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19-08-07 04:34:10

浴血修仙 连载中

浴血修仙

编辑:春风酿酒作者:盈盈一握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鸿蒙大陆。一个妖魔横行,漫天神仙的最新世。人们时常去荒山野岭里看见妖怪到纵,魔法师剑士紧追的情况已见怪不怪了。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洛云飞知道她接下来想说什么,便安慰她说:“别小气了,没问题的。到了角城,我也去找一下正邪人物大战,到旁边去收集灵气,到时候……”白羚听了,可不依,她停下了脚步,幽幽地说,“你爹当初给了我们五两银子上路,咱们一路以来吃喝撒拉的,都花去了二两;你说剩下的钱可以到角城找个摊子,咱们一起卖些夫妻肺片过日子的,现在哪里还有本钱了?”说罢,眼眶顿时红了一圈。“没事的,等我有了灵气,再把它们照样卖出去,还不是一样赚钱吗?”洛云飞笑着回头扯了扯她的衣袖,“到时候,你就不用起早摸黑的干活,像少奶奶地等着我赚钱回来吧。”白羚生气地要甩开他的手,却被洛云飞的有力的手像钢箍般握住,怎么甩也甩不开。“你再甩,我就要抱你了。”洛云飞忽然回头狡黠一笑,吓得白羚马上停止了动作,乖乖地跟在后面,不太情愿地向前挪动。虽然她就快是洛云飞的妻子了,但是,她还是不习惯肌肤相亲的时刻。有一年,她在田埂上不慎跌倒,推倒了前面的洛云飞,恰好受惊的洛云飞回身来准备接住她,却被她压倒在地上,两人的嘴唇还轻轻地贴了一下。当时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让她的心都差点儿蹦了出来。所以,她一旦听到肌肤相亲的说话,就想起那种令人迷乱的感觉,害怕得不得了。这也是洛云飞经常拿来吓她的招数。走了不远,她还是忍不住又说开了,“我不是不相信你,但你也知道这‘集灵师’的工作,虽然它看似是个简单又赚钱的活,其实,它就是个最高危的工作。”众所皆知,在这个妖魔横行的世界,一年之中,死的最多的就是“集灵师”!因为,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战斗之中,买他们灵气的是法师等正派人物,而妖、怪、魔等邪派中人则采取杀人夺灵的手段。而大多数“集灵师”都不学法术剑术防身,因为,他们舍不得用上这些让他们发家致富的昂贵灵气。“我知道,”洛云飞回过头来,松开她的手腕,轻松地说:“到时候,我会把眼睛放亮一点,把脑子放聪明一点,脚程再练快一些,就没事了。”白羚实在拿他没办法,便在心里哀叹了一声,白了他一眼,不再言语,只好默默地跟着。洛云飞呵呵一笑,也回过头去,继续挥剑斩草开路。忽然,他们前面的视野豁然开朗起来,原来已经到了小径的尽头,来到了另外一条青石路旁。路边有一座碧绿的小凉亭,凉亭种植着三棵芒果树,已经挂满了熟透的芒果。那诱人的芳香散发开来,混和了小妹的清香,让洛云飞再也嗅不出来。“味道到这里就没了。”洛云飞拉着白羚踏上了凉亭歇歇,顺便四处环顾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线索也在这里断了。“他妖养的,到底他是什么妖,敢抢人了?”洛云飞啐骂了一句,回头瞥了坐在石板上,默不作声的白羚,忍不住地问起内情,“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惹他了?”白羚坐在那里,还在愁着那三两银子的去向,见洛云飞有此一问,便回忆说:“当时,晴儿说饿了,我就把你烤的蕃薯掰了一半给她,不料,这时候就跑来了一阵黑风,把晴儿给卷走了,我一路追到那里,就不见了它。”她说完,偷看了洛云飞一眼,看他会不会责备她。却发现洛云飞已经屈起双腿,盘坐在亭中的地上,闭上了双眼,嘴里却笑说:“这妖看来也是饿坏了,连蕃薯也不放过了。”白羚听了,才放下了那一点点的担忧,却又泛起了一种莫名的担心。忽然,洛云飞念了一句:“万物万气,为我所收;他日我死,为你所收。”就张开右臂,把掌心轮番地向着亭外不同的角度和植物,白羚细细看去,他的手掌所向之处,都不断地有一些细而微蓝的气流,宛若轻烟般缓缓地涌向了他的右掌心;连亭外那几棵芒果树,也不时有些微蓝的气被吸进了他的体内。原来,洛云飞趁这歇息之间,便急不可待地要试一试新学的“集灵术”,想不到还真的一试就行。那些他周围的植物受不了他的念咒,都把各自的灵气挤了一点点,一齐流淌了过来。“瞧,这样子就收集到天地灵气了,再把它们卖出去,很快就有钱了。”洛云飞一边收集着,一边笑着对白羚炫耀地说。白羚苦笑了一声。这有什么可炫耀的,她听说那些大法师都是万点、百万点地发法术,把法术都发的山崩地裂,凭洛云飞目前这一丁点,还不够他们动一动手指头呢。“不行了,受不了这家伙,一下子就吸去了我2的灵气。”忽然,但听亭外有声音传来,洛云飞和白羚转过头望去,却看见那三棵芒果树一下子动了起来,瞬间幻化成了人形,掉头便跑。白羚见了,忽然指着他们的背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三个芒果树妖见风使舵,趋吉避凶地逃去,本是无可厚非。可是,前面一个年轻的树妖的背上,偏偏背了个小女孩;而那小女孩偏偏就和洛云飞的晴儿特别的相似。“……是晴儿!”白羚惊愕地指了半晌,才从喉咙里迸出了一句。洛云飞却早在她的指向看到了赫然的事实。他和这个妹妹相处了那么多年,对她的背影最是熟悉不过。他“霍”地站了起来,提着剑,对白羚说:“你就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吧,我去追它们。”白羚环视了这个凉亭,在下午时候,倒是显得几分幽静宁神;但是,到了晚上它可能又成了荒山孤亭了。“你要快点回来!”她不无害怕地叮嘱。洛云飞点了点头,一扬手中的剑,“放心好了。咱又不是空手去,它们要是不还小妹,我会像砍树一样砍它们。”说完,洛云飞已经一个飞纵,越过了凉亭,迅速地追了上去。前面三个树妖跑的也相当快,只一眨眼间,便跑得剩下了三个黑点。洛云飞三步并作两步来追,虽然不能在一时间追上他们,却仍然能够盯着它们的背影紧紧不放。就这样,一连越过了几道无名的山涧,在一道独木桥头上,一个树妖终于停了下来,回身盯着洛云飞的身影,准备迎战洛云飞。“把我的小妹交出来!”洛云飞在他的三丈开外停了下来,狠狠地对他说,右手“呼”地一声狂挥了一下手中剑,剑身蓦然地大发亮光地闪了一下。树妖化身成为一位留有山羊须的中年文士,伫立在桥头,飘飘若仙。此刻,他盯着洛云飞的头顶,冷笑一声,“哼,灵气值才203点,也敢向我们追来?”洛云飞听了,不由得傲然一笑,“我可管不了这个,你们抓去了我的小妹,我就是只有1的灵气,也要跟你们拼到底。”他的一番豪言壮气,却没有得到树妖的认同。树妖听了,依然摇了摇头,“你嫩着呢,以为光凭你那吼声,就能够赢得了俺修炼三百多年的修为吗?”“咱也不赖,”洛云飞听了,想着自己刚才才学的两种法术,加上手中加持过的剑,不太相信砍不了这棵老树,“咱也是一个强人。”“强人?”树妖听了,不由得哑然失笑,“右手是用来发内灵气,左手才是发外灵气,你刚才一挥剑,就耗掉了1的内灵气值,要是你再挥上9次,不用对打,你就一命……”说到这里,才发现说漏了嘴,便戛然而止,惊疑地看着洛云飞。洛云飞心思玲珑剔透,已经照他说的把剑换成了左手,用力一挥,剑身顿时大亮,并飞溢着一些微蓝的灵光星子,煞是好看。他总算也听过内灵气和外灵气的分别。“集灵师”收集到的灵气和法师使用的法术都属于外灵气;内灵气其实是生命的本元,很珍贵,真的用完了,小命也完了。然而,他没有实战过,所以,没有那种左右手的意识。“谢谢提醒了,”洛云飞换好了手,冲着树妖感激一笑。“不过,要是把我小妹先放了,咱就更加感激你的。”树妖嘿嘿一笑,摇了遥头说:“我儿子喜欢和你小妹玩,你就让他们多玩一会儿吧。”洛云飞听了不由一怔。敢情刚才那三个树妖还是一家子,但是,他不知道妖和人玩会玩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马上不答应,“这可不行,得马上把她放了!”那老树妖也不同意,他说:“放心好了,我们不会伤害她的。”洛云飞虽然也听说过妖其实是不伤人的。但是,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在妖孽的手中,也无动于衷,既然老树妖也坚持他自己的立场,他也要马上用武力来捍卫自己的决心了。“那咱这就是谈不拢了?”他忽然冰冷地从牙缝里崩出几个字,也不等老树妖回话,陡然就冲上前去,把剑呼地划了一个光弧,迅猛地朝老树劈下。洛云飞没有学过功夫,他这一劈,靠的全是简单而有力的砍劈;但是却已经听到“咔”一声,勾扯下树皮的响声。老树妖一个猝不及防,也被他伤了衣袖。可是,洛云飞的剑势刚划过去,他那伤口也慢慢地隐合成一线,很快的愈合起来。洛云飞回过头来,看到那奇异的情景,不由得一怔。老树妖抬头瞟了瞟他的头顶,则笑说:“没用的,你的灵气值低过我,咱们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洛云飞可不信这个,他一击不成,但是还有那“灵闪光”,他把剑交到右手收起,左手的三指暗暗地扣成圆状,也笑着说:“是不是同一个阶层,那就要再看看这个才知道。”说完,猛然一抬扣成圆状的左手,三只指尖顿时凝聚了一个碗大的蓝光球,十分璀璨耀眼;洛云飞微微往前一送,那闪光球顿时电光火石般向着老树妖疾射了过去。“哇——”老树妖也吓了一跳,连忙狼狈地闪过。“你是法师?”他心有余悸地回头问。“不是,但也足以要了你的树命。”洛云飞也惊奇自己的手中竟然真的发出了和那女法师一样的闪光;看来,那小孩还不是盖的,是个天才一流的“拾道师”呢。老树妖重整了衣袂,抬头看了看洛云飞的头顶,不由地笑说,“嘿嘿,没用,刚才那一招,你已经用去了50的灵气值,所剩下的不多了。”不料,洛云飞又趁他说话的空当,倏地双手掣剑,奋力地冲上前横劈过来,恰恰把树妖从腰间砍成了两半,还有一些粘在一起,他微忿地说:“不多也能干掉你。”老树妖不由得心中大骇。刚才洛云飞那一击,至少暴涨到3000的灵气值!他连忙坐下来,运起玄功,导出一条粗如绳索的黑气,在他的伤口处一圈一圈地缠上。他知道洛云飞的头顶,本来还剩下160的外灵气值,要发挥到3000的灵气数值,一定是内灵气和外灵气相乘的结果。人体内的内灵气是外灵气的倍数,刚才洛云飞起码一下子把10点的内灵气发出了9点的灵气,和那160的外灵气由左右手进行了相乘而发出的……不对呀,这也只是1500左右,哪里来的3000了?片刻,他的创伤在慢慢地愈合,但树形已经明显弯曲,从此他成了棵歪脖子树。他双掌交叠在胸前一查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竟然用去了他1万的妖气。那得用三个月才修炼到的啊!那边,洛云飞一击成功后,却气喘如牛得摇摇欲倒,连忙以剑撑地,才堪堪不至于倒下。但是,手却越来的越颤抖,两股也越来的越震栗,黄豆般的汗珠才不断地冒了出来,这时,洛云飞感觉到自己的脸可能已经苍白如纸,毫无血色。树妖震惊于他刚才突如其来凌厉的一斩,慢慢站起来,忽然瞥到他支撑的剑,才去猜测那把是不是加持2的天剑?要是这样,就能够解释到剩下的那1500灵气来自哪里了。他冷然地瞄了洛云飞的头顶一眼,说:“速度是不错,可是,还不懂灵气的运用,你刚才一下子就用去了9的内灵气和160的外灵气,现在你还有0.1的保命灵气在保着你,你再也使不出灵气了。”洛云飞听了,这才如梦恍醒。难怪自己一击之后,会累成这个样子,原来是灵气用完了。眼看着老树妖歪着脖子像螃蟹般地向他靠近,洛云飞喘息如吹,心也跳得厉害。他想提起剑再上前阻止,却连挪也挪不动了。“你这么厉害,我可不能留你再去伤害我的老婆和儿子。”那老树妖说着,一把洛云飞给抓起来,推到独木桥边沿仅仅不到一寸的地方,那剑尖依然掂着木条上,险险要滑脱下去的样子。然后,他才说:“我不会破杀戒,就让风把你吹下去吧。”洛云飞很是懊悔不了解自己的灵气,一时气愤发出得太多。现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他轻易地提起来,推到桥边,也无能为力;此时,他腰际更加的沉重,背部好似加了一块铅铁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他的大腿还在不断地颤动。他终于知道,这不是寒冷,而是一种体力灵气的透支。他盯着桥下那黝黑如墨,绵延百里的密林,有如尖刺地纷纷指向云霄,指向了他。他不由得地哀叹一声,“难道我这一次就这样完了吗?”然后,他发现竟然连嗓子也无法发声了。风声从远处袭来,吹得洛云飞摇摇欲坠。他不由得吓的深吸了一口凉气。突然,他发现因为刚才那一口气,使他的身体不期然地微微向后一仰,他大腿的颤抖也没有那么厉害了。“嘿,就这样好了,”他心里一阵暗喜,决定再这样以倒吸凉气的方法使自己保持稳定,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行动的能力,但是,他必须用这一丁点的发现,去为恢复体力争取多一些时间。老树妖见他已经要坠未坠的样子了,可等了半晌,还是不见他掉下去,心中也暗暗敬佩,“这小子还真的不赖,天生异禀,可惜,我为妖他为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还是必须掉下去,来生学我做妖吧。”说完,他走到桥头,奋力地去拂断一些没有修炼的乱树枝,让从山涧那边吹来的风更加畅通无阻,来的更加猛烈一些。稍一会儿,再一次山风吹至。洛云飞果然感觉那些风比刚才猛烈得多,不由得奋力地倒吸多一些,希望引起体内的肌肉运动,让它们一起把它支撑着向后仰,最好就是向后仰倒下来,横躺在桥上。老树妖看他还不掉下去,便又走过来,把他全身打量了一番,忽然趴在桥上,居然用指甲在他的剑尖的地方划了一道凹槽通向桥外,“看来,是这把剑坏事。”风吹的更加凛冽,洛云飞本来单凭着那吸气的动作,已经很艰难地支撑着,现在,那树妖居然想到这样的一个损招,还要设法让支撑他身体一半的剑法先滑下去?看见了剑尖已经在轻轻的滑动,那老树妖才安心地站起来,对他笑说:“这样子总可以了吧?”洛云飞强忍着不说话和乱动,直把脸色也憋得通红。忽然,“啪”一声,一枝枯枝掉到他的头上,吓了他一跳,剑尖一滑,他体内那股憋气也跟着脱口而出。“啊——”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山河也为之动容。像只断了线的纸鸢飞快地向山涧下的密林掉去,把密林里的飞鸟也吓得纷纷扑翼腾起,在空中来回盘旋飞翔。密林内,洛云飞躺在地上。时光不知道流逝了多久,待洛云飞睁开眼来,只看到了一丝阳光透入密林内。“这里是哪里了?”他忽然端坐了起来,一手摸到地上厚积着满满的树叶,迷惘地审视了这个陌生的地方。他的周围,全是枝大叶茂的参天古木。遮天蔽日的难以辨清外面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是清晨还是黄昏;前面的不远处,忽而传来了一阵潺潺的流水声。他站了起来,不慎踢着了身边的一截断枝,沉重而青绿,像是给人活活的压断下来的样子;洛云飞抬头望望上面,这才想起了,自己就是从上面掉了下来的事。“我?”他想起了当时,他不是浑身不能动的吗?但现在摆了摆手臂,好像力气又恢复了。“还没有死掉吧?”他试着走了数步,脚下踏着窸窸窣窣的落叶,无不昭示他生命的旺盛。忽然,他瞥见面前寒光一闪,走过去仔细看清楚,才发现是一把剑,就是他从那少女手中买过来的加持过2的天剑。他捡起来,握在手,感觉比刚才沉重多了。洛云飞还不知道,他从那石妖身上夺来的和花了一两银子买来的203灵气值已经用得精光,而他现在能够重新恢复了体力,也因为他刚才昏了过去,睡了一觉,无形中恢复了体内那与生俱来人的10点内灵气。所以,握剑的时候,与之前握的不一样,感觉会比较重。“算了。”从高处掉下来,还大难不死的他,他现在还能够奢望一下子飞上去吗?他勾了勾嘴角,轻呵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毫无怨言地把剑当拐杖拄着用,继续走向前面,来到了一条细细的小溪流面前,蹲下来,双手掬水洗了个脸,那溪水沁凉沁凉的,让他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他趁机检查了身上受伤的情况。所幸他平时干的农活多,雨淋日晒的练就一身的铜皮铁骨,只发现衫的的右襟、右臂和背部被划破了,右肋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痕。“唉,把衣服弄破了,又要被白羚骂了。”他一边用溪水清洗着伤口上的血迹,一边反而担心那几道破口,转而一想,“笨呀,要是赚了钱,另外买件新的,不就好了?”想到能够收集到灵气换钱,他忍不住兴奋地站了起来,连忙环顾四周,四处地寻找着出路。“这些密林,别想困死我,我可是还要去卖灵气赚钱的。”在找不到任何路向出口的时候,他就沿着小溪往下游走去。虽然他不知道这溪水通向的是康庄大道还是深渊瀑布,但凭他知道水往低流的常识,他相信小溪很快会把他带到一条大河上,一片天空的下面。只要让他遇着了人家,他就知道自己身在哪里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