱惑。许梁州拿起玻璃杯,仰头干了一杯。西子蠢蠢欲动,“我也要。”反正是啤酒,没什么度数,跟果酒区别不大。顾勋拍下她刚伸出来的手,“不行。”西子搓着手指头,搬出单单来,“我就喝一杯,一小杯,还有单单陪着我。”单单难为道:“不行啊,我喝不了酒的,我妈知道会打死我的。”西子亲密的拉着她的手,“你妈不在,不会知道的,你就陪我喝着一回吧。”单单还是拒绝,西子却是已经倒好了酒。宋城用余光扫了扫许梁州,见他笑的深不可测,心里就有了计较,也跟着起哄,“单单妹妹呀,我们都在这,不会有事哒~”单单招架不住他们的起哄,再者活了两辈子,她也没怎么喝过酒,婚前是父母不让她碰,婚后是许梁州管着她。“那我们都只能喝一点点。”西子头如捣蒜,“不敢多喝的,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单单先是抿了一小口,口感还不错,就大着胆子多喝了一点点。许梁州看着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跟小动物似的试探着,他见了有些好笑。不知不觉,单单就喝了不少下去,餐桌上只听得见西子和宋城说话的声音,许梁州低着头抠手机。他从相册里翻出刚刚偷拍的照片,设成了屏保,指尖在屏幕上滑动着,就好像摸着她的脸一般,这张照片拍的真好看,她一双水眸亮晶晶的。许梁州抬起头,西子和顾勋已经不见了。视线转向单单,发现她已微醺,红润的小脸蛋,眯着眼睛,嘴角也弯了起来,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只不过她朦胧的目光是朝宋城看去的,她的目光太过火热直接,就连宋城也注意到了不对劲,打了一个寒噤。单单忽然出声,“宋城哥哥。”声音清脆。这一句哥哥差点把宋城给叫跪下了。许梁州半笑不笑的盯着他看,眸光如亮星般璀璨晶莹,他懒散的靠坐着,好似什么都没听见。单单脑子现在是糊涂的,她的酒量差到可以忽略,她刚刚默不作声的干喝了有一瓶,一半是放纵,另一半是烦闷。她起身,忽然扑到宋城面前,扒着他的手,“宋城哥哥,我好想你啊。”想念那些漫长无望的岁月中,他帮她劝解许梁州,疏导她的那段日子。宋城赶紧将人往许梁州身边推,“我忽然尿急,我去上个厕所,你先跟着这位小哥哥一起玩吧。”单单忽然跳开,反应极大,扯着宋城的衣服不让他走,带着哭腔道,“不要他!我不要他。”她躲在宋城身后,摇摇晃晃的都站不稳,她忽的低低笑起来,对宋城勾了勾手指头,“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宋城顶着许梁州刀子般锐利的视线,问:“什么秘密啊。”单单指了指许梁州,然后摇头说:“不要他,他会把我关起来的。”“对对对,他会把我关起来的。”她说到第二遍的时候,就哭了。宋城震惊,望着她的目光顿时复杂了起来,许梁州的惊讶一点都不比她少,他将人从宋城背后揪出,指腹用力的替她抹了眼泪,单单看出了他是谁,边挣扎边喃喃,“你不要关我,不要。”许梁州手上的动作一顿,按住她乱动的身子,“不关,不怕。”单单的身体没那么紧绷了,整个人都安分了下来,不哭不闹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宋城点了根烟,正经的问了声,“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许梁州抱着人,拧眉,“我也奇怪,不过我好像是知道了些事。”目光扫及刚刚宋城被她碰过的那双手,某些阴暗的想法一闪而过。“你走吧,这里我看着。”宋城也不好再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那我走了。”许梁州将她放在窗台下的秋千椅上,他坐在她身侧。“我好气啊。”他低头望着睡在自己的腿上的人,忽然开口。单单睡着了,这样的她很乖巧,没有躲避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许梁州把玩着手机,黑眸深如海,他抓着她的手腕,忽然用力,故意的将人给弄醒了。单单呢喃了句,眼皮缓缓抬起来,许梁州带着玩味的笑渐渐漾开,对上她尚未清明的眸,像是在哄,却又带着让人胆颤的强势和冰冷。他说:“来,喊声梁州哥哥听听。”。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许梁州跟着单单瞎晃荡着,青瓦白墙,诗情画意,越往偏僻的地方走,游客也就越来越少。
    他伸手搭上她削瘦的肩,“别过去了。”
    单单动动肩膀,把他的手给甩下去,“把我的书包还我,我们各玩各的。”
    许梁州挑衅似的扬扬眉,“想得美,你饿不饿?我们去吃饭。”
    说不饿是假话,体力消耗那么大。
    她正经的否认,“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出卖了她,咕咕的叫出声来,她低下头,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渐渐腾起的一抹红色。
    “噗嗤。”许梁州弯下腰毫不留情的笑了,笑声低沉沙哑。
    单单被他笑的难为情,手下意识就拧了一把他的胳膊,“不许笑。”
    这是她很早就养成的一个习惯,喜欢掐他拧他,不过对他来说,她力气不大。许梁州直起腰,摆手,“好好好,我不笑了。”可嘴角的笑意还是抑制不住。
    他勾着她的脖子,连脱带抱的把她朝饭店的方向去。
    单单跟个挂件似的,被他带着走,她仰着脖子,“你有钱吗?”
    “你有啊。”
    单单勾唇笑了下,说道:“那是我的钱,我不给你用,你就饿着吧,或者你去找宋城。”
    许梁州捏了捏她的鼻尖,都给她捏红了,“没良心,不过没关系啊,我看着你吃就是了。”
    他眼角眉梢都如春风般喊着笑意,俯身低头,几乎快要咬上她的耳朵,他说:“我饿着没关系,可不能把你给饿着。”
    “......”
    单单被这句话撩的不知所措,尤其这个人还是许梁州。
    有时候想想,她喜欢他吗?
    当然是喜欢的,要不然上辈子也不会和他恋爱结婚,不会顺从他。
    那现在呢?
    她不知道。
    景区里的饭店总是贵一些,精致安静的小院落里,窗台下还摆着一个双人的秋千。
    单单坐在藤椅上,小圆桌四周可以坐上四五个人,许梁州偏生就喜欢坐在她对面,撑着头什么事都不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单单的脸皮没有他厚,在这样的目光下不能视若无睹,拿起菜单开始点菜。
    菜单上都是些特色菜,单单挺爱吃的,许梁州从前没来过这个地方,她点了几个菜之后,才抬头看向他,“你要吃什么啊?”
    许梁州穿着白色的衬衫,上面两个纽扣开着,露出胸膛的片片肌肤,手腕处挽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和好看的腕完全露了出来。
    “不是不给我吃吗?”
    单单把菜单往他那个方向推了推,“你自己点吧。”
    许梁州看都没看,就交给一旁的服务员,“再加一打冰啤酒。”
    小小的院落里吃饭的人不多,只他们两个人,凉风吹来,仿佛有种让人静心的魔力。
    天空蔚蓝,阳光正好。
    单单托着下巴望着墙壁上嫩绿的藤蔓,金色光圈笼罩在上面,好看的耀眼。
    许梁州摸出手机,暗暗的把这张照片拍了下来。
    美好宁静的就像一幅画。
    菜还没上,顾勋和西子就推开院门进来了。
    西子叽叽喳喳的说着话,顾勋虽然没开口,但显然也有认真在听。
    四人的相遇的确是巧合,西子咋呼的跳到单单身边,灵动的眼睛在她身上转转又看了看许梁州,她问:“单单,我一下车你就没影了,一个上午你都和他在一块啊?”
    单单不太会撒谎,迟疑的点头,“嗯。”
    这句回答显然让西子误会了,她本来就觉得许梁州对单单意图不轨,这下两人不会暗地里好了吧?
    他们加了几道菜,四个人就坐在一起吃饭了。
    顾勋和许梁州是认识的,他来上课的第一天就和顾勋打过篮球。
    不过,许梁州心情就没有之前那么好,这么好的气氛就被外人打扰了,眸色微沉,身体微微往后仰了仰。
    顾勋抿唇,其实刚进来他就想拖着西子走,不过没能成功。
    西子还嫌不够热闹,把落了单的宋城一并喊了过来。
    原本的两个人就变成了五个人。
    单单倒是舒服了许多,和许梁州单独待的越久,她心里也就越会动摇。
    服务员很快就把菜上齐了,许梁州开了两瓶啤酒,冰镇过得啤酒在这种天气简直就是一种诱惑。
    许梁州拿起玻璃杯,仰头干了一杯。
    西子蠢蠢欲动,“我也要。”
    反正是啤酒,没什么度数,跟果酒区别不大。
    顾勋拍下她刚伸出来的手,“不行。”
    西子搓着手指头,搬出单单来,“我就喝一杯,一小杯,还有单单陪着我。”
    单单难为道:“不行啊,我喝不了酒的,我妈知道会打死我的。”
    西子亲密的拉着她的手,“你妈不在,不会知道的,你就陪我喝着一回吧。”
    单单还是拒绝,西子却是已经倒好了酒。
    宋城用余光扫了扫许梁州,见他笑的深不可测,心里就有了计较,也跟着起哄,“单单妹妹呀,我们都在这,不会有事哒~”
    单单招架不住他们的起哄,再者活了两辈子,她也没怎么喝过酒,婚前是父母不让她碰,婚后是许梁州管着她。
    “那我们都只能喝一点点。”
    西子头如捣蒜,“不敢多喝的,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
    单单先是抿了一小口,口感还不错,就大着胆子多喝了一点点。
    许梁州看着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跟小动物似的试探着,他见了有些好笑。
    不知不觉,单单就喝了不少下去,餐桌上只听得见西子和宋城说话的声音,许梁州低着头抠手机。
    他从相册里翻出刚刚偷拍的照片,设成了屏保,指尖在屏幕上滑动着,就好像摸着她的脸一般,这张照片拍的真好看,她一双水眸亮晶晶的。
    许梁州抬起头,西子和顾勋已经不见了。
    视线转向单单,发现她已微醺,红润的小脸蛋,眯着眼睛,嘴角也弯了起来,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只不过她朦胧的目光是朝宋城看去的,她的目光太过火热直接,就连宋城也注意到了不对劲,打了一个寒噤。
    单单忽然出声,“宋城哥哥。”
    声音清脆。
    这一句哥哥差点把宋城给叫跪下了。
    许梁州半笑不笑的盯着他看,眸光如亮星般璀璨晶莹,他懒散的靠坐着,好似什么都没听见。
    单单脑子现在是糊涂的,她的酒量差到可以忽略,她刚刚默不作声的干喝了有一瓶,一半是放纵,另一半是烦闷。
    她起身,忽然扑到宋城面前,扒着他的手,“宋城哥哥,我好想你啊。”
    想念那些漫长无望的岁月中,他帮她劝解许梁州,疏导她的那段日子。
    宋城赶紧将人往许梁州身边推,“我忽然尿急,我去上个厕所,你先跟着这位小哥哥一起玩吧。”
    单单忽然跳开,反应极大,扯着宋城的衣服不让他走,带着哭腔道,“不要他!我不要他。”
    她躲在宋城身后,摇摇晃晃的都站不稳,她忽的低低笑起来,对宋城勾了勾手指头,“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宋城顶着许梁州刀子般锐利的视线,问:“什么秘密啊。”
    单单指了指许梁州,然后摇头说:“不要他,他会把我关起来的。”
    “对对对,他会把我关起来的。”她说到第二遍的时候,就哭了。
    宋城震惊,望着她的目光顿时复杂了起来,许梁州的惊讶一点都不比她少,他将人从宋城背后揪出,指腹用力的替她抹了眼泪,
    单单看出了他是谁,边挣扎边喃喃,“你不要关我,不要。”
    许梁州手上的动作一顿,按住她乱动的身子,“不关,不怕。”
    单单的身体没那么紧绷了,整个人都安分了下来,不哭不闹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城点了根烟,正经的问了声,“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许梁州抱着人,拧眉,“我也奇怪,不过我好像是知道了些事。”
    目光扫及刚刚宋城被她碰过的那双手,某些阴暗的想法一闪而过。
    “你走吧,这里我看着。”
    宋城也不好再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那我走了。”
    许梁州将她放在窗台下的秋千椅上,他坐在她身侧。
    “我好气啊。”他低头望着睡在自己的腿上的人,忽然开口。
    单单睡着了,这样的她很乖巧,没有躲避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许梁州把玩着手机,黑眸深如海,他抓着她的手腕,忽然用力,故意的将人给弄醒了。
    单单呢喃了句,眼皮缓缓抬起来,许梁州带着玩味的笑渐渐漾开,对上她尚未清明的眸,像是在哄,却又带着让人胆颤的强势和冰冷。
    他说:“来,喊声梁州哥哥听听。”

    许梁州跟着单单瞎晃荡着,青瓦白墙,诗情画意,越往偏僻的地方走,游客也就越来越少。
    他伸手搭上她削瘦的肩,“别过去了。”
    单单动动肩膀,把他的手给甩下去,“把我的书包还我,我们各玩各的。”
    许梁州挑衅似的扬扬眉,“想得美,你饿不饿?我们去吃饭。”
    说不饿是假话,体力消耗那么大。
    她正经的否认,“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出卖了她,咕咕的叫出声来,她低下头,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渐渐腾起的一抹红色。
    “噗嗤。”许梁州弯下腰毫不留情的笑了,笑声低沉沙哑。
    单单被他笑的难为情,手下意识就拧了一把他的胳膊,“不许笑。”
    这是她很早就养成的一个习惯,喜欢掐他拧他,不过对他来说,她力气不大。许梁州直起腰,摆手,“好好好,我不笑了。”可嘴角的笑意还是抑制不住。
    他勾着她的脖子,连脱带抱的把她朝饭店的方向去。
    单单跟个挂件似的,被他带着走,她仰着脖子,“你有钱吗?”
    “你有啊。”
    单单勾唇笑了下,说道:“那是我的钱,我不给你用,你就饿着吧,或者你去找宋城。”
    许梁州捏了捏她的鼻尖,都给她捏红了,“没良心,不过没关系啊,我看着你吃就是了。”
    他眼角眉梢都如春风般喊着笑意,俯身低头,几乎快要咬上她的耳朵,他说:“我饿着没关系,可不能把你给饿着。”
    “......”
    单单被这句话撩的不知所措,尤其这个人还是许梁州。
    有时候想想,她喜欢他吗?
    当然是喜欢的,要不然上辈子也不会和他恋爱结婚,不会顺从他。
    那现在呢?
    她不知道。
    景区里的饭店总是贵一些,精致安静的小院落里,窗台下还摆着一个双人的秋千。
    单单坐在藤椅上,小圆桌四周可以坐上四五个人,许梁州偏生就喜欢坐在她对面,撑着头什么事都不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单单的脸皮没有他厚,在这样的目光下不能视若无睹,拿起菜单开始点菜。
    菜单上都是些特色菜,单单挺爱吃的,许梁州从前没来过这个地方,她点了几个菜之后,才抬头看向他,“你要吃什么啊?”
    许梁州穿着白色的衬衫,上面两个纽扣开着,露出胸膛的片片肌肤,手腕处挽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和好看的腕完全露了出来。
    “不是不给我吃吗?”
    单单把菜单往他那个方向推了推,“你自己点吧。”
    许梁州看都没看,就交给一旁的服务员,“再加一打冰啤酒。”
    小小的院落里吃饭的人不多,只他们两个人,凉风吹来,仿佛有种让人静心的魔力。
    天空蔚蓝,阳光正好。
    单单托着下巴望着墙壁上嫩绿的藤蔓,金色光圈笼罩在上面,好看的耀眼。
    许梁州摸出手机,暗暗的把这张照片拍了下来。
    美好宁静的就像一幅画。
    菜还没上,顾勋和西子就推开院门进来了。
    西子叽叽喳喳的说着话,顾勋虽然没开口,但显然也有认真在听。
    四人的相遇的确是巧合,西子咋呼的跳到单单身边,灵动的眼睛在她身上转转又看了看许梁州,她问:“单单,我一下车你就没影了,一个上午你都和他在一块啊?”
    单单不太会撒谎,迟疑的点头,“嗯。”
    这句回答显然让西子误会了,她本来就觉得许梁州对单单意图不轨,这下两人不会暗地里好了吧?
    他们加了几道菜,四个人就坐在一起吃饭了。
    顾勋和许梁州是认识的,他来上课的第一天就和顾勋打过篮球。
    不过,许梁州心情就没有之前那么好,这么好的气氛就被外人打扰了,眸色微沉,身体微微往后仰了仰。
    顾勋抿唇,其实刚进来他就想拖着西子走,不过没能成功。
    西子还嫌不够热闹,把落了单的宋城一并喊了过来。
    原本的两个人就变成了五个人。
    单单倒是舒服了许多,和许梁州单独待的越久,她心里也就越会动摇。
    服务员很快就把菜上齐了,许梁州开了两瓶啤酒,冰镇过得啤酒在这种天气简直就是一种诱惑。
    许梁州拿起玻璃杯,仰头干了一杯。
    西子蠢蠢欲动,“我也要。”
    反正是啤酒,没什么度数,跟果酒区别不大。
    顾勋拍下她刚伸出来的手,“不行。”
    西子搓着手指头,搬出单单来,“我就喝一杯,一小杯,还有单单陪着我。”
    单单难为道:“不行啊,我喝不了酒的,我妈知道会打死我的。”
    西子亲密的拉着她的手,“你妈不在,不会知道的,你就陪我喝着一回吧。”
    单单还是拒绝,西子却是已经倒好了酒。
    宋城用余光扫了扫许梁州,见他笑的深不可测,心里就有了计较,也跟着起哄,“单单妹妹呀,我们都在这,不会有事哒~”
    单单招架不住他们的起哄,再者活了两辈子,她也没怎么喝过酒,婚前是父母不让她碰,婚后是许梁州管着她。
    “那我们都只能喝一点点。”
    西子头如捣蒜,“不敢多喝的,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
    单单先是抿了一小口,口感还不错,就大着胆子多喝了一点点。
    许梁州看着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跟小动物似的试探着,他见了有些好笑。
    不知不觉,单单就喝了不少下去,餐桌上只听得见西子和宋城说话的声音,许梁州低着头抠手机。
    他从相册里翻出刚刚偷拍的照片,设成了屏保,指尖在屏幕上滑动着,就好像摸着她的脸一般,这张照片拍的真好看,她一双水眸亮晶晶的。
    许梁州抬起头,西子和顾勋已经不见了。
    视线转向单单,发现她已微醺,红润的小脸蛋,眯着眼睛,嘴角也弯了起来,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只不过她朦胧的目光是朝宋城看去的,她的目光太过火热直接,就连宋城也注意到了不对劲,打了一个寒噤。
    单单忽然出声,“宋城哥哥。”
    声音清脆。
    这一句哥哥差点把宋城给叫跪下了。
    许梁州半笑不笑的盯着他看,眸光如亮星般璀璨晶莹,他懒散的靠坐着,好似什么都没听见。
    单单脑子现在是糊涂的,她的酒量差到可以忽略,她刚刚默不作声的干喝了有一瓶,一半是放纵,另一半是烦闷。
    她起身,忽然扑到宋城面前,扒着他的手,“宋城哥哥,我好想你啊。”
    想念那些漫长无望的岁月中,他帮她劝解许梁州,疏导她的那段日子。
    宋城赶紧将人往许梁州身边推,“我忽然尿急,我去上个厕所,你先跟着这位小哥哥一起玩吧。”
    单单忽然跳开,反应极大,扯着宋城的衣服不让他走,带着哭腔道,“不要他!我不要他。”
    她躲在宋城身后,摇摇晃晃的都站不稳,她忽的低低笑起来,对宋城勾了勾手指头,“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宋城顶着许梁州刀子般锐利的视线,问:“什么秘密啊。”
    单单指了指许梁州,然后摇头说:“不要他,他会把我关起来的。”
    “对对对,他会把我关起来的。”她说到第二遍的时候,就哭了。
    宋城震惊,望着她的目光顿时复杂了起来,许梁州的惊讶一点都不比她少,他将人从宋城背后揪出,指腹用力的替她抹了眼泪,
    单单看出了他是谁,边挣扎边喃喃,“你不要关我,不要。”
    许梁州手上的动作一顿,按住她乱动的身子,“不关,不怕。”
    单单的身体没那么紧绷了,整个人都安分了下来,不哭不闹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城点了根烟,正经的问了声,“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许梁州抱着人,拧眉,“我也奇怪,不过我好像是知道了些事。”
    目光扫及刚刚宋城被她碰过的那双手,某些阴暗的想法一闪而过。
    “你走吧,这里我看着。”
    宋城也不好再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那我走了。”
    许梁州将她放在窗台下的秋千椅上,他坐在她身侧。
    “我好气啊。”他低头望着睡在自己的腿上的人,忽然开口。
    单单睡着了,这样的她很乖巧,没有躲避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许梁州把玩着手机,黑眸深如海,他抓着她的手腕,忽然用力,故意的将人给弄醒了。
    单单呢喃了句,眼皮缓缓抬起来,许梁州带着玩味的笑渐渐漾开,对上她尚未清明的眸,像是在哄,却又带着让人胆颤的强势和冰冷。
    他说:“来,喊声梁州哥哥听听。”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