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7-23 04:36:02

超凡入圣 连载中

超凡入圣

编辑:海浪无声作者:冰道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本来是人界顶级强者之一的李森,在渡化神期的雷劫时,被强大的紫金雷劫泯灭了肉身,被迫转世重修。依靠着上千年来的修炼经验和聪明才智,重生的李森,会展开怎样的传奇经历呢?且看李森如何在夺舍之后,剑指无尽苍穹,重踏武道巅峰,最终称霸三界六道,逆袭成圣,享无尽长生!……QQ群号:34770740,VIP读者群:425464170(加群需要全订截图)微信公众号:冰道可是,此刻的李森却不知是何缘故,竟然对元婴期魔族修士那犹如修罗一斩的一刀,摆出了视而不见的样子。。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面对这种危险的局势,若是按照李森以往的行动,定然是先行避让,再伺机进攻。

    可是,此刻的李森却不知是何缘故,竟然对元婴期魔族修士那犹如修罗一斩的一刀,摆出了视而不见的样子。

    甚至,李森的剑速、威能,还陡然间又凌厉了三分!

    见到此幕,持刀魔族修士勃然大怒,当即手中也是加了三分力,用李森互换一击!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持刀魔族的身形却陡然间一顿,旋即他的赤红双目竟然骤的一缩,仿佛在刚才的一瞬间,他遭遇了某种难以形容的伤害一样。

    也就在他身形这么微微一顿,李森的金庚剑就已经犹如切豆腐一样的,直接从魔族修士的头顶贯入其中,并且直没剑柄!

    金庚剑的剑身,就这样子彻底的插进了魔族修士的体内,看起来极为血腥残酷!

    若是寻常的人族修士遭受这一击,恐怕早就一名呜呼,断无幸存之理了。即便是那些生命力顽强的金丹期魔族,恐怕也要当场丧命。

    但是,这名持刀魔族面临如此沉重的打击,竟然还能目光微微一转的朝着李森看去,然后手中再无任何停顿的直接朝着李森头颅一削而来!

    面对这一击,李森再无任何的硬抗之意,直接就是一个干净利落的收剑撤步,然后直奔不远处的令狐白而去。

    “呼!”

    元婴期魔族首领的这一刀,直接就斩空了了。而且看起来,他这一刀的速度与刚才相比,着实慢了不少。似乎刚才李森的那一击,到底还是对他造成了不小的损伤,直接影响了他战斗力。

    “令狐道友,走!”

    李森给予了持刀魔族沉重一击之后,毫不停留的直奔令狐白而去,并且也不理睬其他人,直接一把就赞助了令狐白的手,要将她拉走。

    令狐白本来要与魔族修士一决生死,至死方休的。她早已经做好了牺牲的觉悟,此刻即便是被李森一把抓住手,还是不愿就此离去。

    “城在人在,我早已经与吴王约定承诺,焉能就此撤走?”令狐白大声喝道。

    李森却用更大的声音厉喝道:“人存地失,人地皆存。人失地存,人地皆失!今日撤退,是为了保全实力,争取来日更大的胜利!连兵法都没有读懂,还敢在这里逞匹夫之勇?快随我走!”

    李森如此厉喝之后,令狐白微微一楞,俏脸上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似乎是在犹豫的样子。

    “令狐总督,您是个忠肝义胆,义薄云天的人!而且您前途远大,远非我们几个老朽之人可比,你不可以死在这里,听他的话,走吧!”

    一名看起来足有七、八十岁、浑身是伤的越国王室供奉,按剑立在旁边沉声说道。

    另外一名稍微年轻一些,但缺了一条臂膀,腹部更有一道尺许长狰狞血口的王室供奉,亦是点头道:“走吧!以后争取替我们这些老家伙报仇。一定不要让我们的鲜血白流、性命白送。”

    经过这两人的劝解,令狐白终于凤目含泪的点了点头。

    “好,我小白接受你们的请求。而且我答应你们,以后一定会给你们报仇雪恨,杀尽一切魔族!”

    说完这句话之后,令狐白便再不回头的直接跟着李森,朝着尚且停留在天空中的那艘战舟‘箭鱼’而去。

    持刀魔族岂会就此放任李森和令狐白离开?

    他虽然受了重伤,动作变得迟缓了许多,但一身可怕的威能尚在,眼见被两个受伤的王宫供奉纠缠着,已经无法追上李森和令狐白之后,他竟然直接将手中的长刀抛飞出去,朝着李森和令狐白的背后袭击而来!

    这一刀刚一丢出,刺目的白色刀芒就已经化作了一头猛兽巨虎,张牙舞爪的朝着李森和令狐白扑去。

    这一击避不可避,若是李森就此让开,恐怕不远处的战舟箭鱼就要遭殃了。

    没有了箭鱼的帮助,李森和令狐白根本不可能从如此众多的魔族包围中逃出去。

    无论如何,这一击李森都必须接下来1

    “呵!”

    李森开声吐气,身上银芒陡然一盛,一身惊人的气劲竟然直接就将一旁的令狐白弹开了三尺远。

    气势积蓄已足之后,李森便再不犹豫的直接一挥手中长剑,朝着那把长刀一劈而去。

    “轰!”

    刀剑相交,所产生的声音就好似两道雷霆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一股震耳欲聋的巨大声音!

    巨大的冲击波,直接就将距离李森最近的令狐白,在空中被弹飞了丈许开外。

    而李森,更是闷哼一声的直接被轰飞了出去,并且‘砰’的一声,直接砸在了箭鱼的舟体之上。

    当下,就连坚固的箭鱼灵舟,舟体上都出现了一个凹陷下去的人形浅坑,由此可见李森刚才被击飞之后,身上蕴含了多大的恐怖劲力。

    “咕。”

    李森当即便吐出了一口鲜血,双目也变得赤红起来,直接留下了两行血泪。

    似乎在刚才,不光李森的**收到了巨大的伤害,就连李森勉强压制住的内伤,更多的是震荡不休的识海,也直接爆发了严重的伤势。

    原来,李森在之前袭击元婴期魔族的时候,在最后关头,李森动用了自己尘封多年的本命神识之力。

    那一缕本命神识之力,乃是李森当年还是元婴后期巅峰的时候,所保留下来的一缕精魂,乃是李森的本命元魂。

    李森在刚才的重要关头,强行利用这一缕神念之力,对持刀魔族发动了袭击,导致这名持刀魔族的行动也随之骤然一缓。

    就因为这么一缓,原本应该是两败俱伤,甚至是李森死、魔族伤的局面,变成了李森一剑重创持刀魔族的局面。

    虽然,表面上是李森占了极大的便宜。

    可持刀魔族毕竟是一名修为强劲的元婴期大修士,即便是刚才神识攻击出其不意,但李森的神识强度毕竟有限,而且攻击的还是一名实打实的元婴期大修士!

    神识乃是修士最为重要、关系到灵魂的本源之力,平日里别说利用它发动攻击了,即便是偶尔受到了一些小刺激,都会产生常人难以忍受的剧烈痛苦。

    李森虽然用本命神魂,发动了出乎意料的一击,但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上,整个识海都处于震荡不休的状态。

    刚才,李森又被迫接了金甲魔族的强力一击,几乎可以理解为伤上加伤,直接伤害到了原本就脆弱不堪,尚且在剧烈震荡之中的识海。

    识海受损,整个人都会变得不好,身躯会当场麻痹、动弹不得,甚至修为当场被废都有可能。

    李森此刻的情况,可谓是达到了极坏的程度,倘若再被那名元婴期魔族追加任何一次的攻击,恐怕李森就要丧命于此。

    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好在,令狐白此刻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便是直接飞到了李森身边,将李森连扶带拖的带进了箭鱼之中,然后自行驱动箭鱼一飞冲天,朝着西北方向飞度离去了。

    而原本留在港口之中的最后两名金丹期修士,则趁着此地拼死拖住了元婴期持刀魔族,令他没有更多的精力追杀李森。

    就这样子,李森和令狐白终于从这个被重重包围的越国杭州城,逃出生天!

    ……

    一路飞离了越国之后,沿途地段令狐白根本不敢停留,唯恐遇到其他的魔界军团。

    类似于普通魔界妖兽,寻常的魔界修士这种散兵游勇,倒也是不怕的。但若是再迎面碰到元婴期魔族率领的魔族军团,那肯定是死定了。

    因此,一路上令狐白也不敢前去那些聚星阁,而是顺着偏僻的山野、荒芜的山区上方,朝着晋国星城返回。

    好在,之后的返途中再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李森在多番的调养休息之后,也终于恢复了一些体能和实力。

    不过,想要完全的从创伤中恢复,恐怕得要三、五年的时间不可。

    李森哪有这个三年的时间养伤?

    在稍微恢复了行动力之后,李森就毫不客气的给自己泡了一杯‘韶华一梦’,并且最后剩余的茶沫,则给令狐白也泡上了一杯。

    两人捧杯对饮之后,身躯的劳累和伤势均是得到了大幅缓解,至少李森已经从病怏怏的模样,再度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韶华一梦果然是不可思议的极品灵茶,这种逆天的功效用在李某这种伤势上,简直就是浪费了。用‘暴殄天物’这四个字来形容,也真是一点都不过分。”李森叹了口气。

    令狐白在旁边闻言,则是十分自责的道:“若不是李兄要救我,恐怕根本就不会负伤,更不会浪费这杯极品灵茶。念及于此,小白真是愧疚不已,恨不得还是死在越国那边比较好。”

    “小白姑娘不必介怀,灵茶虽好,但比你小白姑娘你,可就差的太远了。再者说,茶就是用来喝的,没了我们可以再去寻找。可令狐白世间可就你一个,死了岂能在复生?”

    李森却是满脸微笑之色的,安慰这令狐白。

    令狐白闻言,原本还是有些冷漠的俏脸,脸颊不禁微微一红。

    “李兄待我如此情深义重,真不知道小白该怎么报答才好。”

    虽然越国修士全军覆没,但李森还是成功的在万千魔族的包围之中,将令狐白救了下来。

    箭鱼的速度很快,全速激发之下,几乎不亚于元婴期修士的遁速。

    那些魔族修士虽然在李森和令狐白离开之后,奋力追杀了一段距离,但无奈根本追不上李森的遁速。最终只得放弃。

    大约两天之后,李森和令狐白再度返回了星城。

    此刻的星城,已经从沉默、冷清的氛围,变成了恐慌、惊哗的情况。

    随着元阳大陆局势的持续恶化,原本还如同王二一样偷偷躲在星城之中观察情况的商人们,已经开始再不抱任何侥幸心理的开始撤离了。

    如同蚂蚁搬家一样,大量的人员开始从星城逃离。而星城的防卫不但没有因此变得松弛,反而是越发森严。几乎每一处的城门口,都把守着大量的商盟修士,他们严格控制着所有人员的出入。

    简单来说,星城已经变成了‘许出不许进’的戒严姿态。

    而原本号称元阳大陆商业贸易中心的星城,也随着大量人员的撤离,开始变幻模样,四处的城墙之上开始出现众多的阵法师身影。

    较为低级的聚灵炮,在城墙四周已经布下了上百门之多。

    数十座高塔从城墙稍微偏内侧的地方,纷纷拔地而起,上面放置着各种各样威力强大的弩炮。

    更为惊人的是,整个星城上空,都陷入了重重禁制的保护之中。五颜六色的灵芒,几乎将太阳的光芒都压制了下去。

    对此,李森并不觉得意外。

    在李森和令狐白从吴国撤离的两天时间里,元阳大陆东侧沿海地区的所有修真势力和宗门,几乎尽数都被魔族歼灭了。

    吴、越、齐、楚四国,更是彻底沦陷在了魔族的手中。唯独北方的燕国,还在天剑宗的主持下死撑着局势,但谁都知道,剑秋仙子重伤之后,天剑宗已经没有能力守住燕国了。

    从元阳大陆的北方地图来看,燕国、齐国,都是晋国的屏障。一旦两国沦陷,那么晋国就将面临魔族最直接的攻击。

    若是从南方来看,形势更加糟糕。

    越国、吴国、楚国相继沦陷,整个元阳大陆的南方区域几乎尽成一片白地,所有的修真势力都已经不复存在。

    唯有西南深处的南疆之地,尚且还在人族修士的手中。从楚国败逃的一部分宗门修士,都已经逃到了南疆之地暂行躲避。

    只不过,南疆之地再往南,则是无人的瘴气沼泽区域,人族难以生存。再往西方,则是极高的高山峻岭,空气稀薄,几无灵气可言,亦是绝路一条。

    故而,南疆之地若是不能守住,那么整个南疆的修士都将面临无处可逃的窘况。

    幸而,如今魔族修士似乎对南疆这个偏僻之地没什么兴趣,他们的主力部队在占领了楚、越、吴三国之后,兵锋直指两江流域的宋、郑两国。

    如今,元阳大陆残余的战斗力,都集中在了这两个国家之中,力图在两江流域狙击魔族。

    若是宋、郑两国再失手,元阳大陆恐怕就只剩下最大的国家晋国,还有西北的荒蛮之地西凉国了。

    从前方频繁传回的战报,还有李森和令狐白返回途中,所亲眼目睹的情况来看。

    人族修士对于能否战胜魔族,普遍保持着悲观的情绪,在前线作战的人族修士,更多的是依靠险要地形和大量的阵法来进行对抗。

    由于人族修士在高端战力上,无法媲美魔族,因此最主要的、最有威胁力的反击手段就是聚灵炮。

    一旦聚灵炮被魔族重点拔除,人族修士的防线很快就会失守,随后直接就是一溃千里。

    按照魔族如今推进的速度来看,最多不出三天,战火就要烧到晋国境内。

    因此,坐落在晋国中心腹地的星城,已经在星城之中生活了许多年的修士们,都已经开始为自己谋求后路了。

    ……

    李森和令狐白返回了星城之后,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没去,而是前往了星府。

    “令狐道友有何打算?”

    星府的令狐燕府邸之中,李森将令狐白完好无损的交还给了令狐燕之后,便立刻对着令狐燕询问道。

    令狐燕先是满脸关切神色的对令狐白嘘寒问暖了一番,确认她并无大碍之后,这才神色微微一肃的看向了李森,开了口。

    “我令狐一族的起源之地,乃是燕国。如今燕国的天剑宗宗主剑秋仙子,正在召集燕国境内的所有宗门、世家共御魔族,因此我正在考虑。”

    “天剑宗?”

    李森闻言,微微皱眉:“天剑宗实力虽然不俗,几乎不亚于东方大陆的十大宗门,但面临如此规模的魔族修士,地处燕国之地的天剑宗亦是独木难支。即便是令狐道友与贵族的修士同往助战,恐怕并无法对抗魔族。”

    “这一点,我又岂能不知?”

    令狐燕叹了口气,说道:“可是,若我不去燕国那里,也着实无处可去了。商盟这边,箫凤鸣已经几次三番的督促我率领令狐一族,前往宋国助战。可从前线传回的战报来看,宋国那里早已经是溃败之势,稍微抵抗的城池和宗门,无一不是被屠城、屠宗,场面血腥之极。这种修罗场,本宫可不愿意去凑热闹。”

    顿了一顿,令狐燕说道;“相比之下,天剑宗虽然一样是势如危卵,但是天剑宗的剑秋仙子极为仗义,我或许跟她见面之后,能够请求她对令狐一族进行庇护。届时即便是燕国失手,天剑宗逃离之际,应该也会顺手帮我们一把。”

    李森听到这话,看了令狐燕一眼。

    “看起来,令狐道友似乎对商盟并无多少忠诚可言。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甚至更愿意相信平日里极少接触的天剑宗?”李森说道。

    “这并不怪本宫。要知道,本宫并非忘恩负义之人,若是商盟高层能够一视同仁,筹划妥当的对抗魔族,我令狐一族愿意出力帮忙。但实际上,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商盟高层的那些老家伙们,最先想到的还是如何保全自己的势力不受损失。界面大战爆发至今,元阳大陆几乎沦陷过半,但这些老家伙们的直属阵营却几乎没受到多大的损失。死的都是其他宗门的修士,或者是商盟边缘的那些人物。而如今,即便是本宫这种十堂堂主级别的人物,也要被当成‘消耗品’使用了。”

    令狐燕恨声道:“怪只怪,这些老家伙们不把我们当人看,且过于自私自利!这种高层,谁又愿意为了他门送死?”

    李森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忽然间想起了被箫凤鸣临时抽调回星城的魏展鹏魏少爷。

    念及于此,李森也不由的默然。

    三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李森终于还是开了口。

    “虽然李某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妥当。但是,如果令狐道友信得过李某的话,或许可以来投奔李某。”

    李森沉声说道:“李某或许无法保证令狐一族的安全,但绝对会尽心尽力,一视同仁。”

    “投奔你?”令狐燕闻言,却吃了一惊。

    旋即,她嫣然笑道:“怎么,李道友动了称王称霸的心思了?你终于准备自立宗门,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吗?”

    “虽然这么说不太妥当,但李某的确准备自己行动,不再接受商盟的约束了。因为李某跟令狐道友一样,也对商盟多有失望之处,并且也无法从聚星商盟的身上看到对抗魔族的任何胜算。”

    李森说道:“与其就这样子坐以待毙,慢慢等待死亡。不如趁着局势还没有恶化到无法挽回的时候,主动出击,寻找机会。”

    “你准备怎么做?”

    令狐燕目光微微一亮的看着李森。

    “首先,我们先造一艘战舟。”

    李森不言则已,一说话就立刻语惊四座。

    “吓?战舟!?”令狐燕果然被吓了一跳,一旁的令狐白也是目光一凛的看着李森。

    李森点头道:“不错。李某准备建造一艘简易版的战舟,不求战斗力达到‘新港战舟’的水平,只要能够正面对抗元婴期魔族即可。如今,战舟设计图纸,建造战舟的人手,建造战舟的资源,甚至建造战舟的场地,都已经有了眉目。若是令狐道友愿意举族来投的话,想必成功的把握会更大一些。”

    令狐燕和令狐白不禁对视了一眼。

    很快的,令狐白就点了点头。

    令狐燕则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之后,最终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

    令狐燕沉声说道:“李道友,我与你共事这么多年,我是相信你的。你是一名真正的君子人物,人格魅力并不在‘剑秋仙子’之下,而天资甚至还在此女之上。与其去投奔并不熟络的剑秋仙子,我还是觉得,你是一个更好的合作伙伴。从今以后,我令狐一族,就听从你李森的调遣了,希望你能够善待我灵狐一族的族人。”

    李森闻言,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既然如此,令狐道友,以后我们可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了。欢迎你加入青灵一脉。”

    “青灵,真是个好名字。”令狐燕亦是微微一笑,跟李森握了握手。

    随后,李森和令狐燕复又商谈了一些细节之后,李森便告辞而去了。

    而令狐燕,则立刻遣散了府上的奴仆,然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迁移到李森所在的白石山去。

    令狐白则是连夜前往燕国之地,通知燕族之人立刻随她投奔李森的青灵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